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治愈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的话音未落, 姜栖的理智瞬间塌陷。

    眼前这个人呀, 缠绵悱恻的尾音勾着她的魂,眼底不加掩饰的情/欲使她溃不成军, 击败她所有的迟疑和顾忌。

    两人之间相处, 他好像总是处于上风的那一个, 操控着她全部的喜怒哀乐。

    可她尚且记得,明明最开始是她比较占优势, 现在怎么完全反过来了。

    这般想着,姜栖陡然升起一股不甘。

    她回他四个字:“我在上面。”

    间接的同意。

    陆时云眼眸倏亮,抬头拉开些距离,如同果冻一般水润润的红唇, 此刻弯了下,开开合合地, 同样回她四个字:“你想得美。”

    姜栖恼羞成怒,朱唇一启就要骂人, 却被陆时云以吻封唇, 他斜着头,一枚缠绵悱恻的吻落了下来。

    安静的客厅里,空气中响起暧昧的水声, 两道纠缠的呼吸声, 听得人面红耳赤。

    姜栖迷迷糊糊地想,这货的吻技好像越来越好了。

    啪的一声,是他解开皮带扣的声音。

    看得出陆时云经常健身,传说中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身材, 他今天穿的是修身的炭黑色西装,法式衬衫的扣子一路扣到最上面,露出一小截净白的脖颈,本身就是纤长的天鹅颈,此刻更是勾勒出美好的线条。

    姜栖看着他轻咬下唇,这种禁欲系的风格很对她胃口。

    他优雅从容地脱下西装外套,解法式衬衫的袖扣时,纤长指尖缓慢地转动着两枚坦桑石,接着漫不经心地扯了扯那根细长的黑色领带。

    这时,他轻掀眼帘,眼角泛起桃花色。

    只一眼,姜栖的三魂六魄就没了。

    太会折磨人了。简直要命。

    他覆身上来,姜栖的视线左顾右盼,就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陆时云抬手捏住她的下颌骨,霸道而沙哑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看着我。”

    或许是他的声音太过霸道,姜栖下意识地执行命令,却在下一秒呆住。

    早就知道他的皮相是极好的,可一直带着高傲和疏离,让人心生距离感。

    可现在呀,被七情六欲捆绑的他,终于走下神坛,迷人的让人移不开眼。

    姜栖怔怔地抬手,抚摸过他清秀的远山眉、秀挺的鼻梁骨和胭脂色的唇。

    她最爱的就是这对狭长漂亮的眼睛,此时被欲望俘虏,眸里就像揽了一条银河,盛满细细碎碎的星子,她也是一颗跌进里面的渺小星辰。

    她轻柔的手指滑过脸颊带起痒,陆时云皱起清秀的眉,抓住她捣乱的手一把扣住。

    是标准的十指相扣。

    利刃出鞘直抵入口时,头顶突然响起一声轻笑,姜栖对上他波光潋滟的眼睛。

    只见他的眼里满是揶揄,陆时云带着颗粒感的声线格外抓耳,“这,型号不对啊。”

    姜栖收回之前的话,去他喵的禁欲系,这人一如既往的恶劣秉性。

    姜栖恼羞成怒:“你、你给我闭嘴。”

    下一秒,他夺门而入带来的痛觉,使姜栖倒吸一口气,轻轻“嘶”了一声,眼里泛起水色,微弓起后背将脸埋进他的肩窝,光洁白皙的后背凸起两枚漂亮显著的蝴蝶骨。

    陆时云心疼地吻吻她的鬓发。

    在他安抚轻柔的动作下,痛觉渐渐消散。

    她脸颊蔓延而上的酥粉,她半眯着妩媚的眼眸,不停地喘息。

    “陆时云……”

    他低下头吻她的眼睛,“我爱你。”

    …………

    雨淅淅沥沥地落了一整夜,直到清晨的第一束天光冲破云层,天空呈现出澄澈的蓝,干净而不添任何杂质,色调美妙地如同画家的调色板。

    柏油马路被雨水淋成的深色,此刻也正以缓慢的速度恢复原状,空气中是清新而潮湿的味道,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

    中心区的某栋楼房的卧室里,厚重的窗帘绣着复杂繁华的花纹,半遮半掩地,从外直射而入的明媚而温暖的光线跳跃着,最后停留落在大床上仍在熟睡的少女,姣好的侧脸上,深蓝色的被褥一路盖到她净白的脖颈。

    似乎是在睡梦中感觉到了光线,姜栖轻微地蹙了下眉,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

    她半坐起来,柔软的腰肢又酸又痛,抬手揉了揉凌乱的发顶,脑中闪过昨晚的记忆,身上的男式衬衫或许是陆时云事后给她套上去的,纯黑色的料子,长度大概到她的大腿根部。

    话说,旁边的陆时云去嘛了?

