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第四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也吃土豆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家父母得知也争着和顾灼华和好的消息之后颇为震动,匆匆赶了回来原本打算兴师问罪,在发现叶蓁蓁怀有身孕之后,兴师问罪的打算就此搁浅。

    两家父母也对此达成了共识,先让叶蓁蓁好好养胎,其他的事儿容后再议。

    听说最近又有一批京官落马,顾灼华的工作量一下增加了不少。

    在叶蓁蓁怀孕十四周的时候,林源琪也被确诊为怀孕五周了,林源琪跳脱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规矩了起来,就连叶蓁蓁相见她一面也不容易。

    倒是叶子珮时常过来陪一陪叶蓁蓁,只是叶蓁蓁总觉得他有些心事重重的。

    终于逮着了机会,叶蓁蓁拉着叶子珮坐下,“子珮最近很忙吗?”

    “还好。”

    “怎么最近总是有些心不在焉,难不成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的确有一个。”

    “哪儿呢?”叶蓁蓁只是开个玩笑,谁知道居然真的有情况。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啊!”叶蓁蓁扫视了一圈最终指了指自己,脸色有些难看。

    “对呀,我最爱的女人可不就是姐姐你嘛。”叶子珮带着笑,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让叶蓁蓁一时之间也难以分辨。

    长舒一口气,“你可吓死姐姐了。”

    叶子珮没有说话,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叶蓁蓁,那副神情让叶蓁蓁也没办法不想太多。

    两个人就这么半真半假地说着,不过此时叶蓁蓁心里已经跟个明镜似的了,言行举止也不像之前那么无所顾及了。

    叶子珮心里也看得清楚,不过对叶蓁蓁,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丝毫不显局促。

    只是在对上顾灼华的时候,叶子珮偶尔表现的比较反常,叶蓁蓁也悄悄留了意。

    她和顾灼华在一起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看样子叶子珮对她的心思更不是一年两年,这么多年都没有露出来什么端倪,偏偏现在表现的这么反常,要说中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叶蓁蓁是万万不可相信的。

    那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看着叶子珮越发出众的容貌,和温柔浅笑的模样,叶蓁蓁总觉得有丝若隐若现的熟悉感,但要让她说出来个一二三,那丝丝缕缕的熟悉感也不能成为笃定的证据,以此证明什么。

    叶子珮走了,这事儿却在叶蓁蓁心里扎了根,疑惑的种子无论如何也消散不了。

    叶蓁蓁悄悄留了意,等顾灼华回来之后又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不过顾灼华很认真地想了想记忆中的叶子珮,也没有发现跟什么人很像,叶蓁蓁干脆又把这想法跟傅愠言说了。

    傅愠言很认真地想了想叶蓁蓁周围的人,最后给叶蓁蓁的答案是,抛开气质,只单纯地看叶子珮的长相,和顾灼华兄弟有几分相似,不过天下的帅哥多了,总是有几分相似的这很正常。

    然而叶蓁蓁却不觉得会有这么多巧合,叶子珮并不是叶家的亲生孩子,这是众所周知的,难不成叶子珮是顾家的孩子?

    这个猜测让叶蓁蓁心头一跳。

    叶子珮的父母,叶蓁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叶子珮的父母不是现在顾家这些长辈中的任何一个,难不成是顾家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长辈?

    那也不成立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叶子珮不会因为爷爷奶奶年迈被送到他们家啊。

    不对不对,叶蓁蓁觉得肯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叶蓁蓁很仔细地想了想顾家这边的成员,没听说过有什么长辈离世或者出走的情况,那应该就不是顾家这边的问题。

    顾家兄弟的长相一部分遗传了顾爸爸,还有一部分来自顾妈妈,集合了两个人外貌的长处,尤其是那双眼睛和薄唇,和顾妈妈简直如出一辙。

    叶蓁蓁又拿出叶子珮的照片,仔细和记忆中的眼睛,嘴唇作了对比,发现几乎一模一样,眼睛是狭长的凤眼,眼尾微微上挑,不过就是这么一双风情无限的眼睛,顾家两兄弟和叶子珮的诠释不尽相同。

