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4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人出现,就凶神恶煞的围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挥着长剑杀了上来。

    几人一脸困惑,却不得不持剑应敌,碍于现在还处在西域底盘上,都没下死手,片刻功夫,二十多名士兵就被打倒在地。

    而在此时,一脚蹬黑色长靴的男子突然出现,一身西域贵族的打扮,鼻子高挺,眼窝极深嘴唇有点厚,却有些性感,最显眼的就是,那一双眼睛是罕见的幽蓝,像夜色里的一潭湖水,透着深邃的蓝,神秘极了。

    “住手,本皇子让你们去请贵客过府,谁让你们武刀武枪,要是吓了本皇子的客人,要你们好看”

    那男人的声音,像他的模样一般,略微的低沉沙哑,很是性感。

    说罢,男人笑着看将夜羽等人都打量了一遍,最后视线停在了夜羽身上,可不知怎的,夜羽总有种错觉,这男人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身后的楼若薇。

    想到这儿,夜羽下意识的将楼若薇往身后带了带,将她藏起来,见状,那男人眼底的笑意就更深了。

    “呵呵,夜羽太子不必担忧,在下是余无,颉利可汗的大儿子,此来,只是想和夜羽太子结交个朋友而已”

    男人自称余无,是颉利的大儿子,夜羽等人听言,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抱歉,本宫只是恰巧经过西域境界,三日后就会离开,怕再没有和余无皇子见面的机会,还是算了”

    结交?

    余光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一众铠甲士兵,夜羽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

    “那既然如此,夜羽太子就别怪在下待客不周了,来人,把这几个行刺本皇子的刺客统统抓起来,三日后处斩”

    “余无皇子还真是英明,你说我们行刺你?可有证据?”

    楼若薇算是清楚了,乌镇被封,根本是这余无皇子自编自导自演。

    余无的余光一直注意着那白发少年,见少年终于开口说话了,脸上笑容更深了,低低的笑了一声,瞳孔的幽蓝色似乎被晕染了一样,慢慢的荡漾开来,眸子深处,是猎人看见猎物的兴奋,甚至,还有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嗜血气息:

    “这位小公子是谁,啧啧,生的这般标志,还真不忍心将你关到那阴冷的牢狱啊”

    “再标志,也不及余无太子唇红齿白来的漂亮,若是打扮一下,怕是被万花楼的花魁还美上许多”对这个余无皇子,楼若薇一点好感也没有,亏她先前还觉得他长的性感俊美,看样子,怕也是花花肠子。

    被楼若薇不留情面的讽刺了一通,余无的脸色阴寒下来,大手一扬,也不再多说废话,便命人将楼若薇和夜羽等人绑起来。

    他身后那些铠甲兵看起来是经过严酷训练的,一招一式都带着很强烈的掌风,而每一次出手,也专挑人的软肋,和之前那些小兵小将根本没在一个层面上。

    柳儿很快因为女子体质的原因,败了下来,被对方一腿踢中腹部,身子登时飞出三四米远,嘴角有血溢出。

    第215章 危险,离开乌镇

    夜羽要护着碧桃和楼若薇,抽不开身,情势很快就转变成了小熙子一对十二,情况凶险。

    “你去帮小熙子,我没事的”眼看小熙子快要敌不住了,楼若薇推了推夜羽,让他过去帮忙。

    “那你怎么办,小熙子没事的”

    话是这么说,可夜羽的眼底也出现了焦躁之色,该死的,早知道就从暗月阁雇点人手过来,小熙子的武功在排行榜上也是前一百的,没想到,余无的人会这么厉害,能把小熙子打的节节败退。

    “要是小熙子败了,我们更脱不了身,赶紧过去帮忙,我能自保的”

    在京都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云王妃常来找她,无事的时候就让云王妃教了她一些腿脚功夫,还有些毒药的配置方法,此次西域之行,那些毒药她都带在身上,拿来自保妥妥有余。

    犹豫了下,眼看着小熙子快支撑不住了,夜羽咬咬牙,让楼若薇好生保护自己,便持剑冲了过去,局势很快被拉平。

    夜羽的武功不错,一对七,虽说打不赢对方,但应付起来,明显很轻松,那厢,小熙子就轻松了许多,只用对付四个铠甲兵,片刻功夫,就撂倒了一个,而后,长剑自如的在手腕上翻转,剑尖正对身后一名偷袭而来的铠甲兵,噗一声闷响,再次撂倒了一个。

    余无一直站在不远处,眯着眼睛,目光幽沉的看着面前的打斗,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浅笑,便是他的铠甲兵被打死了,也不见他脸上露出半点不悦,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柳儿,把这颗药吃了”楼若薇扶起柳儿,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递给柳儿,眉头紧皱担忧的说道。

