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五章 潜逃的睚眦 大结局下

作者:楠少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什么?他不止有枪,还有手雷!”

    叶瑀听到雷爱国叙述到这里时,心中讶然道。

    “呵呵~”雷爱国苦涩一笑:“我当时幸亏离得远,他的手雷爆炸范围并没有很大,可如果在山上的其他特警赶到的话,还是可以击毙他的。”

    叶瑀听到‘如果’二字时,就知道当时的情况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还有更让人无法预测的事情发生,导致毒魇没有落网!

    雷爱国面朝叶瑀,眼神仿佛重临昨天的景象些许惊慌仍残留其中:“我们万万没想到,毒魇在山上也埋伏了遥控的炸弹,那是一种燃烧弹,他要放火烧山!”

    “秋天气候干燥,树林里又有那么多的落叶枯草。”叶瑀顺着雷爱国的话自言自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况是燃烧弹,想必前来支援的特警受到山火的阻挡了吧。”

    “没错,更重要的是有火就有烟,当时山上浓烟滚滚,对视线有很大的影响,搜寻起来难度更大,而且很容易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当时我们的人就全部撤退,不过那么大的山火,毒魇想跑也不容易,这不昨天下午山火刚刚熄灭,王局长亲自带队率领大部分警力上山找寻。”

    “手雷,遥控的炸弹,燃烧弹,这毒魇太可怕了,算无缺失。”叶瑀目光虚看前方,他脑海里就犹如放电影般,幻想着雷爱国所描述的场景,山火蔓延,身处火海那是地狱一样的灾难,雷爱国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得以幸存,而这一切竟然都是毒魇一个人造成的!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忽然雷爱国的手机响了,他转身很是吃力的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摁了一下接听键。

    “喂王局长,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现场没有发现毒魇。”雷爱国挂了电话后神色黯然对叶瑀说道:“那座塌毁的别墅废墟已经清理干净了,讽刺的是顾惜乐被自己的雕像给砸死的。”

    雷爱国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头:“脑袋被开瓢了,水泥雕像也四分五裂的,在场的勘察人员在雕像断开的肢体里发现了人体组织,应该就是邰正虎和祝福财二人的腿脚和手臂了”

    听到这些,叶瑀心里莫名的有些侥幸,如果警察晚来一分钟,自己就会成为这废墟中的一份子,可惜了顾惜乐,这可是个艺术界的天才,但生生被毒魇指引到了地狱。

    就在叶瑀晃神时,忽然听到雷爱国疑惑的声音:“对了,为什么gps显示的定位目标是艾小暖?”

    叶瑀把视线重新望向雷爱国神情严峻缓缓开口说出了令对方都大惊失色的回答。

    “艾小暖,就是毒魇的一员。”

    “什么!”雷爱国目瞪口呆的看着叶瑀,他双手撑床,用力坐起上身,那样子比叶瑀得知丁广硕牺牲更为愕然。

    “雷组,您还记得苏清建吧。”

    “当然,福利院毒杀案凶手,也是你的好友。”雷爱国点了点头这可是他抓捕过最特别的罪犯。

    叶瑀深呼一口气开始说起其中缘由:“抓到他后,我们曾在看守所见过,当天不算看守所里的警察,那间屋子一共有四人,我,苏清建,丁广硕和艾小暖,临别之际,他说了一句话。”

    叶瑀话说至此顿了顿。

    “什么话?”雷爱国紧盯着叶瑀,期待着对方至关重要的下半句。

    叶瑀道:“‘这个世界往往是事情改变人,人改变不了事情,叶瑀你觉得呢。’这就是他离开前说的那句。”

    “这个世界往往是事情改变人,人改变不了事情。”雷爱国嘟囔着揣摩这句话的特殊含义,少顷他茫然的目光对视叶瑀,看得出他对此一头雾水。

    “呵呵,也难怪你不明白。”叶瑀浮现出酸涩的笑容,然后问雷爱国:“雷组,无间道看过吧。”

    “无间道?看过,刘德华和梁朝伟。”雷爱国很快反应道,但表情还是不太明白叶瑀所言何意。

    “我刚才说的那句话,是无间道里陈道明所说的台词。”叶瑀微微颔首,又说道。

    “苏清建是个盲人,盲人往往记忆力都惊人的好,或许是被夺去眼睛的缘故,他记住事物的方法很独特,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你知道么,身为一个盲人,苏清建却格外爱‘看’电影,他的记忆力堪称变态,一部片子,只要看两遍他就可以一字不落的记住里面所有人物的台词,而无间道是他最爱看的电影,我跟他看过不下十遍,里面陈道明演的角色也是他很钟爱的,而陈道明在片中扮演的是位大陆警方卧底。”

