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章 送糖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天, 姜栖突发奇想在家里煮火锅, 兴致勃勃地拉着陆时云逛超市买食材,后者显然没指望她能挑出什么玩意儿来, 进了超市后把她放在零食区, 独自一人去买菜。

    姜栖到处逛了会, 抬眸随意地扫过货架上的零食,视线突然凝聚在斜前方的人身上。

    女人正在专心挑选水果, 将包放在推车里,没有防范意识,身后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左右看了眼,将罪恶的手缓缓伸向推车里的皮包。

    偷东西。

    超市人头攒动, 混在其中顺手牵羊的也不是没有,专挑这类独自逛超市, 没有多少防范意识的女人下手。

    周围有人看见了,可是在看见那男人凶神恶煞的长相后, 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所以选择不吭声不作为。

    眼见那个小偷就要得手了,姜栖来不及多想,几步上前扣住男人的肩膀, “松开, 不然揍你。”

    那男人吓了一跳,到手的钱包啪的掉在地上,转头见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瞬间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凶狠地瞪了她一眼,“滚一边玩去。”说完就要弯腰去捡战利品。

    姜栖比他更快地捡起。

    那男人更是怒火中烧,“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就抬起手臂准备明抢。

    姜栖敏捷地躲过他的手,火气也上来了,敢情现在的小偷都这么猖狂了吗。

    她借着姿势蓄力,给了他一记肘击,狠狠地击中他的胸口,趁着他吃痛捂住胸口的片刻,趁热打铁抬腿直揣腹部,眼见他惨叫一声,倒退几步瘫坐在地上。

    动作连贯,简单粗暴。

    打架打的多了,自然知道怎么简单粗暴直中要害。

    姜栖蹙眉扫了眼周围看热闹的,吼道:“帮忙啊。”有几个围观的男人回过神来,上前几步把小偷摁倒在地,工作人员也被吸引过来了,场面闹哄哄的。

    姜栖握住手里的钱包,垂眸看了眼,钱包里放了张照片,上面是个小男孩。

    大概是过生日时拍的,灯光有些昏暗,小男孩面前是被一双大手托起的蛋糕,他轻阖眼帘,似乎在许愿,蜡烛金黄色的火光映在他脸上,满脸的胶原蛋白,纯净地一塌糊涂,小天使本人吧。

    姜栖匆匆看了眼,觉得这小男孩怪眼熟的,一时又想不起是谁,索性也就不想了,将钱包物归原主。

    那个阿姨似乎收了惊,接过后满口感谢她。

    姜栖不在意地摆摆手,“不客气不客气。”

    阿姨非要感谢她,闹得姜栖很不好意思,挠挠头婉拒,“不用啦阿姨,我男朋友还在买菜。不过你下次逛超市还是注意点,现在的小偷专挑妇女下手。”

    那阿姨挺倔的,说什么都要请她吃饭,姜栖没办法,只好打电话请示陆时云,接通后简单的说了下刚才的事,那头的陆时云当机立断道,“站着别动,哪儿也别去,我来找你。”

    语气难得有些慌张。

    老远就看见陆时云冷着俊脸,推着超市推车朝这边赶来,姜栖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生气了,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连忙冲他展露出一个涉嫌卖萌嫌疑的笑容。

    阿姨突然开口:“男朋友吗?”

    “嗯哪。”她看着陆时云,脸上露出半羞赧半骄傲的神情,没看到阿姨满是深意的脸,抿着唇笑地甜滋滋的,“告诉你哦阿姨,别看我男朋友他长得这么不食烟火,其实他做饭可好吃了。”

    谈起陆时云,姜栖眼眸倏亮,亮起许多小星星。

    陆时云走近了,看见姜栖后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落下,见她露出招牌的狗腿笑容,气顺了大半,抿了抿唇准备严肃地教育她一通,目光突然落在她身边的女人上。

    姜栖看他轻启红唇,就知道自己逃不过一顿说教,埋下头准备露出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就听见陆时云吐出一个字。

    “妈。”

    姜栖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嘴上爱占便宜,飞快地应了声,却见他瞪眼看了过来,直到身边的阿姨颔首嗯了声,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叫的是她。

    喵喵喵????

    男朋友的妈妈岂不是……婆婆!?

