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92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是带着文治他们出去玩了嘛,这么快就回来了”

    “恩,也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回来陪你”早知道回来辽国会有这么糟心的事情发生,他就应该直接在楚国就把两人的婚事给办了,生米煮熟饭,父皇和母妃还能怎么滴。

    不过,想起这件事儿,夜羽脸色严肃了起来,坐下来看着楼若薇,语气很认真的说道:“我把我们已经那什么了的事情,和我父皇说了”

    “噗……”楼若薇正喝着花茶,听见夜羽的话,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那什么”,到底指的是什么,而后脑子蓦地闪过一道精光,顿时了悟,惊的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呛得脸蛋儿通红通红。

    夜羽赶紧过去拍着她的背顺气,眼里有些自责:“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我应该和你商量的,可我也是被逼急了”

    害怕楼若薇生气,夜羽慌忙解释,见她不咳了,又重新倒了杯茶水递过去。

    “咳咳咳,那你父皇……什么态度?”楼若薇面上也不知是被夜羽说的这件事给羞着了,还是咳红了,她眸色有微微的闪烁,脸上带着羞涩,声音低低的问道。

    夜羽沉默,半晌后才气恼的回答:“很生气,大发雷霆”

    崇明帝只差没叫人把他拖下去好好打一顿板子了,若是宜妃知道了,肯定要活活揍脱他一层皮。

    “……那你现在什么打算?”

    楼若薇对此没什么想法,毕竟是意料之中,就连普通老百姓也不愿意自己儿子娶个嫁过人的女人做妻子,更何况还是堂堂辽国太子。

    “你一点都不介意我父皇和母妃的态度?”

    夜羽不答反问,他眉心蹙起,疑惑的看着楼若薇,见她也只是刚才乍听到这件事时,脸上有一瞬的惊愕,而后,就很快的平静下来,突然就怀疑自己在她心里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

    如此说来,这段感情也一直都是他在主动着,楼若薇很少回应什么,夜羽突然觉得,或许楼若薇爱他,不像他爱她那么深。

    一直主动去爱一个人,也很累的,虽然他从未想过离开,从未言过放弃。

    楼若薇却没看出夜羽心里的失落,她抿了口茶水,轻勾起唇角,笑道:“从我跟你在一起后,就知道这些问题早晚有一天会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既然是意料之中,又有什么介意不介意”

    她顿了顿,放下茶杯,然后又缓缓的继续说道:“况且早就知道结局,何必再去计较过程呢”

    “……你一直都这么想的?”夜羽从来不知道,原来在她心里,她和他已经有了结局,一时间,他反倒有些懊悔刚才心里那些疑惑了。

    “恩,不然你以为呢”

    “薇儿,遇见你真好”

    “我也觉得我很好”楼若薇厚着脸皮,一点都不谦虚。

    “恩,薇儿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子,我夜羽此生一定只爱薇儿一人”

    “我也挺爱我自己的”

    “……”

    藏在暗处的小熙子听着下面二人近乎无脑的肉麻兮兮的对话,嘴角抽搐的厉害,可否放过单身狗。

    如安回府后,一顿大发雷霆,将军府的花花草草被她用鞭子抽的枝叶凋零,一片狼藉。

    第234章 阴谋,她会悔恨一生的

    丫鬟下人个个都提心吊胆,生怕有什么行之踏错的,惹着了这位“女阎王”。

    听闻宝贝女儿不开心,大将军一回府就赶紧过去好言安慰:

    “乖女儿啊,这是怎么了,谁惹着你不开心了”

    见大将军过来,如安丢下手里的鞭子,冲过去抱着大将军哭的眼泪汪汪的:“父亲,你要给女儿做主啊,都是太子哥哥带回来的那个妖精,把太子哥哥的魂儿都勾走了,现在连皇上都不心疼如安了……”

    被大将军惯得娇蛮任性,如安私下里说话从来没个顾忌,眼见如安哭的脸蛋儿都是泪痕,大将军心疼极了,横眉一竖,原本就长相就有些彪悍,此刻更是凶神恶煞:

    “好好好,女儿不哭了,那爹爹现在就进宫让那个女人给你赔礼道歉,然后再让皇上把她赐给你做个丫鬟好不好?”