    薄唇有优美的弧度,顾烨华总是紧抿着,好像整张脸都随时保持战备状态,顾灼华的薄唇始终保持上扬,见之温和可亲,叶子珮的嘴角却时常让人觉得带着些嘲讽戏谑。

    三个人完全不一样的风格,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三个人五官逐渐定型,平时被气质弱化的五官,被单纯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那种相似就被放到了最大。

    顾妈妈家里好像没有什么额外的成员了,如果有的话不会再六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没有人过来,但是叶蓁蓁模模糊糊想起,在她和顾灼华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这说着已经过去近十年了,那时候顾灼华跟她讲过顾荞名字的来源和为什么乔氏的继承人会变成他。

    叶蓁蓁内心隐隐有了自己的猜测,但是这个猜测她不敢确定要是被证实了又会给两个家庭带来怎样的变动。

    她没有贸贸然去跟父母求证,叶子珮的亲生父母是谁,斟酌良久还是决定先把这个猜测告诉顾灼华。

    “蓁蓁,你是说子珮很有可能是我舅舅的孩子?”

    叶蓁蓁点了点头,又怕顾灼华觉得她是在无的放矢,把三个人的照片放在顾灼华面前,“这是大哥,你和子珮三个人的照片,你看。”

    接过叶蓁蓁手里的照片,看到三个人皆是面无表情的证件照,顾灼华猛地一缩,确实好像!

    “子珮今年二十多岁,那时候舅舅已经离开乔家了,时间上是吻合的。”叶蓁蓁面色有些复杂,顿了顿又接着说:“而且最近子珮看你的眼神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我怀疑他已经知道真相了。”

    “蓁蓁,这件事情我希望你暂时保密,我会先去和爸妈求证,如果子珮真的是舅舅的孩子,我们再做打算。”顾灼华把叶蓁蓁搂在怀里,脸埋在叶蓁蓁肩头,声音有些闷闷的。

    “好,你不要想太多,即使子珮真的是舅舅的孩子,我想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嗯。”

    这件事情算是在叶蓁蓁心里生了根,但是后续到底怎么发展,叶蓁蓁还真没时间注意,她最近越发嗜睡了。

    顾灼华最近陪她的时间也少了很多,她还没问,顾灼华已经主动交代了说最近有个大案子,这个案子结束后就开始休假,让蓁蓁多包涵。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叶蓁蓁肯定不会再多说什么,反正她现在也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就算顾灼华在家,她还觉得自己没时间陪他呢。

    转眼就是中秋,叶蓁蓁一早就跟顾家父母商量好要回叶家,顾灼华一大早就出去了,叶蓁蓁打算先回叶家,也没麻烦别人,一个电话指甲打到了叶子珮那儿。

    “喂,子珮。”

    “子珮在浴室,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我会代为转告的。”拿着手机的女人眼波流转,面上的表情可远没有声音那么和善。

    叶蓁蓁听得分明,“戴琉璃?”

    “蓁蓁,好久不见。”

    “你跟子珮在一起?”

    “蓁蓁这不是说笑么,子珮是我男朋友,我们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戴琉璃让子珮接电话。”

    “稍等哟。”戴琉璃把手机拿着离叶蓁蓁远了些,装模作样地叫了叶子珮两声,却没有丝毫动静,一脸讥讽地看着手机好像要透过手机看到对面的人。

    “蓁蓁,子珮不想见你,但是我想见你,我们出来见个面吧,乔氏对面的甜品店。”

    “我们有见面的必要么?”

