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9章 兵动

作者:乌云登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公主, 你哭完没有?”翟容觉得有些烦,这女人哭起来没完没了的。平日里大气、温婉都是装出来的吗?其实若若哭起来也是嗯嗯唧唧的,他从来没想到“烦”这个字。

    他道:“你我共事五年, 合作也算顺畅。”翟容道, “我如今即将离开高昌。与你商量一下,以什么方式离开比较好。”

    麴鸿都顾不得落柯就在旁边, 扑上来想要拉住翟容的衣袖:“容郎!你不要走——容郎!”

    落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让他靠近翟容。翟容道:“公主你冷静一些。”他加重语气, “我到底还能不能跟公主商量, 或者合作下去了?”

    让她如何冷静?麴鸿都哭得倒在地上。

    她是真的绝望, 这些年她没有少对翟容下手。他刚到高昌时,因重伤未愈,防备较为松懈。她给他下过毒, 期望将他毒废,从此成为她的娈宠。可惜他身边高人无数,这人戒备之心又过于重,一些见效快的药物, 鸿都根本没机会下手。很快他就又缓过来了。

    幸而那药物药性不大,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下过手了。两个人还能保持那种所谓的政局合作关系。麴鸿都看着眼前那张因为涂抹了胶皮和脂粉,而显得分外冷酷坚硬。

    麴鸿都道:“那就, 驸马诈死吧。”这是高昌麴氏和唐国承启阁事先就商量好的,等到时机差不多,翟容以张定和的身份诈亡,权力移交给麴智胜。

    翟容同意了:“明日我就走。”

    “明日?”麴鸿都再次愣住, “为何这么快?”

    翟容一般不太想对付女人,可是这个毕竟是给他下过毒的人。如果不是若若有红莲内力帮他控制住,他能否在断掉杵冰草之后,顺利过关?他自己也不好说,毕竟那几日他真的是生不如死。这种痛苦,他不太可能继续在高昌与麴鸿都这样的女人共事了。

    “我们之间的合作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翟容也有些黯然,不是为了麴鸿都,而是为了麴智胜,还有高昌十数万人。如果不是麴鸿都如此恶毒,还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他还想再呆几个月。如今,还是早点打包回河西,回去哄哄他乖巧的小媳妇吧。没必要被人恶心着。

    麴鸿都摇晃了一下,跟这个男人相处已经数年了。他的性情为人她又是用心揣摩的。知道他如今主意已定,不可能改变了。她慢慢站起来:“我能匀一匀粉吗?”

    翟容看着她恢复了一点公主的尊贵,点头:“落柯,松开公主。给她一面镜子,开一匣新粉给她。”翟容假扮张定和,寝宫里脂粉并不缺。落柯退到旁边侧室去拿脂粉匣子。寝宫中麴鸿都和翟容一坐一站地彼此面对着。

    空气之中的寂静,有点瘆人。

    “容郎,我有多喜欢你,你知道吗?”麴鸿都缓缓道,“七年前我曾经在香积寺前见你在跳舞,我将你画了像。”她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绫绢纸,“你看,我将你的画像画下来,每夜在无人处……”

    翟容打断她:“这不是公主的手笔。”他略一思索,“是张定和先生的?”

    麴鸿都再次愣住,她自己画的时候,年岁尚小,画得并不好。后来张定和给她的则画得惟妙惟肖。所以她后来就将自己幼稚的笔墨销毁了,每夜看的就是张定和的手笔。

    翟容道:“定和公子应该对公主很情深义重,你又是如何对待他的呢?”

    “他没有!我们只是政治联姻,他整日在外面奔忙,很少理会我!”

    “很少理会?”翟容看着麴鸿都颤抖手指中捏着的绢纸道,“公主对在下,既无缘又无分。想来以公主的身份,这点事情只能是夜深心底的一点小回忆。定和先生能够发现,并且给你画了这么一张图,怎么不用心?”

    落柯端着粉匣过来,翟容不耐烦地道:“公主快匀了粉出去吧,你当初如何对待定和公子,如今我对公主的心思也差不多。将心比心,希望最后一件事情我们还能做完,这五年除了公主对我下毒这件事情在下略有不满之外。其他事情。我与公主合作得还是顺利的。善始善终吧,公主多想一想,你们麴氏掌握着多少性命。”

    他索性高声道:“传一个服侍公主的宫人来,让公主匀了妆。”

    少顷,一名梳高鬟、着长丝裙的宫人进入驸马寝宫,落柯端起铜镜,宫人为公主匀粉,为公主将满头珠钏都重新一一扶正。然后扶着麴鸿都向门外而去。

    翟容目送着她的背影,手中握着的厚釉茶杯放到案桌上,忽然叹了一口气。落柯转头看着主人。翟容道:“落柯,先前赶你走你不肯走,如今可愿意跟我一起吃回苦头?”

