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6章

作者:动荡1938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定下摆的位置后, 柳三月便把所有事项彻底交给了程鹏,她只隔几天看下账本、点下货就行。

    这些东西是真心好卖, 即便不能砍价也大有人来买, 小一千块钱的货,愣是才半个来月就卖完了,收益翻了十多倍,净挣一万多。

    程鹏每天收钱数钱,人都是傻的,这钱来的也太快太容易了, 拿在手里都觉得各种不安心。

    柳三月想过好挣, 却也没想过会这么好挣, 半个月时间竟就叫她成了万元户, 这可真是赶上好时候了。

    第二次上货, 柳三月带上了程鹏一起,让他跟着学习学习, 这样以后就可以只程鹏自己跑, 她也好专心学业。

    就这样转眼到了81年夏天,这一年柳三月和柳白露大学毕业,而柳时夏则是高中毕业, 并且收到了国北的录取通知书。

    而且他的钢琴技艺愈发精进,柳妈已无法再教他什么。

    柳时夏是真心喜欢钢琴, 付出了莫大的精力,平日里除了学习基本上就是在弹钢琴,也不出去玩, 能似如今这样弹的一首好钢琴那也是应该的。

    柳三月便同柳爸、柳妈商量着,是不是可以把柳时夏送去国外进修。

    若柳时夏学的是国乐,比如古筝、二胡这种,那自然是在国内学习更好。

    可他学的是钢琴,那就得去国外见识见识才好呢。

    这时出国不容易,不过有陆老爷子这层在,想来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

    至于学费以及花销方面,这一年柳三月着实挣了不少,也是不成问题的。

    柳爸就曾出国留学过,若是能出去走走,多见识见识,确实也是好的,所以他并不反对,只看柳时夏怎么想。

    柳时夏自然愿意,他做梦都想能见识更好的钢琴老师。

    既然家里头都同意,柳三月便开始着手安排,通过陆老爷子的帮忙,给柳时夏申请到了维也纳音乐大学。

    柳时夏去了维也纳,柳三月也不再摆摊,摆摊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她找到了一处门面,内里将近一百平左右,很是宽敞明亮,用来卖衣服饰品倒是合适,便租了下来。

    这一年来程鹏锻炼的不错,如今瞧着不再畏手畏脚,大方的很,进货什么的也能独立的一手抓,基本不用柳三月操心太多。

    新店柳三月便就交给了程鹏,程鹏任店长,她又招了两个小姑娘,三个人看店,足够了。

    而柳白露终于敞开心扉,在学校里又谈了一个对象,只不过这对象不是她同学,而是国清大学食堂里的一名员工。

    平日里负责打杂和给学生打菜。

    柳三月见过后,非常费解柳白露是怎么看上这人的。

    倒不是说这人不好,就是看着太沉郁了,普通模样、普通身材,头发留的老长,长到了肩膀,中分着。

    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怎么笑,瞧着却也不是紧张的模样,他的眼神就是沉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丁点儿活力,真的是越看越奇怪。

    后来聊天才知道这人从小便父母双亡,是在□□中被邻居亲戚百般折辱双双自杀而没的。

    只留下小小的他和爷爷相依为命,但许是爷爷受到的打击太大,才不过一年也跟着去了。

    那时他才十几岁,周边的亲戚邻居根本就没有能容的下他的,他扔下那边的所有,一座小土房和小土房里的所有家什,独自一人辗转来了京城。

    到了京城流浪几个月后,认识了一位寡居的老爷爷收留了他,老爷爷是个厨子,家人全无,收留了柳白露这个对象后,两人相依为命。

    老爷爷烧菜手艺极好,却没教他,倒是教他学起了画画。

    然后没两年,老爷爷也去了,他便补了老爷爷的缺,进了国清食堂,只因没有烧菜手艺,只得做起了打杂打菜的工作。

    经历了这么多,也难怪瞧着没什么活力了。

    这下子,柳三月就更费解了,听说还不是那人追的柳白露,还是柳白露主动追的他,死缠烂打追了好久才追到手的。

    所以她妹到底是看上了这人哪儿啊?悲惨的身世?

    后来柳白露和那人走了后,柳三月才听柳妈说,那人闲暇之余喜欢坐在学校里的水池边画在水池边的学生。

    有一次正好就画到了在水池边看书的柳白露,然后又被柳白露发现,过来看了他画的画,聊了几句,然后就看上那人了。

    ……

    这是说的认真的?

    这样也可以?

