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2章 番外二

作者:乌云登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六年后, 一支驼队在大海道上踽踽前行。

    大海道是西域道众多分支中的一条,因风沙巨大,爆发频繁而少有商队行走, 不过却是一条抄了近道的路。从这里回河西, 可以足足少走一百多里地。

    驼队中,最高的一匹白驼上, 一名女子将脸上遮挡风沙的面巾摘下,露出一张细致柔润的脸。一双眼睛微微含着一点蓝晶之色, 正是秦嫣。

    这几年, 随着她远离红莲, 而生活起居实在比较安逸,也不再有惊恐之心启动体内的力量,渐渐恢复了汉人的瞳色。据父亲秦允安说, 她与自己母亲也越来越相像了。至于性情……这个,只要翟容接受,旁人也没什么好置喙的。

    翟容十七岁时总想着,要将她带回府中慢慢养大。这一回, 她真的被他带回翟府中养着了。

    可惜,翟容非但没能将她慢慢养“大”,反而将她慢慢养“小”了。鹿荻每年来敦煌做客, 都会说,先前翟家郎君待你像待个妹妹,如今怎么像养了个闺女?指责秦嫣,这叫恃宠而“娇”。

    鹿荻自己倒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正式成为了时罗漫山的三王之王不说,也恢复了女儿身。虽则所有人,包括她家小狼崽都觉得,鹿荻穿男装更神气一些,她也始终别扭地穿戴好裙钗。鹿荻的眼神里就是,女人怎么啦?草原上,我鹿荻就是个传奇女汗王!

    受此感染,三年前,秦嫣生完第二个儿子以后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些年,高昌稳定,西域道上来往商旅比先越发兴盛,放着大笔的赚钱机会和开眼界的机会,而乖乖龟缩在敦煌翟府,这哪里是秦家那个十三娘的做派?加之她想去寻找长清哥哥,缠着郎君分了一支驼队给自己。

    这三年来,一共出去了两回。一次最远到了身毒,这次最远到了大食国。秦嫣在大食,买了几个大秦国的裸/体手绘大黄陶花瓶,回家给翟容当做礼物。

    几个月前临出门时,俩人刚为孩子们的教养问题,大大争执了一番。

    翟容不同意若若带孩子,唐国贵族女子都没有亲自教养孩子的道理,而若若那种脾气……也实在不适合弄孩子,胡打海摔起来比他还狠。翟容如今对两个儿子,可没有小时候自己对待纪倾玦那般凶悍,呵护得不行。

    在秦嫣眼中,就是:你爹早晚将你们养废了。还多次得意洋洋表示,自己幸亏去了扎合谷,否则,就她父亲秦都督那种对待小孩小心范儿,估计她也早已被养废了。此话一出,被翟容扇了头皮。还扎合谷呢,想想都心痛死了,这女人还在以此看做当年勇。

    那日,秦嫣整好驼队要出发,朝着远处的祁连雪山跺了脚,发誓:不发了大财、衣锦还乡,绝不再回翟家门。

    送她出门的翟府上下,从轶儿到翟容,全都一阵好笑。玉嫂子不明白儿子在笑什么,轶儿将字写在母亲的手中,平时里几乎没什么声息的玉青莲也跟着笑了起来。平安看着大家笑,裂开大嘴,笑得脸面像一个踩扁的陀螺。旁边翟家的扈卫们严谨操守,不敢对主母言行逾矩,忍笑忍得腰带都快崩断了。

    秦嫣身为主母被大家如此耻笑,是有原因的。

    她上一回去身毒,一文钱儿都没赚到,只顾到处转。她的心思是去找长清哥哥,又怕翟容多心。小时候她回去扎合谷救长清哥哥,翟容虽然同意,但因为九死一生,闹得他很心焦。她准备了好几年,是以经商名义出发的。

    翟容冷笑,整个西域道的讯息通络都在他手上,她就是掉到山坳坳里,也照样能发了大财回来。

    她没发财,那是她在找长清哥哥,又不敢跟他说,免得他“吃醋”?真是奇了,翟容何时吃过长清的醋?他很爱吃醋吗?明明没有的事情!