    “所以这句台词本身毫无意义,他想透露给你的是说出这句台词的角色!”雷爱国听到这里恍然大悟道。

    “没错,是他发现了当时屋子里有一人正是给他毒药的毒魇,我显然不可能,丁广硕我太熟悉了也不可能,那么就剩下艾小暖了。”叶瑀说道。

    他舔了舔爆皮的嘴唇继续道:“当时我对此也是半信半疑,毕竟在没有任何凭证下怀疑一个人是毒魇是很不切实际的事情,所以后来我听丁广硕想送艾小暖生日礼物,我就托人定做了一块手表,在里面安装了微型gps,之后我发现艾小暖的行踪很有问题,每隔几天她都会去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并不属于她平常寻访新闻的那些场所。”

    雷爱国听到叶瑀这些话,觉得后者有些过于主观意向:“你就凭这些确定艾小暖是毒魇?”

    “你是觉得仅凭这些说明不了什么是吧。”叶瑀看出雷爱国对此深表质疑。“我当时也这么想,后来我拜托我一位师兄,他在l大学任教,请他在l大学新闻系查找一名叫艾小暖的毕业生,可是查无此人。”叶瑀两手一摊道:“当初我和丁广硕问过艾小暖,她哪里毕业的,她说是l大学新闻专业,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会查无此人呢。”

    “嘶 ~”也不知雷爱国是伤口疼痛,还是对叶瑀所说的感到后怕:“那还真是有问题。”

    “而且你想想看,从我们认识她后,毒魇几乎每一步都走在我们前面,他就好像在我们身边观望我们似得。巧合么?很多巧合的背后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必然关系!”

    “唉~没找到小丫头居然是毒魇一份子,可她为什么要反水救小丁。”雷爱国回想起艾小暖夺枪的情景不理解的问道。

    叶瑀向后平躺,望着天花板,轻声道:“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十几秒后雷爱国注意到叶瑀望向窗外感慨道:“臭小子到牺牲都不知道艾小暖就是毒魇,或许这也是一份幸运,她的美好存在记忆的最后一刻随他而去。”

    ……

    2013年10月15日晚上21:25分,哈巴罗夫斯克。

    与城内的万家灯火不同,午夜江边树林格外清静幽黑,偶有风吹落叶的沙沙声,以及不知名的虫鸣鸟叫。

    然而这冥谧的空间还是被一辆黑色越野车的轰鸣声和刺眼的车灯给打破了。

    越野车停在树林的边缘地带,并没有什么人从车上下来,车上的人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一根烟的工夫,只见从树林里窜出一个衣衫褴褛脏不拉叽就跟在林子里翻了一天跟头的野人没什么区别,径直跑向越野车。

    开了车门就钻进了车里,那动作熟练的就如同是自己的车一般。

    越野车内温度暖和,真皮座椅柔软舒适,与树林的环境相比,简直恍若天堂,野人平躺在后排,神情安逸享受。

    “怎么就你一个人?艾丽莎呢。”

    前排驾驶室里一个男人透过车窗向外张望了一会儿,见再无一人过来,便开口问道。

    “死了,让中国警察打死的。”野人闭着眼睛语气淡然道,如果叶瑀在这辆车上一定认出这个野人就是杀死艾小暖和丁广硕的毒魇!

    前排男人回过头,目光如鹰隼般犀利盯着后排躺着的毒魇,言词里有些调侃:“艾丽莎死了,我看你怎么跟凯瑟琳交代,要知道她可就这么一个妹妹,而她那个小白脸也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男人刚刚说完话,忽然神情微微一变,他视线注意到坐起的毒魇的左肩被一个布条包扎过,好像受了伤。

    男人唇角向上一扬,丝毫不掩饰的讽笑道:“没想到迪亚斯你也会这般狼狈,看起来毒魇计划失败了。”

    被称为迪亚斯的毒魇瞥了一眼男人,然后看了看肩膀上的伤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都是那个老警察和那个叫叶瑀的死残废害的!”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安德鲁。”迪亚斯心存谢意对那个男人说道:“这次多亏了你的炸弹,要不然我很难逃出来。”

    “哈哈哈,能得到高高在上自负的迪亚斯的感谢,我还真是比炸毁一所医院还高兴。”安德鲁大笑道。

    迪亚斯此刻可没有安德鲁那么好的心态,他微眯的眼睛,目光仇愤穿透车窗,直射对面的江岸睚眦必报的心态溢于言表。

    “这次的账我记下了,等我下次回到中国一定用你们的血洗净我的耻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