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八十章 江山为聘(完结章节)

作者:夜惠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上本欲出城十里迎接凯旋的将士,去接三年不见的慕婳,赢澈及时阻止他,说让上将军穿越京城来到宫门口更显正式,也可让京城百姓见到疆场将士们的风姿。

    朝臣纵是有人反对,畏惧日渐威严的赢澈不敢吭声。

    皇上沉思良久答应赢澈的建议,慕婳所是为帝国,为君上,其实她更多是为天下的百姓,为中原民族,是该让百姓们亲自对浴血奋战的将士们表示感谢,也许百姓们不会明白慕婳三年舍身忘死征战的意义,但慕婳见到百姓会比见到他这个皇帝更开心。

    历史在这一刻彻底扭转过来,再不负皇上所担心的陷入无尽的屈辱和深渊。

    慕婳对外打出威风和气势,帝国有资格竞争世界霸权,赢澈这三年也不是空耗的,在他辅佐之下,各项新政有条不紊的推动,大国政治向外延伸,渗透到慕婳征服过的每一处角落。

    同时国力也年年增强,人口繁盛,粮食年年丰收,皇上早已经被百姓称为圣天子!

    这一切都是最让皇上宠爱的两个熊孩子做到的!

    皇上已了无遗憾,已有直接禅位的打算,他希望余下的日子能过些游山玩水的日子,或是去教教书。

    当慕婳被将军们簇拥回到京城时,她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口,沿途拥挤的百姓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声,“啊。”直接冲云霄,似能彻底划破苍穹,“上将军威武!”

    她身边的将领们跳下马,前者马匹缰绳徒步跟随,他们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跟随慕婳三年,他们更加敬佩上将军,这一刻所有荣光就该属于上将军,安乐郡主慕婳。

    男人们热血沸腾,为战功赫赫新一代的战神喝彩,女人们同样对慕婳尖叫,扔出各色荷包,木瓜等物,漫天的鲜花飞舞。

    因为慕婳,女子地位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不是人人都能是慕婳,但榜样的力量给女子注入活力,简单来说生女儿后,婆家也不会摆脸色看,甚至溺死女儿,除了慕婳的原因外,赢澈弄出来的高产农作物,以及近年来的风调雨顺,粮食丰收给了普通百姓养活儿女的资本。

    同样的女子在家里吵架时候声音都抬高了一些,赢澈主张恢复宋朝某些政策,比如立女户,重视商业等等最近都得到不少的发展。

    一路上,慕婳也听过赢澈三年的丰功伟绩,知道他面临的压力比她还要大,她只需要打仗,赢澈要协调方方面面的事情,推行改革比打仗要艰辛得多。

    若不是她,赢澈未必肯花这么大的心思。

    正因为她太过耀眼优秀,赢澈才施展出全部的才华,那个骄傲的人绝不希望被慕婳比下去!

    虽然赢澈从来不说,好似被慕婳抢走光彩也不在意,慕婳却知道他的小心眼儿。

    三年可以让慕婳从少女蜕变成当世名将,帝国上将军!

    三年也可以让赢澈从温润内敛的少年进化为帝国的掌权人,皇上之下,除了赢澈再无旁人。

    他已是帝国公认的继承人,无人不服。

    此时就算皇上突然有皇子降生,帝位也不会旁落在皇子头上!

    慕婳只需要一眼就能找到赢澈,哪怕宫门口同样站满了朝臣勋贵,她弯起好看的眸子,赢澈更有气势,也更英俊了。

    鼓乐齐鸣,得胜的乐曲奏响。

    赢澈忍不住上前半步,眼见慕婳一身戎装从马上跳下来,软甲包裹着她矫健的身躯,猩猩红披肩随她沉稳的脚步而咧咧作响,慕婳比以前黑了许多,皮肤粗糙,然她的眸子依然晶莹纯澈,唇边的笑容也比以前更加绚烂满足。

    那是她满足时才会展露的笑容。

    待在京城纵是锦衣玉食无人敢惹她,也不领兵征战一方。

    “臣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婳双膝跪在皇上面前,手中的虎符高高举过头顶,“臣不负圣天子所托,转战千余里,直逼大漠,令万里之地的部族臣服圣天子,今日臣交还虎符,愿吾皇永安,帝国万胜。”

