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章 我的他

作者:摇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下午开场就是冠亚军篮球决赛,球场两边都围满了人, 芒穗跟着于清尧过来, 提着一个纸袋,里面装着于清尧刚换下来的衣服,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芒穗看见汪玉嘉他们就站在对面九班的队伍里, 赵宁宁还带了十二班的人来给九班加油。

    老张这几天喊得太厉害, 嗓子都哑了,但还是坚持鼓励大家:“加油加油, 坚持最后一场,想着晚上的大餐就有动力了。”

    “九班那几个经常在球场上活跃啊, 看样子这阵容不太好打,对面的周成投篮特准, 孙伟跑得快, 哎阿尧,那个左轶打球有什么缺点没?你们之前一个校队的,”徐有庭问。

    于清尧眯眼瞧了瞧左轶, 左轶仿佛也看到于清尧在看他, 挑衅的笑笑, 于清尧说:“没缺点。”

    “靠!不是吧,比起你来也没有?”徐有庭懊恼。

    “还是差一点。”于清尧笑笑。

    徐有庭也没太高兴, 对曾正他们说:“咱几个打好配合就行,反正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也没差啦, 老班,没冠军你不会不请吃饭了吧?”

    老张打了徐有庭一拳:“你这小子,我有这么严苛吗?输赢都请,你们都给我加油!”

    于清尧笑起来,芒穗递给他一瓶拧开的矿泉水,于清尧接过去的时候碰到她的手,真想握住啊,可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早恋不能太招摇,于是他就只能对芒穗做出那种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如沐春风。

    芒穗后面的女生都喊了起来,手机咔擦咔擦地拍照。

    “尧哥,加油,赢了我请你吃小龙虾。”芒穗笑着说。

    于清尧还没点头答应,徐有庭就拽着他上场热身了,“别眉来眼去了,打比赛还要虐狗,要死了要死了!”

    裁判吹哨,比赛正式开始,双方队员站在分界线两边,站位找好,首发抢球队员是于清尧和左轶,哨声一响,篮球被抛到半空,于清尧的起跳高度明显比左轶高,首发球被一班队员拿了。

    场上开始热烈角逐起来,九班队员迅速回防,拦人拦得挺有技术,曾正拿了球找不到机会传出去,左轶拦住了于清尧,徐有庭到处跑也甩不掉孙伟那个战斗狂,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两人的眼神都似燃烧着熊熊烈火,谁都不肯退让,而此时徐有庭在场上乱跑,终于抓住机会跑过来拍了于清尧一下,四人对峙,于清尧一个转身迅速跑向曾正,左轶直接被徐有庭拦住,曾正连忙把球递了出去,于清尧退出三分线外,起跳投篮,三根手指习惯性往下一压,三分!

    全场沸腾,啦啦队都喊了起来:“一班加油!一班加油!”

    首球告捷,于清尧抱着球跑来边界发球的时候偷偷问了芒穗一句:“帅不帅?”

    “帅。”芒穗笑了笑。

    接下来九班队员可没那么好对付了,赛况紧张激烈,上半场结束时,两队居然打平了。

    芒穗从包里拿出纸给于清尧擦汗,又拧开一瓶水给他喝,于清尧心情十分愉悦,消耗的体力好像又回来了一样,他低声对芒穗说:“待会儿打完比赛想要奖励。”

    芒穗笑着点点头。

    休息了十分钟,下半场继续,比分差距不大,没一会儿又被追回来,曾正运球的时候突然倒地,表情痛苦狰狞,徐有庭赶紧让人按住他的腿,用力的踢他的脚底,没再抽筋了,班上同学把他扶到边上坐着,换了替补上去。

    替补的水平明显比曾正低,可以说一班这边全靠于清尧和徐有庭撑着,也许是双方打得难舍难分,对面九班的队员也有人的腿抽筋了。

    比分46:45,后者是一班,在最后十秒里,于清尧抢到球一路跑下,九班队员迅速回防,就只差这一个两分球就能结束这场比赛获得冠军,全场高呼起来,心情异常紧张激动。

    芒穗安静地看着,就在于清尧跑过三分线准备再跃一步上篮之时,九班队员一拥而上,于清尧的的脚踝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重心不稳,他瞬间倾倒在地上,球没能投中,计时器也停了,两个裁判同时吹响口哨,对面欢呼起来,一班这边没声了,全都紧张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于清尧。

    “阿尧!”徐有庭大喊,“靠!你大爷的!我操/你们打的什么球!”

