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2章 大结局终章

作者:金子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算我不在,无论你身处何方,我的人也会第一时间找到你,给予女王需要的帮助。”

    宫栩拥紧她,深深地想要嵌入……

    同时,牵起她的右手,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套上她的无名指,光泽夺目迷人。

    ……

    宫栩已经离开。

    坐在沙发上的舒吻儿很焦躁不安,“牧野城,宫傲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感觉宫栩听见他很严肃的样子。”

    牧野城在赛步机上运动,刚接到一通牧小野的电话,心情还没有恢复过来,那个小怪物把他的厨房烧了。

    “我对宫傲并不了解,但他应该不是宫栩的父亲。”

    “不是宫栩的父亲?”

    “嗯,宫傲在英国地界非常有名,他是‘黑手党’的教父,是宫斯的父亲,宫栩应该把他叫伯伯。”

    牧野城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从赛步机上下来,“但显然,宫栩很讨厌他,应该会把他称作教父。”

    “……”

    舒吻儿一阵凝眉。

    然而就是这样,一天两天,宫栩都没有出现,费格雷把她跟牧野城送到蔷薇庄园后,也陆续销声匿迹。

    她每次用手表打电话给宫栩,那端都有他的声音跟她对讲,大意是自己没事,不要担心……

    舒吻儿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起初的第一天只打一个电话,再到第二天打十个,到最后,她每十分钟就打一次。

    她很担心宫栩,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宫栩每每都接通她的电话,几乎是秒接,差点让她以为这是自动回复。

    她跟牧野城的婚礼,今天必须如约照旧。

    可宫栩还是没有回来,她换上圣洁的婚纱,很想按下手表的按键,对他说:“宫栩,我要跟牧野城,结婚了……”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按了GX这个键。

    如果十分钟后她还活着,他就会找到她。

    如果十分钟后她死了,他找到她,亲自为她收尸。

    眸色愈深,她期望这一切都早点结束……

    只要她跟宫栩能够在一起,其他的都无所谓。

    舒吻儿一直以为婚礼很复杂,可当宫三岁不在的时候,她的世界就是黑白,就连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她听见牧野城在给巴兹尔打电话,“你已经达到目的了,把炸弹立马解除!”

    “我就在教堂外,你何必要打电话呢?”

    华丽的拱形大门推开,巴兹尔跟路易莎走进来,没有保镖护驾,外面也没有战机。

    牧野城激动起来,“你别不讲诚信!”

    “放心,绝对守信。”他阴森诡异,按了手中红色按钮。

    滴——

    舒吻儿右胸口终于不在作响,她大口喘气,流下汗……

    “吻儿!”牧野城上前抱住她,眼底全是紧张。

    还活着,她还活着。

    “啪啪啪。”教堂的侧门打开,中年男人威风凛凛走进来,“二十年前的事,巴兹尔,你就记恨到现在?”

    这是宫傲的声音,后面跟着宫斯和宫栩两人——

    “宫栩……”舒吻儿终于见到了他,声音颤抖起来!

    她要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二十年前,要不是你们宫家灭我门,我们公爵一家怎么会只剩下我孑然一人?”巴兹尔冷笑,“宫栩,你不是想要心脏么,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摧毁给你看!”

    他从路易莎手里夺过银箱,飞速扔到外面,砸坏了玻璃,空旷的湖泊,巴兹尔勾笑,按下爆炸按钮——

    嘭,轰隆隆……

    银箱直接在炸开了花,随之流淌出来的,还有鲜红的血液。

    舒吻儿呆愣住,明显感到手表上感应心脏的功能瞬停了,“心脏……宫栩的心脏!!”

    “吻儿,别激动。”牧野城护着她,看着她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一阵涟漪。

    宫栩面无表情,嘴唇微白。

    巴兹尔像疯了一样,“宫栩,你看看我脸上的疤,要不是战场上你二十年前开枪杀了我父亲,我根本不会有今天,我的痛苦,拜你所赐,怎么样,你现在比我痛苦吧?哈哈哈哈……活该!”

    宫傲开口,“你父亲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被通缉,他犯的是危害国家的滔天大祸!是他害你们整个家族被灭门,宫栩当年只有8岁,杀了你父亲,这是他身为兵长官的职责!”

    “宫傲,你没资格提我父亲!!”巴兹尔也根本不想去听,可怖盯着宫栩,“我会让你承受我的痛苦,看看你最心爱的女人,她嫁给别人了,嫁给了牧野城,你永远都只能娶到一个二手货!哦不,你应该娶不到了,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她,现在就死去……”

    突然,舒吻儿胸腔一阵折磨的绞痛,唇角慢慢溢出鲜红的血。

    她的身体,慢慢随之倒下……

    “宫栩……”

    这是她最后一个喊的名字。

    宫栩瞳仁聚缩,朝着她冲了过去,“舒吻儿,吻儿!”

    砰砰。

    两道枪声。

    ———三年分割线———

    三年后。

    舒吻儿没有拍自己跟宫栩的爱情电影,而是拍了一部女性励志的故事,讲述一个大明星坚强、成长的故事,票房卖的很好,由于最近全是套路爱情剧,这部电影反而高的惊人。

    宫栩和舒吻儿生了一个孩子,生活在蔷薇庄园,宫栩把这座庄园留给他们的孩子,宫墨廷。

    他今年三岁了,非常聪明,是一个天才儿童,每次都早早的起床,给他的大魔王爸比扎马尾辫。

    宫栩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额头那一嘬毛儿,绑上了蝴蝶发卡。

    “宫墨廷,你他妈给老子出来!!!”

