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6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怖的手段,上次不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一点纰漏,就被丢到蛇群里,虽然都是无毒的,可那种软绵绵冰凉凉的东西,现在想起来,浑身都还起鸡皮疙瘩呢。

    天音一听,才知道那知道那张巨网原来是孟千城收藏的天蚕网,想起孟千城整人的手段,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也不犹豫,大手一扬,直接带人冲进了皇宫。

    好在,几人轻功都不错,屏气凝息的本领也厉害,小心翼翼的循着那股怪物身上的味道,彻查西域皇宫,同时也谨慎的避开躲在暗处的影卫。

    楼若薇和夜羽也已经乘坐马车进入了皇宫,颉利让人速速准备了酒菜款待。

    “夜羽太子此来西域,也不知会一声,朕也好派人接应啊”

    颉利可汗的五官,和余无很像,轮廓深邃俊美,尤其那双幽蓝眼眸,如同深邃不可见底的幽潭,便是已经三十九,脸上不见半点沧桑,反更添成熟男性的魅力,不动不语的坐在上位上,像一头蛰伏养神的猎豹,令人不敢有半点小觑。

    “只是过来西域游玩,哪儿能打扰可汗,倒是小王这么晚进宫,还请可汗见谅”夜羽没有和颉利打过交道,心中万分防备,不敢有斑点法放松。

    楼若薇坐在一旁,一直低垂着眉眼,可鼻子却敏锐的嗅着,怪物的气息虽然薄弱,可这处宫殿里还是残存一些,怕那怪物真和颉利有关。

    颉利爽朗的大笑两声,让婢女把烤好的牛肉送到二人面前,又命人端了葡萄酒招待:“那不知夜羽太子这么晚来见朕,是有什么事?”

    说罢,他余光瞄了一眼夜羽身旁一直低垂着脑袋的白发少年,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眼里打量的意味就更明显了。

    “可汗问起,那小王也不客气了,小王落脚的客栈,连续出了两宗怪物伤人案件,小王今晚就跟踪怪物,却发现怪物逃入可汗的皇宫中后,就不见了踪迹,担心那怪物可能会伤着可汗,适才连夜入宫,将此事报于可汗”

    颉利一听,面色惊愕,瞪大了眼睛,可又有点难以置信:“夜羽太子莫不是在和朕开玩笑?”

    “可汗,此事事关重大,小王怎会拿可汗安危做玩笑”夜羽面色肃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颉利,字字清晰。

    见夜羽面色凝重,不似开玩笑,况且羌城最近的确传闻有怪物杀人,颉利怕怪物真到了皇宫,让人安置楼若薇和夜羽在宫中住下,就调派士兵仔仔细细的搜索皇宫每一处宫殿。

    宫殿外,士兵正拎着灯笼,四处搜索怪物的踪迹,楼若薇侧头看向夜羽:“看颉利害怕成那样,难道怪物和他没关系?”

    “或许是装的也不一定,不知道天音和文治查到什么了”

    也不知是颉利装的太像,还是这件事真和他没关系,在颉利脸上,夜羽没看出一点异常。

    不过,就算怪物不是颉利养的,但这件事也和颉利脱不开干系,否则怪物明目张胆的逃进皇宫,那些暗处的影卫,怎么会一点反应也没有。

    “可汗,刘思远已经回到暗宫了”颉利身后的带刀侍卫上前一步,低声说道。

    颉利听言,一改先前的爽朗,面色变得阴翳,冷冷一甩袖,便朝着某个方向大步而去。

    文治和天音等人跟踪怪物,来到了一处看起来格外凄凉落魄的宫殿,可等几人冲进宫殿的时候,却发现怪物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几人心下惊疑,在宫殿里四处翻找了一番,连个怪物的脚印都没找到。

    不过,倒是那股腥臭味,比之先前要浓郁了很多,熏得人眼泪直往下流,就算带着面巾,都挡不住。

    天音抹了一把眼泪,抽抽鼻子,扫了一圈宫殿,低声道:“没找到什么机关啊,总不能真是鬼啊?”

    暗月阁杀手培训的时候,机关术是必学的,天音更是机关中的高手,可饶他来来回回检查了五六遍,都没看见宫殿里哪个地方有机关。

    “你这种话别让我娘亲听到,不然她会专门给你设计一套地狱魔鬼训练,让你见见到底是真鬼可怕,还是她可怕”文治瞥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吐槽道。

    那儿有鬼啊,肯定是这个地方有暗道,怪物跑进来逃到暗道了。

    “小阁主,有人来了,我们赶紧藏起来”院子里把风的人突然跑进起来,低声警告。

    文治和天音一听,当即一跃跳上了房梁,而其余几人动作利落的各自找了隐藏起来,气息也控制在低不可闻的范围内。

    第220章 嫉恨,因为他叫的都是你的名字

    房梁很宽,文治和天音躲在上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外面的来人。

    颉利和他的亲信走进来后,两人先是谨慎的四处打量了一眼,见没什么异样,两人走到宫殿的床榻前,从怀里取出一方面巾,然后颉利取下手指上的扳指,蹲下身子,将扳指盖在床腿上。

