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4章 情书

作者:乌云登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成宫鸾云殿之后, 有几重宫殿层层逶迤。

    夜色下,宫楼的剪影巍峨优美,与远处的雪光山影相呼应。不时有春日的鸟雀, 在宫城上空盘旋飞翔。

    张驸马居住的祁云殿就在西边侧角上;麴鸿都公主住在凤嘉宫, 在明成宫宫城的南侧。

    两座宫殿遥遥相望。

    因张驸马这几年主理国事,小王子麴智胜也时常要向他学习如何批注奏折;如何处理各国商务往来。因此, 驸马所居的祁云殿,是大多数文武官员出入之处。这祁云殿相当宽敞, 寝宫在西侧, 东边则是外书房、内书房、大殿等殿室, 依次排列。

    小王子麴智胜日常所到之处,就是祁云殿的外书房。有时候,批阅奏折夜深了, 麴鸿都公主不放心自己的兄弟,也会托人送些点心、食物,给自己的王弟宵夜。

    而公主和驸马之间,除了大场合, 是几乎不见面的。就算有国事需要当面商讨,亦要像一对陌生男女一般,隔着一道丝帘说话。这是张定和驸马入主高昌, 与麴氏世族达成的妥协,以免公主与驸马私下往来,诞下世子,驸马趁机窃取国权。

    这一日, 张驸马又宣称不舒服,让小王子麴智胜自己独立批阅他分好类的几部分奏折。有些重要的事务,让小王子自己斟酌决定。明日他会来复看的。这几个月,张定和对于高昌国的治理越来越放权,不止一次提醒麴智胜:这高昌国是他麴氏家族的,他得尽快独立起来,将这副担子接过去。

    麴智胜私底下对姐姐洪都说,张驸马一定是想着早些放下国事,以便早些与皇姐共叙天伦之乐。麴鸿都公主笑而答道:“但愿如此。”

    “王姊也有五年没有在宫闱之中,见过驸马了吧?”麴智胜懂事地道,“过几个月智胜就满十八了,我会担起高昌国前途的。到时候,王弟会为王姊立府,让王姊与驸马百年好合。”

    “王姊先在这里谢过你了,”麴鸿都微笑着递给他,自己亲自嘱咐人熬的莲子汤,“吃些点心,昨日从驸马书房中出来都那么晚了,早上就多睡一会儿,不必过来给王姊请安了。”

    “驸马教过王弟,‘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天下’。王弟谨以此为训,不敢懈怠。王姊以身护国,与驸马恩爱却不得共枕。王弟常惴惴然挂于心怀,应当对王姊足敬孝心。”麴智胜接过莲汤放在案桌上,对着麴鸿都长身而起,一恭到底。

    麴鸿都笑着扶起他:“让你好生吃些东西,却跟王姊说这些事情。休息一下,等会儿再去跟师傅念书。”凤嘉宫中,姐弟俩其乐融融。

    祁云殿里,翟容水深火热。

    柯白岑穿着一身浅白色的道袍,手摸在他的额头:“怎么又烧了?”

    “你给的药不好……”翟容有气没力。

    “这种时候还知道挖苦人,”柯白岑无奈地掐着他的脉搏,“那日是谁吵着要喝镇痛的药,弄得自己烧了三日?”

    “……”一说到镇痛的药,翟容就将身子蜷缩成一团,眉头皱着。柯白岑摸着他的脉搏,跳得一片混乱燥热,低头看他:“这么痛?你还是跟你媳妇说了罢,让她进来照顾照顾你。”

    “她能干什么……只会……只会哭……”翟容挤了几个字出来,怎么能让若若看到他这付悲惨的样子?一想到她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哭成兔子红,他就不舍得。他撑撑吧,说不定过几日就好了。

    柯白岑觉得,秦娘子可不是如此脆弱之人。在夕照大城的密道中,翟容吐血昏迷的时候,那姑娘很镇定地护着他,还替翟容值了一回夜,让他多睡了好几个时辰。柯白岑对了半日他的脉搏:“我给你的药应该都对了,可是为何这么难受?”他摇头:“不行,你得回中原一趟。我去请几位国手帮你会诊一下。”

    翟容将头贴在靠枕上,没说话。

    柯白岑道:“你也别以高昌驸马的身份出去,这样来去过于缓慢。我让小关和小石头过来,他们轻功好,将你直接带到河西。就在敦煌弄个屋子,让几位老先生,好好替你看看。”

