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7章 番外十九 皆空

作者:恒见桃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贺琮推却国事,叫顾长愉陪侍在侧,问起这么多年顾卫卿的境况。

    顾长愉并无隐瞒,事无具细,尽皆和盘托出,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顾卫卿没他,照样生活美满幸福,她甚至还再度嫁人,育有两子,只不过两国风俗大相径庭,又实在路途遥远,是以他兄弟并未扶灵归来罢了。

    贺琮听见更恨,不听又不甘心。

    顾长愉并不怕他,直言道:“男女平等,陛下娇妻美妾,儿女成行,何至于对家母如此悭吝?”

    许他另娶,不许她再嫁?

    贺琮深受打击。

    她是这样,她儿子也是这样。

    可明明……她该是他的妻子。

    是,她不是,他没给她名分,但世间对女子都这般要求,他身为一国之君,天之骄子,要求她从一而终有错吗?过分吗?怎么她就不能像个寻常女子那般……肯为他低回头?真正的由骨子里到外的柔顺一回?

    难道名分,是,她不稀罕这名份,那么她的自由,她的自尊,她的意志,就比和他长相厮守还要重要?

    她最终招了苏朗为婿,他将苏朗杀之后快,她不仅没长教训,反倒,再度嫁人。这回他鞭长莫及,到底插手不着。

    呵,她居然和那人,厮守终生,还又生了两个儿子。

    贺琮心如刀绞。

    她一早就把他摒除心门之外,他于她根本就可有可无,为什么?就因为他们相遇之初没有个好的开始?如何开始就真的那么重要?在相处的十几年中,他待她如何,她真的不清楚?他那么掏心掏肺,竟都抵不过当初他对她的错待?

    贺琮脸色赤青,呼吸困难。

    顾长愉见他实在痛苦,不免又劝:“家母要强,受再多创伤,也无四处哭诉之嗜好,同样,感情深浅,也不足向外人说三道四,她对陛下,未必有世人所见之凉薄。”

    贺琮没觉得受到任何安慰。就算她待他终究有情,可她到底比他心狠。一辈子,一共几十年?她活着,与他隔海相望,死了,都不肯和他相偎相依!

    他越发后悔。

    他不后悔当初用蛮横手段留她,如果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的手段只会比当初更强硬。哪怕她再不愿,他也绝不会叫她有另嫁别的男人的机会。

    贺琮留不住顾长愉,他坚持要走,道:“我在那边,有家有业,已经落地生根,此处则不然,既已了却家母心愿,我便再无牵挂,陛下不必苦留。”

    贺琮道:“这有何难,把她们都接回来,朕把这皇位传给你。”

    大不了都不要了,他给他另娶娇妻美妾。

    说着容易。

    顾长愉不稀罕他的皇位。在宫内暂住这几天,几乎所有人都目光咄咄的盯着他,包括柳皇后面上慈祥,借故传召姐姐长言,百般笼络,实则威胁利诱,就是巴不得他们姐弟俩早早离开。

    姐姐回来只有冷笑:“一如既往的虚伪,不怪娘亲死活不愿意留在他身边,这里有什么好?再金碧辉煌,也不过是金银打造的笼子。”

    他的压力一点儿都不比长言少。

    贺琮嫡长子是柳皇后所出,早就被封为太子,如今也三十四五了,瞧着倒是面色白净,见人就笑,一副温和可爱的模样,可明里暗里没少拿话刺他,生怕自己成为他的威胁一样。

    己之砒霜,彼之蜜糖,不是所有人都看重这豪华、沉重、血腥、荣耀的宝座。

    顾长愉一笑而罢:“陛下说笑了……我与内子,是少年相识,患难夫妻,此生除非死亡能将我夫妻二人隔开,否则必将不离不弃。”

    言语情状,像极那人,只是物是人非……斯人不再!

    她教的好儿子,各个都不稀罕他能给的一切……也不稀罕他!连声爹都不叫。

    好,好,好!

    贺琮对方源交待:“你无论如何得死在朕后头,替朕完成朕的遗愿。”

    方源哭着跪下来道:“万岁爷,您怎么能这么说?但凡您有什么要求,奴婢一定尽心竭力,可您务必保重龙体啊。”

    贺琮倒是没那么多怒气了,甚至含着点儿笑意道:“不用保重了,太累,这么多年,你一直冷眼在旁瞅着,知道朕活得有多煎熬。其实朕想过,也许朕又用错了方法,也许朕早几年就死的话,说不定她早几年就回来了。”

    方源泪如泉涌:“陛下,您不可起轻生之念啊。”

    谁清楚呢?顾公子一向不爱与人诉说心事,直到她如此,她的儿女们也未能全部体察她的心意。

    贺琮笑笑道:“算了,不说这种如果的话,朕是想着,她都回来了,不能叫她等得太久,她一向薄情寡义,不会有耐心等朕的,朕怕时间长了,她早早就过了奈何桥。毕竟你也知道,她从未将朕放在心上,只怕巴不得离了此生,到一个没有朕的清净之地。”

    贺琮轻喘了口气,又道:“还有,长愉和长言都在,有她们姐弟俩给朕送终,朕也算儿女双全的人……”

    方源脑袋都大了:陛下怎么越老越天真。

    “娘娘和太子殿下,怎么会同意陛下这匪夷所思的念头?”

    贺琮眼神忽的锐利起来,直盯着方源道:“朕只问你同意不同意。”

    “这,老奴哪敢置喙?”

    “哼,只要你不阳奉阴违,朕还有几个可用的人,足够帮着你完成朕的遗愿的了。”

    “老奴不敢。”

    当晚贺琮自决而亡,唇角含笑,神情安祥,心口处紧贴着顾卫卿的画像,画中人眉目如画,虽年近花甲,却俨然如四十许人,笑意直达眼角,神情中透露着几分狡黠,几分漠然,几分通达。

    方源奉旨,将贺琮遗骨化成灰烬,撒于建宁府的山川河流。且在青龙山设无名坟茔,合葬他与顾卫卿生前衣裳各一套,石碑上也只刻了简单的一行字:“生生世世,此心不怠!”

    多年后有盗墓贼慕名前来探宝,费尽千辛万苦打开墓穴,硕大的金丝楠木棺中空空如也,只有一沓发黄残破的碎纸,隐约可见抬头的几个字:“卿卿吾妻,见字如晤……”

    从周宣武帝元年直到宣武帝驾崩,从未有一天间断!

    ---------------------------用户上传之内容结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