    “当然,你不想知道关于我姐姐的事情么,来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叶蓁蓁直接挂断了电话,戴琉璃这话确实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她很想知道刘月的事情,尤其是在知道了刘月和顾烨华的纠葛之后,最想知道的还是刘月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先给顾灼华打了个电话,却迟迟没有人接,叶蓁蓁干脆给他发了条短信把刚才的事情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

    再说顾灼华这边也确实到了危急的关头,撒了几个月的网,今天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所有人都高度警惕,他也只带了用于随时联络的工作手机,私人手机在办公室放着,根本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接到叶蓁蓁的电话。

    叶蓁蓁到甜品店的时候,戴琉璃正在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见她进来了,手疾眼快就挂了电话,不过难看的脸色,半天也没有回温。

    “我来了,说吧。”

    “蓁蓁,别着急先喝点儿东西吧,喏,你最爱的柠檬水。”叶蓁蓁浅啜一口,始终保持着打量戴琉璃的姿态,柠檬水还是原来的味道,戴琉璃却不再是原来的人了。

    说实在的,她没想这有一天会跟戴琉璃走到今天的地步,刚刚认识戴琉璃的时候,两个人关系还是不错的,她很欣赏戴琉璃的为人处是的方法,即使现在看着对面已经是一脸吟吟笑意的戴琉璃,叶蓁蓁还是厌恶不起来,大概只是因为两个人立场不同吧。

    “她还活着么?”

    “呵,死了十几年了,现在早就一捧灰了。”

    “怎么死的?”

    “呵呵。”戴琉璃笑的甜美而诡异,“当然是被人杀死的啊,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第一次杀人,刀子刺进皮肉的时候还能听到声音,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有些夸张,我的刀从她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上面几乎没沾什么血,但是我那在先生面前颇得信任的姐姐就这么倒下去了,再也没起来,哈哈哈……”

    听到这番话,叶蓁蓁的眉头几乎在瞬间就拧了起来,刘月是被戴琉璃杀掉的,这话听起来怎么着都带着点儿玄幻的味道。

    “你们不是姐妹么?”叶蓁蓁声音喑哑,嗓子发涩,又端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

    “姐妹,我们是姐妹啊,我们都是被先生收养的,都叫先生义父,难道不是姐妹么?”

    “她没想到你会要了她的命吧。”

    “她,我那个姐姐头脑发昏的时候不多,就是遇到顾烨华那个男人的时候昏了一次,其他的时候心里可清楚着呢,从背着先生跟顾烨华在一起,迟迟不听先生的话对顾烨华动手的时候,她心里对这个结局就已经一清二楚了。”

    “你们的先生是谁?”

    “先生啊,我姓戴,姐姐也姓戴,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是亲姐妹还拥有同一个姓氏么?”戴琉璃顿了顿,“因为我们都跟着先生姓啊,我们先生你也知道,蓁蓁认识的姓戴的人不多,你好好想想啊。”戴琉璃语气上扬,听上去很欢快的样子。

    想到心中的猜测,叶蓁蓁脸色遽变,她认识的姓戴的也不过两个人,一个近在眼前,还有一个说是远在天边也不为过,说是认识也不过是在婚礼现场见过一次,更多的时候是在每天的新闻里看到。

    “是他?”

    “对呀,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个能力可以让姐姐在部队里隐藏身份这么多年不被发现?”

    这话说完,叶蓁蓁还欲问些什么,脑袋却是混混沉沉地,摇了摇头,却愈发迷糊了,“蓁蓁,陪我走一趟吧。”叶蓁蓁正要叫人的时候就被戴琉璃扶起了身子,跟收银台的姑娘交换了个眼神,神色匆忙地出去了。

    这家店是叶蓁蓁的产业,还是叶子珮告诉她的,只是他大概也没想到叶蓁蓁会在自己的地方中招吧。

    这也是叶蓁蓁敢单独赴约的理由,但是没想到这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混进了戴琉璃的人,她还是大意了。

    戴琉璃的车开的很快,叶蓁蓁被安全带固定在副驾驶位置上并不舒服,手被绑在身前只能任身子四处摇晃,在车子连续几个转弯之后,叶蓁蓁悄然转醒。

    “你要带我去哪?”

    “带你去见你老公。”戴琉璃神色冷凝,即使回答问题,目光也没有丝毫放在叶蓁蓁身上,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收紧,一心想着尽快到目的地。

    “顾灼华对他动手了是吗?”