    身后的将士高喊吾皇永安,帝国万胜,百姓们也如同潮水一般纷纷向皇上叩拜,皇上当得起神圣贤明,天下民心尽在皇上手中。

    皇上擦了擦眼角,接过虎符后,一手扶起慕婳,另一手招来跪在一旁的赢澈,三人并肩站在一起,此时除了他们之外,再无一人站立。

    “这个天下是朕的,也是你们两个的。”

    皇上把两个熊孩子的手叠放在一起,最后用他的手包裹住,轻笑道:“万里江山是你们的。”

    慕婳微低头,她可当不起,打仗还成,若是治理天下,她自认没那份耐心,拿眼睛偷瞄赢澈,“皇上,他还不是太子呢。”

    “朕打算先封婳婳为王,待你们大婚后……”皇上唇边噙着一抹恶趣味,“澈儿啊,朕不是不想立你为太子,可钦天监说最近这段日子不适合立储,所以册立储君还是放在明年。”

    赢澈面不改色,淡淡说道:“臣听陛下的。”不适合立储,适合大婚?谁会相信钦天监这样的诡话?

    “无庸,宣旨。”

    “遵命。”

    无庸公公展开圣旨,皇上握住慕婳不让她跪下,“以后婳婳不必跪任何人,包括当朝皇帝!”

    一连串表彰慕婳功勋的赞誉后,无庸公公道:“以战功封慕婳为武安王,加封其父木齐为城阳王。”

    封王了?

    木齐是又高兴又惶恐,迎上同僚们羡慕嫉妒的目光,木齐挺起胸膛,因为女儿而封王不丢人,他们到是想要王位,但也得养出慕婳啊。

    沐国公默默叹息,好在她是平安回来了,他不嫉妒木齐封王,却是嫉妒木齐能同女儿站在一起。

    人群中闪过几道影子,已经被废除爵位的永安侯捶胸顿足,本来他该因为慕婳而封王的……一切都怪愚蠢的妇人!

    跟随慕婳出征的人都有封赏,将士也有奖赏,战死之将士封赏尤其重,免除许多的赋税,他们的儿女以后无论是读书还是当兵都有优待。

    “武安王?哈哈,魏王殿下的儿子岂不是……武安王……妃。”

    碰,魏王狠狠一拳砸到英国公脸上,“你儿子到是想做武安王妃,可惜慕婳根本不喜欢他。”

    魏王本来是很开心的,赢澈辅佐皇上后,他自觉退出朝廷,整日不是陪着王妃吃吃喝喝,就是同英国公等人下棋斗蛐蛐,魏王已成了京城最出名的老纨绔,日子过得很是悠闲。

    他只等着赢澈被册为太子……可太子没等到,他们魏王府先要娶进门一位武安王?!

    若说木齐是高兴自豪居多,魏王胸口似堵了一块什么似的,他最优秀最自豪的儿子被人调侃成武安王妃?呸,谁忍得了?

    皇兄也是,就不能先立太子,直接册慕婳为太子妃?

    大赏功臣之后,皇上在皇宫设宴,当众人想要敬武安王酒时,才发现武安王同武安王妃……不,赢澈齐齐不见踪影,皇上笑呵呵说道:“他们花前月下互诉衷肠去了,别管他们,众卿陪朕痛饮,你们都给朕,嗯,还有魏王出出主意如何让我们澈儿风风光光迎娶武安王?”

    皇上还在迎娶上特意加重语气,可魏王脸色黑漆漆的,丝毫不觉开心!对皇兄的怨念很深。

    所有人都知道皇上不会过继赢澈为嗣子,不是没人向皇上进言,然皇上笑着说,但凡皇家人都有资格继承皇位,有德有才可承帝嗣。

    他就是要传给侄子赢澈!

    这句话也让皇族子弟变得向上积极了不少,也许赢澈选择继承人时也会遵循皇上这个举措?

    总是有希望的!

    重臣们七嘴八舌给皇上和魏王出主意,皇上听得很认真,还让无庸公公记录下来,而魏王脸色越来越黑,相反木齐却满脸红光,笑得很是开心。

    “报复,这是对澈儿的报复,怎么?被澈儿收拾怕了,当面不敢违背澈儿,慕婳一回来,他们一个个都来劲了是吧?以为澈儿会听慕婳的?”

    “别拉我,我非揍死首辅那个老不休。”

    魏王想要甩开魏王妃的手,“你听听他出得馊主意,按照他所说这是本王娶儿媳妇?本王都怀疑这是郡主出阁……”

    “您不高兴没用,澈儿欢喜着呢。”魏王妃一手安抚魏王,一手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妾身到是觉得挺好的。”..

