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7章 香糖

作者:乌云登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祁云殿的仲春, 天空碧蓝如洗。秦嫣将殿室中的长窗打开一扇,清爽的阳光流泻进来,深黑的殿堂如同进了一段银色匹练。

    日头高起, 她与郎君依然并排躺在驸马寝宫的牡丹金缠丝卧榻上。她的衣服没有换洗的, 直接穿着郎君的常服丝袍。她骨骼纤细,郎君的衣衫对她而言过于宽松, 锁骨、脖颈都露了出来。一把黑发逶迤在柔软的床榻上,如丝一般散开。

    “你来看, ”翟容从眼睛前面取下一根管状物, 放到她的眼前, “我看到一个特别好看的图形。”

    秦嫣接过来,这个管状物名叫“万花镜”。里面不知道怎么整的,只看到外面是青铜错银葡萄纹装饰起来的一根圆筒, 底部是一块磨成砂体的半透明水晶。秦嫣将另一头凑在脸上看着,里面是一幅蓝紫交错的织纹花样。她将手一转,眼前一花,那“万花镜”又变了个花样。

    秦嫣看得笑了起来, 弯起的唇线中露出的贝齿,在阳光下显得通透如明珠。翟容歪头看着她的脸:“好玩吗?”

    “嗯。”秦嫣专注地转着那圆筒,果然每次一转, 里面就会发生一次变化,出现在眼前的花纹既芜杂又美观。她将圆筒翻过来,用力笃了笃:“里面是什么?”她问道:“是宝石吗?将宝石切成薄片?”

    翟容笑,拿过来道:“我翻给你特别好看的花纹。”秦嫣将万花镜递给他, 看着他一点点翻,两只手撑在下巴上。

    她已经留在祁云殿中两日了,翟容伤病发作的时候,她的红莲内力还是很管用的。秦嫣叹气,如今她是想走也走不了了,人家就是这么一付离不开她的样子。在她的劝解下,翟容没有立时将落柯赶走,这两天还是落柯出入祁云殿的寝宫里。

    这个万花镜就是翟容捣腾出来,让她玩。

    秦嫣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如今她身体长大了,两个人靠坐在一处,她很容易就能将头靠在他的颈窝中。她头发散散的,因穿着郎君的睡袍,两个人的衣襟纹饰都是一模一样的。

    “若若,”翟容一边继续眯着眼睛转万花镜,一边问道,“是不是还是跟我在一起比较好?”

    秦嫣推了他一下:“谁说的?”虽则前日生气麴鸿都夜奔祁云殿,所以说了几句“跟他处处看,处不来就走人”的气话,不过平心而论,她还是觉得跟翟容相处在一起,挺快活的。她嘴上则说:“我觉得别人性子比你好太多去了。”

    翟容放下万花镜,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小纪已经跟我师父的姑娘定亲了,过几个月我带你去喝喜酒。”

    “嗯。”

    “崔家二十七郎性子还是那么花哨,你少跟他说话。”

    “嗯。”

    “还有,聂司河大哥已经跟幽若云……”

    “幽若云?”秦嫣握住他摸自己脸的手指,“他们?”

    “不错吧?”翟容说。

    秦嫣重新靠回他的肩头:“挺好。”

    “若若,不许跟别人相处去,听见没有?”

    秦嫣抱住他的腰,就知道他会耿耿于怀:“知道了,你也一样。”

    “我和麴鸿都没什么关系,你得信这件事情。”

    “我信,你看这两日我都没再问过你。”秦嫣一副很好骗的样子。

    翟容重新拿起万花镜,放在眼睛上转着,仿佛不转出一个特别美丽的花纹,就不罢休似的。秦嫣则搂着他,看窗外的蓝天上,朵朵雪绒一般的白云飘过。祁云殿的长格窗上花纹雅致,与蓝天白云组成一张心境馨宁的画。

    跟他已经纠缠那么深、那么久了,也扯不开了。就算换个人,心态也不会有当初的欢喜。“初识最动心,不过少年时”,自己年少时喜欢过的人,过了那么多年,还能依然那么令她喜欢,她有什么理由去找别人“相处”呢?

    “有了。”翟容半眯着一只眼睛,高兴地道,“来,若若你过来。”他的头凑到她的脸颊旁,秦嫣也小心地将万花镜从他手指中移过来,睁开一只眼睛一看:“啊?”她呆住了。

    “好看吧?”翟容看着她的傻样,笑得身后的流苏靠垫都在打晃,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秦嫣脸色变了又变:太恶劣了!难为她方才还在心里说他的好——翟容费了老大的劲儿,翻出一个灰扑扑,造型也很丑陋的花样来!

    “明明很难看!”秦嫣扔还给他。

    翟容道:“是你自己拿过去的时候手动了吧?”

    “你就是故意转这么一个难看的,让我失望一下。”秦嫣掐他的肩膀。

    “是你自己没运气看。”翟容寸步不让。

    秦嫣生气了,转身翻到他的身上:“你是不是不欺负我一下,就觉得特别难受?”

    “嗯……现在是谁在欺负谁?”翟容任她压在自己身上,低眉好笑地看着她,黑眸如星。

    这是故意在诱惑吗?

    秦嫣可不管是不是,低头和他亲在一起。

    一队来自远方的灰鹤,从祁云殿的雕梁画栋前飞掠而过,檐下的青铜铃铛在不停叮咚。启开的窗棂中,他们两个人穿着一样的丝袍,纠缠在了一起。黑发像水中散开的墨影,行云流水。

    ……

    ……

    秦嫣欢愉了一番,才想起正经事情,靠在翟容怀中说:“郎君,我在此处两天了,会不会小纪他们定了剿除巨尊尼的计划,我却不在处月部落得不到消息?”

