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九十章 世界那么大(大结局)

作者:李唐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看到了么,这就是这方世界的规矩。”一世眼神奇异地凝视着那燃烧起来的房舍,眼睛里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陶醉。

    袁来默然看着这一切,他问:“什么规矩?”

    “惩罚。”

    一世满是迷恋地盯着那越来越旺盛的一道火焰,低声道:“试图颠覆这天地者,企图挑战那规则的,都必将受到惩处。”

    “那这惩罚来的晚了。”袁来讽刺道。

    一世沉默,然后他释然道:“或许吧。”

    “你难道不想最后反抗一次么?”袁来看着那火焰燃烧起来,他看得出,那并非凡火,他只是盯着看,便觉得无比心悸,看来之前一世强行将帝星召下,已经挑战了这个世界的底线。

    一世终于看向他,笑道:“好啊。”

    袁来心头一跳。

    “你先走吧。”

    “你不杀我?”

    一世摇了摇头。

    “其实我挺想留下来看看的。”袁来说道。

    一世眉目低垂,什么都没说,只是屈指一弹,袁来的身体便被一团光焰吞噬,下一刻,在京城的某个角落,袁来凭空出现。

    卸甲仙人,已勘破空间大道。

    赶走了袁来,一世又看了那火焰一阵,随后拿起桌上的酒壶,轻轻挥洒,美酒泼在那火焰上,火焰轰的一声变得盛大。

    ……

    这火足足烧了七日。

    直到第七日,火焰消失,那座摘星巨楼也化为一堆黑灰。

    也正是第七日的清晨,城外的大军才开进城来,京城守军没有做出抵抗,一切都很顺利。

    顺利的吓人。

    之后,便是重建工作。

    帝星当日播撒的那些黑焰虽然不算多,但是每一道都威力巨大,京城不少地方也受到牵连,这些都要修补。

    当然,这都是还是小事,真正要修补的是朝廷。

    张陵入住皇宫,没有立即登基,而是忙着稳定四方。

    这两年来,两方征战,整个启国地方都变得不再安宁,甚至还有些野心家发战争财,这些事情都需要张陵以及新的权力阶层想办法解决。

    世道经过了短暂的波澜总是要重新归于太平的。

    对于那堆摘星楼的黑灰,人们显得十分谨慎,在火灭的那天,正好京城下了一场雨,于是当人们踏着泥泞,怀着复杂之极的情感前来观瞻的时候,很是庆幸又很是失望地发现,什么都烧光了。

    袁来去了一次,只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关于最后那个男人为什么收手,以及他究竟是如何死的,这成了一桩悬案,人们当然想知道,可惜作为唯一的知情者,袁来对此守口如瓶,尽管南宗的诸位大修行者甚至申屠沃甲都跑来问,但是他依然只是笑笑,什么都没多说。

    顶多就是说一句:一切都过去了。

    这个答案当然不会让人满意,但是袁来不说,别人也没有办法可想。

    徐青红在大军进城之前便离开了,或者说是离开了人世,这个匆匆出现又匆匆离开的人物就像是旧时代投进新时代的一道光影,很短暂。

    袁来猜想,徐青红自己恐怕也不想在死前再过多插手这个时代的事。

    他本就是不该出现的人,离去也显得波澜不惊。

    袁来在京城里住了下来,就住在自己家里的那家店。

    说起来,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张陵就派人将袁守诚这些家人接走安排好,在这一点上,袁来这个“儿子”极为不尽职。

    好在,一切都还平安。

    袁来也去寻找过李青绾,但是只得知在当年自己离开后,她便也消失无踪了,这让袁来有些遗憾。

    王泰之没死,但是估计也寿命无多了,袁来去看了他一次,估摸着这位老先生最多还能活一两个月,这已经是奇迹了,不过王泰之本人对此倒是浑不在意。

    一新一老两人在乌衣巷的一间小院里,喝了整整一壶茶,说了些不算深,倒也随意的闲话,然后袁来便离开了。

    谢采薇则忙着清扫她那已经荒草萋萋的小院,以及小书楼,那只堂前燕很幸运地没有派上用场,重新化作石像,只不过这下子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它的确富有灵智。

    先贤祠彻底毁掉了,本来还没有,但是或许是有些力量终于趁势发出了声音了吧,总之张陵跑过来请他将这大阵彻底毁掉,袁来觉得张陵多少有些不情愿,但是这阵图若是还想着运转,必然要启动那些灵魂,而以前各宗门不敢发声,如今终于有机会能避免宗中先辈以及自己死后被拘禁的机会,自然不愿放过。

