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3章 孩子

作者:甜饼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南自从和自家太太通过电话之后心情就格外明亮, 他保持着这种好心情签下了一份合同, 关于小说影视改编权购进的。

    没错, 公司最近关注的那部高人气小说在通过一系列的评估之后终于和原作者签约了。这是公司少有的千万版权级别的收购案子, 对此重视程度非同一般。沈南甚至吩咐制作部早点提交改编策划,借着公司最近策划的《风筝》一片的人气捆绑宣传。

    情场得意, 商场也不落后, 这种美妙的心情就算是沉稳不少的沈南也忍不住喜形于色, 使得一墙之隔的秘书室的气氛也活跃了几分。

    然而,得意容易忘形, 容易麻木对危险的探知,沈南就是如此,在意识到去A市赶通告的佟叶并没有如约回来之前,他完全没有想过他和她之间会出现长时间的分别。

    佟叶失联了。

    沈南发现她迟迟未归,意识到不对劲,打电话过去却无人接听, 不仅如此,和佟叶同行的小周和保护佟叶的保镖都联系不上了。

    沈南接受佟叶失联这个事实之后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敢报警, 在搞清佟叶失踪原因之前, 他担心他冒失的举动会害了佟叶。

    如果佟叶是被歹徒绑架了,在弄清歹徒的意图之前, 如果警局的动作触怒了歹徒,对佟叶动手就糟了。

    但只干坐着等待消息是不可能的,沈南一方面联系了与沈家交好的警方进行秘密搜查, 一方面丢下了工作,亲身去了A市一趟,找到佟叶参加的活动的现场去找寻线索,只不过……很失望,佟叶根本没现身现场就消失了,悄悄的,毫无声息地就失踪了。

    如果不是立场不同,沈南都想赞赏歹徒神通广大了。

    一连几天搜索无果,沈南慌了。他彻夜难眠,短短几日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一双眼熬得通红,郁积之气萦绕周身,活脱脱一煞鬼。

    沈家人自然不会注意不到他的变化,进而得知了事情始末,也是狠狠一惊。

    “如果真是绑架犯犯事,这么长时间却没有联系沈家要求赎金,那么勒索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了。除了这个动机以外……”沈呈稍一停顿继续分析道,“嫂子身为一名知名明星,被狂热粉袭击,或者其他极端人格拥有者袭击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听到这里,沈南煞气外溢,瞪了沈呈一眼,于是沈呈没有再说下去,氛围却越发沉重了。

    “我得找到她……”

    沉默中沈南喃喃出声,在沈家人的视线下摇摇欲坠地离开,一边走一边播着电话。

    他拨通了那个熟烂于心的号码,寄希望于有人接通,但他失望了。

    他失望了无数次。

    一时间郁气上涌,他眼前一黑,在家人的惊呼中倒下了,终究,透支过度的身体经不起他的折腾,垮了。

    再次醒来,变天了。

    【《兽斗》抄袭不仅仅是抄袭,还是恶劣至极的偷窃,是可耻的欺诈!】

    【我为我曾经推荐过这部抄袭大作感到羞愧难当!】

    【偷窃来的成果卖出了千万版权,好样的,辉煌影视是眼瞎,还是想为抄子打call?】

    【辉煌影视不是要拍《风筝》吗?抱歉,你已经在我的拒绝名单里了。】

    “……《兽斗》的抄袭之名是洗不干净了,网友的反应很激励,如果不处理恐怕会影响到《风筝》之后的票房。”

    秘书在旁报告网络上的评论,沈南听完目光一凝,戾气仿佛要从满是血丝的眼中溢出来。《风筝》是佟叶即将要出演的电影,他绝不允许它沾上任何污点!