    “才不要呢,太子哥哥肯定不愿意”如安想起夜羽看着楼若薇时,眼里的柔情蜜意,一张娇美可人的容颜,就变得万分狰狞可怖。

    大将军一听女儿不愿意,就耐心的哄道:“那你想怎样呢,你说,爹爹给你撑腰就是”

    如安一听,当即止住了哭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漆黑的瞳孔里闪过一抹阴狠毒辣,计上心来,她伏在大将军耳边嘀嘀咕咕好一阵。

    “行,那父亲这就叫人去准备,女儿你也脾气温柔点,别总跟太子唱反调,该给他面子的时候,还是要给的”听完如安的计划,大将军心里其实是有点错愕的。

    他的女儿任性娇蛮他是知道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从没做过的,可这次计划着实阴狠的出乎他意料,只是一想到如安对太子痴情已久,不忍女儿伤心,大将军也只好答应了。

    “还不是太子老是勾搭其他女人,如安以后会改的,只要把那个妖精弄走,如安以后一定会听太子话的”

    只要那个女人消失了,太子哥哥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她一定会好好爱着太子哥哥的。

    在宫里住了几日,文治和天音每天都会跑过来找楼若薇玩,或许是因为二人的缘故,宜妃和崇明帝对楼若薇的态度也转好了些。

    尤其是崇明帝侧面跟七王爷顾子衿打听了洞房的事情,对楼若薇也没先前那么反感了。

    他虽然是一国之主,位高权重,私心里也希望太子能找个门当户对的,可他自己也年轻过,知道比起权利地位,****之事才是最应该享受的,对于楼若薇和夜羽的事情,到了后来,也持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了。

    许是察觉出崇明帝的态度,连带着宜妃也不再那么坚持了,况且,自己的儿子什么性子,她岂会不了解,逼急了,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而这一日,顾子衿和万花也前来和楼若薇夜羽告别。

    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顾子衿对很多东西都看淡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对万花还有着什么感情,可万花却一直锲而不舍,便提出从两人相遇的地方再重新走一遭。

    若顾子衿还能拾起对万花的爱,那两人就再一起。

    可若是最后,顾子衿真的对万花没了一点感情,万花也不再纠缠,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相逢也只是朋友而已。

    弄了饯别宴,送走了顾子衿和万花,天音和文治说是有事要处理,晚点再回宫,楼若薇和夜羽只好先行回宫。

    走在回宫路上,楼若薇细细回忆着和顾子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再抬头看着身旁俊朗的男人,只感慨时间过的飞快,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有种恍惚间做了一场梦的感觉。

    “想什么呢”见楼若薇想事情想的专心,连脚下的石阶都不看,夜羽有些责怪的屈指敲了敲她脑袋,笑的宠溺。

    看了一眼面前的石阶,楼若薇心有余悸,却还是回答道:“一年前,我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的身边会站着一个太子,更没想过这个太子还会喜欢上我”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见她回忆起以前,夜羽也忍不住说起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恩,我那时候还觉得这人怎么会这么风流多情啊,一点都不靠谱”时移世易,当初那个被楼若薇认为不靠谱的男人,如今却成了会和她携手一生的人,想想都觉得神奇。

    “呃,我那时候还觉得你比云王妃还冷呢,直到去翎花宫的时候我们留宿一个村子里,你……亲了我”

    夜羽说着,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似乎还能感受到那时候楼若薇吻在他唇上的柔软馨香。

    不得不说,楼若薇那个大胆的举动,的确吓着他了,他虽然看起来风流多情,可骨子里比谁都纯情呢,当然,现在的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能让他瞬间血脉膨胀的羞羞事,早就不是那个单纯懵懂的小少年了。

    两人似乎都沉陷在回忆里不可自拔,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现在却携手走在安恬的巷子里,不得不说,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怪而美好的东西。

    可就在这时,几道冷兵器划破虚空的声音,打破了这美好的时刻,十个黑衣人,蓦地出现,将夜羽和楼若薇团团围住。

    夜羽赶紧将楼若薇护在了身后,一脸凝重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肃声道:

    “你们可知本宫的身份,还不速速离开”

    “自然知道太子的身份,可我兄弟几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天王老子,也只能得罪了”

    “该死的,既如此,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夜羽也不多说,捏了捏楼若薇的手,在她手心里迅速写了个逃字,这十个黑衣人,气场都很强大,他这次怕是打不过了,只有让楼若薇找个时机逃走,赶紧进宫报信。

    可正是因为懂了夜羽的意思,楼若薇越发的放心不下夜羽了,她若是离开了,夜羽有个什么不测,她会悔恨一生的。

    第235章 遇险,夜羽受伤

    夜羽见楼若薇执拗的不肯离开,无奈的叹了口气,紧握了一下她的手,算是妥协了。

    也好,让她一人离开,他也是不放心的,想到这儿,夜羽沉声对楼若薇叮嘱了句:“待会跟在我身后,别伤着了”

    本来,夜羽还觉得这一仗怕是会打不过的,可因为有楼若薇在,不论怎样,他只能赢,不能输。

    那十人也没有放走楼若薇的意思,见夜羽拔剑,冷哼一声,也握着武器,气势汹汹的袭过来。

    夜羽当即执剑正面应敌,楼若薇曾经跟孟千城学过武功,功夫即便不好,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在夜羽的照应下,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可很快,两人就开始渐渐落了下乘,夜羽因为心里担心着楼若薇,难免会分神,而其中一名蒙面人则瞧着了个空当,趁他注意力分散到了楼若薇身上,带着硬刺的手套,狠狠的从夜羽脖颈处抓过。

