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3章

作者:爱做梦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晓,陈晓。”这边韩磊还在不停地呼喊着陈晓。

    “陈…”顿时韩磊停下叫喊声,因为他看到陈晓就在他前方不远处,流着眼泪向他奔跑过来。

    “陈晓。”韩磊马上也向陈晓跑过去。

    “韩磊。呜呜呜!”陈晓一跑到韩磊跟前就紧紧的抱住他,哭得不能自主。

    “不哭,不哭。”韩磊捧起陈晓埋在自己胸膛的头,粗糙的双手擦着她脸上的眼泪,一脸心疼地说道:

    紧接着嘴唇就覆盖上陈晓的唇,顿时两个人就忘情的相吻起来,只想把时间停留在这一刻,永远不再分离。

    过了一会儿韩磊忽然抱起陈晓,然后往前方茂密的竹林丛中走去。

    “韩磊。”陈晓在韩磊怀里,一脸的娇羞,因为她知道韩磊想干嘛!可是这是在外面呢?虽然这边现在没有一个人,但是在外面做那种事,这也太羞人了。

    “陈晓,我想你,想得都快发疯了,实在是一时一刻也等不了。”韩磊当然知道陈晓在害羞什么,但是他现在要是不发泄出来的话,肯定会直接疯掉的。而且再说了,陈晓有精神异能在,所以也不怕被别人给发现。

    陈晓听了韩磊这话,只能娇羞的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其实别说韩磊了,自己也是很想很想滴!

    同一个时间,下河村的喇叭响起了孙书记的声音。随着大家伙听完喇叭播完的内容,整个村里全部沸腾了起来。

    没想到,韩师长父子俩回来了。本来因为这两年多的时间,他们父子俩一直没消没息的。所以村里的人都一直以为,这韩师长的儿子肯定是不要陈晓了,要不然怎么会一走,走这么久,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唉!可怜陈晓又一次被抛弃了,而且还多出了两个拖油瓶。可是大家伙除了平时多骂骂他韩磊,也没有办法帮助陈晓什么?但是现在韩师长父子俩回来了,这让大家伙怎么能不沸腾,不高兴。

    而且更高兴的是,韩师长竟然从首都拉来两大车的食物,要请全村的人吃饭。所以村书记才用喇叭,通知全村的人赶紧到村大队去集合。

    随之,全村的人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还有在田里面干活的人,这除了一些实在没办法出门之外,全部都一窝蜂的往村大队赶去。

    当然啦!这其中也有一些人边骂咧咧,边往家里走出来,比如方海一家人,还有比如候诗怡。

    本来方海家,因为他们家的宝贝金疙瘩,被陈晓的小儿子给打了,这让苏娥和方海再加上沈美华直接炸毛了,三个人拉着方小晖,再拉着方云涛这个没用的爸爸,准备去找陈晓讨个说法。

    虽然他们知道到最后也不能拿陈晓怎么办,但是总不能他们家的宝贝金疙瘩被陈晓儿子打了,他们这些做大人的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吧!可是没想到啊!走到半路的时候,村里的喇叭会忽然响起来。

    “小晖,我问你,你为什么会被陈晓儿子打,是不是你先骂了人家什么。”方云涛听完喇叭后,马上停下脚步,看着儿子一脸焦急地问道:

    自己儿子什么个德性,方云涛还是非常清楚的。儿子要是没有先去惹陈晓的儿子,那陈晓的儿子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打他。而且自己老妈和沈美华平时老是在儿子面前,骂陈晓那俩个儿子野种,所以方云涛此时都快要急死了。

    如果儿子真的是骂陈晓儿子野种,才会被打的话,那他们家不但别想跟陈晓讨什么公道,而且说不定还要遭殃了。要知道人家野种的爸爸和爷爷都回来了,还是他们这种普通老百姓,根本得罪不起的大官。

    “方云涛,你这个没用的死男人,这都还没到陈晓家里,你就又开始变软蛋了。我告诉你,就算小晖真的骂了陈晓她儿子,那也是陈晓那俩个死野种该骂。所以赶紧的,别再磨磨唧唧了,赶快去找她陈晓要个说法,这无论说什么,我们小晖都不能让陈晓的儿子白打了。”沈美华气愤的说完,就用脚踢了一下方云涛。

