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8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薇心里一惊,望过去,竟然是余无的铠甲兵。

    不过这次却不同上次,铠甲兵数量少说上百,漆黑的玄铁,在夜色里泛着冰冷的幽芒。

    “夜羽太子和太子妃就算要走,也该通知本皇子和可汗一声,怎么能这么悄悄的离开呢”

    余无从铠甲兵身后走出来,淡笑的看着众人,幽蓝的瞳孔微眯着,犹如蛰伏在黑夜的猎豹,优雅,却危险。

    “本宫没闲情逸致跟余无皇子拐弯抹角,余无皇子心里想什么,真以为本宫不知道吗?”

    想扣下他,胁迫辽国和西域签订合作契约,一并攻打楚国,然后再吞并辽国,西域人的野心,世人皆知。

    余无轻笑一声:“太子可真是直接,既然如此,碧桃还不过来,难道想留在那边?”

    “……是,大皇子”

    自从余无出现,就一直异常安静沉默的碧桃,突然被余无叫道。

    “碧桃,你真是西域的奸细”。

    她让夜羽在颉利身上撒了一种药粉,只要接触,就会染到味道,而这种味道,金缕虫最喜欢。

    碧桃看着错愕的楼若薇,神色浮了一丝愧疚,迟疑了一下,还是抬腿想着余无走去:“对不起,若薇小姐”

    她是西域的人,各为其主,欺骗楼若薇,是她不想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万花,还不赶紧过来吗,难道你真的想和他们背叛西域,背叛父皇?”见碧桃走了过来,余无这才看向万花公主,眉眼冷肃,眸底似乎还带着一丝鄙夷。

    万花公主嗤了一声,冷哼道:

    “我不会做背叛西域的事情,但父皇当初既然能狠心将我丢在宫外寄养,从那一刻起,他就应该知道我总有一天,会真正离开他”

    她不恨颉利,毕竟他身在帝位,要考虑的是整个西域。

    但既然他已经选择为了西域,放弃她这个女儿,她又为何不能离开他。

    “哼,那就别怪大皇兄我手下无情了,上,除了辽国太子和太子妃,其余人等格杀勿论”

    在余无的眼里,这个从小被寄养在宫外的妹妹,只是一个有着血源关系的陌生人而已,是生是死,与他无关。

    而此时,天音突然将沈默丢给小熙子,帅气的跃马而下,扫了一眼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的铠甲兵,轻飘飘的说道:

    “余无皇子带上百铠甲兵包围我们这十来号人,为免不太公平吧”

    余无挑眉,见天音面色上竟然一点都忧虑都没有,心下一动,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就在天音话音落地之时,原本还包围着一行人的铠甲兵,突然如临大敌一般,齐齐拿着武器向后转去:

    “大皇子,我们被人包围了”

    余无错愕:“什么?”

    “余无皇子,你真以为我们会毫无准备的跑来羌城吗?一百名暗月阁杀手,对你这么多的铠甲兵,你觉得我们彼此间,谁的胜算大呢?”

    却原来,早在白日,天音和文治就调了羌城暗月阁分部一百名杀手埋伏竹亭。

    “……”

    听见天音的话,余无只有种浑身冷汗淋漓的惊惧,江湖早就有传言,暗月阁的杀手,包揽武功排行榜前五百名,而跻身进入前百名的暗月阁杀手,据传闻少说也有五十名。

    而他的铠甲兵就算再厉害,可同等人数,对上暗月阁那种强悍到变态的杀手,连被虐的权利都没有。

    可当他再一细想,能这么快调动一百名暗月阁杀手,除非是羌城中有暗月阁的分部,想到这儿,余无更是觉得惊恐至极,暗月阁这个杀手组织,简直无孔不入的让人细思恐极。

    “我看大皇子还是放我们离开吧,当然,你想打一场,我也不介意”

    天音继续挑衅,夜色黑他虽然看不清楚那帮变态杀手的表情,可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兴奋的不要不要的,有这么个可以好好舒展筋骨的机会,只怕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开打了。

    楼若薇和夜羽其实也没想到天音和文治会叫来这么多暗月阁的人,心下惊愕,却又更加的放心了,不过,这也太大手笔了,如此一来,岂不暴露了暗月阁在羌城设有分部的事实了。

    似乎是看出了楼若薇心里的忧虑,天音看向楼若薇,低声解释道:“在夜羽太子答应和楚国合作后,阁主就打算撤出西域分部了,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去处理而已”

    楚辽两国既已达成合作关系,攻打西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到时候分部肯定会有所牵连,而他们此来西域,也只是顺便给孟千城把这件棘手事处理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以此抵过天蚕网被沈默这个怪物撕破的不争事实,回去本部后,也能从轻发过。

    余无没想到暗月阁这次居然这么夸张的调出一百名杀手,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撤回铠甲兵,硬碰硬,就算再拿出一百名铠甲兵,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撤”