    落柯长身而跪:“落柯的身家都是主人的。”

    翟容侧耳听着,果然,过了一会儿传来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呼喊:“张驸马被人假冒了!里面的定郎是个冒充者!来人啊!护驾!活捉假冒者!”

    得不到你就杀了你?

    翟容依稀记得自己也这么想过,可是最终没有能够做出来。因为总觉得有点禽兽。可是有些人可能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合适的。

    祁云殿前顿时烈火熊熊,高昌明成宫中兵马铁流一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高昌国不设宵禁令,整个王城的安全,高昌国都的安全,都靠明成宫中的重甲守军来维护。这些兵将均不是中原宫廷中那些皇亲子弟,而是真正从战场上血战无数次的精兵强将。他们强悍的武力,保证了高昌这座大西域道上最庞大枢纽的日夜安宁。

    今日,高昌国的掌政公主,红豆公主的振臂一呼,这头巨兽顿时涌动起满身可怕的力量,向着祁云殿而来。

    麴鸿都回头,几缕散发在她脸颊边翻飞。

    明成宫数万守军的铁戟寒光、猎猎火把,映得她娟秀的脸面明暗不定,眉目间几乎带着一点狰狞的咬牙切齿:四年前,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斗不过一个死人,她不求他的心只求他的人,要将他毒成废人。如今她知道,那个女人回来了,那就让她也得不到他!

    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这世间,那些苦头她不甘心一个人尝!

    她知道他身边有大唐的武人高手,她知道他自己武功也不错。如今她要让他围困万军之中!

    ……

    ……

    烟栖谷位于一座大雪山侧,纪倾玦、施摇光、石越湖、关客鹭他们与秦嫣翻过一片积雪皑皑的山梁,进入了烟栖谷。此处有雪山上空凝聚的无尽烟霭,降落在这里。走入这片石谷中,三四尺外就看不清楚了。

    他们这一回的力量可谓空前,秦嫣不仅武力能超越往日他们曲全盟的高手,作为阵枢的她,她同时又是一位阵师,与施摇光互相呼应。

    经过一番血战,最后一个巨尊尼倒在了云雾缭绕的烟栖谷中。在将其身首分离之后,众人都长长叹了一口气。这群不知道怎么出来的前辈异人,本来应该在天山颐享天年,得到一个天人合一的永生之境。却为了贪图尘世,而逆天而行,为人利用不惜杀伤无数人命。

    风云滚滚,所有的故事都被他们抛在了脑后,走出烟栖谷,远远看到白鹘卫们都在山谷前等着他们。甚至连受伤的崔澜生也身着一身襕衫,头戴镤头,坐在一辆无篷的马车上,等着自己的兄弟出来。那些年他经常挑自己兄弟的刺,这不放心,那不放心。其实,崔瑾之是白鹘卫中唯一加入“归海一涛”阵法的箭手。崔瑾之不顾满身厮杀过后的尘土,飞奔着过去抱住自己的兄长。

    聂司河看着小纪,说笑着:“都快做新郎的人了,还弄得衣衫破烂。”小纪微笑不言语。石越湖和关客鹭已经被陈蓥拉到一边,问了他们是否受伤,又看了看施摇光,看着姑娘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了心。

    秦嫣也习惯了翟容不在场,他跟旁人身份不同,还是要顾着高昌那一头的。

    他们骑马向着河西而去,云开山下都各自分手。纪倾玦要早些赶回北海,筹备婚事;关客鹭和石越湖一个是掌门,一个是副掌门,长久不回山门,需要快些将巨尊尼已经完全歼灭的喜讯带回中原江湖;白鹘卫们则要回到中原去复命;陈蓥打算带着施摇光去岭南转一圈,如今暮春,路上走个一个来月,正好赶上吃荔枝……