    只不过媳妇儿武功太好,总是呆在府中的一亩三分地,的确太拘谨她了。翟容想着,等西域完全平定了,他就辞官,陪她出去玩。

    府中,两个儿子衣食住行有乳母;习武有平安和翟云;习文有轶儿和翟容。秦嫣也不怎么管教儿子,出去散散心就是了。

    秦嫣带着驼队出门,翟容带着其他家人回府。

    平安一左一右牵了两个蹒跚走路的娃,送回书房给翟容帮他们习字去了,免得跟他们娘似的,五岁还不曾开蒙。

    翟容走在旁边,对俩儿子翟歆、翟欩,道:“歆儿、欩儿,你们要记着,多学你家表哥的模样。”

    “是,阿父。”两个三四岁的宝宝,雪雕玉砌似的裹着绫罗绸缎,被平安舅舅弯腰牵着,齐声回答。

    翟容看见就开心。

    歆儿年长一岁,先前秦嫣第一次出门的时候,俩孩子还不记事,也不太记得了。如今知道母亲大人要出远门,到底有些担忧:“阿父,你不担心阿娘路上安危吗?”

    翟容心道:一个能将慕士塔格雪峰上的雪崩玩得如白龙过江一般的人,需要担忧安危的不是她,而是那些遇见她的人。他蹲下来,拍着歆儿的背道:“你们阿娘不会走丢的,她以前已经走丢很多回了,被阿父打了以后变乖了。如果这次再敢走丢,阿父带你们一起去找。找回来就打她,下回她就不敢了。”

    秦嫣走得不算太远,翟容说话又不轻,她的耳力又很好,听得她身子微微一僵:最近郎君爱好上了打屁股,还要带着儿子们一起打?她忽然开始担心起来了,本来她也承认自己出身扎合谷,此后又是在草原上打打杀杀的,对于孩子们的成长,可能的确有那么点跟唐国不合适。

    可是,问题是,郎君这个人也不怎么样?!!

    她霍然回头,盯着翟容。翟容站起来,拉着歆儿和欩儿。发现母亲回头,倆娃跟着阿父,一起转身向她。平安傻乐着一起转过来。

    平安的粗圆憨厚,越发衬得翟家父子三张清秀的脸如玉一般温润明净。三双翟家人黑灵灵的剪水瞳,童叟无害地对着自己看。

    翟容问:“若若,你怎么没有走?”语气之从容自若,仿佛刚才使坏,暗暗威胁她,不早日回家就把俩儿子往歪里带的男人不是他。

    “阿娘,再会!”欩儿甜甜朝她挥手,一副她走得越远越好的模样。

    秦嫣窒息,倒退一步:“我就去大食物一趟,这个年底尽快回来,给你们带礼物。”

    “哦。”父子三人淡淡道。

    秦嫣道:“还有……”

    “嗯?”三个人明明长得不太像,歆儿像母亲多一些,欩儿除了眼神特别黑亮,谁都不像,经常被秦嫣打趣像隔壁张木匠,然后翟容在卧榻上将她狠掐。但是三人同时抬起半边眉毛的神态……简直是……秦嫣暗叹,不能让儿子们接触父亲太多了,都快不是她生的了。

    她斩钉截铁道:“我就出去这一次。以后你们再大一点,我们全家一起出门,如何?”

    父子三人互相看了看,点头:“这个差不多。”

    诶!秦嫣盯着两个小萝卜头瞪:我可是你们的阿娘。不要学得跟你阿父似的,老气横秋、对别人管头管脚的!

    秦嫣说话算数,也实在不放心家里的小萝卜头们。

    高价请了几个特别有经验的向导,一路上除了打听消息,其他没什么人烟的道路都毫不耽误。而且,其实也没有完全到达大食的内陆,只不过过了原先的波斯国的一些故城,然后基本接近了一下大食的边境,伸长脖子看了一眼那些披着白袍,蓄着短发的大食人之后,便开始往东方返回了。

    她看了一眼大食国的风土人情,感觉长清哥哥不大会走那么远,他毕竟是出身中原的人,要他吃那么多奶制品、肉制品,估计他也不会喜欢。

    回来的一路上,她尽抄一些近路去。

    只怕回家晚了,翟容将两个孩子教得都不认她了。

    如今轶儿就很刻板,都快做官了,一脸官腔。小时候那个糯米团子的样子多好玩?她还记得他拖着一个乌丝鸟笼,垂头丧气坐在荷花池边的模样。其实翟家的人都这样,长着长着,就跟翟羽翟大哥长差不多去了。