    若非夜羽反应过来后,退避的及时,只怕要被那蒙面人的带刺手套,直接把喉咙给抓破,可饶是如此,夜羽的脖颈间还是出现了三条指甲刮擦而过的血痕,楼若薇见状,心都被快被吓出胸膛了,她赶紧低声叮嘱:

    “你不用顾念我,我可以自保的”

    看着夜羽脖颈上的凌厉抓痕,楼若薇担心的整个心都揪在了一起,出手也越发狠准。

    孟千城教她的都是些实战招式,虽说很普通,可都不是循规蹈矩按照套路来的,倒有点野路子的架势。

    可这群蒙面人却都是被正经训练过的,一招一式都有迹可循,面对着诡异的不正常出招的楼若薇,反倒觉得有点棘手了。

    瞅准空当,楼若薇突然身形如鬼魅一般,自面前一名黑衣人挥来的长剑下,腰身以一个近乎不可能的弧度向后弯去,然后在身形迅速滑向黑衣人后方的同时,手中不知何时多处的细长银针,也在一瞬间,刺入了黑衣人的腰际上的死穴……

    那蒙面人当即口吐鲜血,倒地而亡,其余黑衣人一见同伴被杀,登时红了眼睛,原本还主力攻打夜羽的几个黑衣人,此刻也将进攻对象换成了楼若薇,且出手狠辣,大有用楼若薇性命,祭奠同伴之势。

    夜羽见状,心急如焚,冲到楼若薇身边,死死的将她保护了起来。

    这几个蒙面人原本只是拿钱来杀楼若薇的,且金主再三交代不可伤了夜羽的性命,但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同伴被杀死了一个,蒙面人心里犹如灌了怒火,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了,夜羽也因此身上多处受伤。

    可恰在这时,天音和文治突然赶了过来,这两人,武功都不弱,且多次与人实战,不多时,就击杀了三个蒙面人。

    见自己的同伴一连损失三名,领头的蒙面人即便心中再恼怒,也只得下达撤退令。

    该死的,没想到那个小屁孩那么厉害,是他们失策了。

    蒙面人撤退,见楼若薇身上无伤,一直强撑着的也有再也支撑不住了,眼前一黑,便晕厥了过去。

    楼若薇也不敢多耽搁,赶紧带着他进宫诊治身上的伤。

    崇明帝得知夜羽在京城遇害,顿时大发雷霆,把整个太医院的御医都叫了过去给夜羽把脉治伤,同时又让大理寺彻查太子遇害一事。

    宜妃也气的面色铁青,可夜羽受伤还没苏醒,她只能担忧的留在宫殿里照顾夜羽。

    “太子没大事,只是体力被耗尽,御医开了药,大概明日就能醒来了”楼若薇熬好药,端着进来,见宜妃脸色苍白的守在夜羽床前,便开口安慰道。

    宜妃看了一眼她手里升着热气的药碗,伸手接了过来,余光淡淡的瞥了一样楼若薇,道:“太子是和你一起遇难的,你可知到底是什么回事?”

    这话很有歧义,似乎是在指责楼若薇,听言,楼若薇面色平静的回答:“这批杀手明显是出自某个杀手组织,说通俗点,买凶杀人”

    他们的招式套路都很相似,而且有一定计划性。

    虽说中间也伤到了夜羽,可能瞧得出来,其实他们是手下留情的,不曾下杀手,甚至在那个带着硬刺手套的蒙面人,抓伤了夜羽的时候,楼若薇隐约还听见那领头人急声勒令他收手。

    “那你觉得他们要杀的是谁?”宜妃眼底带了一丝欣赏。

    在生死线上走了个来回,还能把事情经过分析的如此透彻,的确不是寻常女子能做到的。

    楼若薇垂眸,眼底抹过一丝阴鸷,而后抬眸,声音平静:“应该是我”

    从一开始,她就注意到那个领头人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自己身上,且是杀气腾腾的,要杀她的心,昭然若揭。

    “你知道是谁要杀你吗?”宜妃紧随其后问道。

    “虽然不确定,但应该是大将军府的嫡小姐,如安”

    她初来辽国,人生地不熟,平生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唯一有理由买凶杀她的人,怕也只有如安了。

    宜妃赞同的点头,越发对楼若薇欣赏了,若她没嫁过人该多好:

    “大将军为我辽国征战沙场多年,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受过的刀伤剑伤,怕没人能数的清,声名显赫,是我辽国名副其实的守护神”

    “……”楼若薇静静的看着宜妃,不懂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用大将军的功劳,感动她,然后说服她离开夜羽?

    “而她的夫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