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章 盖章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奶奶家, 姜眠是天然无公害的三好少年, 与在外面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模样截然不同。

    “今天眠眠很乖哦。”

    这是奶奶的口头禅。

    所以在听到这句熟悉的话,姜眠大魔王的眉眼彻底软了下来, 低垂着青睫笑了下, 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老虎突然乖乖地收起利爪, 温顺如猫咪。

    看着他安静美好的笑颜,姜栖感到一阵恍惚, 脑中突然想起小时候她被母亲苛刻,总爱蒙在被子里掉眼泪豆子,那时候姜眠毫不留情地掀开她被角,掀开她最后一层保护壳。

    无奈地抿着唇站在她面前, “有什么好哭的。那个女人就是条疯狗。”

    姜栖看着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一听这话就更来气了, 索性从他手里扯过被子,反呛了一句, “我不是你!”

    闻言, 只见姜眠朝后倒退了小半步,恰好隐进房间里三角形成的黑暗处,听那声音似乎笑了一下, 却怎么听怎么冷漠。

    “因为我不曾在乎。”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姜眠在乎的人, 那也只剩下奶奶了吧。

    姜栖看着姜影帝飚了一天的戏,等到小保姆扶着奶奶定时出门散步时,他才本性复发,整个人懒洋洋地陷进沙发里, 两双大长腿在脚踝处交叠,黑色马丁靴漫不经心地搭在茶几边沿。

    果然,天然无公害都是假象。

    姜眠穿着件深红色的大翻领呢子大衣,领口/交叉处露出里面的黑色高领毛衣,蓬松有型的头发微卷,却衬得眉目更加漂亮清俊。

    他握着遥控器,漫无目的地换着台,似乎找不到感兴趣的节目。

    最后停在某档新出的动画片上。

    姜栖看得很是无语,“姜眠你几岁了啊?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只见姜眠光是认真地盯着电视,连眼风都未给她,抬手掰了几颗水红色的石榴扔进嘴里,边嚼边说道:“这叫了解时事。”

    姜栖翻了个白眼,心里寻思着想看就看,哪来这么多借口呢。

    “成,大哥你看吧。”

    说完,姜栖就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刷着刷着,眼睛就不由自主地往姜眠身上瞟,又琢磨起那对情侣手环的事儿,疑惑得不到解答,心里跟猫抓一样难受。

    不料,姜眠突然开口了:“说吧。”

    姜栖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从昨天到今天,你的余光一直没离开过我,百分之三十是你想找我借钱,百分之二十是你爱上我了,百分之五十是你有问题想问我。前两个不大可能,那么只剩最后一个了。”

    姜栖还没缓过来劲儿,不想姜眠那玩意儿这时又给了她一个轻落落的眼神,用中文翻译过来的大概意思就是“愚蠢的人类,本魔王早就看透你了。”

    沉默了片刻,姜栖寻思着不问白不问,索性一鼓作气地道:“你最近谈恋爱了?”

    眠总大魔王装完逼,正气定神闲地喝着水,原本以为她想问他这个月跑哪儿去了,冷不丁爆到这么一句,架子没端住,被水呛得连续咳了咳,连净白如玉的脸颊也蔓上粉红色。

    看他难得这么狼狈,姜栖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正要开口的关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姜栖掏出来看了眼,握着手机起身钻进阳台,身后姜眠不屑地嗤了一声。

    姜栖不理他,划动接通,“喂?”是陆时云。

    姜栖简单地汇报完今天地行程,多数在讲一些琐碎的小事,那头的陆时云不怎么说话,却时不时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等她终于叨叨完,陆时云才幽幽地说了一句:“栖栖,我想你了。”

    他的声音透过电话设备,精确地落入她的耳中,并且弥漫着糖果的甜味,语气有些撒娇的成分在里面。

    她算了一算,自从古城回来后,两人已经有一周没见面了,虽然每天都会按时褒电话汤,但也比不得见一次面来的真实。

    姜栖咬了下唇,转头望了眼在客厅认真看电视的姜眠,小声地说道:“我也很想你,特别特别特别想见你。”最好是能亲亲抱抱举高高的那种。

    最后一句,姜栖却开不了口。

    那头的陆时云显然被她的话取悦了,喉咙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

    姜栖想象着他轻笑的样子,就像是高脚杯里摇晃的红酒,周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因为明天还有安排,等晚上吃过晚饭,姜家兄妹就该走了,看得出奶奶很是不舍,一路唠唠叨叨地说着。

    等那道门嗙的关上了,两人的心情才低落下来。

    一路出了小区,走到上午停车的车位,姜眠看了眼站在那边的姜栖,随意地揽上她肩膀往这边带,嘴上习惯性地怼:“凹造型呢?”