    再不情愿,余无也只能下达撤退的命令,带着铠甲兵回羌城复命。

    被一百名暗月阁的杀手保护,楼若薇和夜羽只觉得千分万分安全,离开竹亭,便打算出发回去辽国。

    “那我和文治再送你们一程吧”赶了几天的路,终于抵达楚国和辽国的分界口,天音看了看往楚国的方向,面色古怪的看着夜羽说道。

    “不用了……”

    “用的用的,就让我们送送你们吧……”不待夜羽说完,文治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他的话,然后又看着那一百多名杀手,催促他们赶紧回去楚国本部。

    他才不要这个时候回去楚国呢,娘亲肯定发现了天蚕网不见了,正气头上呢,他这会儿再回去,跟她说天蚕网破了,肯定要被打的皮开花。

    “呃,好吧,那我们现在找个地方,解开沈默身上的蛊毒”

    见两人神色古古怪怪的,夜羽也不好多问什么,看了一眼后面马车上的沈默,答应了两人。

    第225章 相遇,出乎意料

    沈默中的蛊,名为血鸦蛊,神智会被蛊虫吞噬,至于沈默为何会对铃铛声产生反应,只能等解开他的蛊毒才能揭晓了。

    “解蛊毒的话,我们先去找脑浆,最好是粗壮大汉的新鲜脑浆”万花公主走到沈默身边,手指掀开他的眼皮仔细看了几眼,然后脸色平静的说道。

    一行人错愕:“为什么?”

    脑浆还能解蛊毒?

    万花公主不欲多解释,抬眼看了下天色:“恩,现在血鸦蛊还没真正开始吞噬本体,不过时间有限,只有两天”

    两天后,若还没有找到新鲜的合适脑浆,沈默就会真正沦为血鸦蛊的口中餐,便是千里之远,只要颉利催动母蛊,就算照旧把他打晕,他也会如同傀儡一样,遵从颉利下达的任何命令。

    听言,楼若薇和夜羽为难看了一眼马背还昏睡的沈默,心下有些纠结。

    脑浆好找,可还要新鲜的,除非是刚死之人,或者直接杀人取脑浆,可他们又不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怎么可能轻易要了别人的性命。

    无奈,一行人只好先出发往辽国赶去,至于脑浆的事情,等找到了落脚点再说。

    临近午时的时候,总算看见了一处客栈,不过地处荒郊野外,客人少,客栈看起来残破不堪,摇摇欲坠,好像一阵微风吹过去,都能把它吹倒一样。

    见有人来了,客栈小二赶紧热情的迎上来,迎着楼若薇几人在客栈坐定,沏好了茶,笑嘻嘻的问道:

    “几位客官,是打尖还住店啊?”

    往了一眼落魄不堪的客栈,蜘蛛网到处都是,楼若薇几人有点想象不出这样的客栈,房间会糟糕到哪里去,便道:

    “打尖,有什么就上什么吧”

    天音担心他叫的出来的东西,客栈恐怕没有,便如此说道。

    可听在小二耳朵里,却有种“贵客”的意思,笑的就更是灿烂了:

    “好嘞,我们小店啊别看破败成这样子,好的也的确没有,但牛肉猪肉羊肉这些也还是能上的来的,几位稍等,我这就去让厨子炒菜”

    客栈里没人,上菜也就快了,一盏茶功夫不到,就做好了七八盘,荤的占多素的就两盘,香气扑鼻,赶了一晚上路的众人,早就累得饥肠辘辘,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沈默需要吃吗?”天音看了眼外面马匹上的沈默问道。

    他身上的臭味太大,带进来太影响食欲了,就被留在了外面的马背上。

    “等会儿给他弄两个馒头,夹点小菜就行了”

    “哦,也好”

    “艾……有没有感觉……”文治正对着一盘溜肥肠吃的起劲儿,却突然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拽了拽天音的衣袖,可手指还没碰上,眼前一黑,就晕在了桌子上。

    而其余几人,似乎也察觉了异样,还不待他们做出反应,便如文治一样,晕在了桌子上。

    柜台后的小二见状,面露狰狞笑意,叫了两声客官,见他们都没有反应,拍了拍手,从后厨里突然走出来了好几个凶猛大汉,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刀疤:

    “嘿嘿,都一个月没人路过这儿了,没想到这次竟然还有两个小美人,嘿嘿,总算能解瘾了……”

    那些凶猛大汉一边说着,一遍磨拳霍霍的往楼若薇等人走去,眼里带着明显的淫光,都快要流口水了。

    小二不耐烦的瞪了他们几眼,从柜台后丢出两捆粗麻绳过去:

    “先把他们捆了再说,别墨迹,动作快点“

    狠言厉色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先前那般热情。

    而几个大汉对他也唯令是从,接过麻绳,动作迅速的上前,就要将楼若薇等人捆绑起来。

    却在这时,原本已经被迷药迷晕了的一行人,在那几个大汉快要碰到的时候,突然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各自手执武器,准确无误的对上几个大汉的喉咙:

