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1章 公主

作者:乌云登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丝蕊离开时罗漫山回到河西, 秦嫣跟着一起去了一趟中原。施摇光则继续留在部落中跟着鹿荻他们一起。

    秦嫣将丝蕊平安送到河西之后,便快马加鞭向着北漠而去。翟容告诉她,她的父亲秦都督依然在九原郡, 也写了军中快信给秦都督提前进行了知会。

    见到父亲, 当然是非常欣喜。

    秦都督没想到丢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可以回来,也不计较什么滴血认亲之类的事情了, 直接就认了她做姑娘。只是她已经是出嫁了的姑娘,也不能再养在自己府中。

    秦嫣在秦允安先生的九原郡军府中逗留了好几日。秦都督让人紧赶慢赶出一堆唐国女子的衣衫、礼服, 让她带着可以穿。说总是穿着胡服虽然看着挺特别的, 但是中原女子, 尤其是他们这种秦家有根基的汉人,还是更喜欢姑娘穿唐服。

    九原郡的春天,也是桃花盛开, 杏花如云的。陪了父亲数日,卢五郎从前线赶回来,过来看看这个走散的“义妹”。他掏出当年嫣儿画在展子虔大人画卷上的那张涂鸦,正式归还给了秦嫣。

    九原郡没呆多久, 她又想到,不能在此处耽误太久。万一,西域巨尊尼的事情出来, 她却不在,岂不是给其他人带来困扰?秦嫣拜别父亲和义兄卢五郎,向着西方重新回去。

    长亭外,黄花新开, 蓝天淡云。

    秦都督看着自己的姑娘,长身玉立,骑在自己赠给她的宝马上,老泪直流:“早些回来,嫣儿!找到了长清先生,将他带回来!”

    “知道了——”秦嫣带着游子心,一步一回头地看着高坡上给自己送别的老父亲。父亲如今有了继室,听说弟弟妹妹也都很可爱,下回来要多准备些有趣的礼物,让两个不曾与她谋面过的孩子,高兴一下。

    说起礼物,她便想起了要去高昌一趟。

    高昌在整个西域可算是梦幻之都。那里有世间最齐全的货物,有各地最有特色的物产,那里是大西域道交汇之处,身毒、大食、疏勒……无数国家都在那个国度里,展示着自己的奢华与奇淫。

    如果去高昌选择一些有特色的礼物,带回中原去,肯定会让弟妹们觉得她这个长姐很不错。

    从一个除了长清哥哥,一无所有的姑娘,忽然变成了这么一个拥有好多亲情的人,秦嫣有些不习惯,更有些诚惶诚恐。除了父亲府中的弟妹,还有翟家的那个小轶儿呢。轶儿也不能亏待他!

    她如此想着,骑马仿佛驭风驰电一般,向着处月部落回去了。一到部落,就远远看到雪奴跑得跟一只欢快的白色毛球儿一般,秦嫣直撇嘴:她忙于各种事务无心驯养它,雪奴变成“银狼王”的梦想算是彻底破灭了。当她下马,雪奴摇着尾巴,欢天喜地地冲到她裙子边,绕来绕去欢快蹦跶的时候,秦嫣还是觉得挺可爱、有趣的,蹲下来揉揉它。

    鹿荻和施摇光都还在部落中。

    听了秦嫣想去高昌,鹿荻说,那就一起去!上一回她去高昌明成宫,与麴鸿都公主交谈甚欢,得到了不少礼物。这个春日她也通过部落中的牛羊交易,换了一些时罗漫山的特产,打算再去一趟明成宫。

    鹿荻认认真真用图桑语写了一张上帖,让人送到高昌国去。

    随后打点了礼物、马车,带着自己的王妃前往高昌。她对秦嫣说,高昌国的明成宫中如何奇珍异宝、焕彩斗艳,如何珠玉宝幢目不暇接。让王妃大人也去开开眼。高昌国公主麴鸿都,可不是像张驸马那种势力小人,什么波斯王妃不邀请入宫?这种小鸡肚肠的勾当,真是亏那个男人怎么坐镇高昌国的?

