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3 部分

作者:白无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虎楼被灭后,她满心欢喜的想着从此以后,好好的对自己的孙女,可谁知道,上天这么喜欢开玩笑,竟然让她发现了这么个残忍的事实。

    “不可能,换血的时候,我的血明明能和楼元庆的融合在一起……”

    “薇儿,云王妃曾经说过,血液存在类型,类型融合再加上一些其他条件,就算是陌生人,血液融合,也会有一定概率”

    夜羽知道楼若薇被老太太说的话打击到了,即便不忍心,可还是开口提醒道,他也没想到,十七年前的事情,信息量会如此惊人,连他这个局外人,都有种被错愕到的感觉。

    “那……那你就是因为这个,杀死我母亲的?”楼若薇深呼吸一口,闭上眼睛靠在夜羽的肩上,竭力让自己压下心底那种几乎要冲出胸口的烦躁,她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神色疲倦无力。

    老太太皱眉,疑惑的看着楼若薇:“她是死的古怪,可不是我和庆儿动的手”

    解决完老太太的事情,楼若薇拖着身子回到了屋子里,她有点无助的看着夜羽,声音里带着很浓重的鼻音:“我都没想过事情是这样的,感觉自己一直像个傻子,傻乎乎的恨着楼家,最后才发现可笑的恨错了人”

    “甚至……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楼家对我还有很大的恩情,我却恩将仇报,夜羽,你说我现在到底要怎么办啊……”

    “没事,那小王就陪你查清所有的真相,关于楼家,小王改日派人送礼上门,算是了结他们这么多年对你的收养之恩”夜羽柔声安慰道。

    楼若薇长长的叹息一声,看着夜羽那张俊美的容颜,抽了抽鼻子,只能这样子处理了,不过,今晚老太太说出的真相,冲击力实在太大,她要好好消化消化。

    见楼若薇眉眼里露出疲倦之色,夜羽也不忍她再操劳,霸道的拉她赶紧上床休息了。

    第二日,楼若薇将一箱嫁妆托小熙子送去楼府,自从,算是彻底断了楼家的关系,而老太太和楼元庆,也再没来要过嫁妆。

    小熙子回来复话的时候,说老太太让他转述一句话,如果想知道医夫人死亡的真相,最好去调查一下医夫人当年的那位青梅竹马。

    可喜也可惜的是,夜羽派人去查的时候,那青梅竹马离开京都了,家中婢女下人,没一人知道主子的去处。

    事出反常必有妖,楼若薇和夜羽几乎断定了那青梅竹马,和医夫人死亡有关系,只可惜晚去了一步。

    不过小熙子也算带回了有用的消息,那青梅竹马年轻时,是京都中出了名的风流浪子,遇到医夫人后才有所收敛,青楼的**说他经常提起西域什么的,还说有朝一日希望能去西域见识见识异域风情。

    从来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向往异域风情,所以**才对他有很深的印象。

    可惜,这青梅竹马出自名门世家,父母是个死板的,西域和楚国呈势不两立状态,他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他去。

    不过,前两****老父亲去世了,母亲去了寺庙中礼佛念斋,怕是偷了空子,跑去西域了。

    楼若薇和夜羽一听,觉得有这可能,思量之下,打算去一趟西域。

    小熙子一听,当即不干了,舍了一条命,也要拦下二人:“太子,现在楚辽两国合作,即将攻打西域,您现在去西域,岂不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不行,卑职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们两位过去的”

    简直太惊悚了,主子们怎么都胆儿大能包天啊,就凭着青楼**一句话,就跑去西域,他们不稀罕自己的命,他还替他们稀罕着呢,不行,绝对不行。

    而且,就为了这么个捕风捉影的理由去西域找人,也太冒险了吧。

    “你是想回辽国了?”

    回去辽国,小熙子肯定会被大皇兄抓去处理他那些风流韵事,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大皇兄最是风流成性,惹下桃花债无数,偏生那些个姑娘都是泼辣的,话不过三两句,就上刀武剑,也难怪小熙子誓死不肯回辽国。

    可这次小熙子任夜羽怎么威胁,都不肯同意两人去西域。

    被逼无奈,楼若薇和夜羽伙同柳儿碧桃,给小熙子下了迷药,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坐着马车行驶在了去西域的路上。

    小熙子懊恼的瞪着柳儿,恨得要伸手戳她脑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西域危险重重,太子此去,肯定危机四伏,出了什么事儿,是你我能担待的起的吗?”

