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7章 逃!

作者:胖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外面风雨大作, 孤男寡女的,充其量只有肚子里还没多大的孩子,许青珂眸色清凉, 神色不动, 而弗阮只意味不明得看了她一会,就说:“没料到会有雷雨, 毕竟是在海边,怕有什么不测只会不过来, 所以……”

    许青珂:“你想说什么?”

    弗阮:“我在你床下面打地铺。”

    大半个月都是分开的, 她几乎要以为跟这人可以相安无事到底了。

    而同在一个屋子……她本身倒是不忌讳这种事情, 哪怕这人是弗阮,毕竟从前十几年她隐忍得也够多了,但她要顾及师宁远。

    “你应该知道我恐怕不太情愿。”许青珂轻轻说。

    弗阮依旧看着她, “你难道没发觉最近自己嗜睡么?但凡出点事情,你都醒不来,而我在隔壁也未必来得及。”

    “我不会动你。”

    许青珂沉默片刻,道:“那就劳烦你了。”

    她躺下了, 而弗阮则是拿了被褥睡在了床下。

    其实如今时辰还早,但她的确早早就有了困意,孕时都这样, 倒是让从前习惯了睡前处理诸多事务的许青珂有些不习惯,但因为困意,她也慢慢睡去了。

    啪嗒啪嗒,外面的雷霆暴雨, 她终究又醒了过来。

    弗阮也还没睡,正在下面静静看着她。

    四目相对,他叹气:“这样我还真没法子了,总不能窜上天把雷公电母给打死。”

    他竟也会说这样的话。

    许青珂垂眸不语,但他也不期待她说什么,只是自顾自接下去说:“以前你就怕打雷,每次遇上这样的夜晚,总会失眠,那时我没法子,现在依旧没法子。”

    他又扯到了从前,无法自拔,许青珂对他跟染衣的事情没兴趣,可他若是说了,她自然也只能听着。

    听着听着,脑子里也就描绘出了那些美好的模样。

    对弗阮她不予置评,但那个染衣,她自觉应该是个□□温婉的姑娘,灵动善良,博学多才……

    听着听着,后面雷雨停歇,许青珂终于疲倦睡去。

    等她呼吸平稳了,弗阮睁开眼,起身,到了床前,看了她良久,伸出手,手指落在她唇上,仿佛轻点涟漪的鸿羽,小心翼翼。

    指尖触碰到柔软,他蹲下身来,从袖口取出了一个小玉瓶,将小玉瓶打开,将里面的液体倒入她的口中,后用丝帕擦干净她的嘴角,手指在唇上又停留了一会,弯下腰想要触碰,但咫尺距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直起了身子,似有幽幽的叹息。

    “你总会想起来的……总会回到我身边。”

    ——————

    时间或许真的如流水,在山脚下住几日,在山中也住几日,许青珂从未强求过在哪里住,多数看弗阮自己意愿,她仿佛安心安胎了似的。

    但她很快在这样看似平静的日子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一,这座岛好像真的完全孤立了,没有任何往来船只,但沙滩外明明有码头停船的痕迹,许青珂揣度是弗阮不愿她逃走,便将本有往来的船只给停了,完全隔离这座岛。

    二,在山上住的时候,白日时,他几乎形影不离,但晚上……在她睡后,他会离开,因鞋子太干净了,每日醒来,她都发现他的鞋子被清理过的,为何清理,因为怕被她发现他曾夜晚外出,而且这人似乎每日每日也有微妙的变化,变得消瘦了。

    三,她的状态似乎一日比一日好,几乎跟健康的人没有差异,甚至还尤胜了几分,这种状态变化都来自于每日醒来……她睡后,他对她的身体做了什么?

    其实许青珂最介意的还是第三个疑问,因她的身体是好了,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便是她察觉到自己似乎开始丢三落四了。

    她本不会这样的。

    但她又晓得怀孕的女子是会有这样的状况,因一开始弗阮就跟她提醒过——或许杀他故意先给了提醒?

