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3章 番外三:一枝红杏出墙来

作者:离九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楚棠睁开眼,一股淡淡的奶香在鼻端萦绕,她嘴里正含着什么,待看清面前的人时,她愣了愣,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口中的甘甜味道太陌生了,她很饿,本能的想吃更多。

    眼前的女子温柔秀丽,看着她的眼神十分慈爱,她说:“君君不急,慢慢吃。”

    楚棠:“……”她下意识的努力抬手看了一眼,彻底懵了。

    这之后的一个月内,她摸清了自己的现状,她重生了,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君君是她的乳名。

    满月这一日,婆子抱着她给族中的本亲看了一圈,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她发现自己还是在京城,至于是哪户人家就不知道了。

    一天中大半时间都在沉睡,她没有功夫想霍重华,那家伙说好来找她的,也不知道在哪里。

    这一世的母亲也是个美貌的女子,她也见到了父亲,像个儒生。偶尔一天,听到母亲和父亲谈话,她猜测父亲应该是国子监的博士,是个教书先生。

    父亲和母亲感情很好,楚棠经常夜里醒来,听到他们两人在说小情话,臊的她往襁褓里挪了挪。

    母亲正打算喂奶,楚棠也的确是饿了,每过一个时辰就想吃奶。

    这时,小丫鬟上前道;“夫人,您在济南的姐姐来看您了。”

    楚棠的小嘴正好凑过去,母亲又拉下了衣裳。楚棠有点恨那位姨母了,来的真不是时候。

    不一会,一位贵妇笑盈盈的走了过来,先是看了母亲,然后抱起了楚棠,对着她笑:“这姑娘长的真好看,可取小名了?”她就是楚棠的姨母。

    外祖父一家都在京城,姨母是跟着姨夫外调,才去的济南定居。

    母亲告诉姨母,“乳名叫君君,大名还没想好呢。”

    母亲看着姨母身后的男孩,笑道:“南笙自小话就不多,今年六岁了吧?可开始启蒙了?”

    说起这事,姨母就将她今日来的目的跟母亲说了一遍,她想将表哥放在京城,跟着楚棠的父亲读书。正好外祖父家也在这里,走动也方便。

    母亲当即就应下了,对南笙招了招手:“南笙过来,上次看到你才刚会走路,如今个头都这么高了。”

    母亲还在月子里,不宜下榻,南笙很沉静,稚嫩的脸上带着不属于孩子的成熟和稳重。

    他犹豫了一刻,才走了过来,待他靠近时,楚棠眨了眨眼,一下就认出来了。

    别说他变成孩子了,就是化作蝴蝶,她也能认得。

    霍重华!

    楚棠想说话,但除了含糊不清的吱吱唔唔,就只能吐泡泡了。

    她发现霍重华瞥了她一眼,之后就冷冷的站在一侧,跟母亲说了一句话。

    “南笙,这是你君君表妹,你今后住在姨母家中,要照顾表妹。”姨母对霍重华道。

    霍重华半晌才点了点头。

    楚棠的手脚都裹在包被里,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就哇的哭了出来。

    母亲以为她饿了,从姨母手中接过她抱在怀里喂奶。而姨母则带着霍重华出去了。

    楚棠越急,就哭的越厉害。

    好在她还是个婴孩,累了就没法控制的睡着了。

    日子一晃而过,楚棠一周岁之后就急急学着走路。

    霍重华鲜少来后院,楚棠根本见不到他。

    她终于会走路这一天,丫鬟婆子高兴坏了,母亲也是。一群人跟在她后面伺候着,生怕她摔倒了。

    楚棠养的很好,两条小短腿吃力的往前院一步一步挪。她并不知道霍重华哪里,她只是想四处看看,或许就能碰到他。

    “夫人,小姐是不是想找人玩?”婆子道。

    母亲却笑了:“君君才一岁,能找谁玩?估计是刚会走路,不过瘾不罢休。”

    霍重华站在远处,手持书册,立在一棵美人松下看书,一抬眼就看小径上一群人走了过来,而最前面则是一个粉团一样的小人,吧哒吧哒的往前走。这个样子很可爱也很滑稽,他突然笑了出来。

    楚棠个子矮,周围花圃挡着,看不到面前的东西,她实在是累了,又是刚会走路,因为找不霍重华,她又气又累,一屁股坐在地上就不动了。

    婆子抱起她时,她冻得通红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不哭不闹:“大小姐这又是怎么了?可是累了?”

    楚棠不支声,却正好被婆子抱起时,看到不远处的霍重华,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突然就来了精神,指着那个方向,含糊不清道:“……走……走!”

