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5章

作者:暮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妃,岳父大人已经走了, 咱们也回去吧?”平王望望不远处已是空无一人的十里长亭, 目光落到仍旧怔怔地站着遥望周懋离去方向的周莞宁, 轻声提醒。

    他不明白妻子与娘家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看得出岳父岳母对妻子还是相当疼爱的,只是这种疼爱中又带着些让人猜不透的矛盾。

    周莞宁轻咬着唇瓣, 一直在眼眶中打滚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爹娘走了, 二哥也走了, 她还有什么?

    平王叹了口气,都说女子是水做的骨肉, 这句话在近段日子的王妃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

    魏承钊大婚那一日, 英国公府张灯结彩, 虽然他只是庶出的三房之子, 可不管是大长公主还是魏隽航夫妇,对他的亲事都相当重视,又因为他是小一辈男丁当中第一个娶亲的, 大长公主与沈昕颜婆媳盼着他开一个好头, 下足了功夫大办他的婚礼,直把杨氏高兴得整日眉开眼笑。

    这般规格, 便是比世子娶亲也差不了太多了。

    许是因为自己再度让祖母失望, 魏承霖这几日只要得空便陪着大长公主,大长公主到底还是心疼他,又或是真的被魏隽航劝下了,故而渐渐地也看开了, 不再过度纠结他的亲事。

    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活至这把年纪,也早就应该看开些了。

    “魏老三的儿子都娶亲了,你家魏世子呢?什么时候才把世子夫人娶回来?”乔六背靠着椅背,脸上带着一副明显看好戏的笑容。

    “等什么时候你续娶了夫人,大概我家承霖也能把他的夫人娶回来了。”魏隽航笑眯眯地道。

    乔六笑容一僵,随即无奈地摇摇头。

    “酒窝又出来了!”魏隽航忽地又道。

    乔六下意识地伸手捂嘴,待发现他戏谑的笑容时,当即知道自己被骗了,可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缓缓地放下捂嘴的手。

    想他乔六,风度翩翩,英俊不凡,哪家大姑娘小姑子不被他迷得七荤八素,偏老天爷着实可恼,给了他这么一对害人不浅的酒窝,生生将他一个风流倜傥的成熟稳重男子,给拖累成了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为了掩下这对祸根,当年他对着镜子练了半年的面部表情,知道怎样笑,怎么样说话才不会让那对可恶的酒窝跳出来损害他的形象。

    啧,如今想起来仍是一把心酸一把泪啊!

    魏隽航没忍住笑出声来:“放心,待你再老些,老到脸都长满了褶子,它们便是想出来也出不来了。”

    乔六瞪他:“我老到脸长褶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魏隽航笑笑地并不在意。

    乔六端过酒杯啜了一口,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扫到一个有几分熟悉的身影,待他想要细看时,对方已经不见了踪迹。

    “你在看什么?”见他突然不作声,眼睛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人群,魏隽航好奇地问。

    “方才、方才是不是许素敏在那里经过?”他迟疑着问。

    “许夫人?她今日确是有来,只是不是经过那里我便不清楚了。”不知怎的又想到许素敏那个儿子,魏隽航笑了笑,“你以前还说人家是个厉害性子,却不知人家如今也是一位慈母了。”

    本来因为他前一句话而大喜的乔六,再听到最后一句时,脸色便变了:“她有孩子了?”

    “都已经嫁人了,再生个孩子不是很正常之事么。”魏隽航不以为然。

    “她嫁人了?!”乔六眼睛瞪得更大了。

    “没嫁人,哪来的孩子?她那孩子我见过,与她长得颇为相像,绝对是亲生的。”魏隽航一脸肯定地道。

    乔六的脸色有些难看,到后面整张脸瞧着都有几分扭曲了。

    呵呵,真好啊!果然不愧是能毫不犹豫地割了负心汉命根子的许大当家,先撩起了自己,转头便跑去嫁人了,难怪这几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跑去当贤妻良母了!

    他冷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不知是哪个嫌命长的,居然敢娶那个母夜叉!也不怕半夜里被她一刀把命根子给割了!”

    魏隽航一个没留神被酒水呛了一下,连忙背过身去大声咳了起来。

    “你也不必说得这般可怕吧?以许夫人那般性情的女子,既然肯嫁,又肯替对方生儿育女,想来对那人确有真情实意在,何至于如此!”