    许青珂不动声色,将怀疑压在心底,三日后,外面隐隐阴天,她自然睡得早,仿佛过了许久,弗阮进来了,确定她熟睡后,按例给她灌了那小玉瓶的液体,而后处理了一些痕迹,再出了房间……离开了屋子,身形消失在黑夜中。

    他离开后大概过了一会,许青珂睁开眼,起身处理掉口中舌尖下面含着的苦良干片,这是最苦的药材之一,但药性温润,一般要温水浸泡一会才能出苦味,她睡前便揣度了下时间,取了适当的大小含入舌尖下面,但弗阮进来的时候,她是睡着的。

    此时醒来,口中除却苦味之外,还有奇怪的味道。

    许青珂缄默了下,拿起外袍披上,轻轻走出屋子,门一开,站在门口,她还能依稀见到夜色中有一灯盏光火朦胧,往山顶延伸。

    那冰峰?

    许青珂若有所思。

    冰峰让她想起了那冰棺,弗阮这是去看冰棺中的冰人?

    但许青珂隐隐觉得不太简单,但也没在门口多站,因夜里有些冷,她如今怀着孩子,自然得慎重,因此回屋又睡下了。

    次日,弗阮早已归来,也准备好了早餐,许青珂跟往常没有两样,一如既往,但她知道这里再不能待了——至少她感觉到弗阮并不打算安于现状。

    两日后,他们又下山看了戏,是一台新戏,墨子归在台上演绎,自是好看的,村民们看得入迷。

    于他们是新戏,可于许青珂不是——她当年见墨子归的时候,他的戏班子就在演这出戏。

    这是在暗示什么吧。

    许青珂单手抵着脸颊,冷淡瞧着这场戏,但目光明丽,通过今日墨子归的戏服打扮察觉到他身上有几样事物是跟那时一致的。

    比如抹额,靴子跟腰带。

    她的记忆里太好了,过目不忘,而且擅洞察断案,朝廷的人都知道,这墨子归也知道。

    所以这三样物品新添的刺绣变化就是墨子归给她的暗示。

    青松跟三只白鹭。

    许青珂指尖摩挲,这段时日她也常在这小岛周边闲逛过,这颗青松她是见过的,就在北面一侧,临着接壤海域的道上水溪。

    大概是暗指地点。

    但三只白鹭?白鹭从海上飞掠而过,大概是暗指海上交通所需的船只。

    三呢?是约定见面的时间吧。

    许青珂也没想到墨子归竟暗暗安排了这些,怕也是安排妥当了才来暗示她,毕竟前些时日她也来看过几次戏,他都没有什么表现,也再没有跟她接触过。

    去,还是不去?

    她怕有暴露的风险,连累墨子归,但昨夜的发现也让她很是不安。

    若是再拖下去,她恐怕是要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那便由另一个人决定吧,许青珂侧头看了弗阮一眼,若是今日决定回山上居住,她便也没时间下山去见墨子归。

    若是在山下居住……

    “想给你炖鱼汤,在这里明早有新鲜的鱼儿,今夜就留着吧。”弗阮看完戏后替她理了下袖摆,笑着征询她的意见,“不过你若是嫌这里人多吵闹,我们就回去。”

    许青珂眸色温转,淡淡道:“那鱼怎么办?”

    “你想吃鱼?”弗阮似有欢喜,“那简单的,我明早早点起来,来山下买就是了。”

    那得提前一两个时辰起床。

    “不必,太辛苦了,住在下面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台上散场的戏子们都挪不动脚,总有意无意看着他们。

    “好恩爱啊。”

    “对啊,先生对那位姑娘可真好。”

    “何止是好,简直如珠似玉。”

    墨子归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位高深莫测的岛主对许青珂的确情根深种似的,但后者对他也只有淡凉如水的周旋。

    她是想离开的。

    ——————

    既定在了山下,也等于冥冥中默认给了她机会,许青珂知道既在山下,弗阮夜晚就未必会离开,他不离开,她一样没机会。

    但她没想到他真的走了!

    这人去冰峰的次数似乎变得频繁了,最近越来越频繁。

    弗阮走了后,大约二更多许,许青珂也起身了,穿戴好衣物,拢了暖炉出了屋子,幸好这居所偏离村庄,她在夜中走了一会,到了那青松附近,隔着夜色也见到了一个人蹲在树下。

    见到她来便是猛地站起,快步跑来。

    夜色凄冷,见面时,她见到他的脸色比往时白得多。

    “你等了很久?”