    “是,所以你要祈祷你对顾灼华有足够的影响力,否则你就只能去跟我姐姐团圆了。”戴琉璃冷冷地剜了叶蓁蓁一眼,语气十足的狠戾。

    叶蓁蓁倒是不见有多着急,只是在祈祷顾灼华能尽快看到她的信息,早做准备,同时还在想应对之策。

    “到了。”猛地一脚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吱的一声响,没有下车,先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人带来了没有?”

    趁着这个时间叶蓁蓁透过车窗在打量车前的四合院儿,眼前这四合院保存完好,内里是什么情况叶蓁蓁不太清楚,不过从外面看倒是工整大气,美观十足。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戴琉璃脸色稍霁,解开两人的安全带,下了车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把叶蓁蓁拉了出来,认识这么多年,叶蓁蓁第一次知道戴琉璃的力气这么大。

    叶蓁蓁踉跄了一下身子,缓缓站好,被身后的戴琉璃推着往前走,脑子却在飞快转动,根据戴琉璃刚刚那个通电话应该还有一个人要过来,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个跟她有相同命运的人应该是顾念。

    戴琉璃绑他们俩来干什么么,难道真的要那他们威胁顾灼华?

    叶蓁蓁面色凝重,等着戴琉璃下一步的动作。

    没想到戴琉璃又打了个电话,叶蓁蓁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叶蓁蓁心又被提了起来,难不成还有什么人?

    “喂,顾老师。”那边顾灼华说了什么,叶蓁蓁听不分明。

    “一点儿都不好奇我为什么现在给你打电话么?”戴琉璃挑起叶蓁蓁耳边一缕碎发,缠绕在手指上。

    “顾老师,你不想见见蓁蓁么?可是……”戴琉璃拖长了声音,“可是蓁蓁可等着见您呢,您要是不想见她,她可是会伤心的呢。”

    不知道那边顾灼华说了什么,戴琉璃挂了电话满脸笑容地拖着叶蓁蓁走进了四合院,叶蓁蓁心中一凛。

    “哦,对了还有个人忘了。”戴琉璃自顾自地说着,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叶蓁蓁心想应该是要带顾念过来了。

    果不其然结束通话之后,不过五六分钟,就有两个戴着口罩的彪形大汉推着被捆住双手的顾念过来了。

    “他还是个孩子,你带他来干什么?”叶蓁蓁一下子扬起了声音,顾念的身体不好,要不然也不会有六年前的那一出,现在戴琉璃真的把顾念带来了,叶蓁蓁心里突突直跳。

    “他的确是个孩子,但是他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他可是我姐姐和顾烨华的孩子,要是你的分量不够重怎么办?”戴琉璃耸了耸肩,随意地说道。

    把顾念送到之后两个彪形大汉就离开了,戴琉璃找了根绳子把顾念和叶蓁蓁绑在一起,推着两个人往前走。

    一进院儿果然看见顾灼华严肃地站在那儿,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连看到叶蓁蓁的时候,眼神也如无波的古井。

    “你的条件。”

    “放了戴先生。”

    “你知道这不可能。”说着顾灼华缓缓脱下手上的白手套,动作优雅而迷人,戴琉璃却无心欣赏。

    松开牵着两个人的绳子,戴琉璃从腰间拔出一把银色小巧的女士配枪,“那就让他们下去陪陪戴先生,免得先生这一路走得太孤独。”戴琉璃手上的枪直直地指向了叶蓁蓁的后脑勺,叶蓁蓁感觉到后脑勺被一个冰冷而坚硬的东西抵住,表情看上去还算镇定,旁边的顾念却慌了神。

    “小姨,为什么?”

