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 人面不知何处去 番外二 还魂

作者:如珠似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婚礼当天,酒店外面已经蜂拥围聚着大片的记者,翘首以盼着婚礼的出现将会有多么惊艳,暗搓搓的准备着拿下这么个新闻,说不定就会升职加薪。

    连微博上各大营销号也坐不住了,买文注水,各种宣传。

    听说,婚礼当天的婚纱是出自米兰一位前辈之手,前辈早已经隐退,也不知陆家使了什么手段竟能请前辈出手,独此一件,美轮美奂。

    听闻,新娘当天礼服除婚纱外一共四套,春夏秋冬象征四季,苍茫一生了无痕。

    听闻,陆老爷子早已不理世事,偏这一次因为独孙的婚礼而四处奔波,邀请拜访了无数权贵。

    陆家可谓是把继承人的婚礼肆无忌惮的宣传,老幼妇孺天下皆知,重视着这段姻缘。

    举世瞩目的婚礼,全城翘首以盼。

    李一念挽着路清的手臂进酒店时,瞧着这人山人海的空前盛况,加上这些天报纸微博各种社交功能的推送,想起来眼眶还是免不了酸涩。

    酒店外无数狗仔蹲守,酒店内更是金碧辉煌让人眩目。

    路清拍了拍李一念的手,唤了唤失神的她,“看吧,这婚礼一辈子我也就估计着见这一次,有钱有势的的就是不一样,排场大气。”

    “是吧。”

    李一念有些恍惚,似乎回到了孩童时代,比她高着半个头的少年坐在她身边,一本正经的听着她少女时期的期愿。

    那时她和他被邀请做花童,休息之余看着新娘梳妆打扮,构思出来每个女孩儿都特别希望纯洁的婚纱梦。

    “我要穿着大师专门定制的婚纱,有很多很多人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要梳很好看的头发,戴很好看很好看的花,牵着白马王子的手一起走过红毯,红毯要全是大红色的玫瑰花瓣。还有,婚礼上的甜点要很甜很甜的小蛋糕,就和我在家里吃到的一样,碗筷要印着粉色小猫咪的,大屏幕上要放着我们在一起的纪念照……”

    李一念想,那时候那个男孩是怎么回答她的啊,似乎是敲了她的头,然后眨着星星一般亮的眸子,嫌弃地说了句“世界上是没有白马王子的。”

    但凡一个女孩儿的婚纱梦被人质疑,都会不服气,李一念听着话来了气,不管不顾的推了他,然后气呼呼得扭头走了。

    是啊,当时说的话好像是很遥远很遥远,梦想听着俗气极了。

    可是,李一念舔了舔自己的干裂出血的唇,眯起双眼。

    她的婚礼实现了,新娘却不是她。

    当年的少年清清楚楚的记下了每一句,把它营造了每个女孩儿都梦寐以求的公主梦,却不是为了娶她。

    她们坐在观礼的桌上,瞧着面前卡通的小蛋糕,还有红毯上铺得厚厚一层玫瑰,李一念觉得自己的舌尖涩极了。

    眼眶一红,实在没有办法,转头不顾形象的扑进怀里。

    “老大,我想哭。”

    路清伸手把她的脸搂在怀里,丝毫没有嫌弃对方将自己的礼服弄脏,“哎呦怎么了?看着人家也想结婚了是不是?没事你哭吧,老大看不见。”

    知道她最爱面子,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这般看来,许是受的打击大了。

    旁边有人看过来,毕竟婚礼上哭是件不吉利的事情。

    路清很抱歉得朝着她们道歉,“不好意思,我朋友看着就想结婚了,一时间没忍住喜极而泣了。”

    众人表示理解,毕竟郎才女貌的事情是个人都会羡慕的,何况是陆家这样的夫家。

    李一念接过路清递过来的纸巾,把泪擦干了,这才端正起身子,有些懊恼,“我好像又丢人了。”

    路清扑哧一笑。

    台上的司仪开始上台,李一念竟也无心注意,有些失魂落魄的微垂着头。

    周围响起了婚礼进行曲,人群开始喧闹起来,司仪拿着话筒,“下面有情新人上场。”