    那些人具体如何谈的,袁来没有参与,总之,反正他看这东西也不顺眼,搞不好等自己百年之后还要顾虑这牢笼,干脆便破除了。

    至于之后,那些人包括西北军的申屠沃甲,南宗那群修行者究竟如何划分利益,袁来都没有去关注,从打他眼看着烈火吞噬了摘星楼之后,他便越发懒得去掺和那些事。

    西北军应该还是被收编,申屠沃甲夫妇是有智慧的,想来会有个好结局吧,至于南北两个宗门的争斗,袁来猜测最多也只是风水轮流坐,过去的几百年,北压着南,接下来应该反过来了吧,至于若干年后会不会反转,那不是他要关心的事了。

    与一世的最终的对决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但是给他的触动却极深。

    对于一世的选择他不想评价,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让他感到心绪复杂的是,每每夙夜无睡意,他总是会回想起一世最后的那眼神。

    另一件让袁来关注的事就是帝星,被一世污染过的帝星已经陨落,徐青红拿之无用,对于这块蕴藏着突破五境机缘的东西,诸多大修行者都表露了浓郁的兴趣,包括袁来在内的诸多大修行者用了数日的时间在其旁边品悟,之后这陨石便被南宗拿走,袁来对此并不在意,感悟之后他才发现这东西拥有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在于其提供了机缘,之后的事还是要靠各人自行领悟。

    数月之后,云集于京城的众人彻底散去,袁来也回到了西北。

    吴巍带来了相当数量的散修,而且还不断有散修赶向西北,对于这些天赋有限的杂鱼,能投奔进一个拥有四境巅峰坐镇的宗门已经是万幸。

    而对于袁来而言,这也是振兴宗门的新鲜血液,云宗积攒的资源,以及战后,作为失败方的宗门提供的资源袁来也瓜分了一部分,这些拿过来培养这些新人绰绰有余。

    他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启国人,于观念上也有很大的不同,其余宗门对于功法道诀等禁止的狠,而袁来则是持开放的态度,而他带领的这股风气,究竟会对启国的修行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知道,这些都要留给时间。

    又是两年过去。

    整个帝国都慢慢稳定下来,也平稳下来,战争的阴云过去,励精图治的张陵也让已经日益陈腐的启国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

    各地也慢慢恢复了繁华。

    而对于善于遗忘的人们而言,只是两年多时间,他们就仿佛已经快记不清当初的事。

    又是一个夏季。

    沈城的寿阳楼再次欢腾,今日,对于沈城文人而言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京城乌衣巷的青年才俊又一次按照惯例巡行至十大名城。

    这样的关乎整个城市面子的“大事”没有人敢不重视,尤其是读书人,更是反应激烈。

    若是能压得过乌衣巷的读书人,那么这不仅仅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更是对自己以后有莫大的好处。

    虽然对于战争的记忆飞快地模糊下去,但是有一件事他们倒是记得清楚,便是数年前,乌衣巷的学子们便曾经折戟于沈城,这已经成了沈城读书人们一件骄傲的事。

    城市的气度是和城里的人的精神风貌互相影响的。

    寿阳楼外的那条河里自然是挤满了船,岸上很多文人雅士也结伴而行,一时间显得无比热闹。

    或许是因为这里太热闹,所以使得周围的其他酒楼茶肆的生意差了很多。

    当袁来一身便装来到一间茶楼门外的时候,不禁有些感慨。

    茶楼那块“仙居”的牌匾依然是那么古旧,忍不住勾起了他的些许记忆。

    店里的小二看到门外来了客人自然殷勤地跑出来迎接,袁来也只是含笑走了进去,只不过数年过去,物是人非,许多布置已经大为不同。

    随口问了几句,袁来才得知这家店竟然在三年前就换了店主人,这让他有些遗憾,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主人还是那个风韵犹存老板娘,如今短短几年过去,竟然也已经新人换了旧人。

    微微叹了口气,他便找位置坐下,然后点了茶,之后他随手将袖子在旁边的座椅上一扫,那座位上便出现了一个孩童。

    她年纪极小,大概只有一两岁大,皮肤雪白,五官精致,虽然年纪这般小,但竟然也显得十分美丽,坐在椅子上却是不哭不闹,而是闭着眼睛。好一阵,才睁开眼,露出了一双绝对不应该属于这个年纪的幼童的眸子。

    她看了眼四周,才用极为稚嫩的声音说:“我来过这。”

    袁来微微诧异,道:“你来过?”