    她斜睨了魏王一眼,魏王嘴唇动了动,无奈叹息:“算了,反正是澈儿娶媳妇,是他娶媳妇!”

    *****

    海棠树下,慕婳脱掉甲胄,只穿单衣,长发披散开垂在腰间,赢澈握着她粗糙的手坐在一旁,两人同时靠着树干,微风拂过,花香扑鼻,几片花瓣飞舞落下。

    慕婳歪头道:“有记得有句话是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

    赢澈点点头,慕婳一只手拽了拽自己已到腰间的长发,赢澈继续看着她,慕婳又咬着嘴唇,把发丝在赢澈眼前晃了晃,“你看,我的头发。”

    赢澈的手指卷起她的发丝,“有点干,征战对女子来说太辛苦了,你别怕,我准备不少的胭脂水粉……用不了太久,你就能恢复往日的靓丽,肌肤赛雪,长发如丝绸般细滑。”

    “我……”慕婳小声嘀咕:“我缺胭脂水粉?木头,笨蛋!”

    赢澈嘴角微微勾起,慕婳深深吸了一口气,拳头垂了一下地面,沮丧般闭上了眸子不再搭理不解风情的赢澈!

    啪啪,赢澈轻轻鼓掌,慕婳睁开,数千盏飞天灯笼飘飘荡荡升起,直奔姣姣明月,而在一旁的湖面上同样亮起数千盏琉璃灯,让人睁不开眼,分不清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

    慕婳被赢澈拽起来,同赢澈面对面站着,灯光,星光,月光,火光映衬之下,慕婳古铜色的脸庞多了几分红晕。

    赢澈温柔的笑着,眸子深邃又专注,无论风景再美好,都不如眼前的人漂亮,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人。

    缓缓的,赢澈单膝跪下来,记得听皇上说过,男子求婚都要下跪的,以此表示真诚,他所受的教育是只跪天地祖宗帝王和老师,但赢澈此时却是心甘情愿单膝跪下,因为他要娶的人是武安王,若没有重生的机缘永远不会同他有所交际的少将军!

    赢澈在跪下时最为感谢上苍。

    他把慕婳的手放在唇边,抬眼望着慕婳,轻声道:“武安王殿下,你可愿嫁给我?”

    求婚还是他来比较好,否则魏王会哭死的。

    慕婳同样抬起眼睛,不想让眼泪落下,哽咽道:“坏蛋,没有人比更坏了。”

    在疆场上,夜深人静之时,生死搏杀之后,她总是会想起赢澈,想着他在做什么,想着他会不会被别的女孩子拐跑了……并非是慕婳不自信,她也是在想念赢澈时才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要比想象深得多。

    从来不知爱情滋味,慕婳患得患失起来,她觉得已经是帝国隐形太子的赢澈不会缺少美女投怀送抱,她不是最漂亮的女子,也不是最温柔性情最好的女人。

    有些人分离会让彼此感情变淡,慕婳和赢澈分开三年,他们各自成长,在各自的舞台上挥洒才干,反而使得他们彼此离得更近。

    她的需要,无需她向朝廷请求,赢澈总会在第一时间送到,而她的战功同样给赢澈在朝廷上增添了重要的砝码。

    他们彼此扶住,彼此成就,才有今日的武安王和帝国实际的掌权人。

    虽然皇上被称为圣天子,收揽了天下民心,倘若赢澈有心篡位,皇上很难再在龙椅上安稳坐下去。

    当然赢澈没想过篡位,皇上却是很高兴把皇位交到赢澈手中。

    赢澈轻轻吻了吻慕婳的手,“我以万里江山为聘,迎娶武安王殿下,如何?”

    江山为聘,星月为证,赢澈的眸子比星子更闪烁,比明月更皎洁。

    慕婳膝盖一软,同样单膝跪下来,除去头盔盔甲,慕婳比赢澈要娇小上一些,勾住赢澈的脖子,把他拉近自己面前,慕婳直接吻上他的嘴唇,清楚的说道:“万里江山,不如三郎一笑……我愿意……”

    最后三个字,被‘恼羞成怒’的赢澈彻彻底底吞进口中,两道人影依偎在一起,再难分开。

    ps本文正是完结,谢谢支持夜的亲们,下本书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