    姜栖习惯了他时不时的刀子嘴豆腐心,只是乖乖地跟着他走,只见姜眠正要弯腰坐进驾驶座时,猛地顿住。

    他以修长净白的手掌撑着车顶,指尖漫不经心地跳跃了几下,只见其懒懒地挑了下眉,像是突然看见了什么,“哟,小妹夫。”

    姜栖愣了下,然后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等看清后,她的眉眼彻底舒展开来,抬起脚向他走去,脚步近乎急促,等靠近后抬起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你怎么来啦?”

    陆时云抬手替她理了理跑乱的头发丝,动作娴熟而认真,说出的语气很理所当然:“你说想见我,我来满足你的愿望。”

    闻言,姜栖在心里吐槽:别说的自己跟个仙女似的啊喂。

    姜眠开车路过他们时,很欠揍地连续摁了下喇叭。

    有清冷的风扑面吹来,姜栖下意识将手放进口袋里,手指却碰到塑料纸,发出撕拉的声音。

    她掏出一看,是两颗水果糖。

    奶奶之前塞给她,她直接给放口袋里了。

    抬手递给陆时云一颗,她小心翼翼地剥开自己这颗的糖衣,再咬住含进嘴里。

    是橘子味的。

    姜栖含着糖的腮帮子微微鼓起,她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什么味的?”

    她没想那么多,本意只是想问问他的糖是什么口味的。

    只见眼前突然有阴影投下来,还没待姜栖反应过来,陆时云已经俯身下来,在她水嫩嫩的唇上印下一个吻,接着颇有技巧地撬开她最后的防线,逐渐变得缠绵悱恻。

    一吻终了时,他俯身在她净白的耳廓,说话时的灼热吐息皆数喷洒在上面,不一会就染上暧昧的粉红色,他声音还该死地带着苏苏的笑,有些沙哑,却尤为动听。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姜栖吞咽了下口水,发出咕咚一声。

    犯、犯规。

    “我、我问的是糖的味道。”姜栖感觉脑似浆糊,自己像一颗西红柿一样逐渐升温,连解释也那么干瘪瘪的。

    “哦?”他尾音微微上挑,像是猫咪毛绒绒的梅花爪子拂过心坎,见他突然无故软下眉眼,姜栖暗道不好,果然这老狐狸又开口说道。

    “难道你就不好奇我的味道吗?”

    姜小姑娘硬着头皮回答:“当、当然好奇。”

    下一秒,陆老狐狸忽然抬手打了个响指,撕下清冷禁欲的男神皮后,笑得像个地痞小流氓,“Bingo!奖励你再亲我一口。”

    姜栖有些哭笑不得,抬手轻推了他一下骂道:“少来。越来越不要脸了啊你。”

    陆时云被推了下,含着糖没有回话,侧脸没什么情绪,姜栖正忐忑着是不是惹炸毛了,清了清喉正要给他顺顺毛,只见他抿了下唇说:“我吃醋了。”

    像在机械地陈述事实,更像是在撒娇,满脸写着“我不高兴”“快来哄我”的字样。

    姜栖逐渐回过意来,想起刚才姜眠揽她肩膀的场景肯定被他看见了,于是有些无奈地望着他:“不至于吧陆时云,他是我哥。”

    “我不管。”

    陆时云难得露出有些孩子气的一面,有意识地凑近,与她对视片刻,眼里清清楚楚地倒映出少女娇俏的模样,然后在少女白嫩柔滑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清清淡淡的吻:“盖章完毕。”

    姜栖小声嘀咕幼稚鬼,随即抬手拉下他的领口,陆时云也很是配合地弯腰,只见她踮脚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离开时发出啵的一声。

    她用极其嚣张的语气说道:“盖章完毕,你是我的人了。”

    话音刚落,陆时云眼忽然弯成月牙儿,笑起来时卧蝉格外明显,也格外漂亮,如一只被成功顺毛的猫咪。

    “成交。”

    其实陆时云平时再怎么冷静自持,也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还未沾染上世俗的铜臭味,脾气清冷又尖锐,性子易燃却可爱。

    小王子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