    不行!得赶快回去,再跟郎君努力努力,尽快生个女儿出来。改一改这家子的风水。她一直想要女儿,可以跟她连根连气地对付翟容,结果肚子不争气。歆儿和欩儿那机灵劲,都跟郎君一般无二,弄得府中好似有三个翟容似的。

    想想就吓人。

    幸亏有嫂子还帮帮她。

    羽大哥过世已经十数年了,玉嫂子也不打算改嫁。

    秦嫣曾经跟她用手指聊过天,翟羽利用玉青莲进入星芒教的事情,秦嫣也知道得不甚清楚,所以也没多少忌讳。

    好在,青莲更多在跟她说的是,她在那座天山小镇上,开了个花店,养了一些奇特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草是她这种有些武功的人,才能在绝壁深谷中寻到。那种地方一些过路的商人会猎奇买一点,再加上打猎所得,确实过得很平静。

    不过,有一日,看到那个世间最俊美的男人,在她楼下吹笛,她开始觉得,这个世上还有许多其他有意思的事情,应该去尝试一下。

    在星光圣地,受那些红莲滋养,她自己有多少年纪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站出来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她就很愉悦地接受了这个年龄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

    这个男人虽然年龄要小她不少,可是他接触的世界要比她宽阔许多。

    他的阅历、他的见识、他的谈吐,都让她觉得,人枯守在一隅小天地之中,固然安逸,但也是来此生的一种遗憾。她决定,带着琴娘跟他回家,去见识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青莲在秦嫣手掌中划着:第一次去人多的地方,她完全懵了。

    星光圣地人也不少,但是大多都蛰伏在冰室深处。偶然出现的人都屏息静气,不敢多言。而这些在商道上、小镇里的人们,他们是那样嚣张跋扈地高声吆喝着;他们是如此摩肩接踵地互相挤作一团;他们一言不合会满嘴喷沫地吵架……

    在那里,她第一次知道了“烟火气”这几个字拼凑起来的真正含义。

    她说,返回星芒教是她自愿的,她希望看到这股烟火人间气,可以不被任何怪物所摧毁。

    她爱他带她来到的地方,也爱他……

    秦嫣给玉青莲带的礼物,是大食国名匠手织的羊绒错花提金地毯。

    嫂子受伤以后比较畏寒,这些柔软舒服的绒毯会让她很暖和。而且,这些绒毯的花纹,比翟容给嫂子预备的绒毯花纹更为复杂。她知道嫂子没事的时候,喜欢摸着手边的东西,感受花纹。波斯地区毕竟曾经是一个最奢华的帝国存在的地方,那些手工艺人的作品堪称杰作。

    秦嫣整理完给嫂子的礼物,又开始整理其他亲人的礼物。

    说实话,自己翟家这帮人,除了送玉嫂子的东西比较有乐趣,其他人送了都没多少乐趣。

    平安送他块泥巴也能高兴半日;轶儿只要书,而且是中原圣贤书,几乎没什么好送的;俩儿子送他们玩具,他们还觉得阿父做个竹蜻蜓更好一些……

    倒是秦家那一拨亲人,对她送出来的礼物欢喜得不行。无论杯盘盏碟还是小吃玩具,父亲秦允安,继母芸娘,还有弟弟妹妹们,都视若珍宝到处炫耀。所以秦嫣给秦家的礼物都是特别用心的。

    最后,她得意地从驼峰中间弯下腰去,抽出那个画着好几个裸/体男女的黄褐色大花瓶。

    秦嫣左看看,右看看,很是满意。这东西就让翟容放在卧室中,如此他就再也不能将歆儿和欩儿带入他们夫妻的卧室……然后卧房就是他们的两人世界了。

    正在不断回忆和遐想之间,忽然天空阴云密布。

    前面向导嘶吼起来:“尘暴来了!尘暴来了!”秦嫣连忙跟着领队一起,安排众人将驼队带到一处地势略平之处,风沙落下时不容易堆积埋人。众人咄咄咄,呼喝着骆驼们跪伏下来。人们从骆驼驼峰旁,翻出粗大的厚麻布,将自己连头带脑地盖起来。