    姜栖看了眼身边的空位,摸上去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余温,她强忍着浑身酸涩,颤巍巍地起身,裸足踩在灰色地毯上,像是踩进棉花里。

    刚推开卧室的门,就听见门口传来啪的一声,像是钥匙打开门的声音。

    姜栖抬眸看去,只见陆时云提着两个纸制口袋袋,似乎是出门买东西,身上还穿着深灰色的家居服。

    在陆时云看着她后,快速换了家居拖鞋朝她走来,将纸袋随手放在沙发上,走到她面前,抬手把她落在颊边的发丝挽到耳后,“冷不冷?怎么不披件外套就出来了。”说着,一边拉起她的手一边要往卧室走。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脚下猛地一酸,差点摔倒,陆时云眼疾手快地接住。他想了下,似乎明白这是自己造成的,神色难得有些心虚,在下一秒果断弯腰将她抱起。

    是那种正儿八经的公主抱。

    姜栖没反抗,乖顺地窝在他怀里问,“你出去买什么了?”

    “衣服。”他言简意赅地说,将她一路抱进卧室放在床上,用被子将她捂的严严实实,确定她不会感觉冷,陆时云才又开口,“你先睡会,等我叫你。”

    姜栖看着他,点了点头。

    陆时云揉了揉她的发顶,抬腿走了出去。

    陆时云出去后,她躺在床上假寐了会,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才听见卧室重新打开的声音。

    姜栖睁眼去看,只见陆时云拿着几件衣服进来,是早上新买的,姜栖伸手接过衣服,入手却是一片温暖触感,想到他刚才出去,原来是为了把衣服透水烘干。

    如此想着,衣服的暖意似乎顺着手心一路攀爬至她的胸口,像是被熨烫而过。

    姜栖正要开口说句甜话,只见陆时云站在床边,突然弯下腰,伸手替她解开衬衫扣子,垂着眸很认真的模样。直到第二颗扣子在他指尖转动分开,姜栖才反应过来,他这是想亲力亲为给她换衣服啊。

    喂喂喂,又不是在玩换装游戏!也不用暖心到这种程度吧!

    姜栖猛地捂住胸口,脸颊爬上可疑的红,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我自己能换!”

    虽然两人已经睡了觉,但是现在青天白日的,换衣服什么的还是有些羞耻。

    见她神色坚定,陆时云只好松开手,只是快走出卧室时略遗憾地扫了她一眼,那眼神像是在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可惜,姜栖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快点出去。

    等他走后,姜栖快速地换上了衣服。

    浅蓝色的加绒卫衣裙,假两件的款式,长及大腿的卫衣下摆是白色的薄纱裙边,样式很别出心裁,颜色搭配走小清新风格。姜栖认出这是现下很受欢迎的一款牌子。

    卧室有自带的卫生间,姜栖进去洗漱了一番,用温水拍打着脸颊,她深吸一口气,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型是标准的鹅蛋,不施粉黛的肌肤白皙光洁,属于那种明艳的长相。

    而唯一觉得突兀的,大概就是脖子上的粉色烙印。

    最后,姜栖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陆时云的粗线围巾把脖子遮住,这才开门出去。

    陆时云穿着蓝白色的棒球服,很舒服的速干布料,版型很宽松,丝毫不显得臃肿,黑色裤腿下露出一对莹润的脚踝。

    他正在把煲好的皮蛋瘦肉粥盛进碗里,放在大理石餐桌上,空气中飘着皮蛋瘦肉粥鲜香的美味气息,刺激嗅觉。

    他做起事来井井有条,微微垂头时,露出一截纤长而美好的颈部曲线。

    听见声响,他侧头看来时,松软的发被阳光镀成灿灿的金,微微笑起来,那对卧蝉显著又漂亮,整个人温柔的一塌糊涂。

    他看着她,“过来喝粥。”

    姜栖在餐桌前坐好,他将瓷勺递给她。

    姜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被照顾的细致入微。她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宠过,现在所有遗憾都被陆时云填满了。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一夜之间,陆时云似乎从禁欲系变成治愈系的了。

    这样的陆时云看起来很诱人,即使她昨晚就尝过,但是只是看着,就让人心痒难耐。

    用姜栖的话来说,就是想亲他的冲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