    也是服了。

    不过柳爸、柳妈都不是那种会控制孩子或者是看中家世的人,只要闺女找的这个人品行没问题,他们俩就不会有什么意见。

    于是柳白露和那人也就继续处着了,柳三月这边的服装店也渐渐的步入正轨,生意越来越好。

    手头上挣的钱多了后,柳三月又有了新的想法,也是因着南边那里好几家一直合作着的供货商都大大小小出了不少问题,一天一个想法,折腾的柳三月心烦。

    正好京城这边不少国企经历时局变化都经营不下去了,倒闭了好几家厂子。

    其实厂子没问题,厂里技术设备也没问题,有问题的只是人工和管理。

    上头领导经不住时代变迁的诱惑,都越来越心浮气躁,而下头的人也开始浑水摸鱼,再加上厂里头盘根错节的关系,养着的闲人越来越多,赶上下海热潮,经济模式大改变,不思改变,开不下去只是早晚的事儿而已。

    可真就这么倒闭了又确实可惜,毕竟厂子和技术设备是无辜的啊,柳三月便想接下一个经营不善的工厂,自己生产,自己做自己的供货商,成本节约了不说,以后还不用再跑来跑去还得受各种闲气。

    说的容易,真要去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低下多少人盯着、等着呢,好在柳三月陆家媳妇儿的这个身份还是挺有用的,跑了个把月后,总算是顺利接了一家纺织厂。

    柳三月刚一接手,第一件事便找陆大姐和陈圆圆帮忙,三人一起四处暗访厂子里的员工们,这些员工背后多多少少都连着各种关系网,而且不少人嘴碎的很,根本藏不住事儿,随便一打听,便基本弄清楚了厂里的所有人事关系。

    哪些人是确实有能力有技术的,哪些人是扎扎实实干实事的,又哪些人是老油条、是蛀虫的。

    然后便是大刀阔斧的裁人,就这么个小小的厂子,足足养活着两千多人,再加两三百正好凑个三千整,就这样的倒闭也是活该。

    更可怕的是,这三千人里真正有能力干实事儿的不过就七八百人,而有能力却特别油的又占了两三百。

    像这种有能力却特别油的,即便他能力再大,就算他是厂里的支柱,那柳三月也不敢留,她宁肯再多费些辛苦出去到处再找新的,也绝不敢用这种仗着自己有本事而心比天大的员工。

    及至最后被裁人数多达两千二百多人,能够留下来的仅仅只有三百一十七人,完全不够支撑厂里的正常运转。

    这几乎就等于是抱团同归于尽,就没人敢这么办事儿的,可想而知在厂里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抗议的、哭闹的、撒泼的,威胁要吊死在厂门口的,真的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各种闹腾。

    多少人大半辈子都耗在了这座厂子里,就指着这铁饭碗过日子养家养老呢。

    好家伙,你这宁肯不运营也要把人都给裁了,这不是疯了吗?

    柳三月可不管她们,淡定的很,任你闹去,反正厂里人员不够没法开工,至少还得筹备一个月以上,有本事你就天天跟这儿闹,反正浪费的也不是她的时间。

    她还得忙着规划、招人、培训,而且柳三月寻思了,既然自己的生产线都有了,那就干脆做个自己的品牌出来,总不能费劲八力的生产了,卖了,却没卖出个名堂来。

    柳三月给自己的品牌取名汉唐韵,听着有国味儿,她脑子里有未来二三十年的大致流行方向,就不信做不出个名声来。

    柳白露对象画画不错,柳三月还请他帮着画了个汉唐韵的商标。

    既然要做服饰品牌,那就得有设计师,柳三月脑子里头是有大致流行方向,可是她只能靠嘴说个大概,让她去设计,去画,却是没辙了。

    而国内服装设计师这个职业基本上还没冒头,在国内找估摸着难了,柳三月干脆赶了个时兴,决定跑趟国外,反正她外语学到现在,英语和法语的普通日常交流都不成问题。

    到时候直接去艺术院校即将毕业的学生里头找,学校里顶尖优秀的招不来,中下等的总是没问题的吧。

    只要脑子里有想法就行,她要求也不高咯。

    最终定的是巴黎,时尚之都,时装院校不要太多。

    本来柳三月是打算自己去的,谁知正好赶上陆淮这一段时间不忙,夫妻俩这两年各忙各的,各自都忙到飞起,几乎就没单独好好相处过,虽说十多年的老夫老妻了,可偶尔也需要浪漫浪漫不是。

