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7章 结局下,我们是厉害夫妻

作者:雪珊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剩下的事是你的了,你可以一战成名。”乔以婳微笑着说道:“房子也能拿回来。我对你这么好,以后要给我卖命做事。”

    左梵看了看她,握紧u盘,又看向厉瑾之,低声说道:“厉先生真的不准备公布您父亲的身份?”

    “为什么要公布,这样多好,大家都怕他。”乔以婳笑着说道:“以后我们是黑白双煞。”

    厉瑾之嘴角抿了抿,拖着她往电梯走。门刚关上,他就把她摁进了怀里,“哪来的胆子,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打情骂俏。”

    “没有呀,我们是纯洁的友情,以后他就是徐小美的老公。”

    “不行,让徐小美和他分手。”

    “为什么,他是个好男人。”

    “他眼睛一直盯着你,放他在你身边,早晚养虎成患。你让他一战成名,足够了,让他走远一点。”

    “厉瑾之,你和林彬子布这么大的局,你之前也不告诉我,最后就通知我一声。现在又给我下命令,你哪来的胆子欺骗我?”

    电梯门又打开了,二人忘了按下行的键,正抱在一起,尤其是乔以婳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衣服里面。和外面的人尴尬地对视一眼,她赶紧收回了手。

    外面的人都转过了身,当成没看到这一幕。

    电梯门关上后,乔以婳的手又塞进了他的衣服里,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了他,“不买手机了,我们回去生孩子吧。”

    乔以婳说过,她不喜欢生活过得波澜壮阔,厉瑾之悄无声息地就把事给办好了,她只用配合养十分钟的戏,再来看好戏。她喜欢这样的安排,不必费心,不必动太多脑子,自有厉瑾之为她解决一切。

    ——

    一个月后。

    乔以婳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时间。

    十点?

    她拧拧眉,掀开被子,跳下床,踩着软软的地毯往窗前走。外面正在飘起细碎的雪花,东安的冬季,雪少,不大。能飘成这样,老天爷已经给了那些想看雪的人面子了。

    这是他的别墅,树,车,都盖着一层薄雪。厉瑾之拎着一只鸟笼子往大树前走,鹦鹉先生蹲在里面大叫大嚷。

    “晃起来。”

    “哎哟,这鸟真吵,炖了算了。”薛正毅从车里钻出来,不满地说道。

    “坏蛋,大坏蛋!”鹦鹉先生怒冲冲地扑扇翅膀。

    薛正毅摇摇头,搓着手大步往大厅里冲过来。

    乔以婳猛然想到,今年是融资案开庭的日子,被告人是虎坤耀和高何芳琳。左梵应该正舌战群英,不知结果会如何呢。

    虎坤耀请了强大的律师团与左梵对阵,高何这边却无人到场。林彬子的身份是证人,要出庭作证指证高何芳琳。其实大家心知肚紧,虎坤耀很难定罪,最后可能都会落到高何的身上。但是无所谓,只要打完这一仗,高家人势必把虎家视为眼中钉。以后的戏好看着呢。

    她打开手机,徐小美从现场悄悄地发来了图片和视频。现场是禁止录音录影的,所以最后一个视频很晃,伴随着徐小美哀求的声音:新手机,八千多块……别啊……别没收……罚款我出钱!

    不守规矩!乔以婳骂了一句,回到床上,又看了一高庭审情况。与她预料中的一样,虎坤耀的律师团太强大了,左梵一人对阵,能打平手就很不容易了。这一仗确实能让左梵声名雀起。

    林彬子坐在角落里,很瘦,很苍白,神情很淡定。她这一生真是传奇,从无到有,从全部拥有,又要全部失去,包括健康,名誉,事业……人之将死,所以她看开了吧?

    “起来,别懒。”厉瑾之进来了,手里端着一杯牛奶,“跟我出去走走,你这身体必须运动,以后才好生。”

    “我不能无痛生产啊?国外还能水中生产呢?”乔以婳抚了抚肚子,才一个月而已,厉瑾之就开始念叨了……怀胎十月,他不是得念她十个月?不能吃这个不能碰那个……别说她烦了,安御君都想打包走人了。你见过孕妇半夜打个喷嚏,你让院长带妇产科医生严阵以待的吗?

    “我第一次当爸,紧张了一点。”厉瑾之一本正经地解释。

    “我是第十次当妈?”乔以婳好笑地说道:“看看你的基因,再看我的基因,黑白双煞,厉害得很,所以这孩子肯定也厉害。”

    厉瑾之的脑海里浮出了一个又像他又像她的小男孩……

    “你还别说,东安市的那些人天天盼着我们两个人赶紧去国外。”乔以婳喝完牛奶,笑着说道:“昨天我去谈个事,对方紧张得连杯子都摔了。你在外面别那么凶,也温和一点。”

    厉瑾之一边换衣服,一边点头,“行了,温和一点……我送萧敏儿去机场。”

    乔以婳抬头看向他,那丫头到底是装的,病情一直在好转,但是不愿意从厉瑾之身边离开。若换成别的男人,或者早就误会迭起了吧。厉瑾之哪有心思哄小丫头,监护人这种事,他出钱出力,适时关心都能做到。但是做不到让乔以婳心里不舒服。

    “哦,她那层你别退了,我在那里设个办事处。”乔以婳过来给他扣扣子,小声说道:“那地方视野好,也能给我长面子。”

    “你还要长什么面子,我就是你最大的面子。现在谁敢惹你。”厉瑾之搂着她的腰,颇有些骄傲,“来,叫一声听听。”

    “一声……”乔以婳气沉丹田,大叫之后,拧着眉说道:“你这什么爱好!”

