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0、番外二:大学日常(4)

作者:佳糖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想买的东西都买到了, 两人就坐地铁一起回了学校,阮念4点多还有一门专业课,老教授每堂课都要点名,翘不了,于是让蒋逸舟先回宿舍放东西, 等她下课再看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中途10分钟的课间,阮念有点儿口渴, 但今早出门好像没带保温瓶,只能去楼道的自动贩卖机买饮料。

    回教室的路上却被人逮了个正着。

    “……钟齐?”阮念勉勉强强叫出名字, “怎么了?”

    钟齐是他们班绩点排名前几的学霸,一直不太熟,大二在选修课上组过队做展示才算认识,课程结束后也没怎么见过面,只偶尔在微信联系她, 说是组员们约出去喝点儿东西,问她要不要一起。

    他们约的地方在学校附近, 但阮念的周末要么兼职打工,要么就和蒋逸舟待着, 多数还去他家旧房子那儿住, 离学校挺远的, 所以基本都婉拒了。

    可惜钟学霸相当固执, 仍旧每次都来问她。

    不过这回说的似乎是另一件事。

    “周末班级出游, 去湿地公园烧烤,你也去吧?”钟齐问。

    阮念奇怪:“……班级出游?”

    这种事不该是班长来通知的吗?

    怎么让他告诉她?

    “周末我有点儿事, 就不去了吧。”阮念摆摆手。

    “班里一学期才组织一次出游。”钟齐说,“事情不要紧的话,往后推推吧?”

    ……唔,和男朋友约会应该算是要紧的事吧。

    阮念扯了个借口:“我要去做兼职,推不了的。”

    “兼职?”钟齐皱眉,“你不是周三四晚的班吗?”

    “……”好吧,她不该低估学霸的记忆力,“是另一份兼职。”

    “那你是周六还是周日上班?哪个时段?班长说可以再调时间的。”

    阮念快被他问晕了,撒谎果然不是什么好活儿,越说越难圆,索性破罐子破摔地表示不想去算了:“其实我是……”

    不料肩上忽而一沉,未等她扭头看是谁,就被那条手臂带向了某个熟悉的怀里。

    “宝贝儿。”高大冷峻的男人单臂搂着她,旁若无人地在她眉心印了一吻,低声问,“上完课了?”

    “还没……出来倒水喝而已。”阮念含糊道。

    此情此景,但凡有点眼力劲儿的人都该懂得怎么回事了,赶紧结束话题、礼貌回避才是最佳选择,可惜钟学霸的情商都补到智商那块儿去了,完全不晓得尴尬为何物,非要杵在原地,强作镇定地推了推镜框,语气平静:“请问这位是?”

    这话明显是问阮念的。

    然而当事人还沉浸在男朋友突然出现的震惊之中,一时也没回过神,蒋逸舟揉了揉她的头,淡定地替她解释:“我是她男朋友。”

    哦,对面那个男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啊。

    “还有事么。”蒋逸舟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钟齐一僵,仿佛被他的目光戳破的心思,第二次推了推眼镜,以掩饰自己的窘迫和紧张:“没……咳,没事。”

    还算识相。

    蒋逸舟不再看那碍眼的臭小子,牵着阮念回教室继续上课。

    走的是后门,但在这几乎满座的女生之中突然来了个大帅哥,难免还是会引起关注,后排的女生都纷纷转过头来看,害得阮念怪不好意思的。

    她原来座位旁边已经坐满了,没空的,只能和他一起换到后排去坐。

    “怎么这么早?”阮念把专业书重新摆桌上,小声问他,“我以为你下课才来的。”

    “宿舍有人看片儿,吵。”蒋逸舟往椅背上一靠,刚换的新围巾解了搭在旁边,然后伸直大长腿开始玩手机,“你听你的,不用管我。”

    “哦。”阮念看他挺自在的样子,于是就转回前面做笔记了。

    然而等课上到一半时,她才发现最不自在的那个可能是……自己。

    “你、你快放手啦。”

    足以容纳百来人的大教室里,他俩坐在倒数几排某个不起眼的位置,桌子挺高的,正好把底下发生的一切都挡得严严实实。

    “蒋逸舟!”

    阮念倏地挺直背,把某人的爪子从后腰拉下去,红着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可惜没用。

    转眼间又被握住了手。

    ……叫他松开还装没听见!

    这附近的人虽然不算多,但还是有那么几个的,阮念只能艰难地小声叫他别闹。

    奈何某人的脸皮早就厚得刀枪不入了,照样捏着她的手闲闲把玩,嘴角微勾,另一只手还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点着,将一心二用的技能发挥到极致。

    可她不行啊。

    单手怎么写笔记?!

    总不能用下巴去压着纸页吧?

    阮念无奈,挣扎了半天都没成功,只好放下笔去掰他手指。

    “阮念同学在吧?”

    “……”阮念顿时僵住。

    “呵,”某人低笑一声,还凉凉地提醒她道,“点你名了。”

    “阮念?是这名字没错,”教授对着名单又重复一遍,抬头隔着老花镜扫视众人,“来没来啊?”

