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章 他的我

作者:摇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星期天。

    早上的时候,芒穗吃了早饭就回房间做于清尧给她布置的练习册, 一共有三科, 做完就到了中午,苏青来叫她吃午饭, 吃好后她就拿上芒笙寄过来的一个盒子去Healer找程丞。

    每个月芒笙都会从美国给她寄些吃的来,芒笙也懒, 连带着给程丞的礼物也一起寄来, 所以每次都是芒穗拿去给程丞。

    在Healer酒吧门口下车,芒穗正要走进去就看到赵秘书走出来, 芒穗的心一下子就沉了,她问:“赵叔,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赵秘书说:“芒总叫我来的。”

    “也是,除了他还会有谁惦记这里。”芒穗说。

    赵秘书笑笑:“可以的话你还是劝劝程丞吧,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看着赵秘书驱车离开, 芒穗走进酒吧里,程丞靠坐在沙发上,肖池他们个个脸色都不太好, 坐的坐站的站, 烟一直没停过。

    “穗穗, 来了,过来坐。”程丞看见芒穗在门口, 温和地笑着招她过来,肖池他们赶紧把烟灭了。

    芒穗走过去把盒子递给程丞,程丞接过, 笑问:“你姐怎么又寄东西了?”

    “不知道,”芒穗坐下来,程丞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芒穗看着他问,“赵叔来这里说了什么?”

    “你爸他……”

    肖池还没接着讲下去,就被程丞打断了,“阿池,你们先去找点别的事做。”

    “行吧。”肖池叹了口气,带着一帮人到外面抽烟去了。

    程丞倒了杯果汁给芒穗,在芒笙和芒穗面前,有什么事都会直接说,“Healer当初是我跟阿笙一起开的,钱是阿姨出,合同上也写着阿姨的名字,我相当于代运营,这间酒吧养着我们一帮人,而你爸根本没打算让阿笙回家,他要让阿笙自己说不回来才能瞒过奶奶,要是阿笙不说,他就让阿姨把合同收回来,让我们这帮人无处可去。”

    “他到底在怕什么?”芒穗握紧果汁杯,昨晚苏青来找她说话应该是想说这件事,却没能说出口,依姐姐的性格,是坚决不会让妈妈受芒立明的气,而苏青又对芒立明温柔顺从,那姐姐多半是不能回家过年了。

    一想到是这样,芒穗就觉得心上像压着一块大石,沉重得让她透不过气来,四周好像抽空了空气一样,让她烦闷压抑。

    “应该是怕奶奶会要他同意让我进公司工作,然后担心我跟你们姐妹一起争夺他的财产。”程丞拿了支烟来抽,他大学里修的是金融学,还是学院的高材生,但因为当初芒笙出国的事,他自愿放弃高薪企业跑来经营酒吧,靠他的生意头脑,酒吧的盈利还不错,至少没让他这一群兄弟流落在外。

    “我知道了,”芒穗深呼了一口气,“我到那边去打个电话。”

    芒穗起身走去安静的角落里,掏出手机拨了苏青的电话,没一会儿就接通了。

    “喂,穗穗啊,你跑哪儿去了也不跟妈说说。”苏青轻松的语气让芒穗一时没透过气。

    芒穗默了半晌,才沉了沉声音问:“妈,爸是不是又威胁你了?”

    苏青很明显地愣了:“…没有威胁,就是说了小丞酒吧的事,想让我把合同收回来,我说小丞经营酒吧挺好的,就还没答应,还在跟你爸商量,你爸的态度挺好的……”

    “别商量了,妈,他怎么可能是在和你商量,他在逼姐姐和小丞哥,”芒穗说,电话那边没声了,“妈,你就不能态度强硬一点吗?”

    “穗穗你相信妈,妈看人不会错,你爸他真的好很多了,不会逼你姐姐的,过年你姐姐就会回来,到时候一家团圆……”

    “行,我知道了,挂了。”芒穗直接挂掉电话,她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也才彻彻底底的明白跟妈妈说再多也没用了。

    烦躁,不甘,茫然,之前那种密不透风的压抑感又遍布全身,熟悉又害怕,她很想抓住什么东西逃出来,想撕裂一些什么,却都没用,都没用。

    没有声音,眼泪就掉了下来,像是被无数只有力的触手重新狠狠的拽入黑暗的湖底,没有阳光,没有空气,只觉得窒息,水压挤压着整个身体,血管和肌肉仿似就要炸开一般,被锋利的碎片紧紧压住,刺痛感让整个人都麻木了。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妈妈,姐姐,小丞哥,还有芒立明,本来一切都发展得好好的,她以为就要变好了,却在她满怀希望走向前方的时候,梦被打碎了,碎片掉进心脏里,血肉模糊,疼痛不已。

    为什么一下子就没了?