    于是两口子办了护照签证,孩子一个也不带,全交给陆大姐,甜甜蜜的飞去了巴黎。

    两人在巴黎足待了整十天,柳三月工作找人,陆淮跟在一旁玩乐,最终也只招到了一个人。

    真找起来的时候,就没有柳三月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了,成绩优秀的、即将毕业的,人家根本不愁找工作,早就有了前路。

    而中等的,有的已经有门路了,有的没有门路,却也看不上柳三月,真正来说他们是看不上柳三月背后的国家。

    没办法,这个时候的华夏才刚刚走上发展之路,一切皆是起步阶段,经济以及建设等各方面都还不算厉害,除非是了解华夏、喜欢华夏文化的,不然还真是少有人愿意来华夏发展。

    而下等的学生里,要么他们看不上柳三月,要不就是真的很差,柳三月看不上他们的,再加上柳三月在这陌生的国度,没有门路也没有认识的人,找起来真可谓是困难重重。

    唯一找到的这个,还是因为他是亚洲人,对华夏印象并不差,再加上他成绩不是很好,临近毕业,在巴黎这边无依无靠,也没找到出路,去华夏工作还能离家近些,所以才答应的。

    而柳三月之所以能看上他是因为他的基础知识很扎实,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成绩不好却是因着她的思想到底不够大胆不够前卫,太过保守守旧。

    巴黎这边的环境氛围自然也就没有她的发展余地了。

    可是对柳三月来说,却是没什么问题,可以用。

    华夏目前虽处于思想解放的爆炸阶段,可骨子里到底还是温婉含蓄的,况且未来会流行什么,她心里有数,只要这人基础知识没问题,到时候两人合作着来,还是可以的。

    这位设计师还有一个多月才毕业,柳三月便先同陆淮回了国,工厂里她早已安排好各项任务,选出来的几个新的管理层正有条不紊的负责招人以及培训着。

    柳三月去厂里转了转,又开了几次会议,然后便忙着注册公司去了,她给自己的品牌注册了一个公司,然后以公司之名给远在巴黎还没毕业的韩承基发去了职业邀请。

    一个月后,韩承基凭借着柳三月公司的职业邀请办理了签证抵达京城。

    而柳三月这边工厂的各项前期准备工作也已完成,至于那些折腾闹事的,有耗不起的早早撤了的,剩下的都是厂里的赖头蛇,最是无赖流氓,也不怕消耗时间,就跟着柳三月死磕到底了。

    柳三月也不惧的,反正人数不多,不会造成什么太大影响,她便直接报了警,警察就把这帮人给处理了。

    然后柳三月和韩承志一起讨论了几天,也顺便跟韩承志介绍了一下工厂、店面以及公司的情况。

    紧接着两人合作着先画出一批衣服图样交给工厂去生产,生产指导则交给了韩承志。

    柳三月转而又忙着招人去了,最近她好像一直在忙着招人。

    厂里头人员还是不够全,店铺那边生意太好,程鹏他们三个明显是不够用了,而这边刚刚成立的公司,除了柳三月和韩承志,是一个人也没有,真的是到处都好缺人。

    柳三月首先就把主意打到了陆大姐身上。

    跟陆大姐相处这么久,柳三月发现陆大姐算账理帐绝对是一把好手,可能也是因为从小到大一直管家锻炼出来的吧,于是柳三月就把公司的财务交给了陆大姐。

    这个在家里都能处理的,也不影响陆大姐带孩子,大宝、小宝即将满十八,安宝也满了十岁,又懂事的很,需要费点儿心的也就是调皮的喜宝和总被喜宝欺负的小可怜乐宝而已。

    而陈圆圆则是自己主动要求想进公司的,她家里条件好,又受宠,大学毕业后家里头也舍不得她出去工作,后来和陆生结婚,也是一直在家待着,竟是从来没有工作过。

    陆生忙的很,性子又冷,陈圆圆一个人孤单寂寞的很,偏这么多年,连个孩子都没有,也是想找个事儿忙着能解解闷。

    陈圆圆没有工作经验,但是也是名校毕业,且当初成绩还不错,柳三月便让她去跟着陆大姐,先学着,学会了也好以后就跟陆大姐一起管财务。

    财务方面。自然还是自家人用着比较放心,而且陆大姐和陈圆圆她也是信得过的。

    店面里的招人事项,柳三月实在忙不过来,就暂时交给了店长程鹏,然后她则忙着招人事去了,等有了人事班子,以后招人她就不用愁了。

    就这么忙着、忙着,公司慢慢的步入了正轨,柳白露毕业后没多久就进了一家研究所,并和她对象王杨提起了结婚的事儿。

    对,没错!连结婚都是柳白露先开的口,她喜欢王杨喜欢到就是有人说他一句不好都不行,当场就能炸毛。

    可其实柳三月不大看好两个人,总觉得两人以后结婚了不一定能过得好。

    柳三月隐约觉得,王杨应该有心理方面的问题,虽柳白露不说,可家里人关心她,都看着呢,还能不知道?