    前面的同学都开始东张西望了,阮念感觉她再不站起来,实在对不起今天辛苦跑来签的到,于是硬着头皮举手起立,应了声到。

    “哦,来了啊。”教授点点头,切换到下页PPT,打出一段长长的德文,“你把这个翻译一下,照刚才教的语法说。”

    阮念:“……”

    完了,刚才教的语法她一个字都没听。

    “怎么样,会不会翻?”教授没等她太久,把目光慢慢转向了坐隔壁的男生,“要不旁边同学来回答吧。”

    ……啊???

    阮念转头看着蒋逸舟站起来,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

    “意思是,”蒋逸舟却比她淡定多了,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开始翻译,语速快得跟背书似的,除了面无表情把好好的情诗念得像悼词之外,几乎挑不出毛病,“这样可以么。”

    “行,”教授推了推老花镜,“都坐下吧。”

    然后把PPT翻到了下一页讲解答案。

    “……哇。”阮念拽了拽他的袖子小声惊叹,尽管用词有些不同,但意思基本是完全一样的,“你怎么连德文都会?”

    “想知道?”蒋逸舟扯着嘴角,“靠过来告诉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靠什么过来?

    阮念直觉有诈,犹豫着没动。

    但又忍不住好奇。

    学过德文的人都知道有多难,当初她选这门语言当二外简直是抱着自虐的心去的,就想着万一某人有什么好方法呢,于是小心翼翼凑过去,停在自认为安全的距离。

    “你说。”她虚心求教。

    蒋逸舟一眼就看穿她的小心思了,佯装不知,把手机给了她看。

    “刚查的。”他指着屏幕上的字,边说边不动声色地朝她靠近,“我只知道拼写输入和一些专业术语,看外国文献资料的时候学的,像你们这种文绉绉的诗歌就不行了,只能靠翻译工具。”

    阮念惊讶:“你们专业要求这么高,还要会德文啊?”

    “不是硬性要求。”蒋逸舟笑了笑,“我闲的。”

    “……哦。”学霸就是学霸,那么丁点儿闲暇时间还把最难的德语给学了,真厉害,“那你还会什么别的语……”

    她忽然抽了口凉气,说不出话来。

    敏感的耳垂被一抹湿热占据着,只轻轻一吮就让她整个头皮发麻了,灵活的舌尖还若有似无地扫过那小小的软肉,像挑逗似的,她闭了闭眼,咬牙忍过那电流般窜过脊背的快意,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飞起来了。

    “嘘。”蒋逸舟悄无声息地楼上她的腰,感受到人儿紧张的轻颤才放过那儿,偏头贴着她耳边轻吹了口气,“真可爱。”

    !!!!!!

    ……

    等上完这门课,阮念悟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以后打死也不能带某人来上课。

    坚决不能。

    没有商量。

    说到做到。

    她再也不想经历一次从头烤到脚的滋味儿了。

    出了教室脸都还是红的。

    手机响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要接。

    “……喂,棠棠?”阮念本来还闷着气的,一不留神又被某人牵住了手,然后往他那羽绒服的兜里放,暖得她都提不起劲儿挣扎了,“怎么啦?”

    “告诉你个好消息!”苏棠兴奋得几乎是用喊的,“我拿到出国交流的名额了!”

    “哇,恭喜你!”阮念笑起来,“要不要出来庆祝一下?请你吃饭。”

    “爽快,就等你这句话了。”苏棠说,“一会儿微信给你发个地址,马上过来啊。”

    “好。”阮念说。

    “哎等等,别把你男朋友捎上啊。”苏棠说,“刚失恋的单身狗可经不起刺激。”

    “……啊,”阮念愣了一下,“又分手了?”

    “觉得烦就分了呗。”苏棠说。

    阮念轻轻叹了口气,没往下问了。

    高三那时看着江宏和苏棠走得挺近的,也一起考到B市读大学,本来以为两人很快就能成,没想到拖着拖着,拖到现在都两年多了,他俩还是保持着男女纯友谊的关系。

    特别特别铁。

    任谁都觉得他俩是有点儿什么的。

    但偏偏就没在一起。

    苏棠长得漂亮又是学跳舞的,追求者不少,也谈过几个男朋友,可惜没一个能交往超过半年的,分手理由都像复制黏贴似的,跟上面的一字不差。

    听蒋逸舟说江宏一直都单着,不知是还在等时机开口,抑或只是单纯不想谈。

    哎。

    “阮阮?”苏棠在那边喊她,“怎么不说话啊?”

    阮念转头看了蒋逸舟一眼,笑着答应:“知道啦,我不带他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点儿见。”

    “好,晚上见。”

    挂电话之后跟蒋逸舟交代这事儿,难免又被他不高兴地闹了一通,最后阮念迫于无奈,只能答应他晚上回去给补偿。

    “要什么都行?”蒋逸舟问。

    “嗯嗯。”时间紧张,阮念也没多细想就应下了,催他道,“你快回去吧,再晚饭堂该关门了。”

    “走之前给我电话。”蒋逸舟说,“过来接你。”

    “这么冷你就别出来了,我自己坐地铁回……”

    “我开车。”蒋逸舟去年拿到驾照,顺便连车也一起买了,“晚上回我家。”

    “……好、好吧。”阮念终于反应过来,趁脸还没烧起来之前,赶紧转身跑进了地铁站。

    凑不要脸!=皿=

    到了地方才发现苏棠请的不止她一个,还有好些舞蹈团里的小姑娘,苏棠的室友们也都在,满满当当地坐了一整桌人,气氛挺火热的。

    “来!祝贺咱们苏副团顺利进军美帝!”