    很快,就听见床榻发出咔擦咔擦声,床榻很快向右移动,闪出一条两人宽的开口,一股腥臭味就冲鼻而来,刺的天音和文治差点没忍住,要打喷嚏,赶紧用手捂住了鼻子。

    颉利动作极快的钻进去,开口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封闭了,而那名亲信则留在外面把风。

    天音和文治见状,对视一眼,继续趴在房梁上,看着下面的动静。

    过了半刻种,颉利从里面出来,身上脏兮兮的,还带着不少血迹,头发有些散乱,面上隐隐怒气,气冲冲的带着亲信离开了。

    颉利和亲信离开后,文治和天音在房梁上又等了半晌,确定两人不会回来,才上面一跃而下,走到那根床腿前,果然,上面有一指甲盖大小的缺痕:

    “弄开这个要要多久?”

    文治摸了摸那个缺痕,看向天音问道。

    “一盏茶”

    “那我们在外面把风,你动作快点”

    皇宫里的人听说杀人怪物跑到皇宫里,个个人心惶惶,生怕那怪物跑到自己宫殿里杀了自己,一时之间,只见各处宫殿都灯火通明。

    楼若薇和夜羽看着皇宫里乱哄哄的,文治那边又还没来消息,不由有些担心:

    “会不会出事了?”

    夜羽柔声安慰:“放心,没事的,暗月阁的人武功都很高,就算皇宫里影卫多,可要避开他们的耳目,还是没问题的”

    听言,楼若薇勉强放心,可不知怎么的,总隐隐的还是感觉今晚会有事发生。

    半刻钟后,天音打开了机关,招呼文治进来,又带了两人进去,留下三人在外把风。

    一进去,天音就被扑面而来的臭味熏得掉头就要跑回去,被文治一把抓住衣角,才勉强放弃了逃走的打算。

    “活了二十多年,就没闻过这么臭的,呕……”天音话音还没落地,就忍不住心里的恶心,猛地一把侧头,扶着墙壁,弯腰呕吐了起来。

    “嗯,可是一想到天蚕网,我就不觉得臭了”文治摸了摸鼻子,同情的看着天音感慨道。

    与其被娘亲惩罚,他宁可抓住撕了天蚕网的怪物回去交差。

    一听文治的话,天音登时觉得这点臭味儿其实也没什么,抹了抹嘴角,扶着墙壁站起来,几人继续沿着这条一人宽的暗里走。

    越往里走,臭味就越发浓重,可这也代表了,他们离怪物所在的地方越紧,四人都握着武器,每一步都开始走的愈发谨慎小心。

    “呜哇啊啊……”突然,一道怪物的的低吼声传来,几个人吓得赶紧后退几步,贴着墙壁没敢再往前半步,过了半晌,暗道里安静了许多,几个人才继续往前走,过了转角,前面应该是点着火把蜡烛,虽然不算太亮堂,也明了不少。

    可当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几个人顿时被吓了一跳,饶是心理素质高超的天音和文治,都被惊血液瞬间倒流,浑身都冰凉了起来。

    这哪里还是人间,分明是地狱,数不清的残肢断臂几乎堆成一座小山,人头四处散落,嫣红的新鲜血液将地面洇湿,浓重的血腥气,将不大的空间里,都蔓延出死亡的气息。

    而在那座人的四肢堆成的小山上,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色怪物,正抱着人头啃的起劲,脑浆四溢,血浆迸出……

    “这……这……?”天音惊愕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他整个人都懵了,还有什么比这一幕还恐怖的。

    文治明显也受了惊吓,小身子一颤一颤的,表情有点恐惧,咽了咽口水,他做了个动作,让天音把那个铃铛拿出来。

    铃铛被天音做了手脚,便是再怎么摇晃,也不会发出声响。

    文治见怪物还在啃噬脑袋,小心翼翼的将铃铛下端的银针取出,瞄了一眼那怪物,手上一使劲儿,将铃铛丢了出去。

    里面的小铁珠子失去了银针的束缚,被人大力一抛,发出定当定当的清脆铃声,怪物蓦地一愣,突然丢下手里的人头,身形快如风,铃铛还没落地,就被怪物捞在了手里。

    那怪物接到铃铛后,抱着铃铛一阵愣神,安静的站在地上,捧着铃铛,因为毛发遮面,天音和文治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是怎样的。