    乔六只觉得他这番话听来甚是刺耳,恨恨地刮了他一眼,再不理会他。

    魏承钊成婚后,杨氏一鼓作气,也给魏承越订下了亲事。再过得几个月,连魏承骐也在方氏的作主下订了亲。

    长房和三房的小辈一个接着一个的亲事都有了着落,如今便余下二房的魏承霖。

    沈昕颜纵然一开始觉得没什么要紧,可越到后来,心里便愈发急了。

    尤其当魏承钊的妻子有喜的消息传来时,她再也坐不定了,开始旁敲侧击地试探着魏承霖的意思。

    魏承霖初时还左顾而言他,到后面被她说得多了,便开始沉默以对,急得沈昕颜险些没忍住想要发脾气。

    魏隽航得知后便劝她,劝得几回,她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认命了:“这辈子有两人的亲事让我特别不省心,一个是霖哥儿,一个便是春柳。”

    春柳上一辈子因为自己而耽误了终身,这辈子从一开始她便打算好好替她寻一门亲事,不曾想这人说不嫁就当真是不嫁,一拖便拖到如今这般年纪。前不久主动请缨,高高兴兴地去祥哥儿屋里当了管事嬷嬷。

    长子的亲事便更加不用说了,几经波折,至今不见他命定之人出现。

    魏承霖又怎会不知母亲心中着急,甚至有好几回,看着沈昕颜明明急得快要恼了,可到最后还是努力忍住,并没有冲他发泄,他几乎就要将那句‘那一切便由母亲作主吧’说了出来。

    这日他离开西山大营准备回城,看着郊外春色正好,他干脆便下马,牵着缰绳缓步而行。

    夹着青草气息的清风徐徐拂面而至,那诱人的芬芳,一下子便让他的心情得到舒解,不知不觉间,他便放缓了脚步。

    “魏世子!”忽听有人唤自己,他止步回头一看,意外地看到平王背手而立,正冲他含笑点头致意。

    “殿下!”他松开手中缰绳,快走几步上前行礼。

    “世子不必多礼。”平王虚扶了他一把。

    “殿下怎会在此?”

    “今日天色正好,本王便出来走走,难得相遇,世子可赏脸与本王小聚片刻?”

    “殿下相邀,实乃臣之荣幸。”魏承霖自然不会相信他这番‘出来走走’的话,此处仍为西山大营管制之处,轻易不让人进出,凭谁也不会跑到此处来闲步散心。

    “多谢当日世子出手相救,及时将本王的王妃救回来,世子之大恩,本王铭记在心。”两人寻了处凉亭坐下,平王才不紧不慢地道。

    魏承霖平静地对上他的视线:“不敢当殿下此番谢。”

    要是当真想谢,当年便谢了,又怎会拖到如今,魏承霖哪会看不出对方不过是表面客套。

    大概是当年被冤,在宗人府的大牢里关了一阵子,如今的平王,早就不再是曾经那个直率到略有几分莽撞的三皇子,他脸上笑得平和,可那笑容却不及眼底,甚至还带着几分无法忽略的冷意。

    魏承霖不知他为何而来,也无心去忖度对方的心思。

    “世子年轻有为,实乃朝廷之栋梁,又贵为国公府世子,据闻府上二公子都已经成了婚,何故世子至今未娶?”平王似笑非笑地问。

    不等魏承霖回答,他又别有深意地道:“难不成世子心中有了什么求而不得之人,以致生出遗憾,再无娶亲之意?”

    魏承霖心口一跳,终于明白他来寻自己的用意了,想来是察觉了当年他与平王妃之间的事,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他定定神,迎着对方探究的眼神,坦然地道:“茫茫尘世,是得是失自有定数,既然‘不得’,可见天意如此,枉自执着又有何益?臣虽愚钝些,但也明白凡事不可强求之理。”

    “至于姻缘之事,更有天定,想来臣命中姻缘出现时机较之寻常人要晚些,急之无用,倒不如顺其自然。”

    平王眼神幽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魏承霖态度不卑不亢,自觉问心无愧,并不惧对方如何试探。

    平王定定地望着他良久,终于冷笑一声道:“世子说得对,是得是失自有定数,世子既然认为自己‘不得’实乃天意,那便希望世子牢记此话,莫要逆天而行。”

    “姻缘天定,确是如此,只父皇既为天子,想必他赐下之姻缘必亦为良缘。”

    魏承霖呼吸一窒,浓眉皱了皱。

    此话是什么意思?难道……

    他正想问个明白,可平王已经不打算与他再多说,起身大步走出了凉亭,在侍卫的护送下策马而去。

    魏承霖怔怔地望着他的身影渐渐化为一个黑点,最终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平王他,到底想做什么?