    “对对!敬老大一杯!”

    “干了干了,不够的再给满上啊。”

    ……酒也喝得挺多的。

    等阮念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喝掉快三杯红酒了。

    醉倒不至于,就是有点儿晕。

    然后听见她们居然还要叫一瓶白的继续干。

    不行。

    她再不逃跑今晚就要睡在这儿了。

    “嗡。”手机抖了一下。

    -结束没

    某人给她发微信来了。

    -没呢,她们还在喝

    -你喝多少了

    -还好,但是有点儿晕,想回家QAQ

    -现在来接你。

    -好呜呜呜QAQ你到了打电话给我,我出来

    -嗯。

    蒋逸舟来得很快,桌上的白酒才刚倒上电话就到了,阮念就在苏棠旁边接的,讲完电话苏棠差不多都听到了,也没留她,笑着摆摆手让人快走,别碍着她一单身狗在这儿伤心买醉。

    走出饭店就看见那辆黑色的SUV停在门口了,风很大,阮念裹紧了羽绒服小跑过去上车,暖气扑面而来。

    然后坐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躺在蒋家的沙发上了,蒋逸舟抱着毛毯正要往她身上盖,见她睁开眼就停住了手:“醒了?喝水么。”

    阮念点点头,喉咙像黏住似的干得难受,挣扎着半坐起来,就着蒋逸舟端到嘴边的杯子喝了大半才感觉好点儿。

    喝完才察觉这好像是……他的杯子。

    啊。

    她抬起眼,看着他仰头把剩下的水都喝完。

    喉结上下滚动。

    吞咽的声音。

    莫名觉得很性感。

    “要么。”蒋逸舟察觉她的视线,垂下眼,盯着那张醉意迷蒙的小脸。

    “要……”

    可是要什么呢?阮念迷迷糊糊地想着。

    “要你。”蒋逸舟眸光一沉,俯身用力地吻住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

    嗯……就是那个……(疯狂暗示)就……自己去看吧→_→

    番外三:婚后日常

    凌晨3点多, 阮念被一阵轻微的震动声吵醒了,睁开眼就望见房门那边有白色亮光一闪一闪的。

    是她的手机在响。

    自从怀孕之后,蒋逸舟就不许她再把手机放床头了,怕辐射太强,每晚睡前都给她放到离床最远的梳妆桌上, 这会儿要接电话还得下床去。

    可她不想动啊……

    如果能叫某人帮她拿过来就好了。

    阮念转头看了眼旁边还在睡的男人,正要开口的时候, 那道闪烁的亮光忽然暗下去了。

    挂了?

    那就不管吧。

    然而这念头蹦出来还没到两秒,烦人的震动声又再一次响了起来。

    其实也不算很吵, 但她近来的睡眠质量实在糟糕,要这么一直响着,后半夜她都别想能睡着了。

    哎。

    阮念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忍心叫醒刚坐完十几个小时飞机出差回来的蒋先生了,轻轻拉开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然后扶着肚子慢慢坐起来,在床边缓了好一会儿才穿上拖鞋去拿手机。

    “阮阮啊啊啊!百老汇!终于定下来了!”

    电话一通就听见那边兴奋不已的喊声, 语无伦次地报着喜,明明都快奔三的人了, 苏棠性格还是跟以前一样, 毛毛躁躁的, 半刻不得消停。

    “你……”阮念笑了笑, 披着睡袍走到阳台关上门才说, “是登台表演的事定下来了吗?”

    “是啊,我们领队刚收到的通知, 本来都准备订机票回国了……”

    这些年苏棠一个人在国外过得挺不容易的,碰壁吃亏是家常便饭,中间还因为跟家里闹矛盾被断过经济来源,只能拼命打工做兼职赚生活费,那时阮念和蒋逸舟正巧在美国读研,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或多或少也知道些她的情况。

    可惜苏棠脾气倔,再难也不向他俩开口要帮忙,什么事儿都自己咬着扛下来,硬是撑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恭喜你啊,棠棠。”阮念低下头,轻抚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由衷道,“终于可以实现你的梦想了。”

    “那是,也不看我谁呢,哈哈哈。”苏棠笑到一半才忽然顿住,“啊……完了,你那边还是凌晨吧?对不起对不起,刚一激动就忘了看时间,把吵醒你了。”

    “没事啦。”阮念轻声笑道,“我最近睡不好,跟你聊会儿挺解闷的。”

    “哎别,你这样不睡觉,累着我俩干儿子还是干女儿的怎么办?”苏棠过了那股兴奋劲儿,理智也回来了,催促她道,“赶紧回去睡,立刻马上,快。”

    “好吧,那我挂了啊。”阮念无奈,“你排练也多注意身体。”

    “没问题。”苏棠心情很好地应了一声。

    电话挂断后,她又在阳台站着吹了会儿风,等有些困意正打算回屋时,忽然肩上一沉,被某人用厚厚的毛毯裹住了,连人带毯地搂住她低声道:“睡不着?”