    厉瑾之好笑地松开她,低声说道:“你就抓紧时间跟我皮,也就十个月的时间。”

    “还有坐月子一个月。”乔以婳笑呵呵地送他下楼,站在门口,满脸温柔地看着他的车离开。

    雪还在飞。

    正以接受惩罚的鹦鹉先生在雪里大叫:坏蛋,大坏蛋。

    “把它拎进来吧,这是干了什么坏事了?”乔以婳好笑地说道。

    “它往你的牛奶杯里拉了……”管家说道。

    “拔光你的毛,炖了你。”乔以婳拧拧眉,怒冲冲地说道。

    “救命啊,救命……”鹦鹉先生在笼子里转个不停,不停求救。

    乔以婳靠在门上,笑吟吟地看着它。

    再过几年,雪地里会有几个小家伙在不停地跑,鹦鹉先生那时候应该也还健在吧?要不要再养两只猫,几条狗?

    乔以婳不知道她和厉瑾之的爱情淡去之后,会是什么样。他会不会在她容颜陈旧之后,也去喜欢小姑娘。但现在 的她感觉棒极了。这就是她想要的家,想要的生活,想要的老公,想要的大别墅……

    “以婳,你爸来电话了,他说当那场车祸的证人,让你想想办法,他年纪大了,不想坐牢。”管家快步过来,小声说道。

    乔以婳想了一会儿,轻声说道:“我不管,他自己想办法。”

    “他拿公司股份做交换,全部的。”管家又说道:“我看挺合算。”

    乔以婳握着手机,打开计算器按了一会儿,轻轻点头,“好吧,稍晚点我让左梵和徐小美过去做一下交接。”

    让他坐牢也没什么意义,还要让她落下冷血不孝的罪名,不如拿到苏家公司的股份,恶心死苏洛茵,就让她不好过,就让她心塞,就让她日夜不得劲儿。

    乔以婳伸了个懒腰,嘟囔道:“怎么感觉这么想吃酸的。”

    “酸儿辣女,这胎是儿子吧。”管家笑着说道。

    “管家,你说一家人全是厉害角色,会不会特别威风?走路能横着走吧?”

    “你想倒着走,竖着走,躺着走都行啊。反正跟扫地一样,把地上扫干净了,大家都没意见。”安御君一脸怨念地出现在门口。

    “躺好,检查身体。”他掀了个白眼,带着产科医生进来了,“你的肚子还真金贵,隔三岔五叫我来。”

    “是叫你来吃好吃的。”乔以婳笑着说道。

    “什么好吃的?”安御君一脸不信。

    “炖鹦鹉。”乔以婳往院中指了指。

    “那鸟早该炖了……”安御君往沙发上一倒,晃着脚尖说道:“上回看到我女朋友,居然说长得不如上一个好看,声音不如上一个娇软。这肯定是你在它面前说的吧?”

    乔以婳讪笑,“哪有,我怎么可能和一只鸟说这些?”

    那是,她和厉瑾之八卦的嘛!

    安御君更恼火了,盯着她看了好半天,咬牙说道:“你生的时候,不给你打镇痛药,让你疼。”

    乔以婳一脸笑意地点头,“可以的,厉瑾之会把你弄死的。”

    “你抢我的男人,你了不起了。”安御君跳起来,一脸怨气地嚷嚷。

    产科医生和管家互相看了看,相约去小花房喝茶聊天。

    这种天气,适合呆在暖暖的房间里,喝茶聊天,赏花赏雪赏傻瓜……

    最新的新闻出来了。

    如同乔以婳所预料的一样,虎坤耀全身而退,毫发无伤。高何芳琳独担大罪,锒铛入狱。当年的旧案掀出来,好多当年参与的家族如坐针毡,火速开始了公关活动。

    这一波操作下来,乔以婳和厉瑾之得罪的人就多了。可那又怎么样,她是乔野兔,他是厉巨鲨呀!人生漫长,有傻子总是冲过来打揍,不也挺有趣吗?

    乔以婳忍不住有些激动,和厉瑾之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寂寞的。

    这才是嫁给爱情的,真正的婚姻的模样,每一天都让她期待。那些曾经摔过的跟斗,曾经吃过的苦,仿佛都是为了迎接这一天做好的准备。让她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与他并肩作战。

    我们是,厉害夫妻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