    “不会,他们也会往我这边送消息的。”安心在这里吧。翟容早忘记自己数日前还以高昌宫中人员复杂,赶她走的事情,他说:“在宫中住几日,我这里起居饮食都是独立的,没问题的。”

    “公主不是说有个什么道长在你宫中住着?”秦嫣知道翟容那些江湖弟子的兄弟们,大多都是修道的。而且说不定还是她认识的。让熟人看到他们两个打算“荒淫”数日。这到底是有些难为情的!

    “哦,那是柯白岑。他外出去了,不在宫中。”

    “你跟柯仙人重新做兄弟了?”秦嫣笑,“没想到郎君也有听话的时候?”翟容被她取笑了,捏捏她的纤腰。

    柯白岑最近这些日子在南海找药,确实不在高昌王宫之中。那日麴鸿都说要让柯白岑去给智胜治病之事,翟容也只是将她挡开,并不言明柯白岑到底在不在宫中。麴智胜是感染风寒,加之急于亲政,风邪入体导致发烧。麴鸿都与其说是焦急自己王弟的病体,还不如说是找个机会,到高昌宫中,来见一下这位伪驸马。

    又过了三日,祈云殿里日日不可言说。

    凤嘉宫那边,则传来消息。落柯通报说,公主写了折子让驸马过目。

    “写了什么?”秦嫣跳过去,拿起来,手卷上暗香袭人,一股浓郁的女人香。

    “写了什么?”翟容问她。

    “说是,麴智胜已经病体渐渐见好,只是国事还要暂托驸马与王姊共同协助管理。”

    “知道了。”翟容让落柯去回话。

    秦嫣拿着手卷坐到他身边:“你要去处理国事了吗?”

    “玩几日再去。”

    “听起来你像个昏君。”秦嫣指责他,已经“玩”了那么多日了。

    “如果我姓麴,当然是个昏君。问题是,我姓翟。”翟容提醒她,“他们自己的国家总要自己管理,这先前也跟麴鸿都说过了。”他想起,五年来麴鸿都皆如今日般一副依赖自己的模样,先前若若没回来,她依赖也就依赖了。毕竟她父亲重病人事不知,夫君张定和又早逝。处境还是挺让人同情的。可是,那夜他已经明白告诉对方,他的娘子回来了,为何还要又是送手卷,又是提国事的,显得他们双方私底下互动很多似的。

    他看一眼若若,这姑娘也就是对男女相处之道不甚通明。对于麴鸿都如此明显的一次挑逗,完全看不懂,还在笑话他是个“昏君”。他见秦嫣依然握着那卷纸,索性一把将她的头按上去。

    “你做什么?”

    “若若你闻闻,这是熏香的味道。唐国女子都如此。”

    “可我不喜欢,鼻子本来可以闻到很多其他东西。被这种香料一冲,还能有什么用处?”秦嫣揉头道。

    “我就是让你知道,以后回了唐国,不准熏这种东西。”翟容道,他清楚她是个多随众的姑娘,一点儿主见也没有。在敦煌的时候,没用上熏香那是她当时身份低微,根本没资格用熏香。等回了唐国,就她那一脸好奇加喜欢与人交往的性子,还不知道跟旁人混成什么模样?他得先教教她:“闻着恶心不恶心?”

    秦嫣被他洗脑成功:“恶心。”

    “这就对了。”翟容笑着揽她在怀里。

    此刻,落柯通报,说定制的糖到了。落柯低头将一包放在竹篾编篮中的高昌香糖放在檀木托盘中,恭恭敬敬送了上来。他不敢看这一对没脸没皮,已经在祁云殿中翻云覆雨不下床榻整整……算不清日子的……那个啥了。

    秦嫣渐渐适应了要被人服侍的生活,落柯过来也努力学着不尴尬。

    等落柯走了之后,便抽开丝绦绳结,将那糖盒打开。一看里面八卦玲珑状摆着八种不同的口味。她拈起一块,自己嘀咕着:“不是六种吗?什么时候变成八种了?”拿了一块没尝过的放在嘴里,“唔?橘子的?”橘子长在南方水土丰足之处。在西域,橘子是很珍稀的,她忍不住转头看看翟容:“郎君,你如何买到的?”

    翟容笑而不答。

    三天前,翟容派人出宫,让做高昌香糖的店铺,重新做两种新口味出来。还限令今日必须做出来。

    拿到这个订单,店铺老板心里苦啊。他原先那六种口味的糖,就一直卖得生意兴隆,在唐国也是风生水起,有不少打着他们高昌香糖的名号,大发其财。

    还要设计新口味?!

    新口味有那么好设计的吗?既能够原材料入糖,香味、甜度、口感都保持好,还能够方便储存、制作、运输……可是,那来订糖的贵人使者,一看就是不但银钱充足,更是隐约有着强大的势力后台。小小一个糖铺掌柜哪里能够拒绝?没有办法,才勉强制作出了两批口感合适的新小样,专程送给这位不知名的贵人。

    至于糖铺掌柜事后留了一部分放在柜台上出卖,因材料不适合久存只能掐着点卖,反而成了一桩大生意,引起高昌乃至整个西域人的越发哄抢……那是后事了。

    看到秦嫣吃到了两种新口味的糖,翟容心里的一口气方才平顺了下来。步陆孤鹿荻虽然是个女人,可却是第一个给若若买齐六种口味糖果的人,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怎么也得打压下鹿荻一头才行!

    “好吃吗?”

    “我会不会被你养成猪?”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讨论过?”

    “你让我给你生孩子!那不是更像猪?”秦嫣道,“回了河西,我去赚点钱吧。我觉得我适合经商。”翟容靠在卧榻上,都懒得搭理她。在他身边混吃混喝不好么,老想着那些有的没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