    为此,他不得不拖着病躯从病床上下来,想要回公司处理这件事。他边换衣服一边对自己的秘书说道:“把公司的近况汇报一下。”

    “是……”

    原来,在沈南劳累过度昏过去的这段时间,公司刚刚签约的作品《兽斗》突然传出抄袭,并像病毒似的感染了一片,当初《兽斗》就是靠着民间推荐火起来的,现在反噬来得如此之快,抄袭之名一出,网友的热烈讨论将之曝光在了热搜上,一时间讨伐的队伍无限壮大了。

    之所以说《兽斗》是偷窃是因为《兽斗》的作者只是个无才之辈,他是盗用了朋友电脑里的硬盘文,稍作修改就发布到了网站上,原本只是发着玩玩儿,可是被随之而来的巨大成功迷了心窍,甚至卖出了上千万的版权费。

    而这一偷窃行为终究还是被朋友发现了,并揭露了这一陋行。

    辉煌影视只是被坑了,虽然它不是有意签约偷窃来的作品,但因为近年来由抄袭作品改编的影视大火大热,已经引起了众多网友书友的极大不满,知识产权的归属是众多网友争论的热点,所以《兽斗》之事一经暴露,辉煌影视无辜被牵连,成为了广大网友的发泄对象。

    沈南了解了这一情况之后脸色愈冷,他现在只关心着失踪的佟叶,实在不想分心处理这等麻烦事,思索之后决定快刀斩乱麻,决定解约该作品。

    他虽然着急佟叶的事,但也并没有胡乱做决策,之所以决定解约,一方面是因为他痛恨抄袭痛恨创意剽窃,另一面也是因为想要及时止损,网友反应如此激烈,公司如果不在这时顺了网友的心,公司的名义唯恐受损,不利于长期发展。如果不在这时解约,到时投入更多之后,想要退出就难了。

    然而,他的这一决定遭到了一部分公司高层的反对,这一部分人认为舆论并不会影响到公司效益,因为有几部成功的例子在前。

    这倒出乎沈南的意料,在他以为《兽斗》之事虽然麻烦但解决并不困难的时候,他原以为可靠的工作伙伴们却给了他意外一击。

    分歧由此产生,这不是单纯的《兽斗》这个案子的问题,而是埋藏在公司里的陈年顽疾,是个大问题,沈南空降管理层之事的弊端在此时显露无遗。

    沈南深陷公司的派别之争。

    管理层的动荡终极没有掩饰完善,这一消息悄悄流传了出去,造成了公司股价下跌,损失严重。

    这一仗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结束的,沈南不得不一边忙着处理公司问题,一边还要抽时间寻找佟叶,忙得心神俱疲。

    然而厄运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沈南在母亲生日那天回了老宅一趟,虽然近日来沈家气氛低迷,但母亲的生日不能无视,至少得聚在一起吃顿饭。

    沈南再忙也去了。

    也就是在这次聚会上,沈南发现近来被他有些忽略的家人——他的父亲——身体似乎不是很好,而作为生日主角的一向温柔母亲仿佛在顾虑着什么,一直在强颜欢笑。

    沈南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在晚饭结束之后借着生日祝贺的机会询问母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温葇原先还打算隐瞒,在沈南的追问之下终于承受不住袒露了她的忧虑,用哽咽的方式。

    “你爸……你爸他……”

    原来最近沈从智身体抱恙,约了沈家的医生检查,却得到了不太好的结果。生老病死乃天命,不可违逆,然而当沈南得知自己父亲可能活不过两月这一消息后,他根本做不到坦然面对。

    根本不能。

    他眼前一黑,一瞬间茫然了。

    可老天连给他忧伤的时间都没有,他不得不接替父亲的位置扛起整个沈家家业。

    这接踵而来的不幸让他喘不过气来。

    但送父亲去休养一事势在必行,可沈家掌权人的更替让媒体嗅到了非同一般的气息,猜忌由此而生,最后不知谁泄露了消息,沈氏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震荡。

    沈南忙得脚不沾地,忙着安抚股民,忙着清理公司蠹虫,忙着镇压竞争对手……这一忙就是一月有余,由他带领的沈氏堪堪稳住阵脚,他这才稍稍有了喘息的空隙。

    此时距离佟叶失踪已经一个多月了,没有任何相关者向他联系,警方隐晦地暗示佟叶可能已经遇害,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失踪案超过48小时,失踪者的幸存几率就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沈南不愿相信,他记得佟叶和他的约定,会一直等着她回来。

    《兽斗》在沈南力排众议之下终于解约,和他意见分歧的众高层如今纷纷禁言,不敢再嚷嚷了。经历过沈氏动乱之后,现在沈南气势惊人,不再是几个小高层就能随意拿捏的人了。

    他的这一身冷厉气质却在一个人独处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像个寻常失意人一般落魄,拿着手机播着某个熟悉的号码,听着电话里的关机提示音黯然神伤。