    天音和文治从那出破败的宫殿过来的时候,带了一封血书,两人建议楼若薇出宫后再看,可暂时,楼若薇和夜羽却不打算离开颉利的皇宫,因为,楼若薇竟然看见了万花公主。

    “没想到,你居然敢来西域,还真是胆大啊”万花坐在楼若薇对面,笑的唇不露齿。

    她听大皇兄余无说楼若薇来羌城后,就一直等待着两人再相遇的那一天,没想到,可真快啊。

    “再胆大,也没有万花公主胆大”楼若薇似笑非笑的回应。

    万花抿嘴,知道楼若薇说的是,她隐瞒身份嫁给顾子衿之事,可就是因为被楼若薇提及了这件事,万花公主的脸色登时难看了起来,恨恨的瞪着楼若薇,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下面的话:

    “你为什么没有死啊,为什么……”

    夜羽听闻,拧眉,面露不悦,楼若薇见状,拉了拉他的袖子,而后,看着万花,语气轻飘飘的回答:

    “我一直都搞不懂你为什么恨我,要说为情呢,顾子衿爱的是你,要说家世呢,你比我好的多,我还真纳闷啊”

    “你知不知道,子衿当初跟我做的时候,他叫的一直都是你的名字啊,如果你还是个傻子多好,这样他就不会爱上你”万花公主以为楼若薇是在讽刺她,嗤了一声,语气里尽是怒气。

    她说太暧昧,楼若薇忍不住脸红,她没想到顾子衿会……

    楼若薇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如果真是这样,那顾子衿可能真对她动心了,也难怪会惹来万花公主嫉恨。

    第221章 奸细,各为其主而已

    “其实,我们各为其主,如果不是因为七王爷,我觉得我们或许能成为朋友”万花公主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看着楼若薇语气平静的说道。

    说实话,她挺欣赏楼若薇的性子,百折不挠,说难听点,就像路边风吹不倒雨打不断的草儿,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这样的有韧劲的人,很少有了。

    皱眉,楼若薇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挑衅示威,还是真的感慨?

    “我从一出生,就被父皇寄养在宫外,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父皇也从未来看过我,我知道自己是个公主,西域唯一的一个公主”

    颉利此生只生有一个女儿,其余均是皇子,按理说,万花公主应该是天下最幸福的一个公主,可她输就输在颉利可汗的野心上。

    颉利要的是统一整个天玄大陆,为此,他可以不计较任何代价,任何手段,包括牺牲自己唯一的女儿。

    “五年前,父皇把我送到青楼之中,你知道吗,但凡被送进去的女子,定期都要服用一种草药,直到没有生育能力,为了计划没有一点纰漏,就算我是公主,也不可例外”

    楼若薇不知道她说这些是想表达什么,可却听得心里怪怪的,她一直觉得楼家的人已经够极品了,可当知道她根本不是楼家血脉时,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眼下再和万花公主一对比,只觉得同情。

    但凡女子,此生最大的愿望,怕也就是和心爱的人生儿育女,平平静静的过完一生。

    可她却因为自己的父皇,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想想,也是悲哀。

    “你也不用同情我,我说过,我们都是各为其主,就像楚国和辽国也有安插在我们西域的奸细,他们不惜付出生命代价去换取一份情报,在我们西域人眼里,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所处位置不同,感受也或多或少会有变化,在万花公主的心里,虽然憎恨颉利对自己的狠心无情,可就算再恨,内心深处,不还是暗暗期待着颉利有那么一瞬间,会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听万花公主说罢,楼若薇和夜羽沉默半晌,片刻,楼若薇开口:“那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就算我们现在是在西域皇宫里,但你想对我们动手,也是不可能的”

    莫说楚辽西域三国还没交战,就算交战三国情势紧张,他们此趟进宫,也做了完全准备,别说是万花公主,就算是颉利相对他们动手,也要掂量掂量。

    毕竟,暗月阁的势力已经渗透到西域,若楼若薇和夜羽出了什么事,宫外待令的人也会立马冲进来,搅得整个西域皇宫不得安宁。

    “我们做一笔交易,我帮你们救出那个怪物,你们带我离开西域”

    “?”楼若薇困惑。

    听万花公主先前的意思,她分明是誓死效忠颉利的,怎么会做出背叛颉利的事来,她不由凝眉看向夜羽,后者也明显有些愣怔。

    一旁一直沉默的天音突然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救那个怪物,况且,我们自己也能救出怪物,不用你帮忙”

    “呵,我知道那个怪物是谁,我也知道你们有能力,但你们确定能解开怪物身上的蛊毒吗?”

    “蛊毒?”天音挑眉,诧异的看着万花公主。

    他还以为那怪物中的就是草药能解的毒,没想到竟然是蛊。

    万花公主离开后,天音改变了主意,建议楼若薇现在就打开血书,看完血书里的内容,再做决定不迟。

    楼若薇一脸狐疑的看了一眼天音,又看了看夜羽,犹豫了下打开了血书,血书上字迹潦草,线条扭曲,写书者仿佛每一次落笔,都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楼若薇几乎是揪着心把这封血书看完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颤抖着手将血书叠好收了起来,楼若薇看向夜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