    麴鸿都公主回了请帖,正式邀请娜慕丝王妃一起去明成宫。

    秦嫣被鹿荻拉着去采办了一身朝服,还为她弄到一套红宝石的头面。当那粲然的金珠宝石披挂在身上,秦嫣觉得炫目。

    如今她对珠宝,被鹿荻熏陶了那么久,也大概知道了一些。红宝石被称为帝王之血,以红艳清透为贵。在西域大多数人佩戴的红宝石,都是石体比较浑浊的。

    她佩戴身上的这套宝石首饰,每一颗都浓艳如鸽血,清澈如琉璃。七年前,翟大哥给她的红宝石头面,她不懂得红宝石的行情,贱价卖给了黑市的商人,想给陈应鹤师傅补贴伙食。郎君一回来就去赎回,还趁机取笑了她几句,说不能将他的东西乱发卖……

    ——她的东西,果然很多,是需要一个大箱子装才行。

    “你仔细点戴啊,这是借来的!”鹿荻坐在木栅栏上,弯着腿在剔牙齿。看她这副做派,哪里看得出前不久还对着小狼崽郅别,发过一个小花痴。

    “不是买给我的?”

    “脸可真大,”鹿荻吐了一口食物渣滓在草地上,“如此昂贵的头面怎么可能是买来的,桑迟将军拿过来的。”秦嫣看了看面无表情站着的桑迟将军,待到鹿荻不在的时候,拉着他小声询问,这东西可戴得?桑迟道:“这个是娜慕丝公主的旧物。”

    秦嫣怔住,她这些日子处下来,知道桑迟将军表面上是一心传教,实则对死去的真正波斯公主,有长久怀恋之情。秦嫣受之不恭了,开始拆手上的戒指,想将这贵重的饰品取下来还给他。这波斯风格镶嵌的戒指与众不同,是将戒指与腕链都连缀在一处的,缠绕成片,沙拉沙拉作响,一时取不下来。

    桑迟看着她戴着硕大鸽血红宝石戒指的纤细手指,说道:“公主就戴着吧,我拿着也没什么用。你第一次以王妃身份去其他邦国,还是需要有一些能压得住场面的衣饰。”秦嫣停住手,如今她的身份是波斯公主,是要帮助他们景教在西域立足的,她的一举一动也会左右着这个教派的存亡。秦嫣便收下了这份厚礼,说:“我会好生保管的,不会让这些别有意义的珠宝,受到任何损害。”

    “桑迟谢过公主。”桑迟将军行了一礼。秦嫣目送着他走向牧民的毡包房群去,尚未走出多远,就有两个本部牧民,带着几个看起来是依附处月部的其他部族牧民,他们满脸虔诚地向着桑迟将军走去,看样子是要去向他“忏悔”。桑迟将军在这片草地上,找到了景教生根发芽的地方。

    秦嫣将头上、手臂上的红宝石首饰都取下来,放在锦袋之中小心掩入怀中。处月部落如今虽然有了点名气,但是财富的积累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充裕。如今,样样要省吃俭用。

    秦嫣忽发奇想,要不然去高昌宫中掏摸掏摸?看看会不会有合适的珠宝,弄一些过来打造成头面,替代下桑迟将军的红宝石头面?

    当然,那只是她觉得高昌明成宫如此富裕,随便想想而已,真的去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到底还是不行的,只是想了那么一想而已。

    小偷小摸的想法收起,暂时不会变成现实,但是已经在她的心里埋伏了一颗种子。

    秦嫣回部落去看施摇光,雪奴很狗腿地在她的裙子边绕来绕去,小狗头不时撞在她的膝盖上。

    远远看到施姑娘和一个年轻人坐在篝火旁。那个年轻人就是特地过来看望施摇光的陈蓥。

    施姑娘自从将阵师的位置转给了娜慕丝之后,整个人是越来越放松,脸上也时常挂着笑意。先前比较喜欢和胖鱼说话,闹得黑头好不高兴啊。问过鹿荻,施姑娘是不是喜欢上胖鱼了?

    “那是!”胖鱼得意洋洋,“我胖鱼要人才有人才,要口才有口才,甜得跟婆罗门糖似的,哪个姑娘不会多看我一眼?”