    ……

    ……

    桐子街的街头,无数橙黄色的灯火将这里装点得夜色辉煌。各个教坊依然如很多年前一般,各自门前装点着不同的灯笼。只是张娘子那时候惯用的金绣鲤鱼长红灯笼,如今在敦煌的桐子街上,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不过这些日子,从长安又传来了不少新巧的灯笼样式,红艳艳地挂在各家教坊前。原先云水居的地段已经被盘了出去,如今里面负责生意的大娘子从长安运来了一种名为“走马灯”的灯笼,一点上火,就会有描了戏文的灯笼胆,在里面旋转,吸引了不少过客的目光。

    翟容趴在一个教坊二楼的楼阁扶栏上,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他的手指在窗格前的红灯笼上,绕着一段红流苏。他在这里三日了,那些老国手们也是快马赶过来,帮他会诊了三日,正在试药。他百无聊赖地伏在扶栏上看楼下的街景。

    这座屋子是翟容要求租的,桐子街日夜通宵热闹,他们有点杂人出入,不会引起关注。而且,这里距离当年的云水居不远,翟容闷了可以在这里看看风景,回忆回忆当年的趣事。

    楼下来去的人真多,云水居原址那个房子翻修过了,客人也不少。翟容不知不觉有了笑意在脸上。

    记得小时候,他将若若从云水居里拖到桐子街上,也是这样人声鼎沸、摩肩接踵。那时候他还嫌弃这里太过热闹。如今想起来就很好笑。

    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原先云水居的屋舍下。

    若若穿了一身很清丽的蓝色衣裙,身上却光秃秃没个首饰搭配着。她手中护着一卷不知道什么东西,被一个男子按着肩膀,推推搡搡地将她推出来。那男人浑身都是没好气的样子,口中犹自骂骂咧咧。

    翟容皱眉,支起身子就想要跳下木阁:他的女人,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给这么推?可惜身子一动,内脏一阵痉挛,疼得只能重新趴在栏杆上。

    他仔细一看,那图桑男子打扮的人,原来是步陆孤鹿荻?

    翟容艰难地睁着眼睛,看若若被鹿荻拍头皮。心道,不知这笨丫头又做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他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打算看下去。秦嫣他们并没有走远,恰好就停留在他的木窗之下。一串圆圆的红灯笼,照得她脸上粉扑扑像朵芙蓉花。

    “鹿荻,对不起……”她抱着一卷东西,一边小心翼翼维护着,一边低头嗫嚅着认错。

    “讨价还价这种事情,就要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鹿荻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一双眼睛勾在那里,整个人都快贴上去了。她不乘机坐地起价,还等什么?”

    “对不起,让你这么破费。”秦嫣抱着手中的一卷东西,看着鹿荻道。

    鹿荻看看她也就没气了:“东西还满意吗?”

    “满意的。”秦嫣又趁热打铁,“我能不能现在再看看?”

    “刚才还没看够啊?”鹿荻咋咋呼呼道,“你鼻子都贴墙壁上了。”

    “鹿荻……”

    “看吧看吧,”鹿荻怒道,“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等你郎君回来找你,你每天让他给你写十万八千的,他敢不写?你如今把别人临摹的,当个宝贝做什么?”

    秦嫣没理睬她的唠叨,已经迫不及待地走到了一串红灯笼旁边,将手中那一卷,用锦袱包裹着的纸卷抖开。

    翟容头垂在扶栏,看着若若柔软的发丝弯曲着散在脑后。他的一双眼眸中,笑得如醇酒里面添了蜜糖。就像从前一样,只要看到若若,他就忍不住想笑,身上多疼也仿佛没了感觉。

    不过,待到她将那卷帙打开,他仔细看去,脸上的笑容立时开始寸寸僵硬。

    石越湖正好进来,看他不知看什么风景,几乎要跌下去了,过来拉他。翟容忙轻轻嘘了一声。小石头低头一看,那个波斯姑娘在楼下,轻声道:“挺巧啊。”翟容怕他看到若若手中拿着的物事,道:“别看!”小石头当然不会打扰旁人小夫妻墙头马上的事情,笑着退到后面去:“要去叫秦娘子上来吗?”翟容连忙摇手,示意他退出去就好。

