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章 癸丑年大雪·大团圆

作者:行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葳蕤怕冷怕的要死, 还是死犟着要风度不要温度,内里两件毛衣外面套着一件毛呢大衣,脖子上围了条红格子围巾就敢出门,风度翩翩,霜雪美人,在满大帅府的棉衣中, 可以说是非常赏心悦目,独成一景了。现实是大少爷一边冷得浑身僵硬, 浑身上下都在演绎“超凶(冷)”,一边想着回头要不要抽空开一间服装厂,不做别的, 就做羽绒服。

    他这刚出了屋子, 就见停了雪的雪地里一个小炮弹冲过来, 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仰着头乖巧道:“大哥!我们年夜饭吃什么呀!”

    林葳蕤此刻也懒得大动了, 拖着他就往前走,“你倒是说说想吃什么?”

    “我想吃饺子!”

    “你不是整天在吃?”

    “这不一样嘛。”葳蕤也不管他嘴里哪个馅哪个料的不一样,反正今年的年夜饭菜单上本来就有饺子,大年夜全家人一起围桌边包饺子似乎已经变成了大帅府的传统。

    “你今儿个这身不错,谁给你配的?”一身中式的改良小西服,穿着没有那么正式,版型休闲,衣服上的刺绣和暗纹一看就知道废了很大心思。

    “是表姐给我寄的,她说她现在和从前照顾她的兰姨合伙开了一间叫“云裳”的成衣店, 生意很好,很多小姐夫人们都排着队上门让她们做衣裳。前些天大哥你在农场做研究没回来的时候,表姐给我寄了很多过年衣裳,她说她们只卖女装成衣,所以这些都是为我特制的!”其实给大哥也做了很多套,不过被四哥藏起来了。

    林葳蕤这才正眼打量起他身上的衣裳,不仅是料子好、针脚密实,版型合适,就连花样都是紧跟国际时髦的,比起去年那身红彤彤的童子装好看多了。

    “你表姐眼光不错。”林小芃权当大哥是在夸自己穿的好看,得意地小尾巴都翘起来了,跟在屁股后头,看着看着觉得有点不对劲——

    “大哥,你腿怎么了?”

    潇洒高大的背影戛然而止,林蓁芃收到了来自林大家长爱的凝视……

    “我腿有什么问题?”

    就……就看起来走路不太自然,有时候走快了还会像碰到哪疼似的乱了脚步??已经是个熟练小侦察兵的林蓁芃暗暗想。

    这能说吗?在林大哥的微微轻笑中,林小弟开启了技能点刷满了的哄哥招式,“当然没有问题啊,就是今天大哥走路看起来格外帅气呢!”

    “乖孩子,今晚你四哥的饺子归你了。”

    林蓁芃:这样看来,还是他四哥造的孽吧……

    假装是个正经人的林葳蕤先踱步去了小厨房看了看食材,确定了今晚要做什么,和帅府的帮厨商量好,撩开帘子就见外头院子几个大兵扛着几只死了的袍子和鹿进来,他们甫一见到林葳蕤,就停下来敬了个礼:“大少!”

    林葳蕤:“又是下边人送过来的?”这几天陆陆续续有叶鸿鹄的下属送年礼,叶鸿鹄治下有严格规定,绝不收受金银财宝之类的财物,这群深谙官场军场之道的大佬们便开动脑筋,因人而异,因地制宜,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开始送食材!天南海北,各种山珍野味被说成是不要钱的特产流水般不断送进大帅府,还有人送了熊掌,说是冬眠时期熊掌最美味……在林葳蕤看来,要搁现代,这群人一个个都应该因为猎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被抓进牢里蹲个十年的。

    不过倘若这些食材是给自己的,那这性质便完全不一样了,大少最近这几日心情好到那叫一个春风拂面呀……

    废话!都是从前没摸过可遇不可得的食材啊!

