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

作者:这碗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翘绿抱着叶径光裸的背。平日里她偶尔会吃吃他的豆腐, 但哪有此时痛快。

    他麦色的皮肤, 结实的肌肉,单看这身材她都目眩神迷了。

    何况还有一张清玉俊脸。

    就此躺在熔浆中她都甘愿。

    她躺在他的身下, 脑中一片空白。理论都抛到天边了, 明明要和他探讨第一次的,结果都被他带着飘了。

    叶径学习能力果然比她强。

    原来她生怕叶径是昌艳秋描述中不懂性生活的学霸, 现在看来她白担心了。

    初次纵欲的感觉, 仿若行走在火山。

    屋子里热烘烘,将她的神经末梢都焚烧殆尽。

    大河蟹来来回回。

    ……

    这三天,叶径劳逸结合, 几度出兵,几度留守。

    叶翘绿体力不如他, 迷迷糊糊随他去探索了。婚后第四天, 她请了假,躺床上呼呼大睡。

    手机来电响起一秒,就被叶径掐掉。

    又是钱绣。

    他把叶翘绿的手机调成静音。

    钱绣一个一个地打, 大有多名连环Call的气势。

    叶径思索片刻,出去阳台接了。“你有什么事?”

    钱绣怔在当场。叶翘绿呢?”

    “我老婆在睡觉。”

    钱绣静默了数秒,再度开口时已是公事口吻,“厂区的最终方案, 给我一个电脑模型。”

    “嗯。”

    挂了电话,叶径在书房给叶翘绿的SU模型上做了个小调整。将生活区的门岗前移,完美解决了厂区和食堂的连接。

    下午起床的叶翘绿睡意朦胧,鼓掌道:“我的叶径真棒啊, 我和你的差距还好远。”

    “不。”洞房花烛夜过后的叶径凤目含水,半靠着沙发懒洋洋的,“如果换我来做这个项目,我会将业主利益放大到最大。”

    躲不过男色,她啵他一口,“那我和你哪个更厉害呢?”

    他凝视她,“你。”

    她再啵他一口,然后想起前三天的战况,她不敢妄动了。

    叶翘绿把修改后的模型拍给钱绣,她简要描述了关键要点。「我的想法是,厂区不设围墙。只在车行道和生活区设立围栏门岗。」

    钱绣刚刚做完美甲。手指在屏幕里滑过,指甲的亮片在未渲染的白色模型里异常抢眼。「那我的厂子谁都能进?」她的字里行间都透着蔑视。

    「办公楼的前花园和河边退缩间距、风雨连廊是敞开的。那是介于工作和生活的自由空间。就算是外来的务工人员,也能感受河岸边的风土人情。」说完这些,叶翘绿就任务完成了,「其他的,等我和吴总汇报过后再细说。」

    叶径知道叶翘绿性格的短处,不让她和钱绣多讲。有事就推脱给吴完。而钱绣高傲地觉得“总”字辈的才够格和她洽谈。

    叶翘绿省了不少麻烦。

    她觉得人生幸福无比,有亲情,有爱情,有事业,就差个大胖孩子了。

    ----

    吴完看出了叶翘绿的潜力,放手大项目给她。

    厂房方案在十一月终于定了下来,交给合作的施工图单位绘制图纸之后,叶翘绿和邹象一起参加临市的图书馆竞标。

    邹象擅长电脑模型。叶翘绿则偏爱手工推敲的过程。两人分工合作,天天加班到夜晚。

    邹象问起:“叶径放心让你和我待着?”

    “是啊。”叶翘绿切割着ABS板材,“叶径说你喜欢钱绣那样的女性,我和她完全不一样啊。”

    “叶径过完年要上班了吧?”

