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7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答应万花的要求”

    夜羽见她在询问自己的意思,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点头:“嗯,好”

    只要是她的话,他都无条件遵守。

    让天音去给万花送话,楼若薇坐在屋子里,看着夜羽,脸上尽是难以置信,还有一丝言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没想到,我父亲真的不是楼元庆,医夫人当年的确给楼家……”

    后面的话,她实在没脸面说出口来,现在的心情就像从高空坠落,又被人猛地拉上去,跌宕起伏的整个人还有一些晕乎。

    “之前我们不就怀疑过吗,意料中的事,没必要伤感”夜羽递给她一杯茶,让她缓缓神。

    被夜羽柔声安慰了一句,楼若薇觉得心里好受多了,的确,本来就在意料中,只要把沈默救出来,万花再解开他身上的蛊毒,关于医夫人去世的真相,就能清清楚楚了,这就是他们冒险来西域的目的。

    天音回来的时候,把万花写的信条递给楼若薇,上面写着一行字:想要救人,先拔出奸细。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身边真有奸细?”

    “应该是这个意思,你和夜羽先留在皇宫,我和文治出宫调查清楚这件事”

    如果他们身边真有奸细,救出沈默这件事儿就不好办了。

    出宫后,天音和文治直接回到客栈,客栈因为昨晚怪物再次闯入,官府已经暂时查封了客栈,因为这次没有住客死伤,查案的官员心内有疑,便对客栈的住客一应禁足。

    而柳儿碧桃等人已经等的心焦如焚,见两人过来,赶紧上前问道:

    “太子和若薇小姐没事吧?”

    见两人急的面上都起了虚寒,天音便答道:“没事,颉利可汗留他们在宫内住两日,倒是你们在客栈里没出什么事吧?”

    柳儿和碧桃摇头:“没有,只是先前官府过来问过话,问我们同行的另外几人怎么不见了,没办法,我们只好跟他们说了太子的身份,所以没怎么为难我们”

    天音和文治对视一眼,见两人言谈举止都无异样,便说句先下楼去吃饭,其他的事,吃过早饭再说。

    第222章 试探,奸细是她?

    刚吃罢饭,官府的人又来了一趟,循例问了遍昨晚客栈发生的事情,知道几人身份特殊,一直客客气气的,临走了,还叮嘱了句,近段时间外面混乱,尽量留在客栈不要外出,倒没有禁足的意思。

    官府离开后,碧桃撇了撇嘴:“不就是怕我们跑了,他们没法交差嘛”

    现在,西域和其他国家情势紧迫,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可这层平静之下,却翻涌着万丈波涛,战争一触即发。

    如果能有他们这一行人做人质,万一真的打起了仗,对辽国也能起到牵制的作用。

    文治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小桃子,你这次倒是聪明了一会啊”

    “那是,我一直都很聪明的”碧桃扬了扬头,得意道。

    柳儿听言,捂嘴轻笑了起来。

    虽说万花公主的信条上让他们找奸细,可就连万花公主,也不知道那个奸细的身份究竟是怎样的,说不准就是客栈的老板,或者店小二,或者客栈里其中一个住客,又或者……

    柳儿碧桃也说不定,天音和文治顿感无力,根本不知道从哪儿入手调查。

    “天音,你说要不使诈吧”文治人虽小,却是个鬼精灵的,眼珠子转了转,便计上心来。

    天音见他一副贼兮兮的,这小屁孩,八成是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入夜,月黑风高,寂静的只有虫子的唧唧叫声。

    “柳儿碧桃,你们现在客栈等着,我和文治这就入宫去带太子等人出来”

    天音一脸凝重,叮嘱了好几遍让柳儿和碧桃二人一定要待在客栈里等他们回来,今天晚上,他们就能带着怪物和夜羽楼若薇离开羌城了。

    碧桃和柳儿赶紧点头:“恩,你们赶紧去吧,小心点”

    离开客栈,天音和文治没有半点停留的赶往皇宫,想要赶紧把夜羽等人带出来,而暗月阁的一行人则守在宫外,打算接应。

    宫中因为怪物的事情,人心惶惶,往常入了夜,各处宫殿都会熄了烛火,可今晚,人人怕那怪物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寝宫中,即便已经是深夜,也还点着烛火,便是宫殿外也亮堂堂的。

    突然,一道娇小的身影窜入皇宫,避开躲在暗处的颉利眼线,目标直指颉利寝宫。

    “卑职,拜见可汗”听声音,似乎是个女子。

    颉利看着跪在下方的黑衣人,皱眉:“你入宫的时候,有没有让人发现行踪”

    颉利此人,十分小心谨慎,手下的影卫都分成了个三个组织,每一个组织都不互通,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更不知道对方的样貌。

    而专门负责在外搜罗情报的影卫,每每入宫,都要躲过宫中保护颉利安危的影卫耳目,不得不说,此人心机沉重,而野心也更庞大。

    黑衣人垂目:“不曾,卑职此次进宫,是得知暗月阁等人打算今夜救出沈默,离开羌城”

