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90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起往事的酸楚和无奈:“医夫人去世后,我一直想写信去西域的,可西域和楚国的关系越来越僵硬,顾虑有很多,后来,我终于找到机会跑到西域,结果被颉利抓住了,不容分说就……”

    后面的事情,不用沈默再说,楼若薇等人也猜到了。

    和颉利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知道他这个格外固执,会对沈默做出这种事,也是意料之中的了。

    “被下了血鸦蛊,我丧失神智,偶尔清醒,也是因为这枚铃铛,这是颉利送给医夫人的,不过我到了羌城后不小心弄丢了”

    沈默说着,晃了晃腰上的铃铛,这是天音昨天给他换衣服的时候挂上去的,没想到竟然是楼若薇母亲的东西。

    看了一眼楼若薇,沈默解下铃铛,目光痴迷,手指细细的摸索着几遍铃铛,然后将铃铛递给楼若薇:“你是她的女儿,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楼若薇迟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铃铛。

    对于医夫人,她虽然记忆很少,可还是有过幸福的时候。

    “那你现在要去哪里,回楚国吗?”系好铃铛,楼若薇看着沈默问道。

    沈默摇头,轻轻笑道:“回去西域,颉利之所以要挑起战争,其实全是因为你母亲,而我此次来西域,就是要解开他这个心结,在这之前,我想画一幅你的画像”

    第229章 撑腰,孩子性的崇明帝

    沈默画好了画像,便跟楼若薇一行人道了别回头去往西域,不喜欢随意劝改别人的意愿,知道沈默此行危险重重,楼若薇也没多说什么。

    客栈后院里养了几匹马,跛脚姑娘说是客栈的人打劫过路商人留下来的,索性就顺手牵羊,一行人免了步行的疲累。

    三天后辽国

    崇明帝知道夜羽要回国,早两天就开始眼巴巴的盼着,天天叫人城楼上望着等着,是以,夜羽等人才刚进城,抵达皇宫门口,崇明帝就大阵仗的迎了出来。

    “皇儿啊,父皇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盼回来了”

    夜羽本来正和楼若薇说着辽国的一些有趣风俗,冷不丁的,就被一个穿着金色龙袍的人抱了正着,吓得差点没条件反射的直接拔剑刺过去。

    “父皇,还有人在场呢,您好歹也有个一国之主的样子”夜羽闭上眼睛,浑身微微颤抖,像是在竭力忍耐什么,然后睁开眼睛,推开身上的崇明帝,语气隐隐有些起伏。

    楼若薇也被崇明帝吓了一跳,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皇上,热情的有点太过火,像个兴奋的小孩子。

    听见夜羽的话,崇明帝讪笑两声放开了夜羽,退后了两步,身后的宫女赶紧上前来正了正他的一身龙袍,最后,轻咳两声,将夜羽身后的众人一一打量了一遍,在看见顾子衿时,笑道:

    “七王爷竟然也来我辽国了,太子,你怎么也不提前和朕说一声啊”

    “说了,怕你直接弄出来一场七日盛宴”夜羽没好气的说道。

    他这个父皇年轻的时候还算靠谱,可这两年做事越来越没个分寸,上次大皇兄外出办事回来,不过是带了个朋友回来,他直接在宫里设宴盛情款待了足足五日,被太后训斥做事没谱。

    崇明帝不悦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笑呵呵的领着一行人进宫。

    崇明帝不似其他国家的国主,惯用选妃来拉拢朝中大臣,他后宫的妃子多是些武林世家的儿女,读过书是知书达理的人,但骨子里却都藏着家族世代传承下来的大气血统。

    后宫狼烟飞起的争斗没有,反而一踏进皇宫,就能看见宫中不少的妃嫔级位的女子,拿着木头雕刻而成的木剑,在御花园里或者其他空旷的地方比试,看的楼若薇等人连连咂舌。

    “婉姐姐我今天赢了你,皇上晚上就是你的了”一看起来身材娇小玲珑,穿的一身火红的女子,拿着手里的长木剑,笑的一双眼睛都眯了起来。

    被叫做婉姐姐的女子懊恼的剜了一眼崇明帝一眼,一脸的不开心。

    “你父皇是不是不受她们欢迎啊?”楼若薇拽了拽夜羽的袖子,小声的问道。

    否则,怎么能是输了的人去陪皇上呢。

    夜羽笑了两声,没做解释,不过不得不说,他父皇在宫里的确不受欢迎,长的是贵气风流,可却是个十足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书生体质,连宫中最柔弱的婉嫔都打不过。

    按他母妃的话来说,之所以嫁进宫,完全是被父皇那张英俊的脸给骗了。

    安排好了寝宫入住,已经几近太阳落山,崇明帝设了宴席款待楼若薇等人。

    夜羽的母妃宜妃,出身自上官世家,上官家族虽也是武林世家,但现任家主是个会笔墨的人,宜妃身上虽然也有江湖儿女的飒爽,但比起下午在御花园所见的那红衣女子,看起来要更为柔婉些。

    “羽儿在楚国,麻烦七王爷之处还请多多海涵,这孩子就是收不了性子,跟他父皇一样”