    “没,接了个电话。”阮念放心地靠在他身上,轻声道,“棠棠说她年底要在百老汇登台了……”

    “不许去。”蒋逸舟皱眉,“下个月就是预产期了。”

    “你……紧张什么啊,我也没说要去。”阮念失笑,伸出指尖戳了戳某人依旧好看的侧脸,安抚道,“而且医生说了我现在不能坐飞机的。”

    “知道就好。”蒋逸舟把她搂回屋里,拉上玻璃门,“什么事都等生完孩子再说。”

    从国外读研回来后,两人就分别进了外企工作,都特别忙,还常常要出差,别说养猫了,连人都顾不上见面。除了节假日外,他俩一起放过最长的假就是婚假,但也才一个月,筹备婚礼、摆喜酒、度蜜月,再待家里休息几天就过完了,然后又得回公司继续上班。

    直到去年工作逐渐步入正轨,各方面也都稳定下来了,两人才开始计划要个孩子。

    没想到运气爆棚,一次就来了俩,拿到产检结果的时候把他俩都惊喜坏了,特别是蒋逸舟,一个劲儿地揪着医生询问注意事项,回家之后又对着电脑查了好些资料,当年高考都没见他这样认真过。

    阮念看着好笑,又忍不住觉得甜蜜。

    无论是过去或现在,这个人似乎总把她放在第一位,从未变过。

    而她呢?

    至少高中那会儿,学习在她心里还是排他前面的……咳,就前一点点吧。

    想想还真是不好意思。

    但没关系,以后她也会一直把他放在第一位的。

    ……嗯,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

    然而这句话说得真心,做起来还是挺有难度的。

    尤其在蒋逸舟升级当奶爸之后——

    “老婆,下班来接你出去吃饭?”

    “啊,还是回家吃吧?我都一天没见宝宝了,想他们。”

    “老婆,周末不加班就去看电影?”

    “这周末家政阿姨请假了,我得在家看着他们啊。”

    “老婆,过来。”

    “唔……你……你别闹,宝宝们还没睡呢,一会儿要过去哄他们的。”

    “你是我老婆还是他俩的老婆!!!”某人终于怒了。

    “那你去哄他们睡?”阮念很温柔地把他推下床,“哄好了就随你怎样。”

    这条件还是很不错的,蒋逸舟就答应了,快步走出房间去隔壁哄孩子睡觉。

    两个小时后,某人轻手轻脚回到卧室,把俩孩子分别放在婴儿床里,然后才精疲力尽地躺回大床上。

    ……别说干那啥事儿了,他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再动。

    才丁点儿大的小屁孩儿怎么就那么能哭?!

    还打不得骂不得只能抱着一直哄!

    足足哄了俩小时!

    敢情不是哄睡的,是他俩哭累了自己睡的吧!

    哼!

    “哄好了?”阮念也没睡太沉,他一躺下就醒了,转过去侧躺着帮他捏捏手臂。

    “嗯。”蒋逸舟应了一声,低低的,察觉她靠近也没有动。

    “你才哄了一次。”阮念边给他按摩边轻轻笑道,“我天天这么哄呢。”

    “嗯。”蒋逸舟又应了一声,沉默许久,然后伸臂把她搂了过来,伏在柔软的肩窝里闷闷道,“辛苦了。”

    “现在知道我辛苦啦。”阮念有些埋怨地推了推他,“之前还缠着我要……”

    “别动。”蒋逸舟搂紧了她,依旧闷闷的,“抱会儿。”

    有些自责,也有些委屈。

    阮念叹了口气,安安静静地靠在他怀里,轻抚着宽厚结实的背。

    “不辛苦的。”她低声呢喃,“因为是我们的孩子啊。”

    她爱他,也爱孩子。

    但因为这是她和他的孩子,所以才会更爱他们一些。

    “……嗯。”蒋逸舟终于松开她,伸手按灭了床头灯,拉上被子盖着两人,“睡吧。”

    “好。”阮念抬头凑近他的侧脸吻了吻,然后迅速缩回被窝里,闭上眼,“晚安。”

    旁边某人似乎低声笑了,也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宝贝儿晚安。”

    可惜,这样温馨美好的时刻只持续了几个小时。

    凌晨4点,卧室里准时响起童声二重奏,惊天动地,吵得夫妻俩几乎同时坐了起来。

    “要喂奶了。”阮念翻身下床,“你睡吧,我来就行。”

    蒋逸舟怎么可能睡,在她之后也下了床,穿着睡袍走出去冲奶粉。

    喂完奶又要重新哄一次睡,折腾半天,最后两人重新躺上床已经是5点多了。

    “……哇靠,简直惨无人道啊。”

    江宏在电话里听说了好友的奶爸日常,深表同情,顺便问他有没有空出来喝一杯。

    “哪天。”蒋逸舟敲了敲办公桌,示意助理把日程表发给他看,“工作日不行。”

    “那就这周末。”江宏说,“周六晚上,老地方。”

    “……”蒋逸舟扫了一眼周六的日期,有些无语,“情人节你不约会?”