    “云涛啊!这次连妈都不想替你说话了,你真是活该被美华这样骂。我们小晖被她陈晓儿子打了,你这不走快一点,去找她陈晓算账,竟然还问小晖有没有骂陈晓她儿子,这不是浪费时间吗?”苏娥此时也非常看不起儿子,难怪老是被沈美华骂没用的男人。唉!确实是挺没用的。

    “哼!就算小晖真的先骂了陈晓她儿子又怎么样,难道骂她陈晓儿子几句,她陈晓的儿子就能打人吗?”方海也跟着气愤的说道:

    自己的宝贝孙子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简直都快要心疼死方海了。他现在就想赶快去找陈晓讨要个说法,可是这个没用的儿子,竟然还要问这么多余的问题,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

    而方小晖本来被爸爸那样问,这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毕竟确实是自己先骂了那两个小野种,这才会被打的,所以要说真的有错的一方,好像是自己的责任比较大。

    可是现在听爷爷奶奶妈妈这么说,方小晖就马上刚才心里的那一点害怕抛之脑后。还深深地觉得爷爷说的话太对了,难道骂人家几句,就要被打吗?所以自己一点错也没有,根本没什么好害怕的。不过自己这个爸爸,真的是太没用了。

    “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脑啊!难道刚才你们没听清楚喇叭的内容吗?韩师长和他儿子回来了,这如果要是小晖先骂了陈晓儿子,特别是骂了“野种”两个字,那你们说,韩师长和他儿子会饶了我们家吗?”方云涛说着,就一脸垂头丧气的蹲了下来。

    “你们要知道,韩师长和他儿子可是大官,像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他们要是真的想要弄死我们家,那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方云涛继续说道:

    苏娥听了儿子的话,马上蹲了下来,双手放在身子的肩膀上,急切地问道:“小晖啊!你告诉奶奶,你有没有骂陈晓她儿子野种。”

    同时方海和沈美华也都一脸急切的看着方小晖,这刚才他们没想那么多只想去找陈晓算账,可是听了云涛的话,他们几个人就害怕得不行。自古民不与官斗,这农民去跟官斗,那不就是纯粹嫌命太长了,活得不耐烦了?

    方小晖看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一脸急切地看着自己,就害怕得声音弱弱地说道:“骂了,而且还骂了好几句。呜呜呜!”

    一说完,方小晖就呜呜哭了起来。他已经八岁了,所以刚才爸爸那些话,他当然听得懂。如果时间能从来一次,他一定会跟大宝和小宝说:你们不是野种,我才是野种。

    呜呜!他不要像蚂蚁一样,被大宝和小宝的爷爷,爸爸给捏死掉,实在太可怕了啦!

    方海几个人顿时都手脚无力,瘫坐在地上。完了,完了,他们家这次肯定完了。这小晖如果骂别的还好,但是骂了野种这两个字,那韩师长和他儿子岂会饶了他们家。

    “云涛,那现在怎么办啊!要不然我们现在带小晖去韩师长面前,给他磕头赔罪,让他大人有大量,看在我家小晖年纪小的份上,饶了我们这一回。”苏娥有点六神无主的看着儿子问道:

    苏娥的话,让方海几个人觉得非常可行。所以随之,几个人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往陈晓家的方向快步走去。

    而方小晖双手被爷爷奶奶拉着快步的往前走,心里实在好泪奔。没想到就因为自己一时贱嘴,这不但招来一顿狠打,现在还要去给人家磕头认罪。不过,这说起来都是奶奶和妈妈害的。如果不是他们平时老在自己面前,骂大宝和小宝是野种,那自己怎么会去骂大宝和小宝呢?