    宜妃说话很直接,话是责怪的话,可眼里满满都是对夜羽的疼爱,顾子衿听言,放下手里的筷子:“哪里,太子生性豪爽,倒是小王跟太子学了不少东西”

    都是些客气话,不过顾子衿的确从夜羽身上学了不少东西。

    就像夜羽对楼若薇的爱,他自愧不如,夜羽明知楼若薇嫁过人,可却没半点介怀。

    当初在南华寺,他只是听见屋子里那些歹徒的对话,就相信楼若薇真的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可夜羽还是无条件相信他,在南山寺那天晚上,夜羽跟他说了句话,他至今都忘不了:

    “顾子衿,你太自负了,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时他被怒火烧晕了头脑听不进去,现在再想想,夜羽说的的确对,他是太自负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眼见便是实的,耳听就是真的,那一场感情,错全在他。

    “羽儿,这位姑娘是……”自打夜羽带着楼若薇进来,宜妃就感觉两人关系不一般,便开口问道。

    最关键的是,楼若薇一头白发实在惹眼,再加上那张面容出色至极,让人不由想到壁画中的雪山雪女。

    听见宜妃问起,夜羽望了一下楼若薇,然后起身神色凝重认真:

    “母妃,父皇,这是儿臣喜欢的人薇儿,还请父皇母妃同意儿臣娶薇儿为太子妃”

    “……呃,皇儿是在开玩笑吗?”崇明帝脸色变得登时复杂,放下筷子,目光沉沉的望着夜羽,可视线的重点却一直放在楼若薇身上,带着揣测的打量。

    宜妃脸上的笑意也不见了,但也没露出太多不悦,看不出是喜是怒。

    夜羽权当没看见:“儿臣没开玩笑,儿臣此生只……”

    “好了,今天不说这些,不知这两位又是来自什么地方?”崇明帝打断夜羽的话,目光里隐隐有对楼若薇的不满。

    楼若薇却不想去细究崇明帝对她有什么不满,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怕多说了什么更惹得对方不悦,便一直保持沉默。

    文治人小可心眼儿深着呢,见状,就笑的一脸的可爱,往楼若薇身上蹭蹭,拉着她的胳膊,甜甜的回答:

    “我娘亲是云王妃,爹爹是云王爷,我娘亲说担心若薇姐姐孤身在外可能会被人欺负,就让我和哥哥来保护若薇姐姐”

    “云王爷的世子?天音,莫非是天音山庄的庄主?”崇明帝心内震惊,云王爷成亲两年都没有,儿子怎么可能这么大,莫不是小家伙唬人的吧。

    第230章 如安,你看本宫敢不敢

    天音山庄也是暗月阁名下的财产,可世人很少知道两者之间的关系,天音山庄广纳天玄大陆文人豪杰,名下天音钱庄,直接呈垄断形式,遍布天玄大陆各个国家。

    旁边的天音见崇明帝眼中存疑,摸出一直被放在袖子里的山庄庄主令牌,道:

    “在下和小世子此来辽国,若有叨扰之处,还请海涵”

    知道文治是在给楼若薇抬身价,天音也很给面子,直接亮明身份。

    这下子,崇明帝和宜妃脸色就变得更加复杂了,他们怎么会知道楼若薇的身份会这么不一般,心下一时间思绪纷纷。

    楼若薇垂眸看了一眼蹭在胳膊上撒娇的文治,摸了摸他脑袋,心下有些感动。

    宴席散了,夜羽被宜妃叫去了寝宫,楼若薇见状,脸上没露出半点异样,便先行回去了。

    顾子衿有些担心她,想跟去安慰,却被万花一把拉住劝住了:

    “你要是现在过去,孤男寡女的传到了崇明帝和宜妃耳朵里,楼若薇肯定会讨厌你的”

    “可是……”

    “王爷既然和她彻底结束了,那就别去痴缠了,人都是往前看的向前走的,还有臣妾会永远陪着王爷啊”

    万花说着,双手挽住顾子衿的胳膊,脑袋轻轻的靠上去,然后抬头看着顾子衿声音轻柔柔的道。

    顾子衿却还是有些迟疑,望着楼若薇住处的方向,犹豫了下,叹了口气,还是转身往自己住处而去了。

    “羽儿,那个薇儿,是不是就是七王妃,七王爷的妃子”寝宫里,宜妃坐在上位,眸色阴阴沉沉的盯着夜羽质问道。

    “是又如何?”夜羽好不退怯的对上宜妃含着薄怒的眼睛,语气平静的回答。

    见夜羽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宜妃更是恼怒了:“你是辽国的太子,怎么能娶个已经嫁过人的女人,你是要让整个辽国笑话我们皇室吗?”

    虽说宜妃一直主张感情自由,对夜羽未来妻子的事情,也从未过问,可这一次,她却不得不阻拦了。

    “嫁过人又怎样,儿臣喜欢的是她的人,又不是其他的,母妃如果觉得这会是皇室的笑话,大不了儿臣就不做这个太子,也不做这个皇子,就做个普普通通的平民好了”

    “你……混账,这种话岂是乱说的,你不做太子,母妃可以由着你,你不做皇子,难道是想跟母妃和你父皇脱离关系不成?”