    “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没有”

    “可知错?”颉利眯着眼睛,眸底泛着幽冷寒光,盯得黑衣人心里阵阵发怵。

    颤了颤身子,黑衣人心里有点害怕:“……奴婢不知”

    颉利突然执起桌上的毛笔架,一把扔了过去,毛笔架的尖端,砸到了黑衣人的肩膀处,力道之大,砸的黑衣人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却又动作极快的赶紧跪好,低着头,不敢有半点不敬。

    “愚蠢,还不赶紧滚回客栈,要是露出一点马脚,自己提着脑袋来见朕”

    颉利冷哼了一声说道,脸上的怒气森然密布。

    黑衣人哆嗦着身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起身逃窜一样快速离开,在黑衣人离开后,颉利赶紧派亲信去检查暗宫可有人外人出入。

    今晚的事情,分明是夜羽等人设的局,想要抓住他安插在他们身边的奸细。

    文治和天音看着黑衣人离开,对视一眼,赶紧跟上。

    黑衣人对西域皇宫极为熟悉,很快出了皇宫,再次回到客栈。

    她一路都捂着肩膀,想来是先前被颉利砸的不轻,动作很轻的开了房门,然后换了衣服。

    “砰砰砰”外面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屋子里的人被惊着了,换衣服的动作就更快了:

    “谁啊”

    “是我,天音,快开门”

    门打开,是碧桃开的,柳儿正在系扣子,见天音和文治进来,脸上一阵羞赫,转过身,系好扣子才又转过来。

    文治抬手拉了拉碧桃的胳膊,有些遗憾的说道:“刚进去,就被人发现了,所以计划取消了”

    他拉碧桃的力道不大不小,可如果肩膀受了伤,肯定会被牵扯到,见碧桃脸色无误,天音和文治对视一眼,心下便有了决定。

    “柳儿,你之前在睡觉?”文治装似随口的问道。

    柳儿不好意思的点头:“嗯,可能是昨晚因为那个怪物的时候,后来又被官府查问,先前是在没忍住,就睡着了”

    说来,柳儿也觉得纳闷,她自控力一向很好的,怎么今晚这么重要的时候,就睡着了,想想,或许真是这两日太累了吧。

    天音听言,眼底抹过一缕精光,道:“既然计划取消了,那就休息吧,不用自责”

    说完,像是安慰一样,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柳儿却吃痛的皱起了眉,抬手抚着肩膀,下意识的避开了天音的手,而后,见天音一脸疑惑,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先前去后院打水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胳膊,没事的”

    “那你记得上药,我和文治先回去了”

    “嗯”

    从柳儿和碧桃的房间出来,文治和天音回到自己的房间:“难不成是柳儿?”

    黑衣人在皇宫里被颉利伤了肩膀,他们先前试探了一番,碧桃没有异常,柳儿却说自己打水的伤了肩膀,时间这么巧合,真让人怀疑。

    “柳儿是夜羽的人,总觉得不像啊”文治皱眉反驳。

    “总之,现在先别打草惊蛇,等我们再试试,再做决定”

    不知怎的,天音还是感觉柳儿不像颉利的人,等明日里溜进宫里,去问问夜羽柳儿的事情再说吧。

    第223章 计划,你把他打晕了?

    “柳儿从小就跟在小王身边,她家人死于一场瘟疫,身世清白,不可能是柳儿”夜羽听了天音的话,果断否决了他和文治的猜测。

    柳儿家乡闹瘟疫那年,他恰巧跟大皇兄路过,见她孤苦无依很是可怜,就收到自己身边做了婢女,她之前连西域人都没接触过,怎么可能会是颉利的人。

    天音皱眉:“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碧桃的话,昨晚我和文治试探过了,也不是啊”

    “会不会是你们被骗了?”楼若薇挑眉问道。

    奸细,一般都是君主从乞丐窝里挑选出来的,身世简单,再加上长达多年的各种残酷培训,身上只有一点伤痛,或许是可以忍耐下来的。

    她倒是不是故意偏袒柳儿,而是因为相信夜羽,与之比较起来,碧桃的确值得人怀疑。

    当然,她也希望是自己猜错了,毕竟,碧桃当初为了她,跟顾子衿求过情,在那段孤独无所依靠的日子里,她一度将碧桃和柳儿看成了自己的妹妹,希望……

    因为大皇子余无要回来,宫里正在忙着准备晚上的宴席,夜羽和楼若薇也被颉利请了过去。

    本不想让楼若薇和余无太多接触的,但身在对方的地盘上,也不能太任性,只能在夜色降临的时候赶过去了。

    难得的,万花公主也在宴席上,彼此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余无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看上去风尘仆仆的,像是刚从什么地方急急的赶过来,拜见了颉利可汗,便坐在了自己的对应座位上。

    他见楼若薇也在场,眸子便一直锁在她身上,不曾离开,看的夜羽心里厌恶至极,只想宴会赶紧结束。

    “对了,上次和夜羽太子相遇,太子还没介绍介绍你身边的少年是谁?”余无眯着眼睛,眼底聚着一抹精光,像是在计谋着什么一样。

    夜羽挡了挡他的视线,然后如宣誓占有权一样,大手一揽,把楼若薇揽进了怀里:

    “辽国太子妃”

    简单五个字,既霸气的宣布了楼若薇的身份,又强悍的直接将余无那些小心思扼杀在摇篮中。

    果然,余无在听见这句话时,眼里的贪婪收敛了些,可还是残存了一点:更多的却是惊愕“恩?他是女子?”

