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入冬

作者:舒漾w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只喜欢你的喜欢。”

    世间情话千千万, 可在姜栖心目中, 所有的漂亮话都比不上陆时云这一句没有任何精雕细琢的话。

    翻译过来就是:普天之下,我只爱你。

    真挚, 诚恳, 令人感动。

    姜栖埋在他香喷喷的怀里, 鼻尖微微地酸,更用力地往他怀里钻, 伸手环住他精瘦的腰部。

    她深深地觉得自己快完蛋了,本来就是恣意任性的性子,现在陆时云都快把她宠得无法无天了。

    不止一次的觉得,做陆时云的小姑娘, 是一件超级幸福的事。

    他对人的态度冷起来是无边无际的,可等他放下戒备, 专心地宠起人来时,更是无边无际的。

    而且是, 独宠。

    别人家的小姑娘再漂亮再优秀, 他瞅都不带瞅一眼的,甚至还在心里觉得,别人家小姑娘都比不上自己家小姑娘的一根头发丝儿。

    姜栖抓住他的手, 在他手心画了一枚小小的爱心, 同时踮脚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只爱你。”

    陆时云将那颗心揣进口袋里,这样幼稚的动作被他做的格外可爱。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快,沾着雾水和着月色款款而去,不知不觉间秋天已经迈向了暮冬, 两季温差极大,天气冷了一倍不止。

    时间也临近期末,学校争分夺秒地抓紧学习,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已经是常态。

    陆老师的补习课也结束了,姜栖现在不用他监督,也会主动去学习,顺便帮钟衡孟声跟进节奏。

    每一天都很充实。

    有些东西已经成了习惯,比如学习,比如和他一起上下学。

    这天,姜栖裹着天蓝色的面包服,碳黑色的小脚裤勾勒出美好的腿部线条,手捧着两杯温暖的奶茶,俏生生地站在马路边上。

    有清冷的冬风扑面而来,冷得她小幅度地跺了跺脚。

    这里的冬天会落雪,只是今年还不到时候,差不多在春节期间。虽然姜栖已经见过了很多次,但每次还是会觉得雪景美到窒息,以至于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恍若踩进软绵绵的棉花里。

    正胡思乱想着,只见红绿灯终于转到绿色,有人从马路对面走来,英伦风的短靴踩着黑白双色斑马线,穿着黑色风衣,露出脚踝的九分西裤,背着纯黑色的背包,手握星巴克的咖啡,整个人特别凛冽好看。

    他不像是一名学生,更像是走秀的模特。

    姜栖瞬间在脑中想到一个词。

    眉目如画。

    陆时云确实担得起这个褒义词。

    她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马路这边,笑晏晏地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只觉得自己的男朋友真是很有杀伤力啊。

    连清晨里零星的倦意都一扫而光。

    走近了,陆时云上下打量她一眼,最后停留在她净白光滑的脖颈处,即使拉链拉到顶端,仍是会袒露出部分肌理,冷风哗啦啦地往里头砸。

    他当即蹙了下眉。

    他将星巴克放在她掌中,忽然抬手绕下脖颈处的深灰色的毛呢围巾,然后微垂眼睫,一圈一圈认认真真地裹在姜栖的脖子上。

    姜栖乖乖地站着不动,任他为自己裹上他的围巾。

    这种情侣间很普通的小动作,被他做出来就显得格外温柔,围巾还带着他温热的体温,让人暖进心坎里。

    只有对着她,陆时云才会有眉眼柔软的时候。

    姜栖属于易冷体质,没有热乎乎的东西捂着,双手不一会就得冷地发僵,陆时云细心地注意到这点,有时候不等她开口,就主动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脖颈肌理上。

    还用特别软的语调说了句,“乖,一会就不冷了。”

    陆时云是姜栖的专属暖水袋,有了他,这个冬天都是暖乎乎的。

    进入冬天的缘故,学校将作息时间调后了会,所以现在离早自习还有段时间,姜栖进入教室,将作业拿出来分列排好,身边的钟衡不知道多早到的,正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

    姜栖小声地问孟声:“他昨晚偷鸡去了?”