    纵然曾经他与王妃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也不管是否出自他的本意,可他的确在她嫁入皇家之前,便已经与她断了联系。

    唯一一次相见,便是那一回她被慕容滔所掳,可打那以后,他便再不曾见过她,更不曾有过任何接触。

    他并非不知廉耻毫无道德底线之人,着实做不出与有夫之妇纠缠之事。

    平王想做什么?隔得数日之后,魏承霖便知道了。

    他刚到大长公主处请安归来,便听闻父亲找他,遂又转了个方向,到了外书房,一进门便听到魏隽航问:“平王可是知道了当年你与平王妃之间的事?”

    他愣住了,略有几分迟疑:“孩儿并不确定,不过数日前他来寻过孩儿……”

    于是,便将那日平王所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他。

    魏隽航听罢叹了口气。

    “今日陛下问起了你的亲事,我瞧着他的意思,是想替你赐婚。”

    魏承霖一惊:“无缘无故的,陛下如何会问起孩儿的亲事?难不成是平王?”

    魏隽航点点头,又摇摇头:“准确来说,是丽妃娘娘有意撮合你与她娘家侄女,平王从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那陛下的意思呢?难不成他真的想为孩儿与丽妃那娘家侄女赐婚?”魏承霖急了。

    “陛下的意思,确也是为你终身大事着想,只不过,陛下他并不是那等会在亲事上强人所难之人,想是丽妃向他提及,他认为这门亲事合适,故才问问我的意见。”魏隽航耐心地回答。

    元佑帝与他多年交情,对他的嫡长子的亲事自然也会偶尔关心一下,但确是不会过多干涉。

    魏承霖听罢才松了口气。

    只是转念一想,因为自己的亲事让父亲这般操心,他又是愧疚难安。

    魏隽航自然看得出来,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不是什么大事,你不愿意娶,父亲更不希望被人逼着娶一个儿媳妇进门。婚姻大事讲究你情我愿,父亲便是再无用,也不会连替儿子婚事作主的权利也维护不了。”

    “父亲怎会无用……”魏承霖低低地道了句。

    魏隽航也没有听清,又安慰了他几句后便说起了正事。

    “自从戎狄归顺了朝廷之后,北边一带算是平息了战事,只是戎狄人狼性难消,与北疆百姓小规模的冲突仍是屡禁不止,根据接到的报告,这短短半年来,已经发生了至少十起冲突,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只到底仍是一患。”

    “上个月北疆守备黄将军旧疾复发,没有他坐镇,当地官府根本无法平息戎狄人与北疆百姓的冲突,如今朝廷正准备派人接替黄将军。”

    “今日早朝时,陛下便让朝臣们推荐合适的人选。依你之见,派何人前去接替较好?”魏隽航问。

    魏承霖想了想,回答:“这推荐一事,怕是不好办。毕竟不是什么好差事,被推荐之人未必乐意。若万一陛下又应了推荐,而被推荐之人恰好不情愿……”

    魏隽航笑叹:“确是如此,故而朝堂上竟无人发声。”

    北疆本也不是什么好去处,况且将士都希望能征战沙场立下军功,至少也能有个封妻荫子的盼头,可这时候到北疆处,无仗可打,自然也没有军功一说了,可该辛苦的该头疼的一样不少,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

    父子俩商量了半日也没有个好人选,便也唯有暂且放下了。

    沈昕颜没有料到乔六会找上自己。

    “许素敏的儿子到底是谁的?”他一来便直接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倒让沈昕颜糊涂了。

    “许姐姐的儿子自然是许姐姐的,这有什么问题么?”她装起糊涂。

    “我问那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乔六又从牙关挤出一句。

    见他已经有此气急败坏的模样,沈昕颜心思一动,隐隐有个猜测,只一想又觉得荒谬。

    “此话我也问过她,她只说孩子的亲生母亲是她,亲生父亲也是她。”

    “放屁!!她一个人生得出那般大的孩子?!”乔六恼道。

    心底像是有团火在不断地燃烧,他抿了抿嘴,努力想要将那火气压下去。

    “咦,你有酒窝?!”沈昕颜眼尖地发现,当他抿嘴时,嘴角居然显现一对可爱的酒窝,顿时惊奇地叫了起来。

    乔六反射性地捂住了嘴,须臾便反应过来,清清嗓子,不悦地沉下了脸:“这个不是重点!”