    “就你那人才?不恶心到人就不错了!”鹿荻这么骂过胖鱼。

    胖鱼得意了没两天就被活生生打脸了。前一日,来了这位眼睛大大,眼皮很双,笑起来特别招人喜欢的年轻人,自称是陈蓥。施姑娘就用自己与胖鱼说话时候那副微微含笑的样子,跟那位年轻人坐在金娑草场东端的一块大岩石上,两个人从早上有说有笑,聊了好半天。

    胖鱼气得,他午膳时分,生生多吃了一整只烤兔子,被鹿荻责问:部落稍微有钱一些,就这么死塞活塞,不怕遭报应?

    胖鱼只能灰溜溜过来抱着黑头:“还是咱老兄弟俩互相疼爱疼爱吧……”

    ……

    ……

    大甜甜陈少侠陪着施姑娘坐镇在处月部落之中,鹿荻带着娜慕丝王妃去高昌了。

    这一回,是她们主动前往高昌国交好,可不能如上次一般微服出行了。处月汗王步陆孤鹿荻头上小辫子缠着五彩丝绦,身上的胡服也都是锦缎料子,镶嵌了一圈灰鼠皮,皮带上的铜扣被黑头擦得锃亮。秦嫣一路出王帐,一路笑话她,统共这么一身好衣服,穿了到高昌早已臭了。

    “先穿一日在部族们面前显摆显摆,等出了部落就收起来。”鹿荻道,“你也将我准备的朝服和桑迟将军的红宝石头面都戴起来。”

    秦嫣听着她如此说也是挺有道理的,便换了正式的礼服,跟她一起走上鲜花铺满的汗王马车。

    在万众欢呼中,她们一起升上王座。汗王马车正要启动,远远响起一阵马蹄声,是郅别过来给鹿荻汗王送别。他拿下自己的头巾,向着鹿荻用力挥舞:“汗王——要不要我们——给你们护送一程?”

    那语气之亲热熟悉,显然在秦嫣出去的那几日,两人没少眉来眼去过。秦嫣道:“你跟他是玩断袖,还是来真的?”

    “当然是来真的。”鹿荻压低声音,“郅别已经……咳!”

    “已经那个了?”秦嫣进一步问。

    “暂时还没有,汗位未稳,我让他等着!”鹿荻道。

    “人家真愿意等?”秦嫣想,草原男人成婚都很早。鹿荻道:“我是时罗漫山第一个传奇女汗王。还是救了他两回命的恩人,他若不懂得臣服,我要来何用?”

    数日后,她们的车队来到了高昌国,先进入高昌城明成宫西侧的典客署中。安置打点好之后,又跟高昌国的鸿胪寺官员进行了接洽,一切文书过关盖章。在等待宫宴的前一天,鹿荻和秦嫣再次来到了高昌街头,吃喝玩乐,并逛街购货。

    各国商队行走在大漠中,时常千里万里,往往不能准时赶在开城之时来到高昌城下。因此,高昌国不建立宵禁制度。城中灯火通宵不灭,号称“千灯之城”。

    不过,高昌国为了防止来往客商混杂闹事,将高昌王宫明成宫建立在这座国都内,里面蓄养着数千精兵,随时可以出来维持高昌的秩序。四年前,张驸马又将附近的西州,修整如一座巨型城堡,里面驻有精兵强将无数。一旦高昌有异动,便能首尾呼应,及时出兵平定。

    秦嫣和鹿荻在灯火通明的高昌城,转了一大圈,满载而归。

    鹿荻弄了一只大走驴,拉着一辆平板小车。上面摆满了秦嫣一路挑选的锦盒、布匹、缎带、腰扇等等,尽是一些花里胡哨,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吃的东西也是一大堆,满满地堆在这辆平板车。

    鹿荻坐在辕驾上,喝了点酒,摇摇晃晃喝着不知名的曲子,向着典客署歪歪斜斜驾车回去。

    秦嫣就更过分了,整个人包在一件灰色斗篷之中,已经喝到烂醉了。跟那些彩灯、锦盒等杂物,胡乱滚成一团。

    两个女醉鬼,就这样醺醺然回到了高昌的典客署。

    典客署是一座五开间的大府邸。里面层层深入,不知多少许,可以提供四五十个小邦国和小部落的使者居住在里面。

    从典客署可以遥望到明成宫的高屋敞轩,宫墙角楼都轮廓清晰。其中宫城墙侧,立着仙人承露台,是仿汉代宫廷所建。

    这座仙人承露台,高高独立在明成宫一隅,仿佛一个天外仙人,注视着高昌城外的风烟千里。点点明烛,令这座高台上,似有萤火在上面闪烁。

    这个承露台,是张定和三年前建造的。

    用处有二:一来,上面有一个大玉盘,承接天露,以入药。二来,此处也是一个瞭望台。高昌国接壤数国,自从前车师国起,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一旦四处有兵马逼近,承露台上执勤的军卒会第一时间瞭望到。