    柳儿回瞪了他一眼,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太子什么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与其让他趁我们不注意偷偷溜走,还不如跟他身边,就算有危险,我们也能保护太子”

    “……最好保佑这一趟西域之行没事,不然看我不跟皇上打你报告”

    “柳儿,你们太子府的侍卫都是这么幼稚的吗,还打报告,好丢人啊”碧桃突然从柳儿肩膀上伸出脑袋,冲着小熙子扮了个鬼脸嘲讽道。

    “……”小熙子额角抽搐,他幼稚?他分明是考虑成熟,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马车里的夜羽和楼若薇听着外面三人拌嘴,无奈的笑笑摇头,心里却暗暗的警惕着,就像小熙子所说,此去西域,肯定危机四伏。

    第213章 遇险,主子会解决的

    一路向西而去,气温也慢慢攀升起来,等真正到了西域的地界,几人已经换了薄凉的夏装,就连夜羽那向来只用发冠高束的青丝,也绾成了四方髻,风流劲儿也不减,反而更多了点纨绔子弟的潇洒,一路上不知迷了多少姑娘的心。

    楼若薇和柳儿碧桃为了方便,也如他那般绾成了男子的四方髻发型,碧桃看起来像个憨厚小家丁,柳儿清秀些,可楼若薇那张面孔太过绝丽倾城,便是换了男装,也有点阴柔妩媚的感觉。

    索性,就换成了一身红衣,搭着那头白如雪的发,脸上又刻意的端出潋滟风情,不经意一笑,还真是有那么几分妖冶小公子的风情。

    “若……若公子,前面有镇子,我们今天就在那儿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去羌城”

    柳儿一时改不过口,再则,楼若薇一身男子打扮,实在是勾人魅惑,就连她也看的有点脸蛋儿发烫,万分庆幸,还好楼若薇生的是女儿身,否则不知道要迷多少小姑娘了。

    楼若薇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然后看着身旁一副“痴汉脸”的某男人,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他脸上,把夜羽的脑袋转向另一侧,道:“盯了一路,还没盯够啊,也该庆幸我脸皮没那么薄,不然还不得盯出个窟窿来”

    “嘿嘿,薇儿长的貌美如花,就算换成男子打扮,也别有一番风韵,就算看一辈子,也是看不够的”顺势大手握上了脸上那只温软的小手,夜羽不知羞的说道。

    楼若薇脸一红,瞪了他一眼,道了句就会耍贫嘴。

    而在她话音刚落地之时,马车顶部突然传来剧烈的晃动,外面随之而起,便是刀剑碰撞的声音。

    而夜羽则几乎是在那巨响响起的瞬间,便抱着楼若薇迅速飞身而出,下一瞬,一柄裹挟着肃煞呼啸声的巨斧,以一种惊人力量,直接劈开车顶,马车顿时四分五裂……

    夜羽面色寒白,还好这一路他都没放下过警惕,否则,刚才那一斧头,怕是早已将他和楼若薇跟那马车一起,劈成了肉碎。

    站定之后,两人才发现柳儿和小熙子已经和那些歹徒打的火热,碧桃不会武功,哇哇大叫的四处躲闪,身上也挂了彩,小熙子见状,瞅了个空当,一把抓起碧桃,就抛向了楼若薇所站的方向,夜羽大手一抓,揪住了她的领子,稳稳的接住了。

    好在,那些个歹徒都不过是泛泛之辈,只会些三脚猫功夫,片刻,就被小熙子和柳儿收拾了,只是先前拿着斧头劈开马车的那个壮硕男人,却逃跑了。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夜羽狠盯着被小熙子抓获的几个歹徒,面色不善的问道。

    “我……我们不过是土匪而已,哪有人派我们来啊,不就是抢几个银两糊口饭吃嘛”看起来似乎是老大的男人,色眯眯的盯着不远处那一身红衣白发的俊美男子,嘴里哈喇子直流,还没忘回答问题。

    娘个去的,漂亮女人见得多了,还真没见过哪个男人能长这么好看,尤其那腰身,简直盈盈一握,他自认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可看见那白发男子,还是不由起了欲念。

    而不远处,楼若薇正在安慰受了大惊吓的碧桃,蓦地感觉一抹异样的视线在盯着她,眉心紧蹙,循着望过去,就见一个一脸横肉的男人,望着自己猥琐的直流口水。

    心下一寒,一束冰冷锐利的视线望过去,像是能穿肠而过的利箭,令人一阵寒栗,那男人怯怯的收回了紧盯的目光。

    “砰”,夜羽看出了男人方才心里对楼若薇的恶心****黑着脸,一脚踹上去,咔嚓一声,就传来了胸骨断裂的声音,那人疼的登时倒在地上直打滚。

    “不说实话,他的下场就是你们所有人的”

    前面就是乌镇,是西域的边界之处,地理位置特殊,颉利派了重兵把守。

    在这儿打劫?除非是想招惹上军队,否则没谁会脑子抽了的,跑来这儿惹事儿。

    见老大被对方毫不留情的一脚踹断了胸骨,而且对方武力强悍的变态,剩下的几个小弟也不敢硬逞了,竹筒倒豆子一样,就把所有事情都招了。

    “是有个男人给了我们五百两黄金,说要是看见一辆奢侈的马车,就让我们兄弟几个来打劫,至于乌镇中驻守的军队,他说他主子会解决的”