    “呵呵,小姨,我算你哪门子的小姨,你还不知道吧,你那蠢死的妈妈死的时候还叫我妹妹呢。”戴琉璃冷笑两声,不想再跟他们做无意义的纠缠,眼见就要开枪了。

    “我可以让你进去见见他,要不然我也不介意现在送他一程。”顾灼华面色坦然,双手自然垂落在身侧,看不出有丝毫局促。

    他现在要是乱了就是给戴琉璃可乘之机,这场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端看哪一方心志够坚定,顾灼华不敢多看叶蓁蓁一眼,只怕自己露了怯。

    哪怕自己被人用枪抵着脑袋的时候,顾灼华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慌乱过,只是他这个人越是在危急的时候,面上看上去越发镇定,所以他现在不是不紧张,仅是面上不显露罢了。

    “蓁蓁,你听到了么,顾灼华还真是狠心呢,就让你这么送死,你不求求他么。”

    “戴琉璃你要动手就尽快,别这么磨磨唧唧地。”叶蓁蓁脸上的一派闲适,她知道戴琉璃已经撑不住了,抵着脑袋的枪在发抖,这说明什么,戴琉璃慌了……

    “顾灼华,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动手吗?”戴琉璃的声音仔细听来也有些颤抖,见叶蓁蓁不落入她的圈套,一时间她也有些乱了阵脚。

    她现在的筹码就是手上的这两个人,要是顾灼华不受威胁,这场谈判将毫无意义,她没有丝毫胜算。

    戴琉璃手上越发不稳了,叶蓁蓁用眼神安抚着顾念,对面的顾灼华她也没敢多看。

    一时间四个人陷入了僵局,戴琉璃心下一片混乱,以前所有的计划都是依靠戴先生筹划,现在戴先生不在,她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

    “戴琉璃别说废话。”

    “戴琉璃你干什么?”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戴琉璃缓缓转过了身子。

    今天她去找叶子珮的时候,他正好要去浴室洗漱,没想到叶蓁蓁的电话就来了,她本来只是像刺激刺激一下叶蓁蓁,没想到临时接到电话顾灼华对戴先生出手了,她那里还坐得住,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没想到叶子珮会这么找过来,看来叶子珮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她,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掌握她的行踪。

    “叶子珮今天这事儿你别插手。”戴琉璃眨了眨眼睛,面色更加冷漠了。

    “戴琉璃谁准你对她出手的?把枪放下。”

    戴琉璃一边要应付叶子珮,手上还挟持着叶蓁蓁和顾念,旁边还有顾灼华,她哪里应付得过来。

    趁着她的注意力暂时放在和叶子珮交锋上,顾灼华迅速欺身上前,电光火石之间就被顾灼华夺下了枪,局势瞬间反转。

    用戴琉璃手上的绳子把她捆了个结实,这才解开叶蓁蓁和顾念手上的绳子,这短短的时间,叶子珮始终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蓁蓁,没事儿吧?”这才把叶蓁蓁搂在怀里,仔细检查,除了发现她手腕上被磨破了一点儿皮以外,并没有其他损伤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哪怕是手腕上被磨破了一层皮,这已经够顾灼华的眼刀子杀死戴琉璃十几次了。

    “子珮,你怎么会来?”叶蓁蓁从顾灼华怀里退了出来,面色森然地看着叶子珮。

    “姐……”叶子珮满脸痛苦地看着叶蓁蓁,叶蓁蓁心里却越来越凉。

    “叶子珮!”叶蓁蓁简直恨铁不成钢。

    叶蓁蓁又把身子埋进顾灼华怀里,不想再多说什么,就连看都不想再看叶子珮一眼,太糊涂了。

    叶子珮低着头,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谁都没有再看旁边的戴琉璃一眼,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戴琉璃看着叶子珮纠结又痛苦的眼神。

    里面的工作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顾灼华也就没有再进去,叶蓁蓁和顾灼华小声说些什么,还时不时地带上顾念,叶子珮和戴琉璃就被完全忽视了。

    十来分钟的样子,里面的人就陆陆续续出来了,戴先生在最后被两个穿顾灼华一样制服男人带了出来,果然是她知道的那个戴先生。

    只是早已没有了以前见到的意气风发,看上去有些颓然,大概是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就这么见了鬼。

    突审这个戴先生就用不上顾灼华了,他带着叶蓁蓁和顾念先回了叶家,叶子珮就开车跟在后面。

    晚上吃过饭,顾灼华把叶子珮和叶爸爸一起叫进了书房。

    “子珮关于你的身世,也是时候告诉你了。”