    经常的,突然之间就找不到人了,这时候也没有手机,连bb机都还没出来,说找不到,那就是真的彻底的一点儿音信都没有。

    又或者是好好的说着话或者是做着什么,突然就沉默的躲一边去了,你怎么跟他说话,都没有任何反应。

    又或者是从来都不主动,也从来都没有为柳白露做过什么,这段感情本来就是柳白露强求来的,继续这样下去,她怕是以后会有的辛苦。

    柳三月觉得,王杨应该是曾经经历的那些,身边重要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他而去,没人理解他、没人关心他,慢慢的就变成了这样。

    他是真的很无辜、很可怜,可是人都是自私的,柳三月也是,柳白露是她的妹妹,她自然希望柳白露能过得更好。

    不过她想是她想,家里头也不是没有跟柳白露聊过这个,若是跟王杨继续下去,未来的路必定就会非常累,可柳白露不在乎,甘之如饴,也是没办法。

    没多久,柳白露到底是和王杨结了婚,柳三月想了很久后,去跟柳白露说想送王杨出国去学习。

    他有画画的本事,就学习服装设计。

    柳三月是觉得,王杨现在可能也是工作方面的不如意,有点儿那种怀才不遇的意思,出去见见世面,学习学习,又能学到个跟画画有关系的专业,以后回来能够大展拳脚,忙于事业,说不定他的情况就能好一些。

    虽然会暂时分离,但是为了美好的明天,也是值得的,况且柳白露闲暇之余,也可以飞去国外看看王杨。

    柳白露才是最了解王杨和她自己的人,自然知道这个主意对她和王杨来说都是最好的,便也就同意了。

    说起来,若是王杨真有这方面的天赋,以后学成归来,正好柳三月这里缺设计师,还能一解她燃眉之急。

    于是,王杨也被柳三月安排着送去了国外,就是巴黎韩承志所读的那所设计院校,希望他以后能更好吧。

    这边柳三月公司三个方向都慢慢步入正轨,发展起来出奇的顺利,不到半年,挣钱真就跟印钱似的挣,大把大把的进账,收益蹭蹭蹭往上涨,涨到陆老爷子都有点儿被吓到。

    陆淮更是哀怨,老婆太能干,他似乎倒变成小白脸了,要知道他目前一个月收入还不到一百块。

    而且柳三月跟陀螺似的,忙到溜溜转,偶尔陆淮回京待上两个月,能有一个半月都见不到柳三月。

    因为柳三月最近在忙着买地的事儿。

    前不久,全华夏第一座小区建成并且投入售卖,就在南边的经济特区。

    这意味着地产开发开始冒头。

    未来京城的房价会疯长成什么样柳三月一清二楚,这个机会她能放过吗?绝对不能啊。

    反正她现在又不差启动资金,而且银行那边还经常主动问她要不要贷款来着,所以柳三月就决定了,她——一个曾经没房没车的屌丝女,现在要盖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区。

    到时候她想要哪套房就要哪套房,想要几套要几套,装修成不同风格换着住,想想都激动。

    柳三月知道自己肯定是啃不下这个硬骨头的,毕竟这里可是京城啊,好在如今陆老爷子对她经商的事儿没什么太大意见了,甚至有几次还开了金口夸了她。

    于是柳三月就把这事儿和陆老爷子商量了,陆老爷子帮着她打通了各项关卡,最后柳三月成功拿下了朝阳区的一块儿地。

    要盖起一座小区,要忙的地方真心多,柳三月自己根本不可能顾的过来,后来连陆淮都暂时休假帮着跑去了。

    有了陆淮就轻松许多,毕竟其实挺多事儿还是男人做起来更容易些的,比如跟承包商的那些糙汉子们打交道。

    柳三月在银行贷了款,她自己也不差钱,这小区就是按着高档住宅区盖的,盖成后自己家里肯定都是要入住的,必须得往好了盖。

    才盖到一半,就引起了各方注意,不少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托关系找到柳三月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表示一定要给他留一套。

    完全不用愁销路的。

    而为着这个小区,柳三月挣得的那些钱也是消耗的非常快,即便有银行贷款,仍是扔进去不少钱,看着每日的进出账,给柳三月心疼的心都要碎了,这些都是她的血汗钱啊。

    等盖成了一定要定个天价!