    孟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说来也怪,自从鹿倦生日后,钟衡情绪就一直很低落,心事重重的模样连孟声都看出不对劲,出声询问他却又什么也不说。

    姜栖有些担心,专程问了问陆时云,对方显然知道内情,可他没有多说,只是叫她别担心。

    直到第一节课的课铃打响,钟衡才悠悠转醒,他从桌洞里掏出英语书,握着笔开始听课,深蓝色的毛衣外套穿在他身上,没有太多表情的侧脸看起来认真而执拗。

    钟衡最近一段时间保持着男装,加上本来就是祸水的脸蛋,学校有不少小姑娘专程跑到班上来找他要电话。

    姜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都没有开口。

    钟衡用手撑着下颌骨望着黑板,听到一半时不由开始走神,突然又想起鹿倦生日那天发生的事。

    那天晚上他和陆时云姜栖分开后上了辆出租车,中途发现自己手机落林小寒那儿了,又专程回去了一趟。

    是日常来打扫卫生的阿姨给开的门。

    钟衡本想拿了手机就走,就没有闹出太大声响,只是在经过林小寒的房间时稍稍停顿了下,房间的门半掩着,从里泄出细细密密的光。

    钟衡神差鬼使地往里瞥了一眼,正好看见林小寒踮脚取下书架上的照片框架,然后拿着细细擦拭起来,嘴里碎碎地说着什么。

    她的声音太小,钟衡听不太清楚,只依稀捕捉到几个关键词:阿倦、生日快乐、陆时云。

    钟衡不明白自己是积怨太久,还是借题发挥存心找茬,总之他横竖就是看不惯这个女人。

    他用脚尖抵开门,环保手臂倚着门框,冷冰冰地看着她开口,“今天是鹿倦的生日,关林倦什么事?”他刻意地咬重鹿倦两个字。

    林小寒很是反感有人提起林倦,更何况是钟衡这种不怀好意的东西,所以她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那又关你什么事呢?”

    钟衡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鹿倦就在隔壁,抑制住砸门的冲动,他阴沉着脸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靠椅上的林小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但。

    “我就搞不懂了,当年的事儿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向前看看?非要拉着陆时云给你弟弟殉葬!陆时云他傻逼,愿意陪你胡闹,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犯傻!”

    话音刚落稳,林小寒神色不变,只见她垂眸看着照片,用指腹轻轻抚摸过男孩的笑颜,反唇相讥道,“你当然搞不懂,刀子没扎在你身上,你当然不知道有多疼。”

    钟衡被她气笑了,以至于他口不择言道,“那在你心里鹿倦算什么?林倦的替代品?还是你的精神寄托?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某一天让他知道了这些烂事儿后,还能心无芥蒂的喊你小寒姐吗!”

    林小寒神色一凝,指尖微动正要开口,门外突然响起哐当一声,是瓷器品碰撞地面砸碎的声响。

    突然生起不好的预感,她几步走过去拉开半掩着的门,只见穿着皎洁的白衬衫和黑色九分背带裤的男孩,一副小绅士的打扮,正蹲在洒了一地鲜粥的地板上拾捡碎片。

    听见声响后缓缓抬起头,是一双没有聚焦的美丽的眼眸。

    林小寒的神色瞬间凝固住,这下连钟衡也愣住了。

    素白色的瓷碗被砸成散块状,鹿倦正一块块地拾捡这些瓷碗碎片,净白的指腹被锋利裂口不小心划破一道缝,从里渗出血珠来。

    林小寒回过神要给他包扎伤口,伸手去拉他时,被鹿倦轻落落地躲过。

    他语调如常地说,“没关系的。”短短四个字,咬的很轻。

    他说完就要往楼下走,林小寒这下真的慌了,她颤着声叫他,“……鹿倦。”

    走在前头的鹿倦闻言,稍稍停了下步伐,然后重新抬起,抓着红木扶手一步步踩着阶梯下楼。

    一步一步,更像是踩在她的心上。

    等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范围,鹿倦才停下凌乱的步子,微微折下腰,捏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脑中不断回想起刚才听到的对话。

    ——“那在你心里鹿倦算什么?林倦的替代品?还是你的精神寄托?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某一天让他知道了这些烂事儿后,还能心无芥蒂的喊你小寒姐吗!”

    鹿倦自幼失去双亲,被送去福利院,可是没有人愿意放着健康的孩子不领养,去养一个瞎子,哪怕他再乖再听话。

    甚至有小朋友仗着看得见欺负他,抢他的玩具和零食,福利院的孩子实在太多了,老师们顾及不完每个孩子,所以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

    直到后来遇见陆时云和林小寒。

    鹿倦至今都记得那只宽大的手掌放在他头顶时的温度,是那个很好闻的大哥哥,用很好听很好听的声音问他。

    “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鹿倦微垂下眼睫,精致的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然后,努力地弯出一个灿烂而用力的笑容。

    所以啊,骗我也没关系,只要能待在小寒姐身边,做一个替代品也没什么关系。

    替代品总比垃圾品好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玻璃渣,下章一定放糖pv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