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章 可爱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到达古城的第二天, 说来也巧, 等姜栖一觉醒来,拉开厚重的窗帘, 发现湛蓝的天空已经落起雪来, 天地间是灼目的白。

    姜栖快速洗漱穿戴完毕, 去敲隔壁陆时云的门,敲了好一会也没人应答, 这才想起他有早起的习惯,这会儿应该早下去了,于是踩着软靴噔噔蹬地下了楼梯。

    客栈门口的积雪被清理地三三两两,青石板地面凝了层清亮的冰, 像电影桥段中剔透晶莹的水晶桥,直达心上人的脚下。

    陆时云提着早点, 刚好从客栈外走进来,粉红色的唇瓣呼出一口白蒙蒙的气, 露出小小的白米似的素齿。

    从她的角度, 恰好可以看见他扑闪扑闪的羽睫和薄如蝉翼的耳垂。

    当真是好看的紧。

    陆时云一眼就发现了她,眼神上下扫了她一眼,当即蹙眉朝这边走来, 一边走还一边批评道, “你怎么穿这么薄就下来了。”

    闻言,姜栖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粗线毛衣,再抬眸用眼神询问他:哪里薄了?

    陆时云刚想抬手去拉她,不知怎么的中途又放了下去, 对上她疑惑的眼神,他就故意板着脸说道:“傻子一个,不想拉你。”

    什么嘛。

    姜栖撇了下嘴,再委屈巴巴地瞅了他一眼,还是转身上楼去添外套,噔噔噔地踩上木质楼梯时,特意回头望了眼。

    发现陆时云果然在捧着双手呼出热气,以此回温,长长的睫毛微垂着,侧脸看起来有些乖。

    姜栖想到他刚才不拉自己,恐怕也是怕自己身上的寒气冻着她。

    明明是寒冬腊月的天,姜少女的心却像被熨烫过,发出扑通扑通的叫喊声。

    不知道多少次这么想着。

    陆时云怎么这么可爱呢。

    因为下雪的缘故,很多娱乐活动都被迫取消,偶尔姜栖会跟客栈里那些小孩子在门口堆个雪人打个雪仗什么的,但多数时间都是和陆时云待在客栈里打游戏,懒洋洋地度过这一天。

    就这么懒到了最后一天,还是被陆时云威逼利诱地带出去了。

    古城街道铺满松软莹白的雪,轻轻踩下去,像跌进绵软的棉花堆里。

    姜栖不愿蛮横踩过新雪,每每小心地印上靴子的底印,经过卖土家香酥条的店铺,姜栖隔着老远闻到香味,忍不住上前买几根。

    店主还是那个热心的老大爷,那个老大爷看见他们俩,凝眸多瞅了几眼,忽然一拍脑门道,“哎哎哎,你们两个去年是不是来买过我家香酥条?”

    看着他终于想起了,姜小姑娘点头如捣蒜。

    老大爷为自己的好记性得意地笑了笑,很随意地摆起了龙门阵,“我就说嘛,看着你俩贼眼熟。哎小姑娘,你还没换男朋友呢,还是这个冷冰冰的小哥。”

    闻言,陆小哥嘴角抽了下。

    姜栖一脸憋笑的接过香酥条,不料老大爷又语出惊人,“哎年轻人,既然有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就别总摆着张脸,对人家小姑娘也热情点,到时候跟别人跑了,看你上哪儿哭去。”

    姜栖没憋住,噗嗤笑出声,抬头去看陆时云,没想到他非但没觉尴尬,甚至微微弯了弯唇,绵软又无害的样子,“大爷说的是。”

    两人走远了,姜栖才幸灾乐祸地开口说道:“听见没,以后对我热情点,别总摆着张脸。”

    陆时云侧目看过去,眼睛里揽了碎碎的光和软软的笑,姜栖看得愣了下,只听他用可以秒杀上至八十岁下至八岁的女性的声音,缓缓吐出五个字。

    “媳妇说的是。”

    什、什么嘛。

    两人之间没什么特别亲昵的称呼,突然来这么一下,姜栖的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简直犯规。

    姜小姑娘借着咬香酥条低下头,拙劣地掩饰自己羞红的脸,就连净白的脖颈都染上些许粉红,这么明显,陆时云哪里会看不见,只是配合她装瞎罢了。

    两人晃悠着再次来到许愿长廊,木架上依旧挂着密密麻麻的风铃,有风吹过时,小铃铛碰撞着叮当作响。

    姜栖花了好一会工夫才找到他们之前挂的那两支许愿风铃,踮脚看了会,上次写许愿风铃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姜栖一时兴起,又跑去不远处的店铺买了两支许愿风铃,这次她没有去偷看陆时云的,握着笔唰唰地就开始写起来,全程安安静静的。