    “约个屁,她说要回团里排练,等过几天再补。”江宏叹气,“你家那位不是也出差了嘛,少废话,哥俩都多久没喝过了。”

    “呵。”蒋逸舟笑了一声,“行吧。”

    不过情人节俩大男人约在酒吧里喝酒,身边又没个女的,气氛确实有点儿太gay了,人人经过都意味不明地看看他俩,害得江宏喝两杯就坐不住要换到包厢去,吩咐那管事儿的别搞什么特殊待遇。

    “守身如玉啊,江总。”蒋逸舟调侃了他一句。

    “守着呗。”江宏毫不在意地承认,“这些年小兄弟跟我左手都处习惯了,舍不得换。”

    “呵。”蒋逸舟扯了扯嘴角,晃着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还是得感谢你俩。”江宏仰头灌了口酒,重重地咽下去,“要不是你们没去,我可能……到现在都说不出口。”

    毕业后江宏回家里的公司上班,自己也做点儿小生意,有了积蓄,就是一直没有女朋友,把父母急得要命,上赶着给他介绍姑娘、安排相亲,逼得他烦了,一气之下就跑出来自己创业,苦熬了几年,如今也算略有小成,出去应酬都得让人叫一声江总。

    但依旧形单影只,不谈感情。

    不知情的当他是眼光太高,知情的都明白他是在等人。

    等一个没有归期的人。

    去年圣诞节前,苏棠打给阮念说要在百老汇登台演出的时候,其实还给江宏寄了一张演出票,别的什么都没说,只让他要是真想清楚了,就去见她。

    江宏想都没想就去了。

    ……也根本不用想。

    说到底等了这么多年,都只是他怕自己配不上她而已。

    没有特别帅,也没有高学历。

    除了有点儿闲钱,他什么都拿不出手。

    所以等到这份邀约后,他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立刻推掉所有行程,让秘书订了去美国的机票。

    即便是刀山火海,这次他也一定会去见她。

    之后在美国搅合了好几个月,不知道发生什么,总之到医院探望阮念的时候,俩人已经是牵着手来的了。

    虽然还跟以前一样,没几句就开始互怼,但眉目间的眼神又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打算守到什么时候?”蒋逸舟问。

    “不用多久。”江宏又灌了一口酒,拿酒瓶给两人再满上,笑道,“等老子哪天把人灌醉了就给办了!”

    蒋逸舟瞥了他一眼:“就你?”

    表个白都拖这么多年,还敢把人随随便便灌醉就办了?

    “你小子别看不起人啊。”江宏哼了一声,“以前我那是心里有道坎儿,过不去。现在过去了,要干啥不能干的?”

    “哦。”蒋逸舟拿杯子跟他碰了碰,“祝你早日告别左手。”

    “……靠。”江宏给气笑了,“滚你丫的。喝!”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咳咳,提一个小细节,因为找不到地方写了:

    念念和舟舟的第一次是在舟舟19岁那年生日,气氛一到就那啥了嘛,你们懂的,然后因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没经验,所以一个痛到不行一个快到不行……嗯对,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并不是什么美好体验,所以就把那段剪掉了。

    (主要是舟哥觉得太丢脸说我不掐掉就把我灭了我我我能怎么办啊QAQ)

    下一章是包子的番外~没意外的话应该是最后一篇啦

    番外四:包子日常(1)

    下午2点半, 阮念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跟同事道了别,看时间还早,就回家先放下行李,然后换了身衣服, 出门去幼儿园接两个孩子。

    路程不远,走过去也就几分钟而已, 阮念到的时候正好4点,孩子们蜂拥而出找家长来了, 闹哄哄的。

    “妈咪妈咪!”

    “姥姥!”

    “爸爸!我在这儿!”

    阮念没跟着其他家长上前挤,她和蒋逸舟都教过两个孩子的,放了学先别着急,等看到家人来了才可以走出大门口,不要随便离开。

    所以等前面这一波孩子走得差不多了, 她才靠近门口朝里面挥了挥手。

    没多久就有个扎着苹果头的小姑娘跑出来了,背着粉色的小书包, 声音清亮地喊:“妈妈!”

    “涵涵放学啦。”阮念抱住扑到了怀里的小女儿,笑眯眯道, “今天有没有哭鼻子?”

    “没有!”蒋思涵立刻摇头, “涵涵很乖的, 才不哭呢。”

    “嗯, 涵涵真棒。”阮念亲了小女儿一口, 然后掏出刚经过超市买的棒棒糖给她,“那妈妈给你一个奖励哦。”

    “谢谢妈妈。”小姑娘嘴馋, 看到吃的立马就松开了妈妈,自顾自地开始拆糖纸。

    “哥哥呢?”阮念直起身朝门口里看了看,“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

    “唔……哥哥被老师留下了。”蒋思涵边吃棒棒糖边说,“好像要批评他。”

    “怎么回事?”阮念微微皱眉,将小女儿拉到一边问她,“哥哥犯错了?”

