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结婚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时云二十二岁生日那天, 姜栖攒钱送了他一对坦桑石袖扣, 当天晚上却在他的生日蛋糕里吃出了戒指,完全没有任何防备, 差点没把牙齿给嘣掉了。

    当时, 姜栖捂着脸颊石化彻底掉, 陆时云只对她说了五个字。

    “我们结婚吧。”

    不是试探性的“你愿意嫁给我吗”,而是霸道又笃定的“我们结婚吧”。

    标准的陈述语句, 不允许她拒绝,也笃定她不会拒绝。陆时云就是有这样的勇气。

    姜栖腹诽道:这么多年了,这个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见她捧着脸没说话,以为她在犹豫, 陆时云眼眸逐渐加深,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写满了诚恳, 继续说道,“我们结婚吧, 我会努力赚钱养家, 你只用乖乖当我的小娇妻。我知道你懒,不喜欢洗衣做饭,没关系, 全部留给我就好。”

    姜栖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那我做什么啊?”

    陆时云笑得很温柔, 说话时隐约可见洁白的素齿,“每天吃的胖乎乎的,然后生一个女儿。”

    闻言,姜栖好奇地问:“为什么不生儿子?”

    陆时云当即蹙下眉, “如果生个儿子,不管像你还是像我,我恨不得天天收拾他。还是女儿可爱些,没理都要占三分。”

    姜栖扶额:“你直接说你喜欢女儿得了!”

    陆时云想了下,然后弯了下唇:“嗯呐。”

    陆时云这玩意儿,这么多年过来,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

    姜栖吸了吸鼻子,眼眶有些润润的,咬着唇看着他,故作凶巴巴地说,“这可是你说的,我以后不会洗碗做饭打扫卫生,全留给你做。”

    说完,将手递给他。

    陆时云如获至宝般捧起,微微一笑道:“应该的。”

    婚礼定在一个黄道吉日,伴郎选定为钟衡,伴娘则是乔柚。

    乔柚那头灰色齐耳短发已经蓄成了披肩长发,褪去了略显凛冽的中性风后,意外变得有些温柔。

    这天早上五点就被扯起来化妆梳头穿婚纱。

    婚纱是露背款,露出一对漂亮的蝴蝶骨,背部光滑且线条优美流畅,钟衡抱着欣赏的心思多看了几眼,一转头就看见西装笔挺的陆时云,阴恻恻地上下打量着自己,似乎在考虑着从哪里下手比较痛快。

    钟衡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去找孟声诉苦,结果撞见孟声和他的小女友蒋小萱热吻。

    左右被嫌弃的钟衡默默咬碎了一口银牙。

    林小寒和周陆晨去年已经完婚,刚结束了长达一年的蜜月旅行,就立马飞回来参加婚礼。周远川和温杞也出席了婚礼,并且交了不小的礼金。

    等客人差不多来齐了,姜眠才带着祝星萤姗姗到来,两人都是很休闲的打扮,那件浅蓝色牛仔外套似乎是情侣款。

    姜眠那张一如既往地漂亮脸蛋,用那双妩媚多情的桃花眼,隔着人海冲姜栖眨了眨。

    姜栖瞬间接收了这位大魔王的电报,昨天晚上他还特意给她打过电话,让她今天扔捧花时看准点,直接往祝星萤怀里丢。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祝星萤想要。

    姜栖准备等会直接递给祝星萤得了,省得到时候姜眠又说她太用力把他的小娇妻砸痛了之类的混账话。

    结婚当天,姜清峥出席了婚礼,他穿着昂贵的手工西装,伴着典雅的音乐,拉着姜栖的手走在长长的红毯上,突然低低地说了声,“你很像你妈妈。”

    姜栖脚下一顿,却没吭声。

    只听他继续说着,“栖栖,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知道你恨我,我这辈子的奢望太多,没得到的也太多,现在我女儿得到了,挺好。”

    他语调中的笑意不是装的。

    姜栖扪心自问,恨他吗?

    答案是否定的。她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不愿再露出身体最柔软的部分,继续中伤罢了。其实她想要的并不多,只是父亲的一次温柔罢了。

    快要走近陆时云时,姜清峥只简单地说了八个字,却饱含他全部的感情。

    “过得不开心就回家。”

    这句话使姜栖喉间一哽,几乎是瞬间红了眼眶,她抿了下唇,那个一直卡在喉咙中的字,终于叫出了口:“爸。”

    只见姜清峥浑身一僵,侧过脸去看不见他的表情,姜栖却清楚地看见他的双肩微微颤抖,噙着笑回了声,“哎。”

    面前的陆时云穿着黑色西装,胸前别着几朵精致的小花,漆黑松软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那双揽了璀璨星河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自己,朝她摊开的细滑柔软的手掌心,蔓延着粉嫩的颜色。

    姜清峥将姜栖的手放在他的手里,陆时云立马紧紧扣住,像是一种无声的承诺。

    大概是有用心收拾自己,此刻的他比平时还要好看几分。

    陆时云看着眼前闪闪发光的小姑娘,眼眶微红,里面是亮晶晶的。

    他突然想起以前姜栖问过他,“喂,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陆时云当时顿了下,说:“记不起来了。”

    其实呀,不是记不起来,是你让我心动的瞬间实在太多,不好意思说出口。

    大概是在古城她撑着油纸伞,笑颜如花的模样;大概是因为在将全部往事摊开,剥开露出里面腐烂的果肉,仍然朝他张开怀抱;大概是因为逃课来公墓陵园,她执拗地拉着他袖口,义无反顾地要带他回去。

    傻不拉几的,却迷了他的眼。

    他是万丈高空中走钢丝的人,每一步都走得颤巍巍的,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在最后一根绳索断开后极速跌落。

    却摔进了她甜腻的蜜罐里,整个人都甜的冒泡。

    不管是什么时候,陆时云只知道,自从喜欢上她以后,处处是山水,处处有眉眼。

    眉眼盈盈处,住着一个你。

    故事的结局啊,就像童话里英俊勇猛的小王子穿过满是荆棘的森林,持剑杀死了看守象牙塔的恶龙,最终抱得美人归。

    虽然极其不想承认,但是陆时云才是那个小公主呀。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爱你们(●°u°●)? 」

    我的故事说完了,他们的人生才刚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