    厨师果然是小动物大动物的天敌。

    不过林葳蕤这次猜错了,一个大兵回道:“回大少,这是六爷早上带着原少去山里打的。”

    林葳蕤意味深长地看了两头傻狍子,让他们去后厨放着,这天气肉都耐放,自己去了书房。

    尽管大年三十,叶四哥依旧有一堆忙不完的公务要处理,林葳蕤到书房的时候,还见到两位汇报完工作的将军刚出来。他点头示意后,便一路畅通无阻,也无人通报便进了重兵把守的书房,看得两位将军面面相觑。

    “得了,这下你信了吧!这就是咱大帅夫人了!”

    “我这不是刚从北边换岗回来,消息落后嘛!不过还真是长见识啊!”

    “不愧是大帅!吾等楷模!嘿嘿,即便是找个男夫人,也生得跟神仙似的,比起女娃娃一点不差,啧啧。”

    “你这话藏心里边就行,挂嘴边要是被大帅和那位听到了,估计得被揍!”

    外头两个将近四十的将军跟闺房密友似的八卦着,林葳蕤浑然不觉,径直推开门,见到吴冕在,一只脚都跨进来了又退了回去,还挺有打扰到人的自觉,“你们忙着呢,那我待会再来吧。”

    吴冕哪能让他走自己留的道理啊,赶紧就往外走,“大少,我和大帅这事都谈完了,这就走了,您快进来,外边天冷。”实则刚开始汇报的吴副官非常有眼色地把时间和空间先让给了夫人,还顺道贴心地关上了门。

    林葳蕤施施然进屋来,脚步优雅,目不斜视,姿态如长白山上常年盛开的雪,端的那叫一个高贵冷艳。他看也不看正笑眯眯瞧人的人,一副大少爷做派到了案前。若不是被雪冻着了的鼻头和遮住了尖尖下巴的红色围巾将他的脸庞衬得唇红齿白,犹如春花秋月,活生生又小了几岁,或许真能吧。

    叶鸿鹄见他不听自己的劝又穿这么点,无奈地起身,把挂在椅子上的军外套披在他身上,然后拉着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他冻着了的手捂在手里哈气,取暖,暖完了手又去捂脸,嘴边道:“你怎么来了?”

    林葳蕤见他伏低做小地“伺候”,才把火气散了点,又记着他让自己在弟弟面前出糗的事,好不容易焐热了一点的手但还是冰凉的手顺着他的毛衣下边钻进去,故意贴在他的肉上。正常人都得哆嗦一会,叶四哥跟没事人一样,还夸他聪明。林葳蕤不跟他皮,感受着手慢慢回温那直冲脑皮的舒适感,慢腾腾问道:“陆老六今天在大帅府过年吗?”

    叶鸿鹄和他心有灵犀,一点就通,“我待会让他带着人回来一起过。”

    林葳蕤点头,眼睛一瞥看到桌面上一封写着对德要务的文件。他也没客气,既然是放在他眼前,自然是可以给他看的。林葳蕤拿起来翻了翻,“德国佬找你合作?真是稀罕事,他们想干什么?”

    “没什么,无非就是他们看上了我们军工厂的军备和粮食。之前德国佬就想要约见我,不过被我推了,他们还去了皇宫的宴会,你应该见过。”

    “你答应了?”从林葳蕤刚接触到叶鸿鹄这人,就从林四叔那得知,奉系头领叶大帅的军工厂是整个北六省最神秘的所在,也是他手底下兵强马壮屡打胜仗的根本,林葳蕤自从那次做梦梦到前世后,就知道了是这厮仗着自己两世为人开的挂,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不仅挖了不少林葳蕤都有印象的大名鼎鼎来自海内外的技术人员,还把能记住的所有东西都弄出来了,现在弄不出来的也没停下研究,反正不差钱。