    原来叶子珮的确是顾灼华舅舅的儿子,当年顾灼华舅舅为了心爱的女儿毅然决定离开乔家,希望自己取得一番成就之后就回去征得老父亲的原谅,谁知道在叶子珮三岁的时候,麻烦找上了门。

    叶子珮的父亲也就是顾灼华的舅舅成立了一家公司,从事的是新能源开发,有一天一个海外的老板找上门来要求合作,叶子珮的父亲表现的很谨慎,但是对方丝毫没有为难的意思,所有的要求都是有利于叶子珮父亲的公司发展的,叶子珮父亲又找上了相识的叶爸爸,希望叶爸爸能帮忙查一查对方的底细。

    叶爸爸答应了,一个月以后叶爸爸拿到了一沓资料,就是关于那家海外公司的。

    在叶爸爸的资料中发现对方只是一个皮包公司,对方的真实身份是军火商,这让叶爸爸和叶子珮的父亲都很吃惊,吃惊的同时又免不了担忧。

    叶爸爸的意思是让他假意答应,以后再借机脱身,叶子珮的父亲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拒绝对方的合作请求。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谁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见叶子珮的父亲拒绝,对方立马凶相毕露,不断地威胁叶子珮的父亲和他们合作开发新型的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武器。

    最终叶子珮的父亲和母亲的车祸就是这群人的手笔,叶家父母只能把叶子珮护在叶家的羽翼之下,再做打算。

    只是这件事情之后,这群人就彻底从九州国销声匿迹了。

    这次戴先生被连根拔起,这件往事也被带了出来,当初的军火商正是戴先生的合作伙伴,叶子珮的父亲就是戴先生物色的合适的合作对象。

    现在戴先生即将得到法律的制裁,叶子珮父母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至于国外的军火商,早就在前几年的一次内讧中干掉,现在戴先生马上也要得到他应有的结局,叶子珮父母也可以瞑目了。

    乔家和顾家的关系,或者说叶子珮父亲和乔家的关系,叶家父母并不知晓,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不让他和自己的亲人相认。

    世事就是这么莫测,叶子珮的父母曾经和顾家父母都在申市,也都和叶家父母相识,却偏偏无缘得见对方,这么多年的错过,也是命中注定了。

    叶爸爸说完就出去了,只剩下叶子珮和顾灼华待在书房。

    叶子珮抿了一口茶,“六年前的乔氏危机是我。”

    顾灼华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六年前叶子珮得到了一件包裹,里面是关于他的身世的详细介绍,他这才知道自己才是乔氏真正的继承人,要是早些知道,他是不是也有机会得到叶蓁蓁?

    至于寄这些东西的人,叶子珮没有深究,对方却找上了他。

    对方只有一个要求击垮乔氏,在戴先生看来乔氏是顾家的一大助力,如果乔氏回了,就算不会对顾家造成致命的打击也足以让顾家消停一阵儿了。

    顾爸爸位置升的越快,手段越是强硬,对戴先生和他的“伙伴们”威胁就越大,于是对着自己多年的同僚,戴先生也不得不考虑有点儿动作了。

    而叶子珮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在戴先生的那份资料里,对顾家和乔家极尽诋毁之能事,甚至把叶子珮父母的死亡归咎于乔顾两家。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顾灼华什么都没说,拍了拍叶子珮的肩膀,踱步出了书房。

    出来的时候,已经近十一点了,也到了叶蓁蓁平日里睡觉的时间。

    本以为回到房间的时候会看到叶蓁蓁安静的睡颜,谁知道他看上去如同二八少女的小妻子还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房门。

    顾灼华径直过去把人搂在怀里,“蓁蓁,有你真好。”在叶蓁蓁额头落下一枚轻吻,刚刚还精神头十足的叶蓁蓁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顾灼华轻拍着她的后背,“睡吧。”

    这些日子的躁动不安终于回归了平和,一室的静谧和谐。

    经历了这么多,两个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顾灼华想这辈子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在放开身侧之人的手了,以后属于他们的日子还长,应和他的是叶蓁蓁浅浅的呼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