    李一念一惊,只需要抬头,她就一眼看见那个心心念念惦记着的男人,满眼温柔的目光。

    今天的他不像过去见过他的任何模样,成熟了也俊美了,更加让她心动。

    一袭手工裁剪的新郎服熨贴着显示出他颀长伟岸的身躯,脸上是喜气洋洋的神色,而那一抹温柔的目光,凝聚在不远处向他走来的新娘,缠绵眷恋。

    李一念咬着牙,感觉嘴唇里涌出一股铁锈味道。

    路清在旁边感慨万千,“想当初我在实验室的时候,就老被他俩虐的体无完肤,这下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也可怜陆学长等了这么多年。”

    李一念目光死死盯着那张严肃正经却又洋溢着幸福的脸,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她控制不住自己,现在整个躯体都叫嚣着要把自己的男人抢回来,这是本该属于她的幸福。

    可下一秒就开始苦涩,自己才是当年甩了他的人啊,他那么骄傲的性子,肯定是不愿意再见到她的吧。

    自己又能以什么样的理由来说服他呢,也许他早就忘了她也说不定。

    既然给不了对方幸福那就祝福对方幸福吧。

    李一念努力安慰着自己,可是为什么自从看见他的那一秒起,心里就难过得要死,左边心脏开始抽痛。

    捂着自己的脸,小声的啜泣一声,把那些眼泪都憋了回去。

    好好看着他就好了,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看见他爱上其他人也不是一件坏事,说到底还是不希望陆扬因为她影响了他的人生。

    这样,不是很好么。

    泪还是没控制住从脸颊两旁流了下来,隐在了宾客喧嚣的祝贺喧闹声。

    司仪通过话筒传出来的的声音分布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心与心的交换,爱与爱的融合,交织出今天这么一个美好的誓言,为了永远记住这一天,铭记这一刻,我们两位新人将交换婚戒,以表示他们对爱情的忠贞不渝。接下来请伴娘端上婚戒。”

    当银白色的戒指交换完之后,李一念早已泪流满面,只能忍住不出声。

    “戒指是有情人之间示爱的信物,这两颗小小的同心圆将两个人的两颗心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朋友们,让我们由衷的祝贺两位新人,祝愿他们爱情恒久远,两心永相伴。”

    人群中,不知道谁带头喊了一句“亲一个”,接下来大家都跟着喊,人群的声音变得有节奏起来。司仪脸上不怀好意的笑,“既然大家的意见这么统一,那新娘新郎要不要如大家所愿亲一个?”

    台上男子搂住新娘,撩起白色的头花,毫不犹豫俯身下去。

    人群中不由发出了惊叹声,响起了掌声。

    李一念恍惚地看着台上互相拥吻的二人,心脏刺痛,呼吸不上来,脑子炸了喊着不要不要,可惜没有一个人听见。

    眼皮越来越重,意识开始消失,看着台上幸福刺眼的画面,下一秒阖上了眼,身子也开始失重的往地上倒去……

    没有人注意到她。

    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浮在空中,四周蔓延着黑暗,没有方向的飘荡着,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去哪儿里。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周围依旧一片黑暗,眼皮重的可怕,李一念动着自己的四肢,恍然睁开了眼。

    猛地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躺在床上,四周一片漆黑,而背后早已生出了一片冷汗。

    原来是个梦么。

    身后有一只手搂住她,声音是还没睡醒的沙哑低沉,“做恶梦了?”

    自己被揽紧在熟悉的怀里,周围是熟悉的气息,声音更是熟悉,回想起刚刚做的噩梦,下意识的抗拒推开男人的手,开始啜泣起来,在这安静的夜里尤为明显。

    男人听见声音有些慌乱,开了台灯,看见怀里的人果真是哭了,连忙给她擦着泪,这小祖宗是怎么了。

    李一念越想越气,越气偏越爱想,一把推开他的手,翻身换了个方向背对着他,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不想看见他。

    陆扬也不知道她大晚上做梦了,估计着是因为做恶梦了,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凌晨三点。

    “宝贝怎么了?不哭,没什么好哭的,都是梦已经过去了,你看我不是还在这里么。”

    声音温柔婉转,可偏偏李一念听不进去,心脏她满脑子都是陆扬抱着新欢亲吻的画面,简直要成魔咒了,虽然知道是梦,可李一念还是忍不住想要发脾气。

    “你走开,我不想看见你,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你。”李一念吸着鼻子红着眼眶,两只手还推拒着他凑近的胸膛。

