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章 劫数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深夜, Leslie酒吧。

    林小寒一如既往地坐上高脚凳, 点了杯果味鸡尾酒,口味偏清淡。

    不一会就有男人举着酒杯上前搭讪, 操着一口中英结合的轻佻调调, 林小寒目不斜视, 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根烟,那张涂着复古正红的嘴唇轻轻吐出一口烟圈, 深红色的长裙被她穿出冷艳的气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男人在她这碰了一鼻子的灰,面上有些过不去,低声骂了句脏话, 举着起酒杯走开,继续寻找目标。

    林小寒伸出纤细娇嫩的手指握住吸管, 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冰块,思绪有些混乱。

    自从上次和钟衡吵架被鹿倦听见, 虽然那之后鹿倦对她的态度一如既往, 可林小寒就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换作别人她也不至于这么上心,偏偏这个人是是鹿倦。

    ――“那在你心里鹿倦算什么?林倦的替代品?还是你的精神寄托?但是你有没有想过, 如果某一天让他知道了这些烂事儿后, 还能心无芥蒂的喊你小寒姐吗!”那天的事情仍然记忆犹新,钟衡说的每字每句都像刀子似的扎在她的心上。

    身后突然有人喊了她一声,回忆被迫打断,那声音带着些许迟疑和不确定, “林小寒?”

    她回头,目光在年轻男人清秀的脸庞扫了一眼,带着些许熟悉感,却叫不出名字。“你是?”

    男人失望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把我忘了。我赵深啊,高中咱们还是同桌来着。”

    林小寒想了想,记忆里好像确实有这么个人,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个满脸痘痘,存在感微弱的男生。

    于是乎点了下头,“是你啊。你脸上没痘痘我还认不出来。”

    自己的黑历史就这么被翻出来,男人的笑容僵了下,最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说话还是这么不留情面。”

    林小寒没吭声。赵深倒是个不记仇的人,况且他早就见识过她的毒舌,满心沉浸在偶遇高中同学的兴奋里,一个劲地说着当年的事。

    “当年你辍学后,跟咱们完全失去了联系,哦我记得周陆晨还去你家找过你,只不过去的时候你已经搬走了。我们都以为你去了别的城市,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见……”

    听见那个名字,林小寒眼珠有些迟缓地动了下,最后吐出一个字:“哦。”

    周陆晨……

    这个名字有多久没听见了。似乎在她辍学之后,就再也没听见了。

    赵深没察觉她的异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地说道,“听咱们班那些女生说,周陆晨出国留学回来了,就是这几天的事儿。她们准备办个同学会,你要来吗?”

    “不来。”她没兴趣。

    对于这个回答,赵深没多少意外,从高中起林小寒就是不太合群的性子。“唉,别这么绝情嘛,毕竟同学一场。”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林小寒起身,抬腿就走,听见赵深在身后大声地说:“同学会定在桃花居酒店,周六下午。林小寒,记住了。”

    …………

    周六,桃花居酒店楼下。

    女人松软的栗色长卷发披在身后,宽松的粗线毛衣半扎进半截裙里,很休闲的打扮,偏偏脚下踩着一双镶嵌璀璨钻石的小高跟。

    林小寒觉得自己可能是中了邪,莫名其妙地就开车来了这里。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像周陆晨那样心高气傲的人,肯定不会来参加同学会这玩意儿的。

    这般想着,她才收拾好情绪,深吸一口气,抬腿走了进去。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入指定包房,林小寒先是环视一圈,没有周陆晨的身影。

    一时也说不清心里到底庆幸还是失落。

    大部分同学她都记不清了,和赵深打了招呼后独自坐在角落玩手机,耳边尽是些客套话,听得人心烦。

    无聊地坐了会,等人差不多到齐了,服务生开始布菜,林小寒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原本闹哄哄的场面突然诡异地安静下来,接着响起一道低沉抓耳的男声,无比清晰地滑入她耳中。

    “抱歉,我来晚了。”

    林小寒的位置背对着门,即使看不到来人,但是一听见这把好听到过耳不忘的嗓音,她纤瘦的后背倏地僵住。

    她不可抑制地侧身看去。

    周陆晨穿了件很衬他气质的黑色大衣,几年不见他好像变得更好看了。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那双透着清冷光辉的眼睛扫过来。

