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甜点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离高考的时间越缩越短, 大考小考越来越频繁, 作业也只增不减,教室里备考气息浓厚, 追逐打闹的行为也逐渐减少了, 这个关头同学们都埋头做题。其中就包括姜栖。

    衡衡小仙女早就从低气压里头出来了, 跟着孟声两个人也不打游戏了,整天除了写题就是拌嘴, 倒是把紧张的氛围稍稍带动起来,变得轻松了些。

    这样紧张的氛围里,祝馥允在楼梯口拦过她一次,她开门见山道:“我会和陆时云考同一所大学。”

    姜栖脚步一顿, 然后轻落落地回她一声哦。

    闻言,祝馥允神色有些复杂, 她不信她内心真就这么云淡风轻,于是不甘心的问道:“姜栖, 你都不会嫉妒吗?”

    闻言姜栖神色不变, 冲她展露出灿灿的笑容,感冒使她原本娇媚的声音变得很糯,也很认真。

    “我为什么要嫉妒?虽然我不能和陆时云考上同一所大学, 但是我会和他结婚,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待在他身边。”

    这话说的很大,姜栖也是有私心的,可她努力的时间太短了,早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和陆时云考上一所大学简直是天方夜谭,她虽然感到遗憾,却不后悔。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每天多努力一点,离陆时云稍稍近那么一星半点。

    拼死拼活地熬过了这个月,终于迎来了真枪实弹的高考。

    最后一堂考试科目结束,姜栖收了笔出了考场,周围路过辛苦奋斗了三年之久的同学,肩上的担子终于轻了下去,脸上无不带着笑意。

    姜栖想起以前从微博上看到这么一句话。

    ——愿你合上笔盖的那一刻,会有战士收刀入鞘时的骄傲。

    她的教室离钟衡的不远,两人和孟声汇合后结伴出了校门,人头攒动间,孟声突然说了句,“老大,你家夫人在那儿等着呢。”

    闻言,姜栖顺着他视线望去,她看见了站在长长阶梯下穿着深蓝色短款羽绒服,身姿修长宛如松的陆时云。

    钟衡在旁边瞎起哄,笑嘻嘻地问孟声,“还真是嫂子,咱们是不是该避个嫌什么的。”

    “不不不,咱们应该让嫂子请客吃饭。”

    姜栖没搭理他们两个神经病,蹦蹦跳跳地下了阶梯朝陆时云跑去,脚脖子上拴着的链子上有小巧的铃铛泠泠作响。

    两人默契的没谈成绩,正商量着放假去哪儿旅游,孟声从后面钻出来,对着陆时云嚷嚷道:“姐夫姐夫,咱们一起吃顿饭吧。”

    姜栖睨了他一眼,刚才不还是嫂子吗?

    大概是那声姐夫很动听,陆时云变得很好说话。

    几人招了辆计程车去了水色,这家饭店一直以来颇具特色。

    有孟声和钟衡这两个气氛调节器,前段气氛一直很活跃,直到孟声嘴贱地说了句最后聚一次餐,气氛逐渐低落下来。

    钟衡倒还好,他的父亲是珠宝商,他以后肯定是要接手他家族的生意,大学对他来说本就无关痛痒,倒是孟声报了所北方的大学,以后几人见面的时间肯定少了。

    以前总在一起没心没肺的闹腾,等真正临近别离了又有诸多不舍。

    那时,姜栖不肯讲这是散伙饭,她宁愿说是再识饭。

    这晚上几人坐在一桌,说了很多掏心掏肺的话,连一向沉默寡言的陆时云也开了几次腔。

    走之前,孟声转头对她说了句,“一日为老大,终生为老大。”

    姜栖想笑他没文化,可看他有些泛红的眼眶,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聚散不由人,愿各自安好。

    等出了饭店,清冷的风吹散了酒意,距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外面已经有商店挂出新年快乐的牌子。

    姜栖心情还有些酸溜溜的,陆时云看在眼里,安慰似的揉了揉她的发顶。

    这不揉还好,一揉姜栖含在眼眶里的泪豆子就要砸下来了。

    陆时云表示很无奈。

    姜栖眨巴着眼睛问他,“等咱们以后不在一个城市,几个月才见一次面,接触的人和事都不同了,你不会喜欢上别的小姑娘。”

    陆时云没回她,只让她在路边等着,他去取个什么东西,姜栖有些失落,走到胶绿的路椅上坐下,乖乖地等他回来。

    约摸二十分钟,陆时云回来时呼吸有些急促,看得出是跑回来的,见他手里还拿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深蓝色的包装盒被他用净白手掌包裹住。

    “这是什么?”姜栖好奇地问。

    陆时云没说话,他打开精致小巧的礼盒,自顾自地从内取出一条链子,还没等姜栖完全看清楚款式,他已经半跪在地面,将那天链子认认真真地扣在她的脚脖子上。

    纯银的链子上垂着一颗坦桑石浓郁而深邃的幽蓝色,呈精致的水滴形状,扣在姜栖清瘦雪白的脚脖子上,坦桑石刚好垂在踝骨上,散发着幽幽的蓝光,衬得脚腕骨越发好看迷人。

    戴好后,他保持着半跪的姿势,微微抬头看着她,眼睛里跳跃着的碎光,他轻启红唇,随口吐出两个字,“聘礼。”

    “没有别的小姑娘,我只喜欢你。”

    姜栖抬脚晃了晃那根银链子,正要开口说话,天空中突然一声巨响,她下意识地抬眸。

    弦月如弓,星子不多,都闪烁着清寒的光,只见烟花在夜空炸开,分裂成碎碎的耀眼星粒,像颗颗镶嵌在夜空的碎钻,然后极速跌落,她却深深记住了那好看又夺目的光景。

    而背对着所有光景的陆时云,好看到漫天烟花雨都成了他的陪衬。

    在月色皎皎的月色中,有瓣娇艳欲滴的花瓣,落在了陆时云肩上。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她停下所有动作,怔怔地看着他,猛地意识到这一年就快要结束了。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对这些没什么感觉,可今年却不同,大概是因为有陆时云在身边。

    这般想着,姜栖喃喃地道,“新年快乐。”

    不远处的服装店正在外放着《陈酒新茶令》,正巧唱到里面一句印象深刻的歌词。

    “想来从年少

    一路到古稀

    青天共白月

    我共你”

    青天共白日,我共你。

    陆时云弯了下唇,眼睛跟着弯出月牙儿的弧线,活脱脱一个唇白齿红的美少年,他说,“新年快乐,我的公主殿下。”

    开口明明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语气,却让姜栖的胸口好一阵活蹦乱跳。

    姜栖觉得陆时云看人的眼光很是专注认真,沉醉的眼眸里蕴着暖意,他注视着她的眼睛,牢牢地锁住她的视线,让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他的眼里只有她。

    真好。

    她站起身,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烟盒扔进垃圾桶里,她知道陆时云一直不喜欢她抽烟,接着报以一笑回他道,“嫁妆。”

    姜栖有烟瘾子,试过几次都没戒掉,也就懒得戒了,她从来不是一个好姑娘,却愿意为了他从良。

    喜欢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魔力,它能让一个人熠熠发光。

    比仙女教母的魔力还要灵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