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5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人,卑职也是怕再调派铠甲兵,只会无故损失啊”

    听巨斧男人,余无也慢慢平静了下来,他坐会椅子上,看着巨斧男人,叹了口气,道:“还好,还好父皇已经安排妥当,只等夜羽落网,到时候有他在手,辽国想跟楚国联手?妄想”

    因为山匪的关系,原本酉时就能抵达羌城,却延迟到了戍时,也恰好赶在了关城门前进入。

    也不知是天子脚下龙威森严的缘故,还是羌城民风和乌镇有区别,太阳刚下山,羌城家家户户就关了门,唯剩下三两家客栈还开着,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楼若薇一行人心里都不由跟着防备了起来。

    第217章 奇怪,客栈有命案

    就近找了家客栈,开了几间上房,又让小二随便做两样小菜儿,一行人才算彻底安顿下来。

    “老板,怎么城里这么安静啊,现在还不晚啊,街上可就一个人也没有了”

    羌城是西域的帝都,按理说,到了晚上的时候,应该非常热闹啊。

    掌柜见问话的是个小姑娘,眼睛谨慎的四处瞄了瞄,才小心的低声回答:“我们这儿啊,最近闹鬼,可不就一到晚上就没人影了嘛,也就我们这些开客栈做生意的还开着门”

    柳儿一听闹鬼,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觉得脊背骨凉飕飕的,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闹什么鬼,会不会是有人开玩笑啊?”

    鬼怪乱神的,柳儿是怕,可也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

    掌柜摇头否认了柳儿的说法:“不可能的,有很多人都见过的,那个鬼浑身都是红的,披头散发,来无影去无踪,正常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浑身都是红的?”

    “对啊对啊,小姑娘你是没看见,血糊糊的还有一股腥臭味,可吓人了”掌柜说着,还四处望了望,像是真的在怕他嘴里说的鬼突然出现似的。

    “那掌柜你晚上还开门啊,不怕吗?”柳儿纳闷的问到。

    只听他说,就觉得怪渗人的,这么大晚上的,客栈前厅都没人,冷风吹过,阴嗖嗖的,怪恐怖的。

    掌柜无奈摇头:“这不是养家糊口嘛,饭菜应该快做好了,我去看看哈”

    柳儿上楼将掌柜的话一一转述,楼若薇和夜羽等人心下疑惑,听掌柜说的那么吓人,难不成真是鬼?

    “我娘亲说世界上没有鬼,鬼其实就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而已”文治板着脸,拿着帕子擦着刀鞘,用一种违和感十足的大人口气回答。

    楼若薇点头同意他的观点,可碧桃是个胆小的,吓得站在那儿哆哆嗦嗦的,怕极了:“可我娘亲说世界上是有鬼的,人死了就成了鬼,如果他们还想留在人间,就会出来吓人的,像那些水鬼啊什么,都会淹死经过水边的人……”

    “如果你是鬼然后杀了我,我变成鬼再跟你相遇,然后说一声‘哦,就是你杀死我的’,你不觉得很尴尬吗?所以说,世界上没鬼的”

    文治挥了两下手里的匕首,匕首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只用听得,就知道这匕首绝对能削铁如泥。

    很明显,碧桃被文治哄住了,听完他的话,碧桃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重重点头,表示强烈赞同,世界上原来没鬼啊。

    楼若薇夜羽等人见状,忍不住笑出了声,心里暗道这丫头太笨了。

    小熙子见她蠢蠢的,简直无药可救了,忍不住无语的勾了勾唇角,表示无奈。

    用过饭,几人都回了各自的房间,暗月阁的人则轮班值夜,前半夜便平安无事的度过了。

    后半夜的时候,二楼突然传来一道女子的尖叫声,天音等人闻讯赶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血呼啦的血人,从一个住客房间里冲出来,跑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两个带血的足迹,隐隐的还有一股腥臭味,便是天音也忍受不了,被迫放弃了跟踪。

    楼若薇和夜羽也穿上衣服起来了,赶到二楼那住客的房间,便见屋子里到处都是血迹,床上的女住客死相凄惨可怖,像是被生生啃噬了皮肉一样,有自制力差的,当场呕吐了出来。

    官府的人也很快闻讯赶来,将客栈查封了起来,而客栈里的住客,则统统被拘押在了各自的房间,等候审讯。

    “天音,你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了没有?”文治趴在天音身上,问到。

    天音摇头:“没有,不过我想应该是个人,可惜脸上都是血,看不出样子”

    “那你怎么不追上去啊”文治撇嘴抱怨。

    “小阁主,如果让你闻一下那个东西身上的闻到,你会连上辈子的年夜饭都吐出来”想起那个味道,天音就恶心胃里只泛酸水儿,他当时眼泪都被熏出来,没晕倒,已经不错了。

    楼若薇听他这么说的,忍不住开口:“天音堂主,你以前有没有闻过这种味道?”