    小区盖到临近尾声时,柳爸找上了柳三月。

    最近国家被侵略时遗失的那些国宝级文物,有一件顶顶珍贵级别的古画在纽约那边冒了头。

    要于一个月以后的一个拍卖会上进行拍卖。

    国家这边负责这个的某博物馆为了迎回这幅古画进行了筹款,想去拍卖会参加拍卖,争取迎回国宝。

    这幅古画柳爸知道,并且蹭深入做过研究,简直爱到不行,他是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珍宝流失海外的。

    可柳爸得知,筹款进行的并不顺利,最终也只筹得一百二十八万。

    那副古画二十多年前就被拍卖过一次,那时是拍卖了五百八十万,这次又过了二十多年,可想而知一百二十多万根本起不来任何作用,一点儿希望都没有。

    可是博物馆方面真的是尽力了,实在是再筹集不到,已经是抱了放弃的打算。

    柳爸实在无法,只得是厚着脸皮来求自己的大女儿,毕竟那样名贵的古画,象征了华夏几千年的文明,若是最终落入外国人之手,那该多可惜啊。

    柳爸并不知道这些年柳三月挣了多少钱,只知道挣了很多,他想着只要有希望,好歹要去试上一试,国家遗失了太多太多那副古画这样的珍宝,能迎回一件都是福。

    柳三月知道柳爸的心情,柳爸方面留学海外,学成后明明在那有大把的机遇,大把的人求着柳爸过去,柳爸却仍是扔下一切毅然决然回了国。

    回国后因着海外留学的身份遭受各种不公平待遇和迫害,不断被打压,却从没有过一丝怨言和怨恨。

    只因柳爸那颗赤诚的爱国之心,柳爸不止一次的跟柳三月说过,华夏上下几千年的文明和底蕴是多么的值得国人骄傲和自豪。

    这样的柳爸,得知古画就要失之交臂,又如何能不急。

    柳三月虽没有柳爸那么浓烈的爱国情怀,但是也是有爱国之心的,而且被她老公陆淮一直以来的耳濡目染,也明白那些文物对于国家和国人来说的珍贵价值。

    可是古画上回的成交价是五百多万,这回怎么也得准备一千万才够保险吧。

    柳三月这几年是日进斗金,挣了不少,可那也没有抢钱到一千万啊,更何况她目前的钱都投入到兴建小区了,剩下的那一点还得留着撑起公司的运营,指定是不能动的,目前顶多能拿出来一两百万。

    柳三月不想叫柳爸失望,更不想叫自己遗憾,很柳爸说让他等一等,自己闷着愁了好几天,最后给她想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把房子预售出去。

    反正已经盖的差不多了,工期也只剩下不到五个月,大致模样只要你想看就能看得到。

    又有那么多人眼巴巴的守着,现在交全款不实际,交个定金先定着总是可以的。

    定金收巴收巴,她再各处凑一凑,应该能凑出来。

    只剩不到一个月,迫在眉睫,想到就做。

    柳三月赶紧开会临时组建出了一支售房队伍,并且放出预售的消息,前面等了几天,几天后消息传开,几百套房子,除了柳三月给自己家留的十套,竟全部预定一空。

    定金收百分之三十,收到的定金足有两千多万,除去各项开支和暂时要还银行的那部分,仍够一千万,都不用再各处去凑了。

    给柳三月乐够呛,还是房地产好挣啊。

    柳三月把这好消息告诉了柳爸,并且嘱咐柳爸先不要告诉博物馆方,他们自己去迎回古画,给博物馆方一个惊喜。

    柳爸不疑有他,应下了。

    柳三月却是想着,这个钱既然花了,她也不心疼,但是不能默默的花,所以这幅古画得由她拍下来,然后再大张旗鼓的捐赠给博物馆。

    毕竟她是个生意人嘛,有个好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这次去纽约,柳三月不光带上了陆淮,还带上了柳爸,毕竟迎回古画是他的愿望,让他亲眼看到古画回归岂不是更好。

    后来柳三月和陆淮一商量,干脆把三个孩子也给带上了,如今世道变了,能有条件叫孩子多见见世面,就叫孩子多出去见见,见识广了,思想和胸襟自然也会变广。

    这次纽约之行,一家子除了玩儿了个够本之外,柳三月花八百三十万竞价成功,拍下了那副柳爸心心念念的古画。

    八百三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更何况是在这八十年代,大多数外国人还认为华夏是个贫穷落后国家的年代。