    翟容在高昌的事务是承启阁另一个系统的事情,要动用的不是这拨歼杀巨尊尼的人手。秦嫣一个人向高昌过去。

    经过处月部落的时候,她发现除了一些部族牧民和一部分桑迟将军带领着的守军,鹿荻他们都不在了。一问之下很是受到了惊吓:翟容被高昌公主麴鸿都出卖,如今他假冒高昌驸马的事情行将大白于天下。目前他被高昌明成宫的重兵围在了宫城西侧的仙人承露台上,翟容点燃了储备在承露台上的狼烟,吸引了高昌一带各处兵马前往。

    郎君带着几个人,已经在承露台上困守了三天三夜。

    鹿荻看到高昌明成宫的狼烟,带着军马赶过去救人。放了消息给秦嫣让她尽快赶到高昌城去助阵。

    秦嫣一个人轻骑出云开山麓草场,过百水川,进入高昌地界。焰火一般的红山旁,她已经远远看到了处月部军队的深蓝色旗帜。处月部落尚未接近高昌王都,便被她追上了。郅别也穿着图桑将军的铠甲,骑马行走在鹿荻身后压阵。

    风声嚣张中,鹿荻手中握着一卷细黄纸,上面是翟容写给她的密信。

    高昌发生大变,高昌国的何去何从对整个西域东端都会有莫大的影响,翟容也将大致意思都陈述给她听了。翟容希望她能配合他完成此事,从此与唐国建交,他可以许诺处月部落将得到一定的好处。

    可是,鹿荻心中是犹豫的。

    即使在处月部落最艰难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去与唐国建交。只因她的父王步陆孤以节曾经与唐国将军秦允安作战,并且因此部落受损,自己也受伤。

    此后,处月部落遭到大雪灾,终于元气大伤再也不能回复。父王也在郁郁之中告别的了人世。鹿荻也认可,这件事情,是父王受了星芒圣教内奸的蒙蔽,主动攻击唐军所致。可是,她仍然非常排斥唐国。

    而翟容写给她的信函里则十分清楚。

    娜慕丝只是眼睛因一些特殊缘由变成了蓝色,整体依然是个中原姑娘的模样。当年步陆孤以节攻击的唐国将领,正是娜慕丝王妃的亲身父亲!娜慕丝尚且不在意当年步陆孤以节偷袭秦都督军营之仇,与鹿荻交好,鹿荻又有什么理由放不下这些过往恩怨呢?

    而且,如果不是由于娜慕丝,处月部落怎么可能如日冉升?这封信中,实情与威胁相并举,鹿荻基本没太多的选择。

    这位张驸马是否真假?

    在麴鸿都公主喊出“伪驸马”的真相之后,这位张驸马就立即登上了位于明成宫西侧的仙人承露台上。一时间高昌谣言纷纷而起:有的说,驸马是伪冒的,而承露台高高在上,只能等他被困死之后,揭下面具定能真相大白;有的则说,承露台上的驸马的确是张定和,麴智胜继位在即,他却跟别的部落女人有了私情,公主不能忍耐,以此举杀驸马泄恨……总之,各有说辞,难辨真伪。

    鹿荻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绢纸,点个火折将其燃尽。

    这个男人的心,真的太脏了!

    娜慕丝那么单纯的姑娘,怎么会遭了这个瘟,什么都让对方知道了?鹿荻不由自主对自己的王妃泛起一层同情心来。同情心刚刚起来,就看到一匹白色的快马向着处月军队飞奔。

    那马蹄细长、奔跑如驰的模样,鹿荻还没认出来,她身下的大黑鸟先欢腾起来。不安地点了几下马蹄,马眼凸出直直地看向前方。

    白小飞依然高傲,菱形的马眼随意瞟了大黑马一眼,就擦到它身侧去,完全不理会大黑鸟的热情。大黑鸟身在主人的控制下,不能完全将头跟过去,只好不甘心地舔着白小飞的马臀。

    秦嫣在鹿荻面前停下:“张驸马到底如何?吃苦不曾?”