    她实在想不通什么东西,能把人臭成这样子。

    “没闻过,不过又觉得熟悉,像是很多种常闻的臭味,混合在了一起”

    “……什么东西?”

    “不知道”

    被拘押在客栈里,几人便是到了羌城,也不能立马去找那个青梅竹马,而官府方面,也没查出什么线索,三日后,碍于客栈中的住客哀怨愤愤,只能仓促结案。

    得了自由,一行人便开始仔细寻找那个青梅竹马,很快就在一家青楼问到了他的行踪。

    “你说他这几天都没来,那你知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住?”小熙子看着面前打扮的风骚入骨的***忍着心里的强烈厌恶,问到。

    **见面前小哥长的清秀,可身材倍儿棒,一看就是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帅哥儿,秋波更是一个接一个送着:“这个嘛,好像是在同源客栈……小哥别走啊……”

    问到了青梅竹马的落脚客栈,几人风风火火的杀过去,同源客栈的老板,却说五日前就失踪了,已经报了案,官府现在还没找到人。

    线索到这儿,一下子断了,夜羽和楼若薇有些气馁,只能回去客栈从长计议。

    老板见二人回来,笑着上前沏了壶茶,招呼着:“我说两位,你们那朋友找着没啊?”

    “多谢老板,说是五日前失踪,官府现在还没找到人”接过茶水,楼若薇客气的谢了一句。

    “五日前?那个血呼啦的怪物,就是五日前出现的,来客人了,两位先坐着,我去招呼一下”

    老板那句话,顿时引起了夜羽和楼若薇的注意,夜羽挑眉:“难不成那个怪物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再次被提及时间,两人不由起了心,怪物出现的时间和青梅竹马失踪的时间太过巧合,而且之前他们出去打听的时候,同源客栈的掌柜说怪物第一次就是出现在他们客栈的,然后青梅竹马就不见了,而同源客栈却没出现死者,实在奇怪。

    第218章 抓阄,悲催的诱饵

    “不如我们现在就去调查一下这个怪物,或许真有牵扯也说不定”摸着了线索,楼若薇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不管青梅竹马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人。

    说干就干,楼若薇和夜羽还有暗月阁的人,分头行动,一方去直接搜索怪物的行踪,另一方则去打听这几个死者之间的联系。

    直到太阳落山,一行人才回到客栈,将寻来的线索一一拼凑。

    “我和薇儿打听到,第一个死者是在四天前死的,只是一名普通妇女,第二名是个猎户,第三个和第四个都是其他国家过来游玩的未出阁女子”

    似乎,这几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天音也将今天打探来的事情说了一遍,与夜羽和楼若薇打听来的没什么不同,而文治带人也没找到怪物的落脚点。

    “难道是随机杀人,怪物看谁不顺眼就杀谁了?”小熙子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楼若薇摇头:“应该不会,第四天死的女住客是当天才到羌城的,根本就没惹过谁,说不通啊”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整个羌城的人都危险了,谁知道那怪物什么时候会看不顺眼自己啊。

    不过,被小熙子这么一闹,夜羽突然记起一件事儿:“前几个死者都是死于子时,而且还有人说是在打更的敲完第二道锣的时候”

    “第二道锣?”

    听夜羽这么一说,几人才记起,那天那个女住客发出惨叫声的时候,好像是隐隐听见一道敲锣声。

    见几人想不出什么,碧桃就端了盘糕点过来:“那先吃点东西,吃饱了说不定就想出来”

    楼若薇听见她身上有铃儿定当的声音,晃眼扫过去,见她腰间系着一铜色小铃铛,异域风情浓重,铃铛上还刻画着好看的图案,应该白日在街上买的。

    是夜,客栈里静悄悄的,走廊上有暗月阁的人把守着,掌柜抬眼望了望,有人陪伴,心里有点安生。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不远处,有更夫的声音遥遥传来,随即便有敲锣声响起。

    眼下已是子时,老板自打听见更夫的声音时,就变得惊慌了起来,胆战心惊的听着第一道锣声响起,身子颤了颤,像是在害怕什么,三两个呼吸后,第二道锣声响起,老板的心都要揪在一起了,嘴里碎碎念着:

    “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羌城中谁不知道,那个怪物每次杀人,都是第二道锣声响起快要落地的那一瞬间。

    锣声逐渐落地,还有余音回响耳际,就在这时,一道血红色的影子,突然自二楼一闪而过,只留下一道残影,迅速的窜入碧桃和柳儿的房间。

    老板吓得瞳孔收缩,登时大叫起来,声声惊呼:“见鬼了见鬼了……鬼出来杀人了……”

    而守在门外的暗月阁的人,几乎是一瞬间紧随那血红色的影子,冲入房间,其后,便见那散发恶臭的影子,已经窜到了碧桃和柳儿的床铺前,其中一人眼见不好,迅速抽出腰间长鞭,忍住呼吸,一鞭子呼啸而去。

