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二章 龙王之怒,无罪万罪!(4)

作者:咖喱布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那里么…”看着亭子,丁云桀左手在口袋里轻点,细密的机括声响起,符文护手即刻装备完毕。小七也是早已钻入了那把黑枪之中,渲染上绝美的‘天使六翼’纹章。小六化为金铁龙鞭游动而上,似是知道丁云桀要做的事一般,将他的身子团团围住保护起来。

    “谢谢你们。”温柔的看了这些小家伙一眼,丁云桀双眼中的海蓝色光芒开始变的凝实,向着黄金枪注入而去。萤火虫们的特性是能够吸收并凝聚能量,如果说以往它们都是依靠吸收阳光的能量进行发射的话,这一次,丁云桀就是让他们直接吸收塔罗牌的力量,并凝聚之极限!海蓝色光芒涌动,在丁云桀的操纵下,源源不绝的向着黄金枪注入而去,而小七们也像是因为这股强大的力量而兴奋般,发出了震震微鸣。黄金枪在手,竟一时有些控制不住。渐渐地,夹杂着如丝如缕如波涛般蓝色柔和纯真的光芒的金色能量开始在枪口汇聚,当金光到达极盛之时,丁云桀才算是瞄准了亭子里的中心,坐立在六芒星阵中心,赋予着黑暗的黑珍珠扣动了扳机。

    “天使六翼之审判——黄金之路!”

    光华夺目的金光夹杂着细密的海蓝色波纹凝聚暴射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了那颗亭子里的黑珍珠上。

    海蓝色光芒笼罩的世界里,秘符显现。

    出人意料的,它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只是悬浮于空中静静的等待着那束带着毁灭的色彩的光芒降临。那一刻,丁云桀的精神莫名的恍惚了一下,看着这在光芒中逐渐化为乌有的秘符,从它的身上,他感觉不到任何黑暗的情感,唯一有的只有一个。

    就是解脱。

    来不及多想,丁云桀就已是不得不转移了他的注意力。由于自己远远高估了秘符爆发出来的能量,导致这一次黄金枪积聚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强大,竟是已经达到了这把枪所不能承受的地步。

    “砰!”

    枪身爆裂,小七几乎是四散而逃,飞速的向着丁云桀的体内遁去,只留下一个团状的刺目金光。

    不好!丁云桀暗叫一声,就欲后退。

    金光却是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发开来,仿佛要吞噬这里的一切,就连云桀都笼罩其中。大地开始裂变,昏暗的天空开始崩塌,血红的太阳扭曲成螺旋状,花、草、树、木、风,这片空间里存在的一切都无一幸免。

    就在许凌寒都觉得,一切已经完蛋之时,奇迹的一幕发生了。钟楼、主席台、废弃宿舍楼三个地方的六芒星阵不约而同的亮起了光彩,碎片闪耀如同繁星。所有的黑玫瑰林一齐开始了摇摆,仿若无穷无尽般的巨量死灵黑气涌出,不绝如缕。它们忘却了它原来的颜色,像是洗去铅华,化为纯白。

    这场由风暴所形成的结界开始瓦解,昏暗的天空碎裂,好像一面被打破的镜子,破开那尘封已久的猩红月夜,夹杂着蓝芒的金光溢出。死灵黑气、蓝芒金光、风暴结界、猩红天空…无数种大大小小的能量在千千万万次中碰撞,最终融合在了一起,向着高空攀升,在极速中逐渐凝聚,化为了一颗恒星。

    “轰!”

    恒星炸裂,散落下满天星光,犹如礼花般绽放的繁星落下,像是花海和流星。

    夜空上的乌云散去,整座景花市立刻由原来的一片死寂转为了沸腾,人们喧闹着,嘈杂着开香槟庆祝。观摩团,电视,记者,网络,无处不在播放着这场盛大的场面,这罕见的,可以称得上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流星群”!

    萧华中学的主席台内,青鸾正疲惫的躺在椅子上打着瞌睡,发出小声的鼻息。却是突然间惊醒,因为她的身体已是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悬空,被云桀给抱起。

    “云桀,你…啊!”青鸾的话还没说完,丁云桀就已是带着他破门而出,一跃上了屋顶。

    “难得的夜晚,不在一起欣赏就有点浪费了呢。”丁云桀说,手指挠了挠脸。

    “那是…”抬起头的一瞬间,青鸾愣住了,看着这片夜空,豆大的眼泪几乎是不受控制般的落下。流行不断的划过云层,向着大地坠落,只留下一道淡淡的,逐渐消失的痕迹,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夜。

    “喂喂,别哭啊…”

    “好美。”

    看着青鸾痴迷的样子,丁云桀也是耸了耸肩,眼中的海蓝色光芒褪去,将其轻轻地放下后,自己也跟着坐在了她旁边。犹豫再三,还是大着胆子握住了青鸾的小手,“难得的夜晚,不牵手就有点浪费了呢。”