    刚将整个驼队都安置好,只听见满世间飞沙走石。

    黄沙充满了天地之间,将空气搅得粘稠。

    秦嫣用麻布紧紧包着自己,躲在骆驼的驼峰之侧。她的双手抓住麻布,感觉那狂风在不住撕扯她的遮盖物,几乎要将其扯掉。

    风沙越来越狂暴。

    秦嫣觉得裹在脸面上的麻布都快被掀掉了,忽然她感觉,并不是那风暴在扯她,而是真的有人在拉扯她的麻布。秦嫣知道,风沙陡起,时常会有一些人遮盖物被吹走,然后会就近找个人一起躲避。她便一只手用力拉住麻布,另一只手松开一些。

    “哗啦”一声,一个人果然钻了进来。

    黄沙在头顶继续呼啸,风如实质,啪啦啪啦不住地拍打着她满身的衣衫。

    她跟那个钻进来的人并排安静地坐在骆驼身边。她渐渐发现不对劲,这个进来的人,并不是他们驼队的人。驼队里的每个人她都熟悉了解。大海道这里又是西域道中最少旅人之处。至少在方才尘暴起来之前,她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来到此处。

    她警惕心一起,将手在那人肩背上一摸。

    “若若。”那人开口了。

    秦嫣略微愣了一下,立即将对方一把推到,扑上去将他按住强吻。翟容挣扎:“麻布要飞了!尘暴要进来了!”

    秦嫣拽住这片厚麻布,笑道:“你自己总是责怪我,每次见到你都过分镇定。所以,如今我见你一回扑你一回。”秦嫣说,“郎君,郎君!我们索性就在这里生个女儿吧?”直接在风沙中扒衣服。

    “……”翟容紧紧抓住,衣衫被扒无所谓,万一让沙尘暴风都卷走了,成什么样子?

    “别担心衣服,我会拽紧的。”闹了一会儿,她道,“要是……有了,就叫她沙生。如何?”

    “……”翟容无语,“慢慢斟酌吧。”

    身躯高大的白骆驼被一阵推搡,厚密的睫毛扑动着,沾满黄沙。骆驼身边,那团厚麻布包着的两个人,不住蠕动。

    翟容特地提前赶到这里来,是因为长清先生回来了。

    翟容经过几年的筹备,将翟家洞窟重新启动起来了,准备将剩下的几面墙壁都画完。他四处打听擅长壁画佛像的丹青妙手,从而得知了一名隐居在终南深山的侏儒画僧。

    翟容心中一动,立时赶往中原腹地,见到了长清先生。

    长清遁入空门修苦行已经数年了,本来嫣儿已经属于他斩断了的俗缘,可是知道妹子复活,长清红尘之缘便又不能了却。他告别深山老寺,跟着翟容回到了敦煌。准备在莫高窟画完几壁壁画之后,才正式与嫣儿告别。

    “若若,长清先生会在西南墙壁上画七尊药师菩萨像,如今已经动工了。等风暴停了,我们就回家。”

    “郎君,我给你带了这个礼物,你带回府中放在我们卧房里如何?”

    “什么礼物?”

    秦嫣艰难地从大白骆驼的驼峰里,将那只黄/色大花瓶掏出来。还很用了点内力,在狂风骤沙的轮番扑击下,点燃了一支小蜡烛,给翟容看。

    翟容说:“这是好东西啊。”

    秦嫣诧异,他不觉得难为情吗?翟容下一句就是:“如今唐国的壁画,比这画得还衣衫少些。”

    唉,没羞没臊的唐国人生啊……

    ……

    ……

    数百里外,鸣沙山方圆百里,天降瑞雪。

    白雪皑皑的莫高窟里,云满长空雪满庭。数百连绵洞窟门口,悬挂着一串串鲜红的灯笼。画匠们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过年去了。翟氏洞窟里则依然人来人往,有画师在里面不休年节,坚持作画。

    十二盏青釉明烛灯,在翟氏洞窟中摇动。

    当年,翟容和秦嫣一起画过的天女手持莲花图,在烛光的映照下,花色娇美、天女栩栩如生。而天女像的对面,七尊药师菩萨的画像,已经用炭笔初步起了大致的造型。

    天气冷,旁边小僮点了个银炭暖炉,洞窟门口挂着白叠花填充的皮毛暖帘,洞窟中温暖如春。长清手中的墨笔,在粉白的墙面上点上了第一笔轮廓线。

    “自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

    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

    他的嘴角微微弯起。

    这里,是他真正走入修行道路的起点。红尘是圆满的,他坚信,自己修行的道路也将走入大圆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