    德国佬那边不知道哪里得到的风声,或许是从他们的老朋友——和北六省干过多次战役结果十次里有九次输的老毛子先生哪里吧。因此他们的价格开的非常有吸引力,尤其是在大型的军备上。一方面是出于刺探敌情的需要,一方面也是一个示好的信号。毕竟他们在胶州湾的租借地在如今渐渐获得重生的民国看来,就是一块要拿回来的自家地盘,德国佬看得清如今国内的局势,有兵有粮还有话语权的,就只有奉系这位年纪轻轻的华国男子了,若是能交好,就能利用这位奉系大佬抱住这块珍贵的海外殖民地,以实现伟大的德意志帝国在华国的利益。

    他们的主意打得很好,可惜不知道这位年轻人他也正看上了这块地,“没有,底下那些不省心的还天天嚷嚷着要火要枪要大炮,怎么可能还有别的卖给洋人,况且青岛他们可还没还,就这点诚意,呵。”

    “明年欧洲就要大乱了,你们是想趁乱拿回青岛?”林葳蕤大胆猜测。

    叶鸿鹄笑了笑,没摇头。“不过这肥羊现在不宰,不代表以后就不赚他们的钱了。”等到德国人上了战场,面临全世界的敌意,后方紧需,这个时候才适合谈条件。相信到时候伟大的华国人将会是他们私下最好的朋友——这位年轻的元帅如是想到。

    叶鸿鹄没有细说,因为他知道他家媳妇并非不是这块料,他足够聪明,但或许是前世的成长环境所致,换了个时空,他反倒完全放任自我,随心所欲地活着。叶鸿鹄早已看清他的想法,拳拳爱妻之心的他自然是完全赞同的。他从文件里头挑出一个带着“绝密”二字的档案,递给林葳蕤。

    “给我的?”

    “嗯,等过完年,中央就会宣布了,要在全国各地新建小学、中学、高中和大学。这是奉天省自己的安排。”

    林葳蕤没先打开,反而先问道:“中央不是没钱?这办学的经费从哪来的?”

    叶鸿鹄咳了一声,“在我的引荐下,宋元驹跟德国公使见了一面,谈了一笔大借款,德皇非常同意,想要借此缓解同华国的殖民地争端。”

    林葳蕤瞪大了眼睛看他,叶鸿鹄一脸正经地摸了摸他家睫毛精。

    叶四哥这心哪,真是脏到没边!估计这厮签的还是以马克为还款单位的条约,嗯,等到四年后,德战败,国内通货膨胀,马克疯狂贬值,买面包的钱要用车来拉的时候,估计两车土豆就能还钱了。

    脏哪!心真脏!

    不过我喜欢。

    同样心没白到哪处的林葳蕤满意了,没有挪开他玩自己睫毛的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这个标着“绝密“的档案,一眼就看到了文件最上方的一所学堂,“奉天军校?以培养北六省高级储备军官为目的?拟设指挥系、机械系、后勤系、外文系、信息系、政治系……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鸿鹄让他继续往下看,在他看来,那才是整个方案的精华所在!还是叶元帅让底下人修改了几十版方案才交上来的!

    “为了保障战士们的身体健康和身心愉悦,奉天军校另特别设立一附属学院——珍馐学院……”

    难得的,林葳蕤面色复杂,欲言又止地看完了整整十五页关于这个所谓的奉天军校附属学院的介绍,从它的地理位置、招生方案、学生宿舍、上课教室、配备设施、大帅府直接划下的专项资金、甚至是学生的奖助金都列了好多版方案,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万事俱备,只欠学院的院长即现在拿到方案的人做一个简单的选择题即可。

    “你…怎么想起做这个?”第一次,林葳蕤说话磕磕绊绊,带点难以置信,更多的是埋在话底下不愿承认的微妙感动。

    “北大的厨学科因为太远没能实现,我便亲自给栖桐开一个学院,由栖桐来当院长,我当校长可好?”