    有这个小捣蛋鬼,宫栩决定自己跟舒吻儿重回岭庄居住,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舱门突然拉开,太子爷蓝瞳耀眼,怀里抱着一个金发美女:“四叔,四嫂,这次你们俩去度蜜月我就不缠着你们了,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真爱!”

    舒吻儿仰起头,在宫栩怀里,“宫斯这个傲娇小王子三年还是没长大。”

    宫栩掐了她一把,目光挪揄到她胸前的小包子上,“你长大了就行。”

    “宫栩!!!”

    “宫什么宫,叫老公。”

    宫斯俯瞰看着这美好的一幕,直升机慢慢起飞,离这些开始渐行渐远……

    汤伊佳,我决定永远不让你知道自己的名字。

    汤伊佳,我还是喜欢你,想娶你,可你已经有我四叔了,下辈子,下辈子答应我,一定要嫁给我好吗?

    下一辈子,我一定比我四叔还要先让你爱上。

    汤伊佳,我决定,放下你了……

    再见,伊佳。

    “Go!!!享受美好的新生活,起飞!”

    “遵命,太子爷。”

    ……

    墓园。

    宫栩突然带舒吻儿来这里,“宫栩,你干什么?”

    “带你看一个活人,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三年前么?”

    “你又不告诉我。”她赌气。

    “马上告诉你。”

    宫栩挥手,派人当机立断挖了墓。

    “宫栩你干什么!!”

    她皱眉,紧接着,众人合力迅速挖了个空,里面,连个骨灰盒都没有。

    舒吻儿呆滞,“怎么会?”

    “吻吻,妈妈在这。”

    身后响起一道曼妙的声线——

    舒吻儿慢慢转过身,看到一张五官跟她有几分相似的脸蛋,“你……”

    宫栩俯头吻住她的额头,“老婆,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还你过去没有的。她是Anna,也是你的妈妈……”

    妈妈。

    听到这两个字,舒吻儿再也抑制不住,奔向她——

    “妈……”

    “妈妈对不起你。”

    同时,跟着身后走出来的,还有宫傲。

    “大明星,愿不愿意再多一个爸爸?”

    “……你说什么。”

    宫栩走过来,抚着她呆硬的脑袋,“教父是宫斯的父亲,也是你妈妈曾经的恋人,所以你们是父母关系。”

    “那我跟宫斯?”

    “你们是兄妹。”

    否则,宫斯那个傲娇的小太子爷,怎么会轻易放手舒吻儿。

    三年前,两声枪响,一个是巴兹尔的,一个是路易莎。

    Anna小姐开的枪,后来还发生了一场爆炸。

    宫栩跟宫傲做了交易,他负责找回妙可人,而宫傲必须给予他一颗鲜活的心脏。

    宫家的地下冷库,曾经还藏着一颗克隆后的心脏。

    所以,宫栩活了下来。

    一切,都圆满的落幕……

    海边婚礼。

    “宫栩,你到现在都没有对我求婚过,我要正式的求婚,跪下来!”舒吻儿高高在上昂着头,眼眸十分挑衅。

    “女王大人,我求求你再帮我生个足球队吧!!!”

    “你说什么!”她耳根速红。

    宫墨廷从蔷薇庄园搭直升机过来,“爸比,你个坏蛋,我才不要足球队,妈咪,晚上陪我睡!”

    众人全场狂笑,“哈哈哈!”

    宫傲和Anna小姐,费格雷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白仲薇一个人出席祝福着舒吻儿,权夜寒消失三年,保镖们撒花~

    牧野城牵着自己的宝宝牧小野,哦不,牧小野的成长速度很快,都快变成牧大野了。

    “吻儿,新婚快乐!”

    “牧野城,你呢,过的还好吗……”

    三年,牧野城都没有出现过她的视线里。

    牧野城释怀一笑,“我很好。”

    想说,没有你,我如何过得好。

    “大家举香槟了,来来来!举杯,cheers!”

    “Cheers!”

    每个人,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牧野城慢慢转过身,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一头金发,皮肤白皙。

    “牧少爷……”

    路易莎……

    牧野城勾起嘴角,蹲下来对着宝宝说,“小野,自己去玩好吗?”

    下一秒,朝她走过去。

    欢声笑语,哦,对了,这场海外婚礼,小太子爷可没有来!

    与此同时,海浪吹击暗红褐的礁石。

    三年前,打渔的捞起一个人。

    今天,他终于苏醒了。

    睁开眼,一双漂亮的绿眸。

    这里的农民把他当神,“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什么,我的上帝。”

    “一个女人,她叫舒吻儿。”

    绿眸藏着黯痛哀伤,薄唇应该又妖魅……

    应他的要求,农民拿来镜子。

    他的疤,消失了。

    ——全文END——

    作者:对于我来说,圆满了,该讲的基本都讲了,你们觉得坑也好喜欢也好,你们一直在催,那就完结吧~~

    18年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