    “嗯,那是在很久之前了,当时有事经过沈城,听说这里的牌子是经前辈大修行者所题,所以慕名来过一次。”稚嫩的女童略微思索了一下,才说道。

    “原来如此。”袁来了然地点点头,然后叹道,“那你与我一般,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女童皱眉道:“你最近有些多愁善感,这不好,这是老人才会有的心态。”

    “是么?”袁来似乎对这个评价很意外,然后又笑道,“或许吧,不过,辛晴,和你相比,我的确也已经算老了。”

    辛晴哼了一声,随后不做声。

    袁来扭头一看,店小二正端茶走过来,然后很是讶异地看了辛晴一眼,倒也没多问,说了句慢用便离开了,只不过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好几次。

    等人走了,辛晴才重新开口,说道:“变成这副样子你以为我想?”

    就在当初京城之事结束没过几个月,卸甲世界中的辛晴便生下了腹中的女婴,与袁来猜测的一般,辛晴几乎是完美复制了当初一世转世投胎的过程,从母体中获得新生,连带记忆也一起觉醒。

    这对辛晴而言当然是好事,总归没有死。

    而袁来则本着自己造下的孽,也要承担的想法,便干脆将她当做女儿养,只可惜,辛晴对此不大欢喜。

    “为什么不想呢,你这样可是白白赚了十几年青春。”袁来调笑道。

    辛晴翻了个白眼,道:“呵,对啊,我不只赚了青春,还多赚了个爹出来,你满意了吧?”

    袁来闻言只是微笑。

    夏日炎炎,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斗嘴,倒也是颇有趣味。

    等袁来将杯中茶喝完了,辛晴才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袁来犹豫了下,点头道:“我想出去走走。”

    “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可能要突破五境了。”袁来平静地说道。

    一两岁大的辛晴顿时瞪大眼睛,于是显得有些萌,她惊讶道:“你摸到门槛了?”

    袁来点了点头,说:“的确如此,只不过这道门槛比以往的都难,我这几天读了从栖光院弄到的那册当年那位徒步行走天下的五境前辈的心得,觉得周游世界的确是有必要的。”

    “周游世界?”

    “是啊,尤其我对乙未说的那个他的故乡十分感兴趣,世界那么大,真的很想去看看。”袁来感慨道。

    辛晴倒是无所谓道:“这倒也是,只不过,我记得当年你们云宗祖师可就是抛开宗门自己跑了,那时候好歹他还年岁大了,你倒好,年纪轻轻,就要走,你也舍得?”

    袁来笑道:“有什么舍不得的呢?其实最近我渐渐理解了些东西,比如说,修行越高,对很多事的眷恋的确慢慢开始变淡。”

    “你的心已经飞了。”辛晴一针见血地说道。

    袁来淡淡一笑,“是啊,飞了。”

    “既然飞了,那就走。”辛晴干脆地说道。

    袁来哈哈一笑,看着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带着你到处走么?”

    “为啥?”

    “对脾气。”

    辛晴嘟了嘟嘴,真的很萌。

    “就你自己走?”

    袁来摇头:“我当然得带着你。”

    “还有呢?”

    “还有……没想好,不过想起来当初谢姑娘的愿望就是周游世界吧,只不过后来被那些事耽误了,我琢磨着,她应该也乐意。”

    “呵呵。”辛晴冷笑,补充道:“我看不只谢采薇,那个花小雅被你治好后,不也是说想好好看看世界么?”

    袁来却正色道:“那不一样,小雅可是肩负着六律传承的责任,不能乱跑。”

    “说的好像你肩膀上没宗门的责任似得,管你!”辛晴翻白眼道。

    说完,便不理他,只是望袁来的袖口一钻,然后便消失了。

    袁来无奈,付了钱走出店来,最后扭头看了眼那“仙居”二字的牌子。

    不知道为什么,这牌子上蕴含的道韵总是让他觉得非常熟悉。

    “说起来,这牌子不会是张冠道题的吧。”

    袁来嘟囔了一句,随后一挥手,一道力量扩散出去,将那牌匾上的道韵彻底抹去。

    “尘归尘,土归土吧。”