    电影《风筝》开拍在即,沈南却揽下了所有损失,让整个剧组等着佟叶归来。

    只是……佟叶并没有回来。

    剧组的灵魂人物编剧周林以及导演龙冬都没有说什么,宁愿《风筝》的宣传效果一天天失效,也不提换角一事。

    时间就这么到了辉煌影视的公司年会。

    沈南接到邀请的时候并不打算参加,但想到年后就会辞去公司的管理职位专心打理沈氏,想想还缺一个道别也就改变主意去了。

    年会上,辉煌影视的全体员工包括大小签约艺人也都到了……不是本公司的艺人也到了,比如林依,她就偷偷混进了年会会场。

    沈南在人群里注意到她的时候并没有当场戳穿她,事实上他并没有留给她太多关注,一眼晃过去就只当没看到她,然而他不想理她,她却反而贴了上来。

    “沈总别来无恙啊。”林依并不因为自己是偷溜进来的就瑟瑟缩缩,她表现得大方得体,面对沈南的时候不卑不亢,就好像身在自己的主场一般。

    沈南此时正呆在会场一角,打算等到自己发言宣布退出辉煌影视的管理就离开会场,这会儿被个不长眼的黏上,心情有些郁躁,但他早已学会了不形于色,虽然气息依然冷厉,但并没有爆发出来。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他甚至懒得追究她溜进会场接近自己的动机。

    而林依也没在意:“沈总身边怎么不见你的那位娇妻?”

    这句话成功吸引了沈南的注意,一瞬间他周身的暴戾之气差点没敛住。

    “你想做什么?”他沉声问,不想和她迂回。

    林依耸肩:“不做什么,上次佟叶帮过我一回,现在我出院了,所以想亲自跟她道个谢。”她左右打量没有找到佟叶便放弃了找寻,转而说道,“话说周林还在辉煌影视啊?你们辉煌影视的容人气量的确不错。”

    沈南原本不像和她多言,这下却被她的话勾住了:“你说周林?”

    “我不是和佟叶说过了吗?周林和杨异偷偷摸摸地策划着啥呢,我看上次辉煌影视闹出的风波就是他们搞的鬼。”林依语气随意,“这是我还跟着杨异的时候偶然听到的,当然,他们具体要干什么勾当我就不清楚了……怎么?佟叶没跟你说周林有问题?”

    沈南沉默。

    林依见此表情敛了敛,用惊讶的语气猜测:“不会是……佟叶已经出事了吧?”

    她在医院的时候听到佟叶主演的电影没有如期拍摄已经有所猜测了,为了确认这件事她才混进了辉煌影视的年会会场,果然……林依性格不算讨喜,但恩怨分明,她不喜欢佟叶,但佟叶救过她一回,她得回报一波才会觉得心安,所以才会一直关注着佟叶的情况。

    “我不是在挑拨离间,周林那个人埋得很深,你们可别给他谦谦公子的外在蒙骗了。”林依道,“我言尽于此,信不信随你了,但今天过后,佟叶的恩情我算是还尽了。”说完就准备离开。

    在她转身的刹那,沈南以更快的速度越过她跑远了,那急迫的背影,一点不像沈氏沉稳的新任掌权人。

    林依瞥了一眼,整了整衣裳,悄悄离开了会场。

    另一边,沈南将人群中的周林拖出了会场,拖到了冷清的后台一角。

    周林从一开始的诧异恢复到正常只用了短短一分钟,他无奈一笑:“怎么了这是?”

    沈南直视着他,只说了一个名字:“杨异。”

    这个名字使得周林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从容,这点微妙的变化如数落在了沈南眼里。

    “你在和杨异来往?”这是肯定的语气。

    杨异不是什么好人,沈南想不明白周林为什么要和对方来往。

    周林沉默了很久都没说话,沈南见了说道:“说不说没关系,我会查清的。”说完一顿,“佟叶……是你带走了?”

    佟叶失踪那天身边带着身手不错的保镖,还跟着助理小周,如果有谁能够无声无息地将佟叶带走,除了武力值全面碾压这一可能性,那就只有佟叶不会心生防备的亲近之人了。

    就像周林这样的人。

    沈南盯着周林,想把这个相识几年的男人全部看穿,但他不能,他突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这个人。

    “噗。”周林忽然躲开他的视线,轻笑一声,“怎么猜到是我?”