    “左右无事就来了,大人,我们走吧,免得耽搁了,毕竟挺冷。”墨子归是欢喜的,可也谨慎,看了下四周就带着许青珂沿着溪流往里面走,很快见了一隐蔽的山洞。

    “您来之前,这岛上每隔一月便会外出一次,由人勘查岛边海域的安全,有时也会去其他地方采买一些物资,但您来之后,先生就把这一切都终止了,因岛上几乎什么都不缺,往日出去的也只是少数人,所以大多数人是不在意这个的,这船也就被藏了起来,我也是前些时日才查到……”

    山洞里面果然拴着一艘船,在过山洞的溪流中上下浮动着。

    船上已经放好了钱财食物等行李包裹,还有大棉被跟毛毯。

    许青珂惊讶看向墨子归,后者有些腼腆,不太好意思得说:“前些时候我就在附近分几次藏了这些,晚上才挪进来,因怕暴露,可能还有些东西准备不足……大人快上来,咱们现在就走。”

    既然来了,那就不迟疑了,许青珂正要上船,嘎嘎。

    粗嘎的怪叫声让许青珂两人都是一愣,尤其是许青珂,她的脸色变了变。

    她没动。

    墨子归也有了冷汗,虽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怪叫太可怕了。

    “大人……”墨子归心惊焦急之下想让许青珂赶紧上船,但许青珂却是扭头对他说:“再见你,甚为欢喜,日后各自安好吧。”

    说吧,她直接走过去解开了绳子。

    牵扯船只的绳子一被解开,船便是直接顺水流飘了出去。

    “大人!”墨子归惊骇,但水速太快了,他只能看着许青珂的背影迅速缩小……但他却看到了那山洞中有微微光火。

    是一灯盏。

    ————————

    墨子归跟船都消失了,许青珂看到几只黑鸦飞出,落在她的身边周遭,她阖了眼,缓缓道:“记忆力大不如前,大大小小的事情总会忘掉一些,也是情急失策,忘了你是什么样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弗阮。

    弗阮,即便不是仙神,也是活了数百年的鬼魅。

    她区区一介凡人,没有任何倚仗要在他的地盘脱身……太难了。

    如今就失败了。

    “你在我身上留下了气味,让墨鸦监视,本就无需你自己亲自来……”

    她仿佛对着黑暗的空间说话,但那灯盏逐渐走进,一袭白袍的弗阮缓缓出现视线里,步履从容斯文,“我本就是想亲自陪着你的,只是总有一些事情需要做,不得不离开你一些,但你怀着孕,多思多虑,大概也是我的错。”

    他把错揽在自己身上,到了跟前,眉眼没有半点恼怒或者责怪,且手腕还搭着一件厚重的披风。

    披风披在她身上的时候,许青珂问他:“我的命是你拉回来的,本无资格质问你什么,但至少我是想知道的——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一些让人忘记过去的药?”

    “怀孕时忘性大,我已跟你说过了,是你多虑了。”

    “是吗?我以为是我没能掩住思念他,让你发觉了,惹你不痛快。”许青珂轻描淡写,弗阮的动作僵了下,手指缓缓往下,似有似无摸过了她美丽柔软的下颚曲线到了她的脖颈,系上披风带子。

    “染衣,你总有能力让我悲喜不能自己。”

    “但你也知道的……这天下,我也只有你,你不肯再喜欢我,不肯再记得我,这些我都是可以忍受的。”

    系好了带子,他的手指往上,落在了她的脸颊,最终抚摸了她的唇瓣,在许青珂皱眉的时候,他轻轻说:“但最痛你不再信我。”

    她若是连信任都不肯给他,未来大概就是真的无望了。

    他等了这么多年……每一日都像是被老天贬在炼狱中折磨。

    可不是想看她如何将他摒弃的。

    他的声音像是蛊惑迷昏神智似的。

    许青珂感觉到眼前昏无,身体柔软无力的时候,被他搂着腰抱在怀里,低下头轻吻了她一下。

    “你忘了,我们才能重新开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