    如果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好,那就别给任何希望。

    程丞拿了张纸巾递给芒穗,就自己坐在一旁抽烟,芒穗哭了挺久的,程丞知道她现在需要宣泄,便没制止她,也不说什么,事实已经如此,无法改变,而芒穗迟早都会知道。

    肖池进来的时候,芒穗已经蜷在沙发上睡了,程丞拿了条夏凉被给她盖上,肖池小声问:“没事吧?”

    “没,就哭了会儿,这事还得她自己消化,”程丞说,站起来,“出去抽支烟,让其他的人都别进来闹了,今天也不开张。”

    “好。”肖池点头。

    芒穗睡醒时看了一眼手机,晚上七点,未接来电八个都是苏青打的,而除了今早跟于清尧发过消息以外,到现在于清尧都没有跟她联系,而她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就一天的时间,她再次明白了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那个黑暗的枷锁。

    逃不了,也好不了,她始终被这个家庭狠狠往后拽着,之前她觉得会变好不过是给自己编的一个梦,现在梦碎了,所有做的努力和挣扎都没用了,一切都回到原点了。

    就这样吧,别白费力气了。

    “醒了?”程丞拿了杯水走过来坐下,“阿池他们点了饭,要过去一起吃还是我拿过来?”

    芒穗喝了半杯水,“拿过来。”

    “好。”程丞起身出去,没一会儿就拿了一份饭过来放在桌上,“快吃吧,别饿坏了。”

    “嗯,小丞哥你去跟他们吃吧。”芒穗说。

    “行,要什么就打电话叫我。”程丞走了出去。

    芒穗吃了几口菜,没什么食欲,手机有消息进来,她点开一看,是汪玉嘉。

    -果然于清尧真的没跟你说啊,他现在可是为了你带了一帮人要跟我们解决事情呢,那么壮观的好戏你不来看真是可惜,地点在旧宝路后边,再不来就没机会见到人咯。

    后面还有一张昏暗的照片,芒穗一眼就看出在前头的那个人是于清尧,心瞬间紧缩成一团,她赶忙跑出去叫程丞:“小丞哥,尧哥他……”

    芒穗喉咙一时干哑得厉害,程丞看了一眼消息,就说:“阿池,我先带穗穗过去,如果这事能平,你们在一边看看就好,如果不能就出来。”

    “行。”肖池点头。

    来到旧宝路后边,这里是在山脚下,混混们的聚集地,晚上鲜少有人路过,远远就看见两帮人在路中间对峙着,带头那个是汪玉嘉、赵宁宁和李哲,而另一边则是于清尧、徐有庭和王旭志。

    程丞仔细看了一眼,说:“那边人都带了管子刀子什么的,有部分人是混社会,小尧那边清一色学生,但是别紧张,他们应该…打不起来。”

    芒穗抓紧了程丞腰间的衣服,一直看着于清尧,程丞把重机车骑到两帮人中间,摘下头盔时,徐有庭震惊大喊:“小丞哥!”

    王旭志他们一帮人都十分惊讶,连对面的李哲也变了点脸色,后边跟来的社会混混好像有些惧了,汪玉嘉倒是没那么激动,她哟了声:“小丞哥,芒穗,这么着急就把靠山请出来了,害怕你男朋友出事?”

    程丞笑了笑,斜斜靠着机车点了支烟抽着:“靠山,说得不错。”

    芒穗把头盔摘了,下车,却一眼都没有看向于清尧,背影清冷而立,“汪玉嘉,你也就这点本事了,事情双方当面解决,什么时候可以找别人了?”

    汪玉嘉勾勾嘴角:“我不过就跟于清尧说了句把上次教室里的事解决一下,我就不再找你麻烦,他就来了,这还怪我咯?”

    “你真的只能…当一辈子的可怜虫。”芒穗勾勾唇角笑了,眼里都是嘲讽的意味。

    汪玉嘉哼了声,程丞弹了弹烟灰,说:“既然都来了,就都解决了吧,动手还是你们回去,选一个。”

    这时有个社会混混跟李哲说了些话,李哲连忙站出来说:“丞哥不好意思,今儿这事是有点冲动了,我们这就回去。”

    “那事情怎么算?”程丞问。

    “算我们没搞清楚状况,以后不再提这事了。”李哲说。

    汪玉嘉拉住李哲:“李哲你说什么?!”