    没错,是他利用佟叶的信任带走了她,并利用杨异交给他的人手绑走了佟叶的保镖和助理。

    从头到尾,他所依凭的就只有佟叶的信任,甚至沈南的信任,如果一开始沈南就怀疑到他身上,那么再完美的伪装也会在沈家实力之下支离破碎,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了。

    “我以为你不会猜到我身上。”他道。

    “我没有想过是你。”沈南道,“林依为我提供了重要信息。”

    沈南虽然把周林当成是情敌,但也同样相信周林的人品,相信他不会做这种事。

    周林恍然:“原来是她……”

    说着笑出了声,“果然不能干坏事啊,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南看他还能笑着,没忍住一拳打在他脸上,戾气熏红了眼:“你……你这个……”

    周林踉跄几步,撞倒了堆在后台的杂物,但等站定后,他狼狈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沈南眼睛又红了一层,生生克制住了想要狠狠发泄一通的冲动:“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林只是笑:“玩玩儿。”

    将自己写好的小说送给被沈南裁员的兄弟俩,付钱让他们自导自演了一场剽窃闹剧,煽动辉煌影视的高层搞派别之争只是玩玩儿;和杨异来往,想要动摇沈氏,让杨异从中获利只是玩玩儿;带走佟叶只是玩……不,这不是玩闹,是他卑劣地想要监禁她,想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现在事迹败露了,相信过不了多久,沈南最近所遭遇的一切不幸都会水落石出,发现是由他亲自策划的。

    他输了。

    好吧,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会赢。

    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些呢?

    “你那位好父亲最近还好吗?”他突然在硝烟弥漫的此刻送上了一句违和的问候。

    沈南觉得他已经疯了,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冷漠着脸问道:“告诉我,佟叶在哪儿。”

    周林固执地继续着自己的话题:“沈南,替我问问沈从智,等待死亡的滋味如何?”

    沈南皱眉,有些回过味来了:“你怎么知道他身体情况?”

    周林大笑:“你家的医生告诉我的。”

    沈南:“……”

    一听这话,他察觉出了不对劲,看了周林一眼,匆匆拨通的电话,打给家里人,让人查查沈家的家庭医生,这一查果然查出了问题。

    沈家的那位家庭医生因为炒股失败欠了一屁股账,为了钱被人收买,向沈家谎报沈从智的病情。

    其实沈从智只是有些劳累,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做出收买医生举动的人正是周林。

    沈南得到消息后忍不住又揍了周林一拳。

    “你到底想做什么?”他拧着周林的领口咬牙恨恨地问。

    那些压得他喘不过气的黑暗日子竟然是眼前这个气质温和的男人一手制造的,他难以置信。

    周林并不抵抗,脸上浮现出微笑:“三年前,我偶然得到和沈从智独处的机会,当时他毫无防备地背对着我,我想伸手讲他推下楼梯,如果他没有摔死,我就去补一下,让他死得透透的,但我最终没有这么做,我想,我不能让那个男人就这么轻松地死去。”

    “他应该在看着家业溃塌中,数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日子凄惨地度日。”

    周林的语气平静,仿佛在娓娓讲述一个童话故事,表情也一如既往的温柔,而在这片温柔的遮掩之下埋藏着令人窒息的暗黑。

    沈南差点被他温柔的怨毒淹没。

    “你……”

    他狠狠皱眉,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是沈父打来的,对方叫他带着周林去见他。

    沈南挂断了电话,深深凝视着周林,周林朝他笑:“沈先生要见我?”

    “走吧。”他仿佛预习过多次这样的场景,一切都显得从容不迫,“我早就等着他的召见了。”

    “召见”一词可闻讽刺的味道。

    周林和沈南一起到了沈家老宅,等待他们的是沈家全体。周林见到这阵势微愣,随即又一笑:“好大的阵仗,我又没有三头六臂,叫这么多人对付我是不是有点过了?”

    他自我调侃着,眼神却冷冷地落在一群人中间,脸色不是很好似乎刚从病床上下来的沈从智身上。

    沈从智迎上他的视线,久久注视着他,看得他笑容尽失,这才缓缓开口:“周颖还好吗?”