    “我、我不知道。”蒋思涵含含糊糊道,“是那个坏蛋抢了……”

    “妈妈!”

    还没说完呢,又一个小男孩背着书包跑过来了,看见妹妹嘴里的棒棒糖时眼睛一亮,反应极快地朝妈妈伸出手:“我也要棒棒糖。”

    妈妈每次买东西都会买双份,所以妹妹有的,一定是给他也准备了。

    “睿睿,妈妈先问你。”阮念拉着他伸来的小手,表情有些严肃,“为什么晚出来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思睿挺了挺胸膛,毫不掩饰道:“老师要我留下的。”

    “要你留下干什么呢?”阮念耐心地问。

    “她批评我,”蒋思睿哼了一声,“说我不该打架。”

    “……你打架了?”阮念瞪大眼看着儿子,“为什么打架?”

    “我才没打他。”蒋思睿脸上酷酷的表情跟他爸像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语气也像得十足十,“只是推一下,他自己坐到地上,然后就哭了。”

    “那你推他干什么呀。”阮念看着他问,“是不是哪里招惹你了?”

    蒋思睿看了眼还在专心致志吃棒棒糖的妹妹,面无表情地回了一个字:“没。”

    “没招惹你就动手啊。”阮念捏了捏儿子的小手,“有没有给人家道歉?”

    蒋思睿别开小脸,抿着唇没说话,那样子不像心虚,倒像是懒得解释。

    ……还真的跟某人脾气一模一样啊。

    “好吧。”阮念叹了口气,虽然觉得儿子有话藏着没讲,但他不肯说也没办法,只好拍拍他站起身道,“那今天的奖励就没有了哦。”

    蒋思睿猛地一抬头,但很快又低了下去,阮念想牵他的手居然也不让,就自个儿插着兜默默跟在旁边走,直到回了家都没再说半个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超酷的.jpg

    蒋先生还没下班,家政阿姨照常买了菜过来准备做晚饭,不过今天阮念在家,只让阿姨打扫一下卫生就可以走了,她端着切好的水果去客厅给孩子们吃。

    电视机正放着动画片,不过坐在沙发看的只有蒋思涵一个,另一个蹲在玩具角那儿拼机器人,听见她叫他也不回头看,就说了三个字:“我不吃。”

    继续超酷的.jpg

    阮念知道儿子是闹别扭了,她也并非吝啬那一根棒棒糖,只是不想惯着他这种有话不好好说的性子,所以就没管他,抱着蒋思涵给她喂水果吃。

    蒋思睿低着头,悄悄用余光瞄了一眼,见妈妈没半点儿搭理自己的意思,又鼓着气转回去继续拼。

    拼完了又拆掉,重新拼好,然后再拆掉。

    来来回回十多遍,终于蹲得腿发麻了,他一屁股坐在垫子上,盘着腿开始拼昨天妹妹没做完的拼图。

    晚上6点多的时候蒋逸舟才回到家,西装革履英气逼人,放下公文包就进厨房去了,阮念在洗菜,听见声响转头看,下一秒就被某人搂过去亲了一口,特别用力。

    亲完还靠她肩上不愿走,慢吞吞道:“我渴了。”

    “自己倒啊。”她说。

    “累。”

    “你就是懒。”阮念笑着嫌弃他,但还是甩干手上的水,给他倒了一杯水,“喝吧。”

    “嗯。”蒋逸舟这才从她肩上起来,一口气喝了个干净,“阿姨今天没来?”

    “我让她回去了。”阮念说,“回来得早,晚上也没什么事,就自己做吧。”

    “没事儿不能陪着我么。”蒋先生表示不满。

    ……都说婚后相处平淡如水,怎么她家这位倒越来越会粘人了?

    “好啦好啦,晚上都陪你。”阮念无奈地推推他,“你先去陪他俩玩会儿吧。”

    “哦。”蒋逸舟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

    这两天阮念不在家,俩小屁孩儿就成天吵着要找妈妈,饭不好好吃觉不好好睡,还一言不合就开哭,把他折腾得够呛,现在好不容易正主儿回来了,估计那俩连谁是爸爸都不记得了吧。

    临出去又被阮念拉住说:“睿睿在幼儿园被老师批评了,好像是跟人打架……他不肯跟我说原因,还闹别扭,你去问问他吧。”

    哦?好小子,才幼儿园就跟人打架了?

    有点儿意思。

    蒋逸舟点头应下,出去就看见自家儿子正孤零零地坐在客厅角落,背对着外边不知道在干嘛,于是走过去打算看看。

    “爸爸好!”蒋思涵倒是乖巧,见他经过电视机前就特响亮地叫了一声,还冲他递了根棒棒糖,“给你糖糖!甜的!”