    陆时云亦是如此。

    等两人写好,一同挂风铃时,陆时云凭着身高优势看清了她小木板上的字,是一手清秀的字体。

    短短一句话,还不到二十个字,却令陆时云瞬间弯了唇角,“你怎么这么傻。”

    口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挺受用。

    只见她的小木板上写着——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陆时云。

    姜栖朝他扮了个鬼脸,也跟着笑起来。

    从古城回去后,眼看春节也快到了,这也就意味着,要回去看奶奶了。

    以往一直是和姜眠一起回去的,可她拨打姜眠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问了姜郁玫才知道那个小魔王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

    姜栖原本以为明天要独自回去,没想到当天夜里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姜栖哒哒哒地踩着拖鞋,弯着腰透过猫眼看,然后,看见了姜眠那张漂亮到嚣张的脸。

    他套着纯黑色的棒球服,是很宽松的款式,多亏生得唇红齿白貌美如花,就那么松松垮垮的套着,不至于像个地痞小流氓。

    只见姜眠冲她漫不经心地嗨了一声,接着要多随意有多随意地走进来,在玄关处换了双毛茸茸的拖鞋,径直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全然没有一点半夜扰人睡觉的歉意。

    他抬手开冰箱的瞬间,衣袖下滑,眼前有银光凛冽地闪过,姜栖凝眸一看,发现他手腕上戴着一支银质手环。

    没有一般银质手环的女气,是很简洁凛冽的样式,姜栖认出这是出自名家之手,市场价高的离谱。这款手环最有特色的,不是它的样式,而是这是一对情侣手环,从不单卖。

    姜栖的心思默默地在心里过了几遍。

    姜眠小祖宗依旧不肯消停,翻箱倒柜地将零食全部扫荡了一遍,姜栖看着他忍不住开口,“你他妈日本鬼子进村啊?”

    姜眠一边抱着零食一边往沙发那边走,闻言歪头看了她一眼,扯了扯唇角说,“八嘎。”

    幼稚鬼。

    姜栖朝他翻了个白眼。

    等到姜眠将零食洗劫一空后,再轻车熟路地从房间里翻出了之前的那套灰色龙猫款的连体睡衣,进浴室洗澡。

    约摸半小时,换上睡衣出来。

    见他也不吹头发,拿毛巾擦了个半干,慵懒地歪在沙发上,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这时,姜栖忍不住问道:“你这个月干嘛去了?”

    姜眠头也不抬地吐出一个字:“玩。”

    姜栖噎了下,自己的美容觉硬生生被这个混蛋给打断了,一进门就扫荡式的毁灭了她的零食,现在竟然还敷衍她。

    真是越想越气,干脆起身回去睡觉,不跟他说话。

    听见关门声,姜眠抬眸看了眼。

    第二天一早,等姜栖起床打开门,只见姜眠已经穿戴整齐开始吃早饭,他今天穿得比昨天稍微正式点,一双妩媚多情的桃花眸眼尾微挑,轻轻落落地扫来。

    等姜栖洗漱完毕,喝了几口粥,就准备出发了。

    到了奶奶家,姜眠坐的很乖,没有在家时那股子慵懒劲儿,全程笑容也是甜甜的很好看,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像是一个糖做的少年。

    惹得奶奶一个劲儿往他手里塞糖,一边塞还一边说,“眠眠今天很乖哦。”

    奶奶的记忆从几年前就开始错乱,很多时候都停格在他们俩初中的时候。

    姜眠笑着接过那颗水果糖,轻轻剥开彩色糖衣,捻着那颗糖果含进嘴里,然后眼睛弯成一道桥。

    跟小时候一样甜呀。

    想必姜眠大魔王也只有在奶奶跟前,才会表现出如此天然无公害的一面。

    听小保姆说,一知道他们两个要来后,奶奶就张罗着亲手包了一大筐饺子,天天守在阳台巴望着他俩回来。

    吃饭时,姜栖注意到姜眠咬了口饺子后微微顿了顿,再不动声色地咽了下去,姜栖试着尝了一颗,咬下去皮薄馅多,是记忆里奶奶才做得出的味道,很是好吃。

    可她分明记得,姜眠是从来不吃韭菜的。

    不止一次地觉得,能被姜眠喜欢上,真的是件很幸运很幸运的事了。

    姜栖咽下饺子,莫名其妙地想起昨晚看到的那对情侣手环。

    只是不知谁能有这能耐,降服得了姜眠大魔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