    承露台从维护,到日常巡逻,都是张驸马亲自选择心腹之人来维持。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鹿荻将驴车停在典客署的五扇黒木铜钉大门前,正要把醉鬼王妃从麻布堆里掏出来,一起相扶将着进入大门。只听到,一大堆脚步声轰轰烈烈地过来。

    鹿荻惊讶地抬起脸,那雕刻着云鹤松枝白玉台阶上,一下子涌出来的大堆人群。她疑惑地问秦嫣:“娜慕丝,这是做什么?”

    秦嫣裹在一堆货物里,糊里糊涂地唔了一声。

    “处月汗王?”

    “处月王妃?”

    典客署里出来的,都是在高昌做客的各国使者和贵族。

    他们看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图桑青年,支起腿懒洋洋地搭在一辆驴车的辕驾上。那车上杂七杂八,一看就不值多少钱帛的货物中,赫然躺着一团不明生物。

    西域地广人稀,有些消息传过来不是特别方便。就算传出来,往往也变了形。在一开始的传说中,步陆孤鹿荻汗王是个虎背熊腰麒麟臂,满嘴喷火的虬髯汉子。娜慕丝王妃是个金发狮面能够生吞人首的波斯怪兽。元宵时节,处月汗王他们初初在高昌露面,西域各国又听说,鹿荻汗王面若冠玉,品貌过人;娜慕丝王妃乌发碧眼,貌若异域仙子……

    如今,众人见眼前这一对儿腌臜疲懒的小夫妇,齐齐怔住。

    正在发愣之时,那团在驴车平板上的不明之物扭了两扭,渐渐站起一个人来。众人不禁微微倒退。灰色的麻布斗篷翻开,露出秦嫣那张被酒意染出海棠花色的香腮流眸。

    众人纷纷屏住了呼吸,似乎眼前是个冰做玉雕的姑娘,多呵一口气,她便会化作天外飞仙,飘入云端再也不得见了。

    高昌的典客使们好不容易从人群后面钻了出来,走上前恭敬一礼:“处月汗王,娜慕丝王妃。”

    “这些人拦在门口做什么?”鹿荻问道,她也有点醉容,摇摇晃晃问道。

    高昌典客使道:“他们是仰慕汗王与王妃的尊仪,特地过来见面的。”说着,伸手扶着秦嫣,让她从那堆纠结成一团的青灰麻布中跨步出来。

    秦嫣喝酒只是图个兴致,也不至于昏头。当下便站起来,做出仪态万方的样子,袅袅走下来。

    因是出去喝酒买欢,她没穿绫罗绸缎,只戴了寻常的水晶头饰。白晶点点,在典客署的灯火下,如同繁星一般在她周身闪烁,看得在场的男人,都暗自咽了一口唾沫。

    两人与那些小邦国的贵人们一一打了招呼,让高昌典客使安排人手,将买到的那些杂货打包送入自己的房屋。

    正要走上典客署的云鹤白玉台阶,却听得一阵铃声清脆。

    秦嫣回头,看到一辆帛纱飘动、浮丽流金的马车,出现在众人五百步之处。从花纹的贵致典雅到马车所用的马匹形制,以及驾驶马车的车夫衣饰,都在显示着这个人在高昌不俗的地位。

    典客署所有的小国使者,都按照各自国家的礼节,行了大礼:“见过公主。”

    披拂着金色纱幔的马车辚辚向他们走来。六匹拉车的白马头上,装饰着的雪白鹳毛,在风中颤颤巍巍。马身上的错银铃铛,在青板官道上,回响出连绵不绝的叮咚声。

    秦嫣退后一些,跟鹿荻一起向高昌公主麴鸿都的座驾行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