    ……还挺贴心。

    知道他喜欢吃甜的,特意留着呢。

    “谢谢。”蒋逸舟揉了揉她的脑袋,勉强原谅这个半夜不睡觉还哭得他也睡不了的小丫头,没拿她的糖,“你自己吃吧,爸爸不要了。”

    “涵涵吃过了。”蒋思涵伸着小短手坚持塞给他,“这是妈妈多给我的,没给哥哥。”

    “嗯?”蒋逸舟挑眉,想到刚才阮念在厨房叮嘱他的话,拿着糖问女儿,“那你怎么不给哥哥一个?”

    “我给了!”蒋思涵扁了扁嘴巴,有些委屈,“可是哥哥说他不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居、居然没写完……后面还有的,先更新一点以表示作者菌没偷懒……继续码字……QAQ

    番外四:包子日常(2)

    这要说的是别人可还行, 说那小子不喜欢吃糖?

    蒋逸舟第一个表示不信。

    开玩笑,他亲儿子呢。

    话还不会说就知道爬到橱柜上偷大白兔奶糖吃的——他儿子,能不喜欢吃糖?

    分明是在生闷气。

    “没事儿。”蒋逸舟拍了拍她的小脸,安慰道,“涵涵很乖, 下次也要这样做。”

    蒋思涵用力地点点头:“嗯!”

    小丫头继续看电视,蒋逸舟把那根棒棒糖放口袋里, 然后若无其事往玩具角走过去,脱了拖鞋踩上软垫, 也没出声,就站在儿子背后看他一块一块地拼拼图。

    ……拼得还挺快。

    他想帮忙拼一块都找不到机会。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啧。

    “臭小子。”蒋逸舟抬脚轻踢了踢儿子的小屁股,“当我透明是吧。”

    他一进门就看见这小子回过头了,刚才跟女儿说话也没压低声音,这小子肯定都竖着耳朵听见了, 还在这儿跟他装酷呢。

    “爸爸。”蒋思睿闷声闷气的,也不转头看他, “干嘛。”

    “不干嘛。”蒋逸舟屈腿坐在他旁边,手肘搭在膝盖上, 语气凉凉, “逗你玩儿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思睿忍了又忍, 还是没忍住扭头瞪了他爸一眼, “有什么好玩的!”

    “嗯, 是不好玩。”蒋逸舟忽然伸手,捏住儿子气鼓鼓的腮帮子晃了两下, 惹得他乱挥着爪子抗议,像只炸毛的小猫崽一样,“没打架好玩。”

    “我没打人!”蒋小朋友很生气,气得都忘记装酷了,“是他先抢妹妹玩具的!”

    “哦?”听到不一样的证词,蒋逸舟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抢什么玩具?”

    “他抢了妹妹的小熊不还给她!”蒋思睿凶巴巴道,“还说她头上长了树苗儿要拔掉!”

    “拔掉!”那边蒋思涵也一拍沙发,不甘示弱地帮腔,“会痛痛的!”

    蒋逸舟扫了眼自家女儿的头发,确实有点儿……咳,不能怪他啊,以前就看过阮念给她扎了一次苹果头,今儿早上小丫头闹着要弄这个,他凭记忆强行凑合,不小心就整出了冲天辫的效果……

    “你没错,打得好。”蒋逸舟面无表情地拍了拍儿子的肩,“以后要还有人敢欺负妹妹,你就这么对付他。”

    抢了小丫头的玩具还要扯她头发,这种臭小子纯粹就是欠抽的。

    “……”蒋思睿刚吼完一通,发泄了怒气,小脑瓜还有点儿懵呢,听自家老爸突然来这么一句,感觉更懵了,结结巴巴道,“你说,我,我没错吗?”

    “怎么,夸你也不乐意?”蒋逸舟揉了揉他脑袋,这小子跟他一样剃了个圆寸,摸着还挺扎手的,“脾气真够……”

    话没说完,小家伙就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虽然觉得自己没错,但被这样那样的目光指责了大半天,蒋思睿脸上再怎么装酷,心里也终究是有些委屈的。

    只是憋着。

    从幼儿园憋到家里,从老师那儿憋到妈妈这儿,本来都憋得好好的,被爸爸一句轻描淡写的“你没错”给硬生生砸开了口子,愤怒、不甘和委屈全都一股脑地涌出来了,小家伙终于忍不住,抱着爸爸的腰闷声哭了起来。

    “……”蒋逸舟低头看着趴在他胸口的小寸头,虽然扎手,但还是轻轻地拍了两下,“臭小子,男子汉大丈夫呢,哭个屁。”

    “我才没哭!”蒋思睿死不承认。

    顺便还在他爹的衬衫上擤了管鼻涕。

    “……操。”蒋逸舟给儿子气笑了,这衣服是阮念送他的,买回来还没穿几次呢,倒是被臭小子当鼻涕纸用了,只得伸手去抽了几张纸巾给他擦。

    谁知小子抱得他紧紧的,不肯出声,也死活不让看脸,以为这样就没人知道他哭了似的。

    哎,大概是蒋家祖传的吧。

    蒋逸舟想起了什么,冲厨房里正忙活着的女人看了一眼,没再动作,任由儿子抱着他哭个够。

    等哭得差不多了,晚饭也快做好了,蒋逸舟就拎着儿子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洗完让他自己出去,然后回房间换掉了那件……被眼泪鼻涕泡得皱巴巴的衬衫。

    “哥哥快来!吃饭饭了!”