    不是重点?沈昕颜狐疑地望着他,脑子里不知不觉地浮现出墩墩的小脸,小家伙抿着小嘴,嘴角两边小小的梨涡又得意洋洋地跳了出来。

    她暗自吃了一惊,微眯着双眸打量起乔六。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看着看着,竟然觉得乔六那张俊脸居然与墩墩有几分相似。

    难道他便是墩墩的亲生父亲?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她便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极有可能。

    “你不肯说便算了,总有一日,我必教那可恶的妇人……”想要怎样他也没有说清楚,便又气势冲冲地离开了。

    半晌之后,沈昕颜才揉了揉太阳穴,努力消化那个震惊的猜测,却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乔六与许素敏……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两人凑合到一起……

    她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

    平王再次寻上自己时,魏承霖并不觉得意外,或许潜意识里他便知道,只要他一日没有确定亲事,平王总是还会找来的。

    “殿下。”不管怎样,该有的礼仪他还是不会少。

    “世子是觉得本王的表妹配不起你么?还是对她有什么不满意?”平王这一回倒是开门见山。

    “殿下言重了,臣与令表妹素未谋面,如何敢谈什么满意不满意,这样对闺阁女子清誉亦有所损。”魏承霖心中暗叹,到底还是打起精神回答。

    平王心中不满,终于还是道出了一直压在他心口上之事:“魏世子,本王便与你直说了吧,你一日未成亲,本王一日都难以安稳。”

    魏承霖沉默,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莞宁心中的那个人就是你,你一日不娶妻,她便始终无法将你彻底放下。你可知道,当我得知自己一直放在心坎上的妻子,心里居然早就有了他人,那一刻我有多愤怒!”平王深深地呼吸几下。

    “几经查探,我才发现她心里那个人是你,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所以,魏承霖,在我还能保持理智前,或是娶亲,或是离开,彻底断了她的念想吧!”

    魏承霖心中百感交集,此时此刻,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平王那股爱而不得的愤怒与悲伤,也相信了他对妻子的深爱。他想,有这样对她情深不移的夫君,平王妃这辈子想必也能过得好些。

    “我认识她比你要早,甚至为了她,一直想方设法推掉母妃替我选好的妻子人选,甚至在心中暗暗决定,她一日未嫁,我便一日不娶。”

    “如今,她终于成为了我的妻子,再过不久便会生下我们的孩儿。”

    魏承霖一直沉默不语,听着他诉说着曾经的恋慕与思念,得知终可迎娶心上人的欣喜、受到意中人冷落的黯然、得到回应的雀跃等等复杂的感情。

    良久,一直到平王的声音终于不再响起,他才缓缓地道:“北疆如今正欠缺一名守备,臣不才,愿为陛下分忧!”

    平王怔住了,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知为何又有几分心虚。

    “其实,其实你也不必一定要去北疆,只要离开京城便可,待得两三年她真真正正地将你丢开了,此后你想去哪便去哪,本王绝不干涉。”

    “殿下多虑了,这本就是臣的打算。”

    平王见他神情平静,好像说的真的不过是他早早就已经作出的决定,而非被他逼迫所故,这才松了口气。

    待沈昕颜得知儿子的决定时,任命书已经到了魏承霖手上。

    “你决定了?”她眼神复杂,仍有些不死心地问。

    “孩儿不孝!”除了说这个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沈昕颜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责备他的话,可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只低低地叹了口气,整个人便如被霜打过的笳子一般。

    任命书已下,自然不能耽搁,只隔得小半月,魏承霖便收拾妥当准备启程远赴北疆。

    临时前,他恭敬恭敬地向上首的大长公主磕了几个响头,看着满头银霜的祖母,喉咙一哽,难言的愧疚当即涌了上来。

    “祖母,您好生保重身子,待孙儿回来便给你娶位贤良能干的孙媳,再生个白白胖胖的重孙,可好?”

    “好,好,好!祖母等着!”大长公主眸中含泪,脸上笑容和蔼。

    魏承霖又给她磕了几个响头,这才转向魏隽航:“父亲,孩儿此去,必不会坠了魏氏威名!”

    “父亲相信你!”魏隽航眼眶微红,笑着颔首。

    终于,他缓缓地对上了眼中泛着水光的沈昕颜,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沈昕颜已经走了过来,亲自替他整理身上的衣袍,柔声道:“去吧,万事小心,母亲和你祖母一起,等着你回来给我娶一房贤良能干的儿媳妇,再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

    “好!”他重重地点头。

    目光最后一次留恋地扫过他的至亲,终于,一转身,大步离去。

    阳光铺洒地面,也给他披上一层浅浅的薄纱,沈昕颜下意识地追出几步,眼睁睁地看着他踏着满地的金光,渐行渐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