    柳儿听言,也不犹豫,药丸仿佛口中,头一仰就咽了下去。

    那药丸入口即化,吞入腹中,顿时就有一股热流传遍四肢百骸的感觉,被踢中的部位,疼痛也快速的消减,柳儿心里暗暗吃惊,没想到楼若薇手中竟然有如此奇效的药丸。

    见柳儿面色恢复了一点红润,楼若薇暂且放下了心,抬头看向不远处,铠甲兵已经被夜羽和小熙子杀死了四名,只剩下了八个,可那八人突然改变了战略,呈圆形将两人包围了起来,任凭夜羽和小熙子怎么冲击,包围圈都没半点松动。

    八名铠甲兵力量集中一起,杀伤力可见一斑,眼看着夜羽和小熙子要再次陷入危机之中,楼若薇情急之下,直接摸了一颗痒痒丸,想也不想就朝其中一名铠甲兵脖子上丢去。

    幸亏云王妃教她功夫那段日子,也顺便给她锻炼了掷活靶子的手上功夫,她连天上快速飞行的飞鸟都能打下来,更何况是地上的活人。

    痒痒丸准确无误的打到了那铠甲兵脖子上,登时,一种难以忍耐的瘙痒传遍全身,那铠甲兵一下子就丢掉了手中的武器,焦躁的脱下身上铠甲,手指在身上不断的抓来抓去……

    局势再次被拉了回来,夜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楼若薇,见她还安好,便放下了心。

    包围圈有突破口,夜羽和小熙子不负楼若薇所望,很快就击败了剩余的铠甲兵。

    余无见自己的铠甲兵,被夜羽和小熙子不留情面的统统杀死,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道:“早就听闻夜羽太子身手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是本皇子低估了夜羽太子的能力”

    “……余无皇子贸然对本宫动手,是想激起辽国和西域两国战争?”

    虽说辽国和楚国已经在商量联手攻打西域的事情,可只要还没付诸行动,此事就只能是纸上空谈,可倘若夜羽真在西域的地界中出了事,这就成了铁定的事实,两大强国联手,就算西域人再怎么骁勇善战,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本皇子可没那个勇气掀起这么大的事端,只是想和夜羽太子结交个朋友”

    “那实在抱歉,本宫还有其他的要事处理,不能和余无皇子久叙,若方便,还请余无皇子,解除封镇令”

    和一个西域皇子结交,还是一个看起来就满肚子阴谋诡计的皇子,除非他脑子进水,否则,与虎同谋的事他不可能答应的。

    “唉,既然如此,那本皇子只好放几位离开了,可惜可惜啊”

    余无见夜羽拒绝的干脆,不无可惜的摇头叹气道,仿佛是真的在惋惜一般,可那双幽蓝的眼眸,却闪烁着精亮的星芒,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楼若薇,侧了侧身,当真放几人离开了。

    “大皇子,当真放他们离开?要是绑了那个夜羽太子,咱们西域就有威胁辽国的人质了”看着夜羽和那白发少年渐行渐远的身影,余无身后一位将军着装的男人不解的说道。

    余无轻笑一声,可眼里阴翳一片,不见半点晴明,像个黑夜中躲藏在暗处伺机捕食猎物的饿狼:“本皇子这次损失了十二名铠甲兵,都不能拿下他们,拓拔将军又有什么妙招呢?”

    他的铠甲兵都是自幼就生活在军营中,沙场之上浴血奋战多年,又经过杀手组织的杀手培训,随便挑一个出去,都是以一当百的狠厉人物,可一炷香的时间都没到,就在夜羽和他那名侍卫手上,损失了十二名,他还能怎样,是他疏忽轻敌了。

    不过,等他们到了羌城之中,再布一个周密的计划,里应外合,就不信抓不到那个夜羽,当然,还有那个白发的小美人儿……

    离开乌镇,楼若薇和夜羽等人面色都有些凝重,又拿了两颗药丸给夜羽和小熙子服下,楼若薇给柳儿把了脉,还好没伤多重,气息已经逐渐平稳。

    碧桃还对先前的打斗心有余悸,她探头往后面看了看,拍着小胸脯一副害怕的样子:“刚才好吓人啊,我还以为会交代在那儿呢”

    小熙子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回答:“说什么倒霉话,这不是好好的出来了”

    碧桃自知说错了话,伸了伸舌头扮了个鬼脸,难得的没跟小熙子斗嘴,而后,又吭哧吭哧爬到马车里面,摸出背包,掏出里面买来的烤馕饼,递给楼若薇和夜羽:

    第216章 山匪,书信被小鬼劫了

    “小姐,太子,你们要不要吃个饼啊?”

    两人摇头,之前才吃过早饭,况且又经过了先前那么一场劫难,都没什么胃口,碧桃见状,撇撇嘴,自己抱着馕饼,啃了起来,嘴里咕咕哝哝:“怎么会不饿呢,我在旁边都被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呢……”

    小熙子听见她咕哝声,握了握搭在马匹上的缰绳,疑惑问道:“你被吓,跟你饿有什么关系?”