    血影子眼见有人来袭,也不打斗,直接跳窗逃走,暗月阁的几人见状,其中两人留下来保护碧桃和柳儿,其余三人迅速取出面巾带上,齐齐的冲了出去。

    楼若薇等人很快出来,见碧桃和柳儿的房间大开着,心下一惊,忙跑过来,见碧桃和柳儿安然无恙,才舒了口气。

    “之前怪物杀的人地点都不一样,怎么这次又是这间客栈”天音奇怪。

    文治也穿好了衣服过来,听见天音的话,余光突然瞥到桌子上的小铃铛,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上一个女住客死的时候,他也在她房间里看到过这个铃铛:

    “是不是铃铛的原因?”

    “铃铛?”

    “恩,上一个死者的房间里,我见过这个铃铛,或许我们应该顺着这个铃铛查”

    很快,追出去的三人也回来了,一脸复杂:“那个怪物跑到颉利的皇宫了,里面暗卫很多,我们怕打草惊蛇,就没跟进去”

    “颉利?那怪物跑进去的时候,那些暗卫有没有阻拦?”夜羽敏锐的抓到了一个切入点,开口问道。

    “没有,难道真是颉利养的怪物?”

    这也太恐怖了,颉利是西域的皇上,却放纵怪物伤害自己的子民,这要是传出去,怕整个羌城的人都会对他民怨愤愤。

    可不管怪物是不是颉利的人,第二天首要之选,便是去调查清楚前几个死者死之前有没有碰触过这个铃铛。

    结果,倒还真让文治说对了,几个死者的共同点,正是死前拥有过这枚铃铛。

    一行人又开始围绕铃铛调查了起来,可矛头最后都一一指向颉利的皇宫:“难道真要入宫调查?”

    “不入宫也可以,我们其中一人戴着这枚铃铛,诱蛇出洞”夜羽拎起铃铛,看着天音,轻飘飘的说道。

    经过抓阄决定,天音悲催的沦成诱饵,他生无可恋的将铃铛系在腰上,问柳儿要了些女子的香粉,抹在鼻子下,打算以此减淡那怪物身上的臭味带来的强烈冲击。

    楼若薇瞧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忍不住戏谑道:“怎么总感觉天音堂主像是要上战场一样啊”

    睨了她一眼,天音道:“比上战场还恐怖”

    想起那种能把灵魂都呕吐出来的臭味,天音表示,这次的任务真的难上加难啊,他宁可直接杀进皇宫,把那个怪物找出来,可这念头刚起,就被文治一脸了然的压了回去:

    “娘亲说,出任务的时候尽量不要惹麻烦”

    得,那他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当夜,客栈被夜羽等人如铜牢铁壁一样层层埋伏,天音捏着铃铛,鼻子下面涂着一层厚厚的香粉,在床上生无可恋的躺“尸”。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子时很快到来,埋伏在外的众人,都屏气凝息的静待着。

    敲锣声很快响起,一慢三块,众人都揪着心,等着第二道锣声响起。

    第219章 试探,进宫见颉利

    “砰”天音听见窗户被人撞开,捏着铃铛的手蓦地一紧,下一瞬,就闻见一股腥臭不可言的味道。

    外间埋伏起来的人,在听见声响时几乎一瞬间就冲了进来,纵然之前就蒙上了面巾,可还是被怪物身上的臭味,袭了个措手不及,柳儿没忍住,转头就跑出去,蹲在地上惨白着脸呕吐不停。

    怪物见有人埋袭,打算跳窗逃走,可身子才跳出窗外,就被迎面一张巨网打了个正着,众人心里一喜,打算收网,却听见刺啦一声,网线断裂,怪物大手一撕,就将巨网撕破,跳窗逃走了。

    “追”文治见状,怒不可遏,混蛋,他从娘亲的藏宝阁偷来的天蚕网,竟然被这个怪物撕破了,这要是让娘亲知道,还不得被揍得皮开花。

    想到这儿,文治直接从腰里拔出匕首,小身子紧随那怪物,跳窗跟去,天音见状,怕他出什么事,忙叫了五人跟上。

    客栈里其他房间的住客,听见这厢出了动静,皆跑出来围观,却刚凑到门口,就被屋子里残留的臭味熏得呕吐不已,客栈老板也不敢耽搁,慌慌张张的带着店小二跑出去报官。

    夜羽和楼若薇对视一眼,望着那怪物逃跑的方向,迟疑了一下,让小熙子去把马车取过来,看来,这一趟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和颉利碰上了。

    那厢文治已经带人追到了西域皇宫,身后的天音急急的拦住了要冲进去的文治:“里面就是颉利的地盘了,不能冲动”

    就算他们是暗月阁的人,在别人地盘上,还是尽量安分守己。

    “那张是天蚕网,如果我娘亲知道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一想起娘亲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