    头顶天雷滚滚。逛个超市都能偶遇未来丈母娘,她还能说什么。

    陆母看了眼石化的姜栖,莞尔一笑:“你女朋友挺可爱啊。”

    陆时云回:“是傻。”

    陆母又说:“听说你做饭很好吃?什么时候给我做顿。”

    陆时云回:“行。”

    看得出陆母话挺多的,陆时云回一两个字,姜栖旁观着这对母子的相处模式,觉得自己要有这么个惜字如金的儿子,肯定手痒的不行,克制不往他屁股上招呼去。

    陆母扫了眼他推车里满满当当的食材,了然地说,“既然你们准备自己做,那我也不当电灯泡了,我就先走了。”

    陆时云也不挽留,点了下头说:“再见。”

    姜栖嘴快蹦出一句:“妈妈再见。”

    陆母噗的笑出声,顺着回她:“媳妇再见。”

    陆时云眼里也有细细碎碎的笑意闪过,倒是把姜栖闹了个大红脸。

    那天,姜栖还是没能逃过陆时云的说教,站的像个小学生似的,认错态度良好,陆时云看着看着就破功了,最后伸手捏了下她的脸以示惩罚,“念在初犯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

    姜栖从小被老师批评到大,所以接的很快:“没有下一次。”

    时间不早了,陆时云先做饭,姜栖帮他洗菜,看着他切菜,那些菜在他的刀尖下变得很乖,倒是陆时云专心致志的模样,让她想起了以前看他在教室里写题那般游刃有余,即使手里拿着的是菜刀不是笔,也好看的一塌糊涂。

    姜栖突然想起陆母钱包里那张照片上的小男孩,一拍脑门,哎哎哎,那不就是陆时云小时候吗!这么乖的样子她差点没认出来。

    原来陆时云真的是从小帅到大啊,这模样肯定特别招桃花。

    这么想着,她随口问道:“哎陆时云,你以前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陆时云面不改色,“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姜栖不死心,“一个让你动凡心的都没有啊?”

    他被扰的烦了,吐出一个字:“有。”

    一听这话,姜栖反而不淡定了,索性菜也不洗了,踩着拖鞋跑到他旁边,一个劲地问:“卧槽还真有。长得好看不?性格怎么样?你为什么喜欢她啊?”

    “又丑又凶,哦,还特别容易生气,一点就着那种。”

    姜栖直觉他在逗她,却还是忍不住问,“那你还喜欢她,你特殊审美啊。”

    陆时云放下菜刀,无奈地回视她,“就是因为她太可怜了,干脆就要了。”

    姜栖一听就来气了,“大哥你能再随便点吗!”

    陆时云无辜地回视她,姜栖却看都不看他,气鼓鼓地跑回去继续洗菜。

    过了会,陆时云突然开口,“你就不想知道那个又丑又凶的人叫什么吗?”

    姜栖酸唧唧地说,“不想。”

    “真的不想?”

    “你能不能闭嘴。”

    洗完菜,姜栖经过他要出厨房,突然听见他轻轻地说:“姜栖。”

    姜栖哼了声,“干嘛。”

    他低低地笑,“我说那个又丑又凶的人,叫姜栖。”

    几天后,姜栖收到陆母邀请,请她去家里吃饭。

    这这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见家长吗。

    虽然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可是当这天真的来临时,姜栖还是紧张的不行。

    陆时云敏锐地察觉出她的异样,不动声色地握着她的手,“别担心,我妈很喜欢你。”

    可还有你爸呢。姜栖在心里说着,没有吱声。

    一进门,陆母热情地招呼她进来坐,姜栖换上拖鞋,不动声色地打量了眼屋子。

    三室两厅的版型,随处可见绿色植物的盆栽,阳台上还有层叠式的木架,上面摆着几盆多肉植物。

    没有想象中的奢侈多金,反而有些温暖。

    姜栖紧绷的神经有些松动。

    下一秒,她的神经又绷了起来,因为那个坐在木椅上看报纸,沐浴在晨曦中的男人。

    男人不苟言笑的侧脸成熟而稳重,那张经常出现在电视报纸上的脸。

    正部级高干,党政的一把手。

    陆光景放下报纸,一寸寸扫过面前的小姑娘,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却不显得小家子气,这一点让他有些满意。