    看她吃东西的时候,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仓鼠一样,小熙子眼神闪烁了两下,忍住了想去戳戳的冲动。

    “怎么会没关系,我一吓,就会肚子饿啊”

    “……别为你贪吃找借口”小熙子翻了个白眼,无情的戳穿了她的谎言。

    碧桃撇嘴:“怎么能无情揭穿人家小可爱的心思呢”

    “……别闹”

    因为乌镇的事情,几人料想他们的身份行踪已经被余无透露给颉利,面色都有些凝重。

    这么一想,在乌镇外遇歹徒一事,怕就是余无安排的了。

    驾着马车,却并未立马赶往羌城,而是修书一封寄往暗月阁,以一万两白银,雇了十名暗月阁一等一的高手,随身保护。

    不料想,任务被文治那个小鬼头劫了下来,扯了十个暗月阁的精英,还有三堂主天音就奔来西域了,夜羽和楼若薇见到的时候,皆挑了挑眉,心内有点惊讶。

    “你娘亲同意了?”楼若薇知道孟千城有个儿子叫文治,只是没想到,这小鬼头竟然也在暗月阁,孟千城还真狠的下心。

    文治将手里的匕首插回刀鞘,从身上摸出张地图,一本正经的看着两人道:

    “我娘亲不会说什么的,羌城距离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还有一百公里,途中要经过一座无名山,不绕路的话今天就能抵达羌城,不过据传山下经常闹山匪,如果你们觉得危险的话,我们可以绕过这座山,要明天下午酉时左右抵达”

    他说的调理清楚,分析的头头是道,一点都不像个小孩子,楼若薇和夜羽也没再小看他了,指了指他所说的那座山问到:

    “这些山匪,如果你们有把握对付的话,不用绕路”

    “区区几个山匪,本小少爷还不看进眼里,那就不绕路,现在开始赶路吧”

    都是些崎岖不平的山路,马车速度行不快,文治等人便骑马前后分散开来,将马车护在中间。

    临近正午时分,就到了地图显示的那座山脚下,这一片土匪的确猖狂,楼若薇撩开车帘,就连路边三三两两的停着废弃的马车,残破的镖局镖旗也被风吹日晒的看不出上面的图案。

    也不知是文治等人身上佩戴的暗月阁玉佩太过显眼,还是今天山匪都不在,走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山匪的动静,可几人还是没有掉以轻心。

    “天音,那些土匪都去哪儿了”文治个子矮,够不到马镫,就和其中一人共乘一匹马,他四处张望了一眼,除了草动风吹,一点人的呼吸声都没听见,这也太无趣了吧。

    天音摇头:“小阁主,我也不知道”

    在天音的心里,还是希望不要碰到山匪,一切以安全最重要,更重要的是,一打架肯定会乱了发型,这是最烦的。

    结果,话音刚落地,两人就敏锐的听见有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逐渐逼来。

    马车上,夜羽和楼若薇也明显察觉到了动静,从马车里出来,凝眉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多时,一伙扛着斧头长剑或者铁锤砍刀的山匪就出现了,为首的,是个彪悍的肥硕汉子,粗略估计,少说也有一百多号人,来势汹汹的堵住了几人的去向。

    天音当即御马上前,冷眼看着这一伙山匪:“在下乃是暗月阁三堂主,还不速速闪开”

    天玄大陆,便是三岁小孩儿,都知道暗月阁不好惹,天音不想动手,便主动透露了身份。

    谁料,那山匪头子只是一瞬间的脸色惊愕:“哼,就算是暗月阁又怎样,老子有一百多人,你们才十多个,还能打的过老子”

    “哼,不知死活”

    天音最讨厌与人动手,因为会弄乱了发型,可更厌恶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自称老子,冷哼了一声,指间不知何时多了根泛着森森精芒的银针,唰的一声,银针划破长空,刺向山匪头子。

    几乎是一眨眼间,那山匪头子就瞪着眼睛,断了气息,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那些山匪哪儿见过这种场面,隔空杀人啊,一瞬间就呼啦散去了,天音见状,翘了翘嘴角,下马,径自走到那山匪头子的尸体前,看见他身上装着两张银票,准备顺过来,却发现银票上印着“皇”字,眸色一敛,便改了主意。

    “这是西域官府才流通的银票,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山匪头子的身上?”

    夜羽将银票换给天音,不解的说道。

    “难道是余无的人做的?”

    “不确定,算了,先去西域解决医夫人的事情”

    反正此事和西域皇室脱不开关系,等到了羌城,才仔细彻查便是了。

    “没用的家伙,有暗月阁的人又怎样,本皇子是让你派人去阻拦他们,你可倒好,就找了些怕死的山匪,简直愚不可及”

    余无看着下面扛着巨斧的男人,气的破口大骂。

    巨斧男人隐忍不发,过了会儿,见他火气消了,才解释:“大皇子,就连铠甲兵都挡不住,更何况又多了十名暗月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