    “是啊。”

    2015年末,裁员不到半年的某地产公司重新招聘。建筑开始回暖。每个行业都有其生命周期。优胜劣汰。

    霍正森招揽叶径回进林。

    邹象笑了笑,“叶径适合房地产。”运筹帷幄,决策布画。

    “是啊。”叶翘绿招手,“邹象,过来看看这个模型。我想在水景打灯,建筑体的话,局部再加强,你来选选在哪个区域比较好。”

    他走到她的身边,望了眼她的红外套。“你最近不穿绿衣服了?”

    “这是叶径买给我的,我喜欢。”

    邹象将目光从她的外套转至模型,手指一指:“这里用红色灯光,和蓝色水景互补。”(模型图详见微博。)

    她击掌,“好,我就信你。The king of SketchUp.”

    邹象因这年代久远的称号而想起与她在大学时的合作,他扯出一抹笑。“我那SU模型还得跟着你的思路改。我到底成了给你打下手的。”

    “作品的署名有你的。”她看看时间,“叶径要来接我了,明天再干。”

    邹象看着她走出模型室,然后坐回电脑,将自己的署名排在她的后边。

    ----

    临放假,吾圆在露台举办年会。有吃的,叶翘绿自然叫上了叶径。

    吾圆的同事们都见过叶径。每逢叶翘绿加班晚了,他就来接她回家。大家都知道,叶工的老公长得帅,又温柔又体贴。

    吴完问叶径,“你想回房地产?”

    叶径回:“嗯,在关老师那做了那么久设计,想换换环境。”

    “你真是在哪都能风生水起。”房地产除了设计,还有许多职场规则。吴完宁愿将心思放在技术。但是叶径是天生的王者。无论做设计还是管理,都游刃有余。

    叶径垂眸望着庭院的角落,“你也能,只是你不去做。”

    “我喜欢当老板。要是我当了房地产老板,也许我就喜欢了。”吴完瞥到楼下的身影,眯起眼,“那是钱小姐吗?”顿了下,“旁边的……是邹象?”

    非礼勿视。吴完笑笑,“过去吃点东西吧。”

    他和叶径转身离开。

    园内树下,邹象轻松一笑,“有事?”

    钱绣抬眼望着他,“最近很忙?”

    “是啊。”他听得出来,她话中有话。

    “听说你和叶翘绿天天相伴到凌晨?”钱绣脸色崩得紧紧的。

    邹象解释,“那是加班。”

    钱绣靠近他的耳畔,压低声音,“我一直不明白,你和她打成一片是何用意?等着绿叶径呢,还是要绿小公主?”

    邹象不耐,“你就不能有点正能量。他们都是建筑奇才,我非常欣赏。”

    “我不信。”

    “我同样欣赏你,你就是我的阴暗面。”和钱绣说话直白就行,这是他和她能炮这么久的原因之一。另外的原因就是两人在床上有默契。“叶径看穿我,但他不理会。叶翘绿么,当你看到一张干净崭新的白纸,总是不忍心下手把她染黑。”

    邹象不喜欢叶翘绿,但却佩服她,佩服她身上那些他所没有的毅力和坚持。

    钱绣表情一松,弯起了唇,“你快变成绿绿小公主的骑士了。”

    “开玩笑。只有叶径受得住她。”邹象双手插袋,“楼上有聚会,一起玩?”

    “我能以什么身份去?”

    “你不是吴完的甲方么,上去说说厂房进度?”

    “不了,我只是路过。改天你有空,上我家来聚吧。”说完她就转身。

    邹象唤住她,“钱绣。”

    她顿下脚步,没有回头。“嗯?”

    “你来因为空虚寂寞来找我的?”