    “呵呵,出来游玩,男子身份要方便些”夜羽盯着余无,语气平稳的解释道。

    “只是瞧着太子妃的样貌,不免觉得惊艳罢了……”

    之前就已经觉得狠倾丽,而如今,在大殿辉煌灯煌的映照下,多了一层朦胧,只觉得更加魅惑迷人,让他越发心痒痒了。

    夜羽听言,眉宇间凝起一丝不悦,只后悔今晚不应该顾忌那么多,知道余无对楼若薇的心思,还带着她来参加宴席,简直后悔至极。

    宴席进展到一半,夜羽就再忍不了余无看着楼若薇的贪婪眼神,带着人就离开了。

    “不管那什么奸细了,明晚就实施计划,带沈默离开”

    “好”虽然知道夜羽是一时冲动做的决定,可楼若薇还是答应了,一来,她也有点受不了余无的怪异眼神,二来,奸细试探不出来,不如就走而挺险,到时,奸细是谁,便会明明白白了。

    可余无像是真的对楼若薇动了心,第二日一早就带着人过来了,后面的一众婢女手中端着托盘,托盘上有不少罕见的水果,个个新鲜水灵。

    夜羽知道他对楼若薇的心思,找了理由拒而不见,余无也不懊恼,却坚持让夜羽把水果留下。

    余无离开后,夜羽单独去了趟颉利可汗的书房,说是下午想和楼若薇出宫见见外面的西域风情,但风俗地貌不太熟悉,可否向他借两人。

    颉利可汗欣然应允,派的人却是两个亲卫军的副统领,夜羽心下了然,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只让两人丑时在宫门口等着就好。

    丑时到了,楼若薇和夜羽上了颉利可汗安排的马车,由两个副统领驾马,向着宫外而去。

    临近傍晚的时候,天音和文治等人悄悄的溜进宫,由文治带人去万花公主那边,而沈默那边,则由天音过去救人。。

    “柳儿,你说太子他们不会出事吧,要不我们留下来和太子他们集合了再走吧”听天音和文治说了今晚的行动,碧桃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总担心会不会出事。

    柳儿也一脸的担忧,神色凝重:“不管怎样,听天音的就是了,我们留下来只会拖累他们的后腿”

    其实,她也挺紧张的,也想留下来,但柳儿比起碧桃,要更为理智些,知道这个时候担心起不了任何作用。

    碧桃听言,只好拍着小胸脯不断的安慰自己,让自己放松下来。

    门响,一打开是暗月阁的人来带两个人离开,拎好行囊,碧桃和柳儿对视一眼,看了一眼颉利皇宫的方向,长舒一口气,便跟着暗月阁的人离开了。

    暗月阁的人轻功不错,便是带着两个不会轻功的人,也能自如的飞檐走壁,一路不曾歇息,很快就到了十里外的竹亭。

    而那厢,颉利派去明则保护实则监视的两个统领,也被楼若薇一把迷药放倒了,在城外找到之前安排好的马匹,两人快马加鞭的往竹亭赶去。

    至于万花公主,文治办事效率极高,早在楼若薇和夜羽之前,就率先一步抵达竹亭。

    楼若薇抵达竹亭,见柳儿和碧桃都在,便送了口气,抬眼,看见碧桃肩上趴着一只带着点点星光的金缕冲,眨了眨眼,神色有些复杂。

    天音那边,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眼看着快到约定的亥时了,可连人影都还没看见,一行人,不由有点担心了。

    在竹亭里焦躁不安的等待着,文治差点要骑马冲回去了,被暗月阁的人赶紧拦住,好在,戍时差一刻的时候,终于听见不远处马蹄急促的声音,是文治带着沈默过来了。

    “你把他打晕了?”文治看着他身后被五花大绑绑在马匹上的沈默,挑眉似笑非笑的问道。

    第224章 逆袭,暗月阁的大手笔

    “废话,他一会儿正常一会儿疯癫,不打晕我怎么带过来,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儿”

    此地不宜久留,颉利很快也会发现异常,最好赶在他发现之前,速速离开,不然肯定有麻烦。

    可就在这时,突然从四周的黑暗里冲出来一队身着玄铁铠甲的士兵,夜羽和楼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