    “宁宁,带玉嘉走,”李哲说,“那丞哥,我们就先回了。”

    “都别走!今天谁也别想走!程丞你替她出头就不怕她父亲整你吗?!当初就是因为她你才和芒笙分手的,你还要帮她!”汪玉嘉气愤的大喊着,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芒穗,为什么总有人来帮她,为什么!

    程丞把烟头扔在地上踩了一脚,“回吧。”

    “玉嘉,咱们走吧。”赵宁宁拉住汪玉嘉。

    汪玉嘉不甘心,李哲拖着她走,说:“程丞带了人来,他们都是混了好久的社会,虽然他现在被芒穗的父亲压制着,但硬要打架我们一点甜头都尝不到。”

    一票人就这样离开了,气氛重又恢复平静,飞蛾在路灯下飞来飞去,黑夜里的风吹得树叶沙沙地响。

    芒穗这才转身望了于清尧一眼,往路口那边去,于清尧跟在她身后,程丞看着徐有庭他们几个,说:“抽支烟等吧。”

    王旭志挠挠头:“就这么…解决了?”

    徐有庭赶紧扭头小声说:“把管子什么的都收起来,赶紧的。”

    程丞笑了,又点了支烟:“准备还挺充分,不过你们还是学生,干仗这种事以后少掺和,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多谢小丞哥教诲!”徐有庭笑嘻嘻地说。

    芒穗在路口的白桦树下站着,路灯昏黄,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芒穗表情冷漠,问:“为什么要来?”

    “不想让他们再找你麻烦,”于清尧如实说,“穗穗你别生气,我不想让你担心才没告诉你的。”

    “尧哥,”芒穗喊他,“我们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的事情不该你来解决,你也解决不了。”

    “你是我女朋友,我自然得护着你,穗穗,什么叫不该我来解决?”于清尧说着。

    芒穗压住喉咙的干涩,但声音还是哑得厉害,“你知道要是刚刚我跟小丞哥没来,你们就会出事吗?我一点都不想一辈子因为你而内疚,你跟我…不是一类人,尧哥,到现在你还看不明白么?”

    “不穗穗,我承认没把这事告诉你是我的错,我认错,你生气的话打我骂我好了,就是别这样对我,你…答应过的,尧哥在呢,让尧哥抱抱就好了。”

    于清尧抬手想摸摸芒穗的头,却被芒穗打掉了,芒穗的眼底是从所未有的深沉凛冽,语气骤冷,“尧哥,你…别再管我了好不好?”

    于清尧怔了怔,瞧她的眼神无奈又执着,“不好,我说过要一直管着你的,就会管你,穗穗你究竟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很担心你。”

    “算了吧尧哥,”芒穗说,“我累了,你跟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也够累的吧,每天都对女朋友的学习提心吊胆的,深怕女朋友有哪一天就放弃了,不跟你一起往前走了,而面对女朋友的家庭,你不能感同身受,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时刻照顾着女朋友的想法,女朋友还被一堆破事缠着,出事了你就得上前去挡,多累啊尧哥,你谈这种恋爱干什么呢?”

    于清尧一下子觉得胸口沉沉的:“穗穗,我不累,一点都不累,你别算了,我们之前不是一直都过得好好的么,你愿意为了我努力往前,我也愿意为你……”

    “分手吧。”芒穗打断他的话。

    “…你说什么?”于清尧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我说,分手,我们分手。”芒穗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同意,”于清尧顿了顿,声音沙哑起来,“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凭什么就你一个人说了算。”

    “于清尧你清醒一点,已经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我放弃你了,”芒穗后退两步望着他,“我也不想挣扎什么了,大家都挺累的,何必要拽着不放,我们…就这样吧。”

    “穗穗,”于清尧喊着她的名字,眼睛酸涩起来。

    于清尧往前一步想拉住她,芒穗低着头后退,声音微微颤抖,“求你了尧哥,别过来。”

    芒穗害怕于清尧的任何接近都会让她全盘崩溃,她不能给自己希望,更不能给于清尧,于清尧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凭什么要被她拖着啊。

    听见于清尧淡淡的吸鼻子的声音,芒穗没敢抬头看他,直接转身加快步伐朝程丞走去。

    我累了。

    算了吧。

    分手吧。

    就这样吧。

    她竟然说放弃就放弃了。

    于清尧想追上去,却无论怎么使力,那双脚都像是紧密的吸附在地面一样,挪都挪不开,他没有勇气喊出任何声音,更害怕没有任何回应,那是最绝望最痛苦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