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9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已经发了霉的馊饭馊菜。

    而问了那少女才知道,她其实还有个姐姐,被这些人渣直接糟蹋死了,不知道把尸体丢在哪儿了。

    楼若薇是女子,一听如此,心里当即就有了火气:“的确该碎尸万段,不过,既然他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那我们也该替天行道,对吧……”

    看着她嘴角的那丝狡黠笑意,夜羽突然替这些人渣可悲。

    -

    沈默体内的蛊毒,需要新鲜的脑浆才能引诱的出来,本来,楼若薇还纠结不能伤害普通人的,既然这几个人渣自己撞上来,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不过,虽说是取用新鲜脑浆,可要是活生生的从人脑子里取出来,难免有点太过残忍,还好楼若薇身上备了不少草药丹药,找出了一颗可以消减疼痛的丹药,给当初第一个强了跛脚少女的壮汉服下,又让天音点了他穴道,才开始取脑浆。

    那几个还清醒的大汉,眼见同伴被人开壳取脑浆,吓得直接尿了裤子,双腿直打颤:“好……好汉,饶命啊饶命啊……”

    “嘘,安静,不然等会取你的哦”

    文治竖起手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那些个人直接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却乖乖的噤了声。

    “好了,就这样,要新鲜还没死亡的,把沈默带进来,点住穴道”

    万花用筷子拨了一下脑浆,那脑浆就颤巍巍的动了两下,这下子,饶是先前还能平静开脑壳的楼若薇,都有点忍不住心底的恶心,忍不住捂住胸口弯腰呕吐。

    沈默被带了进来,万花让天音把他躺倒在被开了脑壳的壮汉身旁,然后借了根银针,在沈默头顶用手指量了量穴位,银针缓缓扎入,手指微微搓动银针末端。

    楼若薇等人都不敢出声打扰她,毕竟,银针扎入脑部,稍有差池,错了穴位,都可能造成沈默死亡。

    很快,三根银针接连扎入沈默脑部,万花又直接取了桌子上的茶水,刺啦一声撕了一根布条,沾着茶水擦干净沈默胳膊上的污垢,这下子,在场的几人都被惊愕住了。

    这哪里还是人的胳膊,分明是怪物。

    白透的皮肤下,一根根如同蚯蚓的蛊虫,正慢慢蠕动着,看的人头皮发麻,万花却仿佛视若无睹,她看了一眼文治,冷声道:

    “准备烛火,再把你的匕首借我”

    这些蛊虫,就是血鸦蛊,不同其他蛊是单体生存,血鸦蛊是群体性生存在附体内,这也是它的可怕之处,要想把它们从附体中引诱出来,靠的不只是蛊毒师的能力,还有眼力和运气。

    血鸦蛊很聪明,一旦让它们发现任何异常,想再次将它们从附体中引诱出来,可能性基本为零。

    烛火很快取来,万花将匕首放在匕首上灼烧了下,然后在的沈默胳膊上的划开了一道细细的口子,再起身刮了点脑浆过来,附在伤口上。

    血鸦蛊似乎嗅到了新鲜脑浆的喂到,蠕动的速度开始加快,向着血口的方向开始加速爬动。

    本来,楼若薇等人看见血鸦蛊一根根的在皮肤下蠕动已经够恶心了,可是当看见七八条白色的血鸦蛊,一并从血口的方向爬出来时,它们探出脑袋的样子,让众人忍不住想起了蛆虫拱动,呕的一声,饭厅里众人都开始剧烈呕吐了起来。

    因为众人的强烈反应,血鸦蛊似乎发觉了异常,原本已经的脑袋,开始快速往回怕,万花心里懊恼众人的反应,却没时间牢骚,她迅速的掐住扼住了已经爬出脑袋的七条血鸦蛊,另一只手丢开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摁在了最末那条血鸦蛊,眸光幽冷的扫了眼天音:

    “过来帮忙”

    第227章 成功,沈默醒了

    “过来帮忙”

    她需要一人遏制住那条单独的血鸦蛊,以免它再次返回沈默体内,天音抿了抿嘴,看着狰狞扭曲在皮层下的血鸦蛊,有些恶心,天知道,他最害怕这些拱动的东西了。

    “我来吧”

    顾子衿虽然还没清楚万花等人到底在做什么,但还是上前搭手帮忙,万花对着他柔柔一笑,尽显娇媚:“谢谢王爷”

    “……呃,不用”

    顾子衿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万花,他和万花之间还存在夫妻关系,但是又发生了西域奸细的事情,是以,皱了下眉头,避开万花不加掩饰的双眸,语气稍显默然的回道。

    万花装作没看见顾子衿的回避,拿出她早两日就准备好的镊子,在火上燎灼了一下,然后手指掐在血口处,镊子狠准的夹住挣扎蠕动的血鸦蛊,快速的从皮层下,抽出了浊白细线一般的血鸦蛊……