    一开口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

    然而这句话使得周林的脸色蓦地变了。

    原本懒骨头似的瘫在椅子里喝茶的沈从毅的脸色也变了。

    周林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目光终于染上了怨毒,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不好,死了。”

    话落,沈从毅手中的茶杯滑落到地上,碎了。

    茶杯碎裂的声音终于吸引了周林的注意,然而他只瞟了他一眼便挪开了视线,再一次盯上沈从智。

    此时此刻,只有沈从智能够填满他的注意力。

    沈从智得知周颖死亡的消息后微微蹙眉,扭头看了一眼沈从毅。

    “你对沈家对我做过的一切,我们不会追究,甚至你还想从沈家夺走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我们尽量满足你……”

    周林神情激烈地打断了沈从智的话,他嗤笑着:“沈先生,您这是在做什么?您不应该将我送到警局接受制裁?现在是在展示你的善良吗?够恶心的。”

    沈从智:“……”

    沈南也不解这个走向,疑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沈从智叹息,终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当初三弟年纪小不懂事,做出监禁你妈妈的事是我这个做兄长的管教不当,我向你道歉。”

    他也是刚刚调查才得知了周林的身份,知道他是二十几年前那个女人的孩子。

    这一声迟到二十几年的道歉没有得到周林的原谅,反而……周林皱眉,似有疑惑:“三弟?监禁?”

    他迷惑了,沈南倒是有些悟了。

    他家小叔金屋藏娇的那个女人可能真如佟叶所想,是周林的母亲周颖。

    好吧,周林报复沈家的动机有了。

    可是,不得不说,周林的反应……值得品味。

    “不是你沈从智抛弃我妈娶了新人,致使我妈抑郁成疾吗?”周林皱眉问。

    沈从智:“……”

    沈从毅:“……”

    沈南:“……”

    气氛诡异。

    良久,沈从智咳了一声,问:“你妈是这么对你说的?”

    周林:“……”

    他妈抑郁症刚犯那会儿经常向他诉说她深爱着她的上司沈从智,对方也爱着她,他们约定要永远在一起,然而,沈从智变了,他娶了另一个女人,他们有了孩子,她很恨。

    但事实却是,周颖因为做沈从智的秘书,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沈从毅偶然结识了她,对她一见倾心,但知道她喜欢沈从智就没表白,后来两人在酒会上乱了那么一次性,结果点燃了沈从毅的心瘾,为了留住她,就将她留在了老宅的木屋里。后来发现她整天郁郁寡欢就放她走了,没想到她有了孩子,还患了抑郁症,对自己的儿子胡言乱语,误导了周林。

    这个误会直到今天周林才从沈从智的口中得知。

    就像一个笑话一样。

    不过沈家的确有点对不起周林,只是这个犯了错的人不是沈从智,而是沈从毅……“我没有为开脱的意思,但实际上当初周颖是自愿留在沈家老宅的,她想要离开的时候,我也没有阻拦。”沈从智说道。

    他从她到尾都没有监禁周颖,至于她为什么愿意留下来,那就是只有她本人才知道了。

    “不管怎样,我缺席了养育的职责,你想要什么补偿……”

    “哈,哈哈……”周林捂脸笑出声,牵动沈南赐予的伤扭曲了脸,“我这二十几年的执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报复沈家,他没有阻止梅琳的计划,甚至帮着佟叶接近沈南,希望借由沈南动摇沈家。

    他丢弃了对佟叶的爱,也不惜报复沈家,结果换来这样的真相。

    真相太伤人。

    所有人看着他,没有出声。

    他们或多或少地能够体会到他的心情……一个将仇恨放置在心里头二十几年的人,到头来却被告知这只是一场误会,这该多么茫然。

    沈从毅默默看着他。

    不出意外,这个人大概就是他的儿子了,但他完全没有认亲的勇气。

    事到如今,认亲反而尴尬。

    他看了他一眼,默默走出了门。

    他去了那座小木屋,在屋子里找到了他的吉他,他坐了下来,弹起了一首小情歌。

    “已经……去世了吗?”