    他的手此刻闲适地搭在林葳蕤正坐的椅子上,俯身同他说话时,高大的身影刚好罩住怀里的人,那一汪深不可测的夜幕下的海洋,盛着一个缩小版的他,仿佛便是想要拥有的整个世界。这样费尽心思,惊世骇俗的礼物,也只有叶四哥会想得出,也敢于做了。

    巨龙用利爪小心翼翼捧着精心准备的宝石到心爱的人类面前,只为他一展蓝颜。

    身是猛虎,家有蔷薇。

    这样的礼物,谁又能拒绝呢?叶大帅家里精心养着的蔷薇花抬起头,轻轻地吻了他的猛虎,“好。”

    请记住珍馐学院这所世界厨师的朝圣地、全华国最高等级的烹饪学府它的大名,因为这个名字只为人叫了几年,后来便只会出现在官方语言和书面报告中,历史和它的“作用”赋予了它另外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夫人学院。

    书房里的一对璧人亲昵缠吻,屋外的吴冕拦住了同样大年三十来汇报工作的江坤,“夫人在里头呢。”江坤适时止住了脚步,两人交换一个要事后议的眼神。

    “这大帅府真是越来越热闹了。两年前的我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如今的大帅会是这样的。”

    “可不是,以前大帅就连过年都是待军营里头的。哪来的年夜饭和烟花庆祝啊,我以前可是年年嫌弃后勤大潘做的饺子,做的那叫一个难吃!现在这才叫好日子啊……”

    “嘿,坤,我跟你说,大帅前几天竟然吩咐我准备烟花,而且要花样新,最好能达到火树银花那种效果。我的大帅啊!那可是诗里头的内容,都是浪漫主义要不得啊!最后没辙了,只能去找那位脾气古怪的费恩博士帮忙,要了配方,赶着大年夜给做出来了。”

    江坤没有吐槽,反而追问道:“哎,吴小冕,那烟花还有剩的没,回头给我搞点?”

    吴冕狐疑地看着他,“哟,有情况啊!哥们,听说,听说你跟夫人的表妹扯一块去了?”

    江坤看看天,手贱地抖抖树上的雪,抽了抽鼻子,就是没看他,没吭声。

    吴冕这就知道他这兄弟是啥意思了,“哎哟我去!我说江坤,你这也不要脸了吧,都三十的老爷们了还祸害人十八岁的小姑娘啊!还是夫人的亲戚!你就不怕大帅把你给废了?哎哟握草,哥们你真是……牛逼啊!”

    江坤挠挠头,“这不也是没想到嘛,人小姑娘那叫长得那叫一个盘条亮顺,再说脾气对我胃口啊……”

    吴冕是服了他了,多少名门小姐冲着他的身份要同他好,结果这厮谁也看不上,现在竟然上赶着跟大帅做亲戚,这往后要是在外头偷吃,那真的是得被大帅给崩了。江坤想想远在襄城的小姑娘,心还挺美的,浑然不觉这危机。

    不到五点,家家户户便放起了鞭炮,等到天色暗下来,大帅府也挂上了大红色的应景灯笼,年夜饭也摆上了饭桌。

    “大哥!四哥的饺子是我的!”这破小孩还惦记着大哥跟他说的话呢。

    林葳蕤咳了一声,“都有,不要抢,厨房做了很多。”

    坐在首位的叶鸿鹄盯着林葳蕤看,嘴角嚼着宠溺的笑,被林葳蕤面色不改地看了回去,吃饭呢,干嘛?

    于是叶四哥便从善如流地拿起了碗筷,其他被满桌子香味给勾了魂的人赶紧也抬起筷子——

    “呼!终于给我等到这一桌了!大少亲自下厨,不枉我三顿没吃。这袍子肉真香!”