    “嗨,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很讨厌跟人动手啊”

    天音手执银针,针尖泛着寒芒,刺在他面前的大汉喉咙上,冰凉的尖锐触感,让那大汉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差点没尿裤子。

    哆嗦着声音,大汉赶紧求饶:

    “好汉好汉,别动手……”

    其余人也皆被夜羽等扼住喉咙,不敢动弹,他们怎么会想到,这一行人看起来都文文弱弱的,动起手竟然这么狠准,小二也明显被吓住了,但还算比这些粗汉子们稳得住,一见碰了硬茬儿,就打算溜走。

    天音余光瞥见了小二鬼鬼祟祟的身影,唇角幽幽勾起,指间突然就多了根银针,嗖的一声,凌厉的刺向小二逃跑的方向。

    细小的银针,扑哧一声就扎入膝盖中,一股尖锐疼痛,疼的小二身子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天音冷嗤一声:

    “太岁头上动土,也不估量估量自己的能力”

    “好汉饶命啊,我们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这个男人看起来魁梧壮硕,没想到却是个懦弱草包,连点骨气也没有。

    楼若薇睨了他们一眼,看了一眼后厨的方向:“你们一直在这儿打劫过路人?”

    看他们这么熟练,没少干这些缺德事儿吧。

    “没没没,我们就第一次……”其中一人赶紧回答,若不是因为脖子上架着夜羽的长剑,只怕他要吓得跪下来直接抱着夜羽的腿求饶了。

    楼若薇拧眉一脸不相信,看了他们一眼,跟万花一起走进厨房,却发现里面竟然有一处楼梯,望上去,直通厨房顶部,心下狐疑,两人就走了上去,这才发现里面大有玄机。

    却原来,这处楼梯直通楼上住客房间,打开顶部机关,进入房间,两人发现了个怎么也没想到的人。

    万花一脸错愕,可眉眼里更多的却是惊喜,她兴奋的冲上去,抱着那人,激动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王……王爷,你怎么在这儿?”

    却原来,正是顾子衿,看见楼若薇和万花,也明显没反应过来:

    “你……你们……”

    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他们三人竟然能以这种方式在见面,简直太出乎意料外了。

    第226章 驱蛊,蛊虫异常

    “我们要去辽国,王爷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被客栈的人绑架了?”

    万花抱着顾子衿的胳膊不肯松手,顾子衿有些尴尬的冲着楼若薇笑了笑,后者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见状,顾子衿的脸色变得些微苦涩:

    “没有,只是路过这儿,见有处客栈,就……就溜进来了”

    说到进来的方式,顾子衿有点尴尬,他身上的银两已经用完,打算赶到下一处城镇去钱庄去的。

    楼若薇抿嘴忍不住轻笑,万花却只顾着激动,没注意这些:“王爷,万花跟你一起好不好”

    “……你还没说,你们在一起了?”

    碍于万花的身份,顾子衿推了推万花,后者却锲而不舍的又跟上去,大有一副“王爷在哪儿,我在哪儿”的架势。

    狐若不是查出来柔儿是西域的万花公主,是颉利安插在楚国的奸细,可怎么又跟楼若薇他们在一起了。

    “王爷可还记得成亲那日,我跟你说过的话?”万花抬起头来,看着顾子衿,眼里荡漾着一层浅浅的痴迷柔情:

    “这辈子,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的王爷的鬼,其实这次回西域,只是想和我父皇做个了断,如今,我可以再无所顾忌的跟着王爷,还望王爷不要记恨妾身以前的所作所为”

    顾子衿听言,望着万花,没有给出确切的答复,可是看见她挽着自己的胳膊娇娇弱弱的样子,让他又想起了她是柔儿的时候,可到底还记着她是奸细的心情,一时间也不可能这么洒脱的忘记,便轻推开了她:

    “以后再说吧,你们要去辽国?那我也顺便过去那边钱庄一趟”

    他说着,走到楼若薇面前,面色温和,眼底浮着潋滟柔情,万花神色一黯,眸色有点失落,旋即又很快恢复正常。

    楼若薇余光看了一眼万花,然后点头应允了,动作间,微微的拉开两人距离,笑道:

    “也好,夜羽他们还在楼下,我们赶紧下去吧”

    到了楼下,夜羽看见顾子衿下来,下意识的看向楼若薇,见她面色平静,心里便安定了下来。

    楼若薇看见饭厅里多了个跛脚少女,走到夜羽身边,拉着他的手,小声询问:

    “那是谁啊?”

    “从后院救出来的,把人脚打折了不算,还把人糟蹋了,简直该碎尸万段”

    夜羽在后院看见那少女的时候,少女未着一丝半缕,身上都是被铁烫的痕迹,脚踝上绑着一根粗大的铁链,面前一个布满污垢的破碗,碗里就装着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