    陆扬看着发脾气的她苦笑,倒也没把她挠痒痒的力气看在眼里,大手捉住她的小手包裹着,整个人凑近了她,把她压在床上,用唇一点一点擦干了她的泪,往下移吻上了朱唇,温柔眷恋,满满的爱意和心疼。

    李一念泪流的更快了,脑袋十分不配合的乱转,拳打脚踢的踹他,嘴里不停地说着,“我不要你亲我,你都亲别人了还来亲我……”

    陆扬以为她是在说胡话,可转念一想又不对,虽然自从做了手术以来一念经常做恶梦,但是像今天这样反应这么大的几乎没有过。

    依旧是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颊,吻去了那些咸咸的泪,声音伏在耳畔,轻声的哄到,“我就亲过你一个人,哪儿来的其他人。”

    李一念呜咽着反驳,“你骗人,你都亲了陈熙,我都看见了呜呜呜……”

    听着她哭声越来越大,泪也越流越凶,陆扬心疼,猜到了她该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宝贝不哭,老公不是在这儿么,刚刚是个梦,现在梦已经醒了,咱不哭。”

    “我不相信,你都不要我了,都和她结婚了,我也不要你了呜呜呜~”

    陆扬粗糙的手指在她娇嫩的脸上抚过,拭去了脸上温热的泪珠,“不许乱说话,老公是你的。”

    说话间便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任她怎么挣扎也不放手,昏暗的床头灯映着他温柔的脸,“一念不哭,老公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只爱你一个人又为什么会娶其他人。”

    “可是你明明……”李一念越想越委屈。

    陆扬打断她,安慰道,“笨蛋,梦已经醒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是真实的,梦是和现实相反的。”

    他在被子里寻到她的手,捉起,覆到自己的胸膛,“你好好摸摸,老公不是好好的在这儿么。”

    安静的卧室里,壁灯还微弱的亮着灯,男人哄着自己妻子的面容变得动人起来,温柔着夜色。

    李一念扁着嘴,听到他这么哄自己,心底的防线骤然崩溃,哭声不似之前的小声啜泣,像个孩子一样扑进男人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陆扬也随她发泄,猜测着小姑娘刚刚一定是憋坏了,虽然自己心疼,但哭出来倒也更好些。想着伸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身后的脊背。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人的哭声慢慢小了起来,变成了微小的吸鼻声。

    女人探起头来,对上的就是一双夜色里深情款款的温柔双眸,想起了刚刚自己像孩子气的举动,有些难为情的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男人颈处。

    声音有点委屈的叙述,“梦里面没有那次交流会,分手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然后你结婚了,婚礼是你答应我的样子,新娘是别人。”

    陆扬叹了口气,伸手擦干了她又留下的泪珠,“想分手可没那么容易,你不找我我不是来找你了么,哪儿有那么简单就甩了我。”

    听他这么哀怨的语气,李一念扑哧一笑之后声音又开始低落起来,把手隔着睡衣覆上心脏,“梦里的我时间已经不多了。”

    听了她的话,陆扬心一紧,两只手更是搂紧了她,生怕怀里的人下一刻就消失,“不许胡说,爸爸已经说过只要平时注意一点,活下去不是什么大问题。”

    李一念靠着他的胸膛,嘴角翘起,“我以前还想离开你,觉得说不定我消失了你会恢复平静的生活,会娶一个家世相当温柔贤惠的姑娘做妻子,会有家和孩子……”

    眼角又渗出了泪,可是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泪被吻干,男人的声音变得沙哑,“李一念,你记着,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和你一起,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李一念心一缩,“是啊,梦里我就这么看着你牵着她的手走过红毯,为那个女人戴上戒指,然后亲了她,那一天,我死了。”

    “不会的,现在心脏不是好好的么。”

    “可它不是我的心脏会不会没那么爱你?”

    凌厉的吻落下,好像要把对方腹腔的空气全部抢走,当自己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男人才松了松手,搂着他的妻子。

    她不满的抗拒,“开玩笑啦。”

    “我爱你就好,不管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陆扬贴着她的脸。

    所以请你不要放手,把我死死拽在手里好不好。

    你爱一个人宁愿放手,甘愿自己一个人痛苦;而我爱一个人,一定要拥有,宁愿两个人都折磨。

    李一念,若将来的有一天你走到了尽头,请带上我一路随行可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