    忽然想起老汪之前说的话:“姜家那俩兄妹,一个不务正业玩车子,一个抛头露面做嫩模,成不了什么气候。”

    虽然他不是老古董,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但是想做他陆家的儿媳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最起码要上的了台面。

    眼前这个小姑娘倒是没有老汪说的那么糟糕,那天她在超市见义勇为的事也听妻子说了,陆光景对她还是挺有好感的。

    这般想着,陆光景开口招呼她坐,姜栖乖乖地叫了声叔叔好,依言在沙发上坐下。

    陆母微微笑起来,打趣她:“这次怎么不叫爸爸好了?”

    如果说陆时云的清冷气质遗传于陆光景,那么陆时云那张祸水级别的容颜,完全继承了陆母的优良基因。

    陆母已经奔了四,岁月却没舍得在她脸上留下一星半点痕迹,性格也像一杯温水,不冷不烫,刚刚好。

    姜栖有些羡慕起陆时云来。

    家室显赫,含着金汤匙出生,人长得好看,脑子又聪明,还拥有她做梦都想有的美满家庭。

    简直太拉仇恨了。

    总体来说这顿饭,吃的还是挺开心的。

    暮冬的天气变幻莫测,明明白天还有温和的阳光,出门时已经飘起细雨来了,先是软绵绵的,后面甚至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很顺理成章,等姜栖回过神来,已经坐在陆时云家的客厅里。他的家还是跟上次来一样,依旧冷冰冰的,以暗色调为主,没什么过多的变化。

    除了餐桌上那抹惊艳的深红。

    姜栖第一反应是玫瑰花,可转念一想,按理说这个季节是不可能有玫瑰花的,而且餐桌上那几束的花色比一般的玫瑰深很多,暂时不清楚那是什么品种的花,就那么娇艳欲滴地绽放在精致的花瓶里,看着就很养眼。

    姜栖正专心打量着那不知名的花束。

    “喜欢?”陆时云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如大提琴的声音,只见他伸出净白如玉的手指,握住花瓶的陶瓷边缘将其稳稳地拿起,他脚踩着深灰色的毛拖鞋,走近递给她,“送你。”

    姜栖摇了摇头,“不用不用,你送给我我也养不活。”

    看见她拒绝,陆时云的眸色骤然变深。

    气氛怪怪的,姜栖直觉如果再待下去,今晚铁定会发生什么事,这般想着于是连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就抬脚往外走。

    陆时云没动,突然开口道:“我想给你盖个章。”

    姜栖不明其意,回过身敷衍地用额头碰了碰他的唇,“好了。”

    “我说的是,更深层次的盖章。”陆时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明明声音低缓而温柔,空气一瞬间变得粘稠起来。

    喵喵喵???

    姜栖几乎是秒懂他话里的深意,温度持续升温,脸颊像是要冒出热气,大脑好像快要缺氧。

    急中生智憋出一句,“……我还小。”说完她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子。

    陆时云噗嗤一笑,接着光明正大地抬手捏了捏她的小妹妹,笑着点头:“嗯,确实还小。”

    去你大爷的!

    作为女性的骄傲被质疑,姜栖怒火中烧地推开他,斥骂道:“我去你大爷的!你才小呢!”

    闻言,陆时云的眸色逐渐加深,姜栖顿觉不妙,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他漫不经心的语调,像是逛超市询问水果的价格那般不经心,落在姜栖的耳边,却怎么听怎么危险。

    “哦?想试试我的型号吗?”

    型号……

    不用想也知道他暗指的是什么。

    姜栖瞬间认怂,一个劲地摇头,哪里还顾得上生气。

    陆时云低头亲了她一下,发出啵的一声,“乖。”笑起来时眼睛里倏地亮起小星星,即使调笑的语调像逗弄自家猫咪,浑身也充满罗曼蒂克的味道。

    看着姜栖气鼓鼓的脸颊,脸颊爬上粉红,很可爱,就像水蜜桃一样诱人。

    他弯腰,以吻封唇。

    他带着蛊惑的语气落在她耳边,“试试吧。”

    作者有话要说: 扯花瓣

    开车

    不开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