    蒋思涵正坐在儿童椅里等开饭,看见哥哥过来,拍着小桌板叫他。

    不过蒋思睿低着头没搭理她,心里还想着刚才爸爸交代的事情,就进了厨房去找妈妈。

    “睿睿?”阮念已经端完菜了,拿着碗筷准备出去摆的,见小家伙从外面跑进来,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了,忙道,“怎么了吗?”

    “……妈妈对不起。”蒋思睿也不扭捏,就是声音有点儿低。

    “嗯。”阮念点头,蹲下来问他,“对不起什么?”

    “跟妈妈闹脾气,有事情不说,”蒋思睿低头看着地面,“还……不理人。”

    “那以后你还会这样吗?”阮念柔声说。

    “不会。”蒋思睿认认真真道,“以后听妈妈的话。”

    “睿睿真乖。”阮念这才笑着亲了亲他,“爸爸的话也要听哦。”

    “知道!”蒋思睿完成任务,转身跑出去抱爸爸大腿。

    蒋逸舟刚把那件衬衫洗干净出来,还嫌弃着呢,没心情跟这小子腻歪,于是拎着他往蒋思涵旁边的儿童椅里一放就撒手了,坐到阮念旁边去。

    “哎,你跟儿子说什么啦?”

    晚上给兄妹俩洗澡的时候,阮念悄悄问了蒋逸舟一句。

    “没什么。”就是教了儿子几个动作隐蔽又不伤人,还能叫人吃点儿苦头的小招,然后让他以后教训人要低调,别傻乎乎被逮着还挨骂……咳,这话当然不能跟老婆直说了,蒋先生面不改色,一本正经道,“跟他讲道理。”

    “真的?”阮念有些怀疑,“没骂他?”

    “我骂他干嘛?他自己委屈哭的。”蒋逸舟觉得自己也挺委屈的,“我在你心里就这样?”

    ……当然不是。

    她知道他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但俩孩子出生这么几年了,他嘴上说着烦,其实该做的一样都没有落下,再气再无奈也没见他真的骂过他们,顶多就是装凶吓一吓而已。

    已经很不错了。

    “没有。”阮念微微抿唇,飞快地凑近他侧脸亲了一下,“你最好了。”

    “哦。”某人很受用地勾起嘴角,“等会儿早点睡。”

    阮念愣了愣:“啊,为什么早点……”

    蒋逸舟意有所指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跟浴缸里玩水的兄妹俩也说了一句:“你俩,今晚也早点儿睡,听到没。”

    蒋思睿“哦”了一声,蒋思涵捏着小黄鸭仰头问:“爸爸,为什么要早睡?”

    废话。

    方便办事儿啊。

    “因为早睡早起身体好。”蒋先生毫不心虚地忽悠女儿。

    “哦!”蒋思涵第一个举手,“那涵涵要跟妈妈睡!”

    “我也……”蒋思睿第二个想举手,接收到自家亲爹的瞪视后,默默缩了回去,“自己睡!”

    “没事儿,”蒋逸舟把儿子抱出水擦身穿衣服,“你带妹妹睡。”

    “涵涵要跟妈妈睡!”蒋思涵坚持。

    “那明天周六,我带哥哥去游乐场,不带你了。”蒋逸舟凉凉地说。

    “妈妈呢?”蒋思涵转头看妈妈。

    没等阮念开口,蒋逸舟就把她也搂过来了:“妈妈也去,留你一个人在家。”

    “……”小丫头立马就扁嘴想哭了,“我……我不要一个人在家。”@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你跟哥哥睡。”蒋逸舟说。

    顺便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看在他爹今晚对他很好的份上,蒋思睿过去拉了妹妹的手,语气很酷地说,“不怕,我陪你睡。明天一起去游乐场。”

    蒋思涵犹豫片刻,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哥哥,终于把眼泪收回去了:“好。”

    等兄妹俩都乖乖去睡了,阮念才忍不住笑:“我发现,你哄孩子还挺厉害的啊。”

    “是么。”蒋逸舟伸臂将她搂到怀里,埋在那柔软的颈窝里低低地笑,“宝贝儿,我还有更厉害的呢……”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这里也全部结束啦,带着那么多那么多的不舍,终于还是走到了完结。

    舍不得他们的每一个人,也舍不得看到最后还一直陪着我的你们。

    大概是我写过的文里最贴近现实也最舍不得的一篇了。

    连载这么久没能逐条回评论,但你们写的每一条我都有认真看,看得特别开心(嘻嘻嘻~

    以后可能会在微博更新些日常小段子呗,毕竟我好舍不得他们呜呜呜~

    有缘的话,咱们下本书再见吧~超级无敌霹雳爱泥萌=3=!比心心~

    ps:下本《先生贵性》应该会4月开,专栏里有,凑不要脸求一发收藏emmmmm还有总裁坑也……也……(疯狂暗示)……说不定有福利呢→_→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