    抽出的动作流畅无比,众人看的有一种恶心的爽感。

    血鸦蛊被夹出皮层,身体不断的奋力挣扎,万花直接血鸦蛊放到烛火上灼烤,登时,一股火烧熟肉的味儿弥漫了出来。

    众人早就被恶心的面色有些苍白,可万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紧接着将剩余的几条血鸦蛊夹了出来,一一放到火上灼烤。

    “直接扎死不就得了,为什么非要放到火上烤啊”他们以后再闻到肉味会有心理阴影的啊。

    盯了一眼天音,万花声音平静的解释:“没人知道血鸦蛊的死穴在哪里,只有放到火上烧成灰烬才能彻底杀死,这种东西适应能力很好,一旦让它们逃走,寄生到其他人或动物体内,危险性不亚于一场鼠疫”

    “这么恐怖”文治忍不住错愕。

    楼若薇和夜羽等人也有些心惊:“那颉利为什么不直接利用血鸦蛊控制其他国家的国主?”

    颉利野心那么大,既然能弄出这么厉害恐怖的蛊虫,何不直接用血鸦蛊称霸天玄大陆。

    “血鸦蛊很难养的出来,是蛊虫之中,最讲究天时地利的一种蛊虫,虽然它们生存能力很强”许是看出了顾子衿也对此好奇,万花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难得的有耐心,也解释的最为详细:

    “养血鸦蛊,还是需要童男童女的血才行,养一只血鸦蛊出来,大概就要四个小孩儿丧命,还极有可能练蛊失败”

    “这么残忍,那他体内的是一只蛊虫,还是两只”看着烛火上正在被灼烤的第七只蛊虫,楼若薇语气复杂的问道。

    “血鸦蛊很诡异,一旦侵入附体,可以快速分体成三至八条这种线体来,我也不确定究竟是几只血鸦蛊”

    也正是因此,万花将血口上的七只蛊虫处理完后,并未立即处理被顾子衿摁住的那只,而是撕拉一下,扯开沈默的衣服,扒的干干净净,在场几人赶紧转过身,面色有些不自然。

    “你做什么?”顾子衿眉头蹙起,眼神复杂。

    “不确定蛊虫数量,检查他身上是否还有其他蛊虫”

    “那你继续”

    沈默身上污垢多,万花忍着他身上脏兮兮的血渍污垢用手试探,好在,蛊虫只有一只。

    “呃,好了?”

    “好了啊”万花抬头看着顾子衿,有点疑惑,难不成她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没检查?

    “你要是觉得有些地方不方便,我来检查就是了”

    万花听言,有一瞬的愣怔,瞥见顾子衿的目光,循着望过去,脸一红,不自然的回答:“……额,那种地方,血鸦蛊不会去的”

    “……好吧”顾子衿有些尴尬,是他想多了。

    楼若薇夜羽一行人耳尖,听见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顾子衿和万花还是挺合适的。

    将第八条血鸦蛊驱出来,确定他身上不会再有臭味散发出来了,才让楼若薇给沈默包扎好伤口,又去厨房烧了热水,让天音几个人把沈默带到楼上洗干净。

    一切都处理完,已经是傍晚时分,沈默还没醒,楼若薇几人便打算在破客栈留宿一晚,第二天再赶去辽国。

    “是不是中了血鸦蛊都喜欢吃人肉,而且身上也都这么臭啊?”因为先前万花一直在忙着,天音终于能趁着晚上吃饭的空当,问出心里瘪了很久的问题。

    在颉利皇宫看见的那一幕,他现在都还历历在目,那么多残肢断臂,还有数不清的人头,死了多少人,可想而知。

    “恩,血鸦蛊最爱的是新鲜脑浆,其次就是人血,它们聪明又很笨,知道附体死亡就要再寻找下一个附体,便不会做出伤害附体的事情,笨就笨在,虽然喜欢吸食脑浆,但它们寻找脑浆的所在位置,也要有几天的功夫”

    “吃饭的时候,别说这个事情”文治敲了敲碗,冲着天音不悦的翻了个白眼,小嘴翘的老高,这话题也太倒胃口了吧。

    次日凌晨,沈默才醒来,被天音等人洗干净了身上的污垢,看起来倒是温润俊秀,只是眉眼里,藏着一许风流,一看就知是个多情的人。

    楼若薇和万花正在楼下准备早饭,破客栈柴米油盐什么也不缺,他摸着脑袋茫然的下楼循着味儿到了厨房的时候,就见一倾丽的白衣女子正在灶台前忙忙碌碌着,脸蛋儿上沾了点锅灰,却掩盖不了原本的绝美姿色:

    “医……医……”

    他愣怔的呆呆站在厨房门口,眼睛都因为心底的震惊瞪得浑圆,像是见鬼了一样,可面色上又满是怎么也遮不住的兴奋。

    楼若薇循声望过去,虽然瞧着厨房门口的男人面容陌生,可看着身形,也大概猜出了身份,也不激动惊讶,很平静的道:

    “醒了就帮忙端饭吧”