    阁楼下,秦嫣拿着这卷字帖,心情激动地看着。这是郎君数年前,留在云水居的笔迹。

    翟容因误以为若若已经不在世间了,而去了高昌。三年前,他在一次心情烦闷之中,一个人乔装潜回敦煌,在云水居的小阁旧址过了两夜。

    翟容一个人躺在和若若曾经一起聊天、玩灯笼的张娘子小阁中,郁结难捱,辗转难眠。喝了许多酒也只头疼,不能昏沉睡去。他想起小时候教若若写的字,一时酒意发作呼来笔墨,随手在小阁的白墙上,写下了一段文字。

    酒醒之后,翟容自己也怕暴露了行藏,便让人将这段字迹都以白灰粉刷掩盖了。所以秦嫣来敦煌的时候就不曾见到这个东西。

    前一阵子云水居的新任老板娘为了扩展生意,对这套旧房子进行装修改建。

    重新装修的时候,发现了这段被掩在白灰下的书法,顿时被其矫若游龙的书法所吸引。唐国人对于书法有着特殊的癖好。云水居老板娘便请了高人将其临摹下来,准备大张旗鼓拍卖出个好价钱。

    翟容不曾在敦煌留下眼线。秦嫣却是留下的。她在处月部落的局势基本安定之后,便让鹿荻派了处月部落中机灵一些的手下,前来看着有没有翟容的消息。后来找到了郎君以后,也没有退回这些眼线。

    前几天,这个教坊的老板娘在到处找书法高手拓摹这些文字之时,消息就被悄悄传开了。处月部落的人将这个事情送回部落之后,一读前几句,秦嫣便坐不住了,立即让鹿荻陪她一起过来看看。

    这是郎君的文字!是写给她的,不能外传!

    她得将整个都买断下来!

    来到桐子街之后,老板娘已经请人摹了不少卷字帖,有部分还精心装裱成了《初识帖》。鹿荻只好硬着头皮将所有都买下来。大部分都从后门让黑头和胖鱼放在马车上带出敦煌城外,找个无人处去焚毁。秦嫣自己从里面挑了摹写得最传神的一卷,想要带回去作纪念。

    鹿荻在责怪的就是,秦嫣一见到翟容的字,就眼神都直了。

    那见多识广的老鸨,眼睛一睒便看出这个姑娘对这些东西是志在必得的,哪里还能多还价。饶鹿荻砍价狠如刀,也防不住那老鸨精似鬼。终究还是大出血了。高昌国给的六颗大宝石一颗镶嵌在了戒指上,剩下的五颗全砸此处了。连秦嫣身上带着的水晶首饰也一并撸了下来,充作买帖的钱。

    秦嫣将摹写着翟容卷帙的纸,放在红色灯笼之下,对着光线细看。那丝帛纸纹细腻,上面的书体,临摹得跟翟容在蔡玉班时候教她的字迹,真是很像:

    “初识最动心,不过少年时。

    敦煌大泽水,梨花开香织。

    一任侠气纵横意,鸾凤鼓上舞如弛。

    风起之,云没之,夕照城下铁蹄疾;

    守国之,尽忠之,震天鼙鼓正无敌。

    城头年少不畏死,沙场百战难退之。

    平地波澜乱云走,陌桑湖,水空逝;

    笔弃墨残锦书断,山无韧,魂梦稀。

    徊西域,连雪峰。

    恨无消息到今朝,又是一年期;

    忍难见,缟素伤,

    万里生黎悲凉意,不羡刀光厉。

    千叠白骨愿碎之,但求兵戈暂息之。

    流光一瞬过,离愁声声催。

    邀月问海潮,人去数年知不知?

    青丝桃花面,常念绕绿枝。

    ——醉里云山梦里人,抛作枕边泪。”

    她越看越喜欢,郎君那个性子,在人面前卖狠倒是熟练得很,哪里会说这种悲戚示弱之语?如今这篇东西她可要好生收起来,以后见面他再冲她耍凶,她就提醒他,背地里有多软。

    阁楼上,翟容脸色发绿了。

    那日酒醒之后,他掩盖过墙壁上的字迹,就不再放在心上。上面的文字又不曾透露什么事情。在高昌签署官文时,他也是改了字迹的,不会让人发现的。这篇东西,大约只有若若才能看懂吧?

    如今看起来,有点,太……肉麻……了……

    一种被强行裸/奔的感觉袭上心头。从容狠辣的翟容,此刻却感到一阵阵牙酸,脸色越来越绿。很想……很想找个案角一头碰死。

    ——这么肉麻的句子……这、这、这,也太丢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