    他叹了口气,然后坦然向城外走去。

    城门口的朝向是向东,一世曾经西出天门,袁来决定从东走,出海,然后看看世界的那头是什么,如果此生有机会,也可以看看大千世界是什么样。

    记得,临江那个定海神针其实就是一条空间薄弱之处,也是通往其余世界的通道之一。

    突破五境与否并不重要,是否摆脱这天地万物生灭的规则也并不重要,人生苦短,舒心为要。

    当然,他还很年轻,未来的心态会变成什么样也说不定。

    万事万物,人心最是善变。

    嗯,鳝变。

    只不过无论是想当顺流的鱼,还是逆流的鱼,这一念之间是否有变,还得交给时间。

    隐藏版大结局

    这是个隐藏版的结局分析,不是情节,只是解释。

    出于个人的某种趣味,在大结局中藏了些东西。

    在大结局中,主角通过身外化身的方式,让一世的目的无法达成,从而导致一世随同摘星楼一起烧成灰。

    这里有个让我自己都吐槽的点,就是一世真的就这么认输了……

    嗯,虽然也解释的通,但是一个废了这么大心力的计划,就这么输了,还是多少有些……

    其实,在隐藏版结局中,获胜者是一世,袁来则是输家。

    在结局中,天火袭来,袁来问一世:“你难道不想最后反抗一次么?”

    一世的答案是笑着说:“好啊。”

    之后却是他直接动用力量,将袁来转移,然后一个人被烧成灰。

    这里要提到的是,一世的确做了最后一次反抗,一世之前曾经从自己的血肉之中挖出一颗龟裂的石头心脏,真正的心脏早就随着九窍玲珑心和袁来融合了,融合的不只是力量,还有思想,一种潜移默化的思想。

    只不过袁来从来没有发现。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轮回的关系,一世的思想也一直在影响着袁来。

    摘星楼焚烧后,袁来受到了很大的感触,之后提到他“每每夙夜无睡意,总会想起一世最后的眼神。”

    这里说的是,他其实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一点。

    袁来开始变得淡泊起来,心态变老。

    辛晴说:“你的心已经飞了。”

    袁来淡淡一笑:“是啊,飞了。”

    这里指的其实是一世的那颗化作飞灰的石头心脏。

    辛晴还吐槽说,当年云宗祖师也抛开宗门跑了,你倒好,年纪轻轻就要走。

    这里指的是袁来重复了一世曾经的选择和路。

    袁来还有一句话:“有什么舍不得的?其实最近我渐渐理解了些东西,比如说,修行越高,对很多事的眷恋的确慢慢开始变淡。”

    这里说的就是他与一世一样,开始变得和世界的羁绊少了,变得淡漠。

    虽然说,一世吞噬袁来的灵魂的计划失败了,但是他的另一手安排奏效了,就是影响。

    思想上的影响使得袁来最终很可能将会走上和一世一样的路。

    这就是一世最后的反抗,从这个角度上说他才是获胜者。

    再说辛晴。

    辛晴的死法是被鳝那啥了。

    然后转世自我诞生,成了个孩子,当初袁来看到在她的肚子里有生命波动和鳝,说的其实是……

    “人都是鳝变的。”

    善变。

    或者说是“人心都是善变得。”

    辛晴就是由鳝诞生的,而袁来最终要周游世界,第一个要带的,就是辛晴,预示着他的心态后来也会发生变化,或者说,正在发生变化。

    其实当初关于辛晴的出身还有个设定来着,不过后来故事改来该去,就改废了,就不提了。

    总之,袁来终究要重复一世的路,等他晋级五境,晋级卸甲之后,也会再次面临无法突破的困境,而到时候袁来会怎么做,是不是会想办法重复一世的做法,不得而知。

    出于个人趣味,还是留了一线生机的,最后提到了“临江的定海神针,空间薄弱处”,以及两人虽然修修行命运之道,但是还是有不同的。

    一世往西走,出关。

    十世往东走,出海。

    袁来在重复一世的路,但是方向却有所改变,最后他挥手毁去“仙居”两个字,也是出于一次抗争。

    他猜到了自己思想被影响了这点,但是一世已经死了,他失去了对手,只能毁去仙居两个字,表达他不想变成那种冷漠的仙人的抗争。

    虽然在反抗,但是目前来说还是输了。

    对手已经死了,他也没有再赢的希望了。

    之后的时间里,他的对手则是自己的思想,至于最后是依然会走上一世的老路,还是能从困境中窥到一点光芒,那就不去想了,随他吧。

    人家不是都说么,最难战胜的敌人就是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