    香是真香,不过刚死的狍子肉割开来,腥味重到能让人流眼泪。所以得用香茅草去味处理了,然后先把肉和调料下锅煸炒一遍,等到狍子肉挂上了酱色,再和猪骨汤、绍酒等作料和一些补身体的中药材小火慢炖着。狍子因为常年奔跑在高海拔的山间,本身没有一点肥肉,炖煮的袍子肉却一点不柴,反而细嫩飘香,荤汤鲜美。江坤吃了一口立马没工夫说话了。

    “这是小鸡炖蘑菇?好像跟我吃过的不一样……”被邀请一同过年的原小岚夹了一筷子最近小锅里的肉,迟疑道。

    “那应该是森林溜达鸡和毛尖蘑做的。驻扎在黑河那边的师长送的,据说是当地特产,当时装车送来的时候可把我们给笑死。”

    原小岚也笑了,有谁给上官送礼物是送鸡的?这位师长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大帅府还真的收下了,因为路过的夫人说了一句“这鸡瞧着不错,哪来的”知道大帅规矩的大管事就让人给留下了,这位黑河师长也由此在叶大帅这里挂上了前排的名号。

    叶鸿鹄给媳妇碗里夹了一块鸡肉,“李师长是个实诚人。”李师长就是驻扎在黑河省的师长。

    江坤和吴冕对视一眼,皆在心底暗笑,这位李师长要真是个老实人,那天底下就没有老实人了。他可不就是摸着了大帅的命脉,拍对了马屁,送对了礼。这才是高人哪!几只鸡就换来了在大帅跟前露脸,再划算不过了。

    林葳蕤不知其中底细,继续挑黏团子吃。用夏天松树林里采的松茸蘑用盐和腌雪放缸里腌制了,冬天拿出来炒着吃,嫩嫩滑滑,筷子都夹不起来,但是蘑菇能吃出肉的味道,果然不愧是挂上松茸这种仙品前缀的蘑菇。

    原先的鹿肉被片成厚度适中的肉片,撒上林葳蕤自制的调料,这会刚烤好端上来,那味就这么在众人面前一飘,就有人不顾烫嘴眼疾手快地夹了放进嘴里,呼!烫不是第一感受,舌尖上的辣首先绽放,然后是孜然和其他不知名的调料,却丝毫夺不去鹿肉的鲜嫩和独特的风味,反而相得映彰,男人们彻底加入到抢肉大军中,就连最内敛的原小岚都在这样热闹的氛围里玩闹似的下场了,有陆予夺掩护,战果赫赫。唯有对烤肉不感兴趣和众人不敢抢的大帅面前不是战场。

    叶鸿鹄将一片小一点的烤肉放到他碗里,叮嘱道:“不要挑食。”

    林少爷倍儿有范地飞了他一眼:“我这叫养生,大晚上的,你也少吃点,小心三高。”

    林蓁芃听到一耳朵,好奇问道:“大哥,三哥是什么?”

    叶鸿鹄给他也夹了两筷子烤肉,“跟小孩子没关系。”然后就舀了一碗桌子中间的蟹粉豆腐塞给林葳蕤。黄澄澄带点粉色的蟹肉蟹黄配上白嫩嫩的豆腐,开胃鲜美,林葳蕤便也接过来伴着饭吃了。

    这年夜饭的大菜是一道稀罕食——蜜炙熊掌。不用抢,一人一海碗盛着端上桌,连边上的圆弧盖都还没掀开呢,还每人分发了一条毛巾。这是什么新鲜吃法?诸位一时都看向了林葳蕤。

    “天气冷,熊掌的胶怕冷凝了给盖住了,吃的时候注意擦嘴,很容易黏住嘴巴儿。”

    这熊掌从前林葳蕤可没做过,毕竟是保护动物呢,守法公民哪敢做?所以今儿个的做法还是他参考了《易牙食经》里头的。

    洗干净的熊掌先抹上一层厚厚的蜜蜂,然后用扎烤猪的那种钉刷往上头结结实实地扎小孔,什么调料都不加,包裹上防火的透明羊肚皮,放到火上用文火先烤上一个时辰,末了解开羊肚皮将烤好的熊掌转移到锅里和素淡不过火的配料炖上个三个时辰,吃的时候,掌肉腴润,肥嫩滑腻,蜜汁醇厚,吃的时候满嘴的胶质,这毛巾可真的就派上了用场,要是等到吃完了再擦,恐怕这嘴就给粘上了。