    听见女子开口,沈默才从极度震惊中清醒过来,容貌是像,可医儿声音很婉转清甜,女子的声音太过清冷,况且医儿早已入土了,就算还在世,也不会这么年轻。

    楼若薇余光瞥了一眼走过来帮忙端饭的沈默,心里有点复杂,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可到底不曾相处过,之前更是连面都没见过,也没觉得太开心,只是认为太神奇了,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真有一个与她有血源关系的人存在着。

    第228章 真相,却原来也是个痴情人

    太阳升起的时候,一众男人才醒来了,见沈默醒来跟他打了招呼,却都默契的没问他怎么中了血鸦蛊的事情,毕竟,昨天驱蛊的画面,还时不时的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太恶心了,他们还想平平静静的吃完一顿早饭。

    吃完早饭,几个人才开始问起正事。

    “医夫人怎么死的?”楼若薇脸色凝重,双眸直勾勾的盯着沈默,直接进入主题,在她心里,解开医夫人死亡的真相才最重要。

    沈默眸色一下子深沉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楼若薇:“你提医夫人做什么?你和她什么关系?”

    “她是我娘亲”

    “什么?你是她的女儿?”沈默明显惊讶住了,怪不得他第一眼看见楼若薇,差点以为是医儿活过来了,却原来是她的女儿:“你父亲是楼尚书?”

    “你不用管我父亲是谁,你只用告诉我,我母亲怎么死的”

    楼若薇并不想和沈默相认,她只需要知道就行了,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在她心里,沈默也只是个和她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知道了楼若薇的身份,沈默有点暂时还接受不了,坐在椅子上,他沉默了很久,面色沉沉的,一会儿看看楼若薇,一会儿又抵着头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好半晌,才像是终于决定了一般,攥了攥手,决定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这件事要说起来,还跟颉利有关。

    颉利还没有成为西域可汗的时候,曾经改名换姓来楚国游玩过,就是那个时候,颉利和医夫人一见钟情了。

    而医夫人的父亲百里老爷,无意间知道了颉利的身份,就竭力阻止两人来往,可医夫人对颉利用情至深,而沈默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说是青梅竹马,更像是兄长,不忍见医夫人难过,就每次以自己的身份带医夫人出去和颉利见面。

    这个秘密一直维持到西域皇室发生内乱,颉利不得不立即赶回西域,临离开前,留了书信,让医夫人等他,三年之后,必派人来迎娶。

    三年间,医夫人拒绝了所有上门求亲的男子,只为了颉利的一个承诺。

    可谁知,医夫人一次进山采药,会被楼元庆给……

    伤心之下,医夫人被迫嫁给楼元庆,后来,百里家被灭,医夫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次次来找沈默,都喝得酩酊大醉,胡言乱语的说了很多沈默听不懂的话。

    听到这儿,楼若薇想着应该是百里家被灭,黑虎楼的楼主把假账本给了医夫人的时候吧。

    沈默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继续说道:“世人都说酒后乱情,酒后乱情,有一次医夫人喝得太多了,我去阻止,谁知她竟然将我当成了颉利,可我心里本就对医夫人有感情的,就发生了……

    “……那我母亲怎么死的?”眼见沈默越说越远,眼神也如同飘进了旧时光里,楼若薇不得不开口打断。

    算算时间,怕就是那一次之后,医夫人才怀上了她。

    被楼若薇打断,沈默尴尬的扯扯嘴角:

    “三年后,颉利派人来迎娶医夫人,医夫人自知身份已经配不上颉利,就拒绝了,可她却在颉利的人走后,服了自己配得断情药,慢慢的,人就日渐衰弱了,身边的人谁都认不出来了,可我问她阿史那也颉利是谁,她就沉默了”

    沈默说到这儿的时候,闭上眼睛缓了很久,唇一直瑟抖着,半晌才继续说道:

    “你母亲其实就是积郁在心,这种病啊,治不了”

    除非,时间倒流,回到颉利离开楚国的那一天,颉利问她,可愿和他一起去西域,她点头答应。

    不过,想来那断情药,医夫人在嫁给楼元庆时就配了,只等着颉利的那个承诺兑现,心中无憾,便想彻底的将颉利忘记。

    可谁知道,当初爱的太深,她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却还记得世界上有个人叫阿史那也颉利,日子久了积郁在心,人就这样死了。

    谁也不知道,医夫人离开的时候,心中到底还有没有遗憾。

    遗憾,当初没和那个人一起离开。

    无憾,三年的承诺那个人兑现了。

    听完沈默的话,楼若薇才知,原来母亲年轻时竟然会和颉利有这么深的一段渊源,也没想到母亲竟然真的是抑郁而死,这么想来,颉利也算是痴情的人了,毕竟,这世间有多少男子真的能遵守三年之约。

    “那你怎么会被颉利下蛊了?”

    “说来,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恨颉利,医夫人知道颉利是个固执的人,为了让他死心,就说她爱的人其实是我,颉利知道后也没做什么反应”

    沈默苦涩勾勾唇角,声音里有回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