    所以,这要去给大宝石和小宝他们爷爷磕头认罪,那也不能只是自己一个人磕头认罪吧!嗯!看来自己等一下,要在那大宝和小宝他们爷爷面前,把事情给说清楚。这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把错给抗下来,一定要推到妈妈和奶奶的身上去。

    这边陈晓家里。

    韩师长此时坐在椅子上,笑得像个傻瓜似的。哈哈哈!自己的儿媳妇实在太了不起了。不但给自己生了两个带把的孙子,而且两个孙子还都是天生异禀。就跟喜儿一样,简直厉害得没边了。

    大宝和小宝看着坐在椅子上傻笑的爷爷,不由都挠挠自己的小脑袋。奇怪!为什么爷爷看了他们展示自己的能力,就直接傻笑了起来。难道爷爷不应该先夸夸他们吗?

    “爷爷,你为什么不夸我们呢?难道小宝和哥哥不厉害吗?”小宝首先开口问道:

    “嗯!爷爷,难道我的精神异能,你不觉得很吃惊,不觉得我很厉害吗?”大宝也是一脸不解的问道:

    如果是弟弟的能力,因为和姐姐一样,所以爷爷没感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自己的精神异能呢?像自己这么逆天的异能,难道爷爷也觉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吗?

    韩师长听了两个孙子的话,马上把他们抱到自己的腿上。不停地交换亲着两个孙子的小脸蛋,哈哈大笑说道:“厉害,简直厉害得没边了。爷爷刚才是太开心,太惊喜了。直接呵呵傻笑起来,这才没有马上夸你们。”

    大宝和小宝听了爷爷的话,小脸蛋顿时骄傲得不行。就是说吗?像他们这么厉害的小孩子,爷爷怎么可能不夸他们呢?

    “爷爷,快放下大宝和小宝,赶紧先吃一碗面条。”就在这时,喜儿从外面端了一碗面条走进来。

    韩师长马上把腿上的两个孙子放下来,接过喜儿端过来的面条,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会有面条呢?难道是你们中午吃面条,所以剩下来的。”

    韩师长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了,这儿媳妇还没回来,喜儿又不会做饭,所以应该是中午剩下来的面条。但是看上去怎么又不像呢?看着分明就是刚煮起来的面条,根本不像是吃剩下来的呀!

    “爷爷,喜儿怎么可能让爷爷吃剩下来的面条呢?这是喜儿给爷爷和爸爸做的。赶紧吃看看,看好不好吃。”喜儿说着,就一脸紧张的看着爷爷。虽然对自己做的面条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还是特别担心爷爷说不好吃。

    而韩师长听了喜儿这话,把他心疼的眼泪直打转。他的小喜儿,这些年肯定很辛苦。这又要带弟弟,又学会了做饭。可想而知,有多么的辛苦。

    “爷爷,你怎么不吃呢?”喜儿看爷爷眼泪直打转,不由不解的问道:奇怪!为什么爷爷会因为一碗面条,就快要哭了出来。难道是因为自己煮的,所以就感动得不行了。

    哎!爷爷也真是的,不就是一碗面条吗?怎么就感动成这样子,搞得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喜儿,爷爷的小宝贝,你这些年到底是吃了多少苦啊!哎哟喂!心疼死爷爷了。爷爷怎么就不早点回来呀!我要是早点回来,我的小宝贝就不会吃了这么多苦。”韩师长非常夸张的哭了起来。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喜儿,正如他说的那样,吃了好多的苦。

    对于韩师长这副夸张的模样,喜儿没有觉得爷爷此时有多么的夸张,只觉得爷爷还是跟以前一样,让自己好怀念好暖心。

    但是对于大宝和小宝却觉得好夸张,姐姐不过是替爷爷煮了一碗面而已。为什么爷爷就觉得姐姐这些年很辛苦,而且还哭了出来。可是姐姐会辛苦吗?好像没有吧!爷爷此时泪流满面,是不是太夸张了些。

    不过,接下来大宝和小宝觉得他们的小脑袋,已经理解不了,姐姐和爷爷的夸张模式了。

    “爷爷,喜儿,不辛苦。就是这些年,想爷爷和爸爸,想得辛苦了些。”喜儿蹲下来,把手放在爷爷的大腿上,也泪眼汪汪的哭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