    吃完年夜饭,人人都给了家里唯一的小孩红包和礼物,原小岚送的羊皮手套是最适合小孩子的,陆予夺直接给了一张某丰银行的卡,江坤的下马刀和吴冕的马鞭已经让林葳蕤看着眼皮直跳了,叶鸿鹄的特质小**一出来就给他没收了,“这个大哥给你收着,等你打算参军再找我拿。”

    叶鸿鹄朝被没收礼物的林小芃摆摆手,两兄弟达成了暗地里交易这会先把大哥哄过去的协议。

    烟花大放,夜幕被一片盛开的火花布满,当真是东风夜放花千树,盛世不夜天。林葳蕤惊喜地抬头看天,眼底仿佛盛满了星子,这还是他到这个世界来,第一次看到这么热闹盛大的庆祝场面。叶鸿鹄便站在他身后,敞开军斗篷将他揽入怀中,和他一起看烟火,等他回过头来时,情难自已地低头吻他,林葳蕤便侧过头,更深地贴近他。

    砰的一声,最大的烟花在两人头顶绽放,足足有几分钟不曾停下……

    民国二年,在军阀林立、战火纷飞中诞生的弱小的中华民国,尽管危机重生,几番动荡,但是却蕴藏着无限的希望和生机,为接下来的五年腾飞开了个好头。

    民国三年春日,半数以上的省市、乡镇广袤的华国大地上,撒下了名为“凤王一号”和“奉天二号”,当年国家粮食总体增产百分之五十,即便是对农业实行低税,国库仍然第一次有了盈余。与此同时,华国广开商埠,修订商法,降低税收,大力发展商业,但与此同时,对大量手工业者征收高税,迫使无数低效率手工业者进入工厂……

    当年八月,一个震撼全世界的消息迟了半月,抵达华国——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被杀,大战一触即发,此刻的人们并不知道,这场大战将会持续长达四年之久,并且席卷了全世界,带走千万人的性命,鲜血染红了整个欧洲。

    同年,华国各省开始采用奉系练兵法,并且在边界定期举行军演,新建立的各省军工厂机子轰隆隆日夜不停地开着,一柄又一柄手枪,一辆又一辆大炮被生产出来……

    民国四年,老毛子加入战场,北六省和新疆省悄然夺回前朝土地,老毛子抗议,并派遣外交团来华交涉,无果,败退……

    下半年,以林葳蕤为首华国代表团乘着一艘远洋战舰,载着十九个省共计十万余件参展商品,在两艘护卫舰的包围下,远赴太平洋彼岸巴拿马参加万国博览会,大获成功,拿回数量最多的金牌和奖牌,华国制造的商品由此打开世界市场,这是华国人第一次主动打开国门,不是战争,不是屈辱的协约,而是自己走了出去,并且走的很稳,很顺利。

    民国六年,由于华国庞大经济体工业发展的冲击,由此带来的商品倾销,使得东瀛、东南亚等国陷入经济危机,并且随着华国工业的发展,危机长达数年之久。而另外一个消息盖过了这场危机成为各国的焦点,华国撤销中立国立场,宣布对德宣战……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因为和谐,很多后面的东西不能写,所以番外目前打算写的有万国博览会,沈清雀和他家渣攻的纠葛,哦,还有大少和大帅联手出使国外这三个,另外的我看老铁们的意见啦~

    番外就慢慢写啦,可能一章只有三千,因为要准备存稿新文啦,新文《我修古籍那些年》打算最近开坑,请大家多多支持,是一片慢穿文,古代和现实各占一半,大概是个主cp负责甜甜甜,副本cp负责赚泪点的温馨故事。

    感谢陪我到现在的可爱的大家~先去睡了,明天再来看评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