    他扯了扯嘴角,咽下一嘴的苦涩。

    他想,他也该放下了。

    沈从毅不知道,他挂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并没有去世,沈从智调查周林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没有人告诉沈从毅。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放着错误延续下去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就此斩断。

    至于那些斩不断的,只能继续弥补,比如周林。

    然而,周林并不稀罕沈家的补偿,他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沈家,离开前,他终是将佟叶的藏身地告诉了沈南。

    这一刻,他看起来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热情。

    可以理解,周林迎接的这一波冲击短时间内不会消散了。但没关系,人类总是在跌爬滚打中成长。

    沈南没有留下来和沈家人大眼瞪小眼,他按捺不住激荡的心情,找寻佟叶去了。

    他在一家医院找到了因感冒入院的佟叶。

    佟叶并没有被周林监禁,她只是在了解完周林的身世后和周林做了一个约定——与沈南分开两个月。

    对于佟叶来说,沈南很重要,周林同样很重要,当她了解到周林和沈家之间存在不可调节的恩怨,并且会迎来一场战斗过后,她无法偏心向谁,只和周林做了约定。

    周林只要她的两个月,两月内她不联系沈南。

    “周林早就知道他使的那点手段不可能动摇沈家的根基,但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会更加痛恨自己。他承诺这次过后就会放下仇恨,只要我答应两个月不见你。”佟叶解释,完了之后又喃喃,“我不知道他痛苦了这么多年。”

    作为周林的亲人般的存在,她没有发现他的痛苦,是她失职了,所以她不忍拒绝他的请求。

    “抱歉,让你担心了。”这句话是她对沈南说的。

    沈南久久不语。

    见此,佟叶轻轻吻上他的嘴角:“前面是我对周林的妥协,接下来是我对你了。”

    “我打算想休息期提前了。”她道,“就从现在开始休假。”

    沈南想到自己为她留住的《风筝》的主演位,嘴角抽了一抽。

    白留了。

    “你这是不高兴啊?”佟叶问。

    “没有不高兴。”

    事实上他很开心,能赢过演艺在他太太心头的地位,他怎么会不高兴?

    他只是还没从长久的离别中回过神来。

    佟叶清楚这一点,眼中的愧疚一闪而过。她任由他紧紧抱着自己,将头搁在他肩头,在他耳边轻语:“沈南,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嗯?”

    “那一晚出事了。”

    “……?”

    “出人命了。”

    沈南:“……”

    他的反射弧绕了地球一圈,终于明白了她的话的意思,呆了。

    佟叶戳戳他的背:“又不高兴啊?”

    话刚刚落下,被沈南一把抱起,他将她轻轻放到床上。

    “让我看看。”他哑着声音说道,说完小心翼翼地掀开她的衣摆,盯着她平坦的肚子。

    许久,他嘴唇颤抖着亲吻上她的肚子。

    “欢迎你的到来,我的小宝贝。”他虔诚地说道。

    END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结局补上了……

    其实之前就该完结的,后面完全是为了补充周林这条线,呼~追文的小宝贝们辛苦啦,年后时间比较多,会开新文,希望大家不嫌弃,多多捧场,嘤新文是天马行空的幻想文,已经在第一章 放了设定……原谅设定有点多,嘤《全民治愈系女神[重生]》

    池淼和唐安因为家族联姻而结合,婚后育有一子,两人相敬如宾,直到唐安和某女星传出绯闻。

    池淼迅速与他离异,之后不到一月死于事故。

    唐安带儿子参加她的葬礼,察觉自己喜欢上了她。

    他的思念和执念将池淼从黄泉唤回到人世。

    池淼成为了[花]。

    她拥有了[花]的特殊能力,回过神来时已经成为了全民追捧的治愈系第一女神。

    世界观设定:

    人类:支配者。

    花:智力低下,依附于人类存在,70%的[花]被人抛弃枯萎死亡,0.1%的[花]脱离人类成为[觉醒花种],剩余[花]沦为了人类的宠物。

    觉醒花种:不需要依附人类,智力等同于人类,拥有特殊能力。

    阅读指南:1.沉稳带娃叔vs微病已婚女,轻松欢乐向,he。

    2.据说是治愈系暖文。

    3.据说是苏爽文。

    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留言的宝宝送个小红包,慰藉大家追文辛苦,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