    曾正一瘸一拐的跑上场和九班对峙:“耍心眼是不是,有本事打脏球就来干一架啊!”

    这种两班之间的恩怨一旦爆发,什么都不管直接扛起来。

    “打你妹啊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打脏球了!”

    “操!老子哪只眼睛都看见了!刚谁踢的给老子站出来,老子打得他满地找牙!”徐有庭满腔怒火地瞪眼。

    “好啊!打就打!来啊!”

    “闭嘴!”左轶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于清尧,吼了声,他脑子也一团乱,怎么就摔了呢?

    老张和九班的班主任赶紧跑过来拉人,老张斥道:“造反了是不是!都给我回去!徐有庭你们赶紧带于清尧去医务室,还愣着干什么!难不成让一女生背啊!”

    芒穗蹲下扶着于清尧坐起来,又看看被他捂着的右脚,“尧哥……”

    “没事,就崴了一下,不疼。”于清尧轻松地笑了笑。

    “真的没事?”芒穗还是很担心。

    “真的,不信我还能起来蹦一蹦。”于清尧依然笑着。

    芒穗摁住他:“你别动,我们去医务室。”

    徐有庭把于清尧背到医务室,脚踝那一圈都红肿了,医生先用冰袋给他敷了二十分钟,再喷了点云南白药,用纱布固定好后嘱咐:“一星期都不能运动,这两天先不要碰水,拿一瓶这个喷雾剂,一天三次,先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医生说完就接着去做事了,这几天受伤的学生有点多,几乎都是擦伤扭伤的。

    芒穗把医生给的喷雾剂放进包里,于清尧靠坐在病床上,芒穗坐在床边看着他,见四下都没人,于清尧就握住芒穗的手,芒穗一惊想挣脱,他笑说:“没人。”

    芒穗才放心反握着,手心的温度交融在一起,暖暖的,于清尧摸摸她的头说:“没事的,别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值得吗?”芒穗问道,在于清尧冲过去准备投篮的那一刻,她明显看得出于清尧犹豫了,顶着队员和班级荣誉的压力,他为了她犹豫了。

    于清尧轻轻地笑,“值得,输了比赛,可是我赢得了你。”

    芒穗沉默着,于清尧微微叹息,挠了挠她的手心说:“以后不要那样浑身是刺的对待我,我会很难受,你生气就打我骂我好了,不要把自己关起来,我怕那些刺太坚硬,万一…我拿不掉怎么办。”

    “嗯。”芒穗点头,咽下喉咙的干涩感。

    芒穗和徐有庭送于清尧回家,徐有庭背着于清尧上楼去,李莞没在家,芒穗接了两杯水拿到于清尧的房间里,徐有庭一脸怨气的喝光水,说:“我先回了,你们爱干嘛干嘛!”

    “不坐一下再走?”于清尧问。

    “坐什么坐,看你们浓情蜜意虐狗?”徐有庭说,“等着吧,我过几天也带女朋友来虐虐你们,走了!”

    徐有庭真走了,芒穗把包里的药拿出来放在书桌上,于清尧在床上坐着看她,招她过来。

    “想抱抱。”于清尧撒娇说。

    芒穗走到于清尧面前,于清尧搂住她的腰,把头埋在她的肚子那里,芒穗的手揉着于清尧毛茸茸的头发,喊他:“尧哥,我真的一点都舍不得你受伤,我会担心会紧张,更会…生气,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嗯。”于清尧应道。

    “我会陪着你的。”芒穗说。

    “嗯。”于清尧答着。

    “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生闷气了,也不会像昨天一样不理你。”芒穗说。

    “嗯。”于清尧应着。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芒穗没有说这句话,抱了会儿,于清尧让她坐在身边,手从她的脖颈处滑到后脑勺柔软的头发里,控着她的头吻住她,似是想到一些什么,于清尧停下来,唇划到她的耳边,于清尧亲了亲她的耳垂,她不禁颤了下,于清尧低声说:“这次是浅吻。”

    芒穗的心跳得如擂鼓般咚咚作响,脸颊染上一抹绯红,低头不说话,于清尧亲亲她的额头,抱住她倒向床,把她搂在怀里,“陪我躺一会儿,好累啊今天。”

    “嗯。”芒穗低低的应了声。

    于清尧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问:“还要接吻吗?”

    “你说了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