    宜妃气的也不管手边是什么东西,抓起就狠狠的丢过去,夜羽也是个执拗脾气,不闪不避,茶杯直接砸上额头,里面的茶叶湿漉漉的黏在脸上,额上也被砸出了一个不小的伤痕,红通通的,还有一行血迹。

    宜妃当即就心疼了起来,可一看见夜羽梗着脖子站那儿,一点让步的余地也没有,也板着脸冷冷的盯着他,可眼睛里却浅浅的藏着担忧。

    从宜妃那儿出来,夜羽原本是想去看看楼若薇怎样了,可还没踏进楼若薇所在的宫殿门,就被宜妃派去监守他的人给拦下了:“太子,您还是不要和宜妃娘娘固执了,其实宜妃娘娘也是有难处的”

    “她能有什么难处,无非是在介意薇儿身份罢了”

    夜羽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和楼若薇之间的感情,喜欢谁,爱着谁,要娶谁做他的妻子,那是他的事,共度一生白头偕老的是他夜羽,又不是他父皇和母妃。

    “其实,太子要想让宜妃娘娘接受若薇姑娘也不是不行的,只要你……”侍卫说到这儿,四处望了望,像是怕被什么人听到似的。

    夜羽见他神神秘秘的,不耐烦的追问:“赶紧说”

    “太子别急,你只要给若薇姑娘一个合适的身份就行了”

    “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夜羽嫌弃的剜了一眼,推开侍卫,就要踏进宫殿。

    侍卫赶紧急急夜羽,解释道:“太子,卑职听说若薇姑娘和云王府有关系,不如就从云王府入手好了”

    “云王府?”听见侍卫这番话,夜羽楞了一下,随即眼底一抹精光闪过,这的确不失为一个法子。

    次日,夜羽一大早就来叫醒了楼若薇,说是要带好好逛逛辽国的京城。

    只是,却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出了状况。

    楼若薇和夜羽本来是想在御花园先赏赏花草的,可正逛着呢,突然就听见一道“嗖”的尖锐声,一股子冷风从后面袭来,夜羽察觉,搂着楼若薇的腰身,足尖轻点,迅速跃出数米远。

    站定身形,两人循着先前的声音望过去,却见一打扮娇俏的粉衣女子,容貌娇媚,可眉眼中带着怒气,生生的将美好的容颜染的有了几分狰狞狠戾。

    粉衣女子手里执着一带着倒钩刺的长鞭,眼里蔓着火气,凶神恶煞的盯着楼若薇:“哪儿冒出来的女人,竟然敢和太子哥哥站那么近,还不赶紧滚开”

    “……”睨了一眼那粉衣女子,楼若薇皱眉,保持沉默不予搭理。

    见楼若薇没有理会自己,粉衣女子当即怒了,握着长鞭,嚣张跋扈的就冲了过来。

    鞭子被高高扬起,上面的铁钩刺在阳光下闪着阴狠的冷光,眼看着就要呼到楼若薇的脸上,夜羽黑沉着脸,抬手,两指夹住了鞭子末端,然后使劲一拽,那粉衣女子被拖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太子哥哥,你做什么呢”粉衣女子挣了挣鞭子,可末端却被夜羽捏的牢牢的,她气恼的跺了跺脚,有点生气的冲着夜羽嚷道。

    夜羽冷哼一声,侧眸见楼若薇没伤到,突然就放开了鞭子,粉衣女子正在使劲拽着自己的鞭子,突然被人松开,施出去的力道一下子拐了回来,猝不及防,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如安,你若是在胡闹,本宫就收了你随意进宫的令牌”夜羽的底线就是楼若薇,这根底线却被人碰触了,他没发火直接杀了那人就已经不错了。

    “这是皇上给我的,你敢”

    当着御花园里来来往往那么宫女太监的面儿,夜羽却让自己如此难堪,如安一下子也发起火了,屁股被摔的实在疼痛难忍,她眼里噙着泪水,抬手指着夜羽,语气显得格外强硬愤怒。

    “你看本宫敢不敢”父皇对如安的父亲有所顾忌,他才不会想那么多,谁敢碰楼若薇一根头发丝儿,他就直接剁了那人十根手指。

    第231章 袒护,崇明帝的针对

    从皇宫出来,楼若薇看着夜羽问道:“如安是谁?”

    敢对堂堂太子耍性子,来历应该很大的吧。

    “大将军府的嫡小姐,不用管她”夜羽以为楼若薇误会了他和如安之间的关系,语气有点激动的解释道,生怕楼若薇误会了什么。

    可另一方面,心里又有点开心楼若薇为他吃醋,美滋滋的,很享受。

    可楼若薇听罢,只是哦了一声,就再没有下文了,弄得夜羽心里一下子好像没底了,望了望楼若薇,迟疑的开口:“你不好奇我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挑眉,楼若薇抬眸有些纳闷的回答:“好奇什么?”

    看夜羽之前对如安的态度,就能猜出是如安一个人一厢情愿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