    不偏不倚,恰巧对上他的目光。

    四目相对,洪流激荡。

    他的眼里有什么东西碎开,里面露出来的感情太过复杂晦涩,复杂的连林小寒都没看懂。

    当他穿过人群朝她走来时,她的心跳猛地加速,每一步都踩在拍子上。他铮亮的皮鞋在莹白灯光下泛起冷冷的寒光,脚步一如既往地坚定。

    皮鞋在她闪耀的小高跟旁停下,然后,周陆晨朝她俯身下来,距离近到她甚至闻到他身上的冷香,就在林小寒以为他要吻下来的时候,他却微微侧开身子,漆黑松软的短发扫过她的脸颊。

    再站直时,手里握着一杯红酒。

    周陆晨的唇角弯了下,他的声音低到只有两人才听得见,“怎么,以为我要吻你?”

    这句话在林小寒的脑中瞬间炸开,过往的青葱岁月突然如倒带般在脑海中疯狂回放。

    那时的周陆晨还没有这么冷,最多是性子傲娇了些,清一色的校服被他穿的格外好看,松软蓬松的发,漆黑明亮的眼,笑起来时总让她想起蠢萌的小仓鼠。

    他的位置被安排在林小寒的后桌,两人性格意外合拍,没多久就混熟了,逐渐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在里面,可谁也没准备主动去捅破那层纸。

    班级的清洁顺序表是按照座位来排的,并且每组都会安排一个小组长。林小寒和周陆晨没意外地分在一个组,一起被分进来的还有赵深。

    那天下了晚自习,同学们早就归心似箭,没多久教室就只剩下当天做清洁的人。

    赵深被周小组长派去倒垃圾,另一个男生在拖外面的走廊,教室里就只剩下了林小寒和周陆晨。

    教室莹白的光打下来,头顶是几个旋转的电风扇,林小寒穿着夏季校服,白衬衫配格子裙,束起青春靓丽的高马尾。真心实意地认为,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就连窗外的蝉鸣也显得可爱起来。

    林小寒站在讲台上,低垂着眸专心致志地收拾讲台,等擦的差不多时,一回身就撞上周陆晨的胸膛。

    她揉着被撞疼的鼻子,正要开口埋怨他几句,只见他突然俯身下来,他一米八的高个子,林小寒被彻底笼罩在他撑起的阴影里。

    扑通扑通扑通。

    就在林小寒以为他的吻要落下了时,不料这货突然侧开身,带着软软香味的短发扫过她的脸,纤长的手拿起讲台桌面的黑板擦,看着她笑得一脸狡黠。

    那时,他也是这句话,笑容无比欠揍。

    “怎么,以为我要吻你?”

    对林小寒来说,周陆晨是命中注定的劫。想逃逃不开,想躲躲不过。

    等她思绪回笼时,周陆晨已经转身走开,林小寒连忙回身坐好,将挽到耳后的发丝拨弄下来,遮住她胭脂色的侧脸。

    这边餐桌上的同学已经低声议论开。

    “哎,周陆晨竟然来了?这位大少爷之前不是说不来吗?”

    “有什么好意外的,这位大少爷的脾气你们又不是没见过,难猜呀。”

    林小寒味如嚼蜡地吃完饭,就准备趁着周陆晨和几个男人说话时溜出去,可要想出包房就必须经过周陆晨那桌,她故意将头发撩到胸前挡住侧颜,低垂着头往外走。

    一切都很顺利,她离门口越来越近,可赵深是个没眼色的,看着她偷偷摸摸的身影,当即大声叫了出来,“哎林小寒,这就走了?太不给面子了吧。”

    她的脚顿在那里,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完蛋了。

    林小寒在心里亲切地问候了他十八代祖宗。

    既然都这样了,她索性破罐子破摔,撩开颊边的长发看过去。

    周陆晨连头都没转一下,给她一个冷峻的侧脸,她冲赵深笑得咬牙切齿:“洗、手、间。”

    赵深挠着头笑得有些尴尬。

    林小寒故作镇定地出了包房,那道门彻底关上时她心下一松。

    从厕所磨蹭了半天才出来,刚出来就被一双手直接拉到拐角处,林小寒正要惊呼,突然闻到那人身上熟悉的冷香。

    她怔怔地抬头,看见周陆晨那张完美无瑕的俊颜,和那双带着细细碎碎的光辉的眼睛。

    他咬牙切齿地说,“又准备一走了之吗?说吧,这次又要让我等多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