    “张驸马是你什么人?为何对你的事情了如指掌?”鹿荻终于逮到当事人说话了。

    秦嫣说:“是我郎君。”

    “什么?”鹿荻喘一口气。

    “敦煌城外,石/国使者的马队前,你也是见过他的。”

    多年记忆瞬间重合。鹿荻怔了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她现在总算搞清楚,娜慕丝心心念念的那个郎君,就是这个冒牌“张驸马”;也是那年在敦煌城外看到的那位凶神恶煞的美貌小郎君。

    果然是恃美行凶!鹿荻真是佩服自己当年就有这样的判断。当年看他生得貌美如花的,还小小肖想了一把。如今是被这男人生生恶心到了。驸马?还他娘是个驸马?鹿荻愤愤不平地想着。侧头看到,娜慕丝头戴着斗大的绿帽子,还满脸等着接新郎的神态,这姑娘胃口真好。

    鹿荻真有拿根铁棒敲醒她的想法。

    “到底怎么回事?”秦嫣没有得到鹿荻的正面回答,也知道鹿荻对于那位“张驸马”始终有些成见。

    “娜慕丝,你那郎君你好好收着,万事你都要夫唱妇随地顺着他。千万别跟他犯别扭,不能惹得他生气跟你闹翻。”

    秦嫣没听出鹿荻话中套着冷嘲热讽的味道,心不在焉说道:“那是自然,我会好好待他的。不跟他置气,做他喜欢的事情。”

    “心那么脏的男人,运气还那么好。”鹿荻一口老血憋回去,喉咙里呛出腥气来:“好好好,你们夫妻好好恩爱去!”鹿荻命令军队向高昌国都进发。

    日暮时分,处月大军来到了高昌城外,只看见城外如沸如潮,站了无数军队。鹿荻吩咐停下马步:“如此大的阵仗,这是怎么回事?”秦嫣看到,城墙下的军队服色各异,似乎有好几个国家的军队都过来了。鹿荻再次产生被欺骗的感觉,不知道送到她手中的绢纸,那“伪驸马”到底在西域发了多少份?被他诓来了多少军队?鹿荻看了一眼正露出焦急之色朝前看的娜慕丝:可是娜慕丝只有一个,女人应该只有一个罢?

    念头还不曾转定,却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远远传来:“我是焉耆女王!你们将定和公子放下来,否则我们焉耆国血洗高昌!”鹿荻一看,一个满身白狐毛的女人骑在一匹白璧似的战马上,正在举剑叫阵。

    “……”鹿荻和秦嫣面面相觑。在鹿荻的眼中,娜慕丝又带上了第二顶绿帽子。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叫起来:“卓虔商前来捉拿张定和,高昌国人若杀不了这个妖孽!就让我们疏勒国武士来动手!”秦嫣回头一看,是传说跟张定和有染的疏勒国王后的……嗯,丈夫……

    “……”鹿荻和秦嫣再次面面相觑。郅别从后面挤上来,跟鹿荻并排,见到如此情形不禁大声道:“哇!这个男人这么风骚?”

    “郅别!别乱说话,那是我夫君。”秦嫣试图阻止己方人员的胡说八道,只看到郅别像看怪物一样打量了她一番,迅速回头对鹿荻道:“汗王,你可再不能喊话了。这也太难看了吧?”

    其实,在场过来搅浑水的,跟张驸马没有男女纠葛绯闻的邦国和部落的首领更多。奈何,人总是容易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情/事,吸引牵制住。

    疏勒、焉耆这两个西域小国的军队此刻在这里,吸足西域各部族的眼眸,占尽无限风光。

    “鹿荻……”秦嫣发现,鹿荻果然是不能喊话了。如果喊话,就变成处月王妃与伪驸马也有染?秦嫣终于发现了翟容在西域的名声,混得是有多烂了。

    鹿荻狠狠瞪了她一眼,此刻她下定了决心:与唐国建交就建交!豁出去了,她一拍白小飞的马臀,对秦嫣道:“宝贝,你快上吧!”忍不住补一句,“这等男妖孽,你自己好好收着,别再放出来祸害人世!”

    高昌王都之外,明成宫之下,万军争相上前。

    高昌驸马是否是冒牌者,直接牵涉到无数邦国和部落的利益。有的想要证明张定和是伪冒,先前他与他们划定的国界、制定的邦交国策,都可推盘重来;有的则要保证,这驸马无论真假,他原先所定下的一系列伦策依然保持正常运行,以维护己国的利益不损失。

    云深雷声响,重兵不断在压境,随时会引起哗变,造成多国混战。正在难分难解之时,只听见处月部一阵大轰。

    一个身着紫裙的女子踏空而上!踩着无数军卒的头盔尖顶,向着仙人承露台的高处猛扑过去。

    高昌王都下,迎来更大的一片哗然:时罗漫山的女战神,处月部落的王妃,也、也、也……与高昌驸马有染?众人目光转向鹿荻。

    鹿荻不知羞耻地傲然挺直在自己的坐骑大黑鸟上!

    而大黑鸟……则羞赧地低下马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