    众人顺着那只小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母亲笑道:“君君还真是找人玩了。”

    楚棠终于如愿来到霍重华跟前。

    他还是前世的样子,她怎么都能记得:“抱……抱……”楚棠伸开双手,从婆子怀里支开身子,向霍重华倾了过去。

    母亲笑道:“南笙,君君是想让你抱抱呢。”

    楚棠太想他了,明知他就在家里,仅仅几墙之隔,却是无法看见他。

    霍重华的脸上毫无波澜,既无高兴,也无不悦,将书交给身后的书童,伸手去接楚棠,第一印象便是:真胖。

    楚棠如愿了,小胳膊顺势圈着霍重华的脖颈,小脸凑过去蹭了蹭。

    母亲又笑了:“君君是有多喜欢表哥呀,但表哥是要读书的,君君不能添乱。”

    楚棠心里腹诽,他哪里需要读书?以他的天资,将来一定高中。

    只是……他怎么好像不认识自己?

    楚棠狐疑时,卖力说了一句:“天……天乐?”

    令她失望的是,霍重华似乎根本没听到,只是抱了她一会,就将她塞给了母亲。

    楚棠:“……”

    接下来的几年内,楚棠反复多次的试探他,结果都是一样,他不再是那个说好了一定能找到她的霍重华了。

    不过,楚棠并不懊恼,除了不记得以前的事之外,他其实也没怎么变。

    到了五岁这一年,家中请了西席女先生开始给楚棠启蒙。诗礼之家特别在意子嗣的教养这一块,女子也不例外。

    楚棠隔三差五找霍重华要字帖,又或是缠着他说故事。

    他已经十二了,个头长的很高,却有些清瘦。他看着楚棠愈发的粉雕玉琢,随意教她一遍的东西,她统统能记住。明明是极其聪慧的女孩儿,怎的不厌其烦的做同样的一件事?同样的字帖,同样的故事……

    楚棠七岁那年,霍重华开始避讳了。

    男女七岁不同席,楚棠想见到他的机会更少了,而且这一年,霍重华十四,成了本朝最为年轻的解元郎。

    他中举这一天,楚棠拉了他到水榭一角,郑重的告诉他:“表哥,我今年七岁了,再过七年,你来娶我可好?”

    霍重华有些懵,八月金桂幽香扑鼻,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少年的脸滚烫了起来,对上女孩儿一双炽热天真的水眸,他清咳了一声:“胡闹,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歇下。”

    霍重华移开视线,看着小池里开败的荷花,心思也跟着那湖中的水一样,被风吹乱了,心跳不稳。

    楚棠不管不顾的圈着他精瘦的腰道:“表哥,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你娶我,要不我嫁你。”

    又说浑话了!

    霍重华赶紧抓着她的手:“你一个姑娘家,胡说什么!站好了!”

    楚棠也不怒,他让她站好,她便就站好,又道:“我已经算好了,再过三年你要春闱,入了翰林院第一年正好十八,你不娶我,还能娶谁?”

    霍重华唇角微抽,就没见过这般大胆的姑娘。他转身要走,可将楚棠一个人放在水榭这边,他又不放心。最后没有法子,只好牵着她往内院走,半路上还教育她:“君君,你还小,有些话不能乱说,听见了么?”

    楚棠当真恨死他了。

    到底是谁上辈子死缠烂打娶了她?

    现在还想让她正经?

    送到她的闺阁小楼,楚棠拉着他宽大的手不放:“表哥,我可告诉你,十四那年,你若不来提亲,我就嫁给别人!”

    嫁给别人么?

    霍重华蹙了眉,也不知道在思量什么。等到他回过神,女孩儿已经提着裙摆蹬蹬蹬的上楼了。

    四年后,楚棠一直没能等来霍重华登门提亲。

    她也十四了,母亲已经着手给她筹办嫁妆,就等着合适的人家,将亲事定下来。

    楚棠开始等不及了。

    他真的……不想要她了?

    楚棠松了口,答应母亲,开始相看,并且大张旗鼓的将消息传到霍重华的耳朵里。

    这一日,府上请了戏班子,母亲请了工部尚大人的夫人过来看戏,与此同时,尚家长公子也来了,他与霍重华是同一科的进士,是二甲传胪,现如今也在翰林院熬着庶吉士。是个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楚棠相貌清丽中带着些许艳色,尚公子一眼就看痴了,自然是相中了。

    楚棠一个人在后园子闲走,她低垂着头,不一会就看见一双黑色皂靴停在了自己眼前,她抬起头来,就看见霍重华正盯着她看。他宝蓝色簇新长袍,玄色直裰,腰间挂了貔貅羊脂白玉,气度绝佳,俊美无双。

    楚棠有些委屈,不想搭理他,转身欲走,却被他一下子拉住手腕,带入怀里。

    一双幽眸紧紧锁着她,声音磁性且低低道:“我娶你或者你嫁我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所有陪伴九儿的小天使,你们的名字,九儿都记住了。人生多数时候都是孤独的,感谢有你们。因为你们才有了霍四和棠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