    “算是。像你这样长得帅,床技好的不多了。”钱绣忽然想看看他的表情,于是转过身。

    邹象勾起了笑,一如往常。“有空再说吧,最近累。”

    “好啊,我等你。”钱绣看着邹象在夜色中离开。

    她现在亲密的男人只剩他。两人见面不多,一月两次。如果她主动点,会多几次。

    她一门心思要把厂子办起来,换掉了当初的张厂长,又来了李厂长。有时夜里凉了,会猛然想起邹象。但要真的把二人关系定下来,她害怕。她没有忠诚的信念。她去酒吧找寻其他的男人,却很难遇上和邹象这样投契的。

    举棋不定中,厂房动工了。工作忙起来,倒头就睡,夜里不再凉。

    ----

    叶翘绿和叶径的2016年和2017年,非常繁忙。

    进林项目扩大到省外,叶径频频出差。

    夫妻俩聚少离多。

    有时叶径出差归来,又遇上她赶图的日子,彼此的话题都是工作。

    好不容易,国庆终于能歇歇了。

    D市的房价月月飙升,两人公寓价格水涨船高。

    2017年,D市出台了一手公寓限购令。虽然未约束二手公寓的交易,但施与美总有担心。而且,她惦记着将来孩子学位的事,“公寓产权性质毕竟不同住宅,你们要不要换一套住宅?西边老城区的学位比较好。”

    “那里很贵。我同事买的不是学位房,三十年楼龄的旧房子,步梯的都去到四万了。”叶翘绿嚼着小番茄,“我和叶径的孩子,读书肯定好呀。叶径,你说是不是?”

    叶径自然应声,“嗯。”

    施与美琢磨着,“先缓缓吧。不是说要租售同权?”

    叶呈锋:“同不了权。租售的积分标准都不一样。而且,租户和房东都要承担六年的风险,不是那么好商量的。”

    叶径道:“她的户口留在这。以后生孩子了,户口跟她。”

    叶翘绿哈哈一笑,“姓也跟我啊。”

    “你说了算。”

    才聊完没多久,叶翘绿又想起个事,一屁股坐到叶径身边,“叶径,叶径,你知道吗?”

    “不知道。”工作忙碌,他都好久没听过这句话了。而今响起,无比怀念。

    “钱绣昨天找我了。”

    “她和邹象谈成了?”邹象和钱绣的风流韵事,叶径猜出大半。钱绣意外怀孕,一切顺理成章。

    “嗯。不过她找我说的是厂房。”叶翘绿翻出钱绣发来的文件,“有个区设计奖,钱绣要报我的作品去参赛。”

    前几个月,厂房的建筑砌筑完毕。

    李厂长邀了几个投资商来参观,并且将叶翘绿的方案做了个简单的介绍,强调了企业对工人的尊重。没想到投资商很感兴趣。

    钱绣挺意外,于是独自走了一遍厂区。

    办公楼大堂是西晒区。外立面设了仿绿植冲孔板,前广场园林有小叶榄仁树遮阳。

    从车间的中央仰望天窗外的阳光。有光影,有微风。

    走在挑廊举目望去,低矮的平房,河上的渔船,土地的温度。

    宿舍设计是“倒锥的风”,结合地理风向和宿舍楼廊形成的自然风景。凉风习习,远处的原野和天际的蔚蓝相接。

    钱绣此刻才看懂了叶翘绿的设计。

    ----

    2017年底,叶翘绿获得了区设计奖的二等奖。

    庆祝宴的角落。

    邹象单手撑着露台栏杆,“这是吾圆的第一个获奖项目。”

    “嗯。”叶径握着一罐ほろよい。

    邹象用相同的ほろよい碰了下叶径的瓶子。“接下来,你想让叶翘绿如何成长?”

    “我不干预。”叶径回眸朝叶翘绿望去一眼。

    她正在烧烤炉前大块朵颐。

    他泛起笑意,“她准备明年报考一级注册建筑师。”

    “她总是不遗余力地往前冲。”

    “你呢?留在吾圆?”

    “当然。”邹象气定神闲,“我要继续寻找建筑的真谛。”

    当年他从美术生转系过来建筑学,是因为听了叶径的演讲。而今更大的动力。

    却是叶翘绿。

    建筑真的能够改变世界?

    拭目以待。

    --完--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喜欢这文的读者。

    文中项目都放到微博了。微博:二犬儿蛋。

    我继续养病去了。

    有缘的话,江湖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