    柳三月虽是匿名,却仍是在拍卖会上一举成名,以黄色的皮肤和字正腔圆的中文让世人见识到了华夏崛起的实力。

    带着古画回国后,除了古画,柳三月和陆淮还从家里的那些藏品里找出了几件最珍贵的,最具研究价值的文物,连同着古画一起,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并拉上了几位她做生意时打过交道的官员,大张旗鼓的一并捐赠给了博物馆。

    同时她的汉唐园也在这时候正式竣工建成,里头高楼耸立、绿树成荫,各项设施皆精美而完善,预定之人拿到房子无不满意至极。

    一时柳三月连同她的汉唐韵公司在京城甚至全国都名声大噪,连带着她的品牌服饰生意节节攀升,每出一批货都能仅几天就被抢购一空。

    柳三月趁热打铁,带着柳白露再次飞往巴黎去招纳设计人才,这次有了公司迅速发展的底气,柳三月信心十足。

    到了巴黎,她俩先去看了王杨,一见面,发现王杨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眼里充满了激情和斗志,总算有了活人的热乎气儿。

    他话也多了一些,虽还是不怎么主动说话,可好歹你跟他说话,他不会爱搭不理的了。

    而且柳白露和他一直保持通信,知道他成绩是非常不错的,这次见了,总算是放了心,柳白露拽着柳三月感激的不知该怎么才好了,真是哭了好久。

    公司成绩好,再招人就没一开始那么艰难了,毕竟他们再怎么不相信华夏经济,可汉唐韵公司的发展情形可是实实在在的。

    这次柳三月招到了七个人,其中一个甚至是学校极优秀的学生,她听了柳三月对汉唐韵的介绍以及规划,非常看好,愿意过来一试。

    当这七人抵达华夏时,柳三月给他们把吃住都给安排好了,然后没多歇,所有人都迅速投入了工作。

    有了这些设计师的加入,汉唐韵的服饰品质明显提升了好几个级别。

    等柳时夏带着他的外国女朋友回来见家长时,柳三月已在融资筹备着上市了,同时她开始计划进军时装周之事。

    她觉得以汉唐韵现在的设计能力,完全有能力去时装周办秀,然后走出国门。

    柳时夏和他的外国女朋友在国内结了婚,然后两人又飞回了维也纳发展。

    王杨学成回国,加入了柳三月的公司。

    柳三月经过多方努力,成功将公司融资上市,并且在巴黎办了第一场秀,在时尚风格里加入了华夏汉唐时期的雍容元素,飘逸而华丽,虽不至于在国际名声大噪,却也让许多达人媒体眼前一亮,打出了那么一点的知名度。

    在柳三月事业越来越红火的同时,陆淮的事业虽然缓慢,却也蒸蒸日上,有柳爸的亲自教导,没几年他便能不再依靠柳爸自己独当一面了,渐渐的在业内也有了不少的名气。

    研究生毕业后,陆淮留校任教,再国北当起了讲师,然后又花了不到五年时间,升为了教授。

    慢慢的孩子们都大了,从最早的大哥大,发展到了如今的小灵通,各种电器红火起来,电脑也进入了寻常百姓的生活之中。

    柳三月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她的汉唐韵不光是在华夏,甚至在欧美各国也是有了些不小的知名度。

    随着孩子们的长大,柳三月忙碌之余,不时的便会想起曾经在大垮子东时的生活,那时只是个普通的乡村教师,穿着黑灰蓝这种单调颜色的衣服,不时的还得掏粪肥菜园子,跟现在比起来,却也挺简单快乐的。

    陀螺似的团团转着忙碌了几十年,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跟陆淮还有孩子们好好的吃顿饭了,平日里日常生活的担子倒是都压在了陆淮身上。

    柳三月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越来越累,她开始想,自己这样劳累,其实能花到的钱也没几个,还遗失了跟家人之间的亲密,她到底是图什么啊。

    这样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柳三月做了个决定,孩子们都大了,有能力了,干脆将这重担交给他们去,她和陆淮就回到那当初的小农村,在山水之间养老度过余生,岂不是更美。

    2000年,跨世纪之年,这时的柳三月已将公司全权扔给了她的三个孩子,陆淮也顺利退休,老两口相携着回到了大垮子东村,盖了座小平房,平日里种种花、养养狗,倒也过得安逸。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