    “是拿斧头的那个男人?”夜羽挑眉,沉声问道。

    “嗯嗯嗯,就是他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他说的主子又是谁,请大侠放过我们哥几个吧,我们就是一时财迷了心窍,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走吧走吧”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儿是西域地界,杀人灭口惹官司的事儿,能避则避,夜羽大度的放了这几个歹徒。

    马车被人毁了,马也跑了,几人只好步行去往乌镇,还好不远,走了一个时辰便到了。

    果然,西域的异域风情和天玄大陆其他国家大相径庭。

    民风更为开放火辣,女子多穿着凉爽,玉润的胳膊露出在外,腰际上露出一指宽的雪白娇嫩肌肤,佩戴着颜色各异的珠子,或是清脆响的铃铛,走动间,圆珠相碰,铃铛相撞,发出悦耳声音,更添了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就和她们的着装一样,这些女子也多是些火辣开放的,见有心仪的男子从眼前经过,一双眼睛就会噼噼啪啪的对对方放电,看的柳儿和碧桃一阵膛目结舌,羞得小脸儿都红彤彤的。

    “呵,这对你们男人来说,简直是流连忘返的温柔乡啊,怪不得那个青梅竹马会向往西域”楼若薇把玩着腰间的佩玉,似笑非笑的盯着夜羽唏嘘道。

    这些西域女子,身线多是婀娜无骨,脸上的装,也都是妖媚生艳的,但凡是个正常男人,怕都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吧。

    夜羽嘿嘿一笑,大手一伸,揽过楼若薇那纤细的腰身,唇暧昧的凑在她的耳际,低声道:“那今天晚上,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流连忘返”

    第214章 余无,我们中可能有奸细

    “……下流,你脑子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啊”剜了一眼,楼若薇指间轻掐了一下腰间上的大手,没好气的道。

    夜羽笑了两声,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更加得寸进尺的咬了一下楼若薇粉嫩的耳垂,惹得楼若薇红着脸,一把推开了他,羞愤的气冲冲往前走。

    夜羽轻笑两声,赶紧追上去,好言好语的哄劝着。

    这在柳儿三人的眼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打情骂俏,郎情妾意,很没什么的。

    可落在旁人的眼里,画面感有点怪异,一白衣男子一脸“痴汉”的看着红衣美少年,还拉着红衣美少年的胳膊撒着娇,还时不时的做出很误导人的举动……

    这画面,简直断袖断的不要不要的,可不知怎么的,看着那红衣美少年气的嫣红嫣红的小脸蛋儿,再看看那白衣男子风流倜傥的模样,众人心中突然升出了一种激情澎湃的兴奋,脑子里很歪的幻想起了一些羞羞的画面。

    找好客栈,安顿下来,小熙子出去买马车,夜羽就和楼若薇在客栈里分析起今天的事情。

    “背后的人肯定地位尊贵,万花公主可能性更大”楼若薇支着下巴认真说道。

    因为其中一个歹徒说过“至于乌镇中驻守的军队,他说他主子解决的”,以此判断,至少是守城将军以上的地位。

    根据她和万花公主在七王府的接触,城府极深,又很是能隐忍,如果是她的话,可能会做出隐瞒他们身份,却又亲自派人追杀的事情来。

    楼若薇说完,又皱眉望向夜羽,语气复杂,继续说道:“或者是你身份暴露了,所以惹来杀人之祸?”

    “这两种可能都有,所以我们接下来行事一定要小心,不过,我们一路都隐瞒了身份,暴露的可能很小,要么是我们中间除了奸细,要么可能真是万花公主派人”

    想起第一种可能性,夜羽心下顿时起了警惕,他之前还真没注意过,若如此的话,那就太危险了。

    被夜羽提醒,楼若薇明显也谨慎了起来:“难道是碧桃?”

    说罢,她又摇摇头,否认了自己的猜测。

    碧桃不识字,不会武功,又是个粗枝大叶的,她身上又没什么值得人觊觎的,潜伏在她身边,能谋什么啊。

    柳儿和小熙子的话,是夜羽的人,这个男人看起来像个大小孩儿一样每个正行,可实际上,也是个谨慎有心计的,如果他身边有奸细,可能早就察觉出来了。

    想来想去,诸多猜测都被二人一一否决,郁闷之下,索性不去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第二日一早,几人就开始赶路去羌城,却在出城的时候,得知乌镇出入口被封,三日内,所有人不得进出乌镇。

    夜羽让小熙子去打听,一问才知道,昨日夜晚,颉利可汗的儿子,余无皇子遇刺,凶手就藏在乌镇中,为免凶手逃离,才做出封镇决定。

    无奈,几人只好返回客栈,打算三日后再出镇子,正好也借机看看青梅竹马有没有在乌镇。

    临近下午的时候,几人才从外面回来,却发现落脚的客栈被查封,一众士兵,一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