    感受着丁云桀手掌的温度,青鸾的俏脸也是微微一红,不自觉的把头扭向了另一边,嘴角隐约有笑意浮起。然后,两人就这么坐在一起,拉着手,安静的仰望星空,静的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这个…是为我准备的么?”不知过了多久,青鸾看向丁云桀,问道,羞红的脸蛋在黑夜里颇有些娇媚。

    “额…应该不算吧,”丁云桀骚着脑袋,看来这妮子又是误会了什么,“不过,我的确是为你而来。”

    看着云桀那认真又害羞的模样,青鸾也是噗嗤笑出了声,点点头,“笨蛋。”

    丁云桀看向青鸾,青鸾也看着她,在这美丽的星空里。

    “很幸运,让我遇见你。”

    ——桀&鸾

    尾声

    尾声

    “就是这里了。”高警长说,打开了监狱看守所的他们,同时看了眼手表,“现在是1点58分,我给你们15分钟的时间,时间到了我会准时过来。”

    “麻烦你了。”丁云桀点点头,高警长对他们还是蛮通融的,不但不派警察在旁边监视他们,还多给了5分钟的探望时间。

    “进去吧。”杨子豪向众人挥动着他那肥肉颤颤的手臂,虽然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青鸾的身上,但动作还是相当积极的,像极了一条主人家养的小狗,“按照说好的,我在门口等你们。”

    “嗯。”丁云桀点点头,带着青鸾和许凌寒关上了门。

    “真是,有什么秘密吗,还不能让本大少爷知道了,云桀这家伙…”站在门口,杨子豪双手一交叉,也是略有些不平。

    …

    “干嘛看我!”门一关好,青鸾立即瞪了丁云桀一眼,从一个乖乖女切换回了她傲娇公主的模样。

    “感觉你吃胖了。”

    “有你这么对待伤员的吗,不准进行人身攻击!”青鸾嗔怪了一句。她说的也是事实,自从上一次和许凌寒一战后,她的腿骨几乎被捏碎,双腿接近瘫痪。按照常理,已经不可能被治愈,好在维度还在这座城市里。

    “也是绝了,维度哥明明就是个做石膏像的,居然给你的腿上了石膏,果然很有艺术气息。”丁云桀看了眼,青鸾腿上的石膏,被打成完美的糖葫芦形状…

    “你再说,等我腿好了,有你好看的!”

    “额…”

    青鸾一语中的,丁云桀也是缩了缩脑袋,这个他还是有点怕的。

    “哼,而且还要受后面这个榆木脑袋的气。”双手一交叉,青鸾别过头去。

    “真是抱歉…”许凌寒站在两人的身后,也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对此,丁云桀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对于许凌寒,他之前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不会进去坐牢,他有着力量,所以要去赎罪,连带着佳良的那份一起,而佳良会继续呆在监狱里,只是这一次,她应该会过的很幸福,“坐下吧,佳良就要出来了。”

    白色的昏暗灯光下,这个安静而狭窄的空间里,并没有任何的玻璃墙间隔着,看样子高警长对他们很是放心。渐渐地,木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那个许凌寒日思夜想的女孩。明明只是几天的分别,却好似一生的时光都被埋葬。丁云桀无言,只是小心的把青鸾这个随时都可能闹腾起来的小鬼给抱走。

    “对不起。”

    事到如今,许凌寒也是只能缓缓吐出了这三个字,低着头,时不时的偷瞄着佳良。

    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佳良无言,只是紧紧的抱住眼前的少年,是他,是他最爱的哥哥,回来了。看着他们,丁云桀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此时此刻,时间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仿佛停止了流淌,准备着想要带青鸾离开这里,才发现这小家伙已经在用袖子旁边偷偷的抹眼泪擤鼻涕了。

    “云桀。”青鸾拉了拉丁云桀的袖口。

    “嗯?”

    “为什么,明明都已经团聚了,我还是难过的想哭。”

    “…这一次,对他们而言,即是相遇,又是分别。”丁云桀微微颔首,抽了张纸巾给青鸾擦脸,“不是最后的终点,而是最初的起点。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你也不必担心,我想,即使是分别数十年,对佳良来说也是幸福的。”

    “佳良,对不起,对不起…”话到一半,许凌寒几尽哽咽。

    “哥哥,没有关系的,这一切已经结束了。这个罪名,让我来背负就好。”

    “砰!”的一声,旁边的一条椅子被碰倒在地,许凌寒直起身子,双手紧紧的抓住佳良,“可是为什么!明明都是我的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佳良看着许凌寒,水灵的双眸里荡漾着波澜,伸手轻轻的抹去了许凌寒眼角的泪水,“因为哥哥很厉害,能做到很多我做不到的事情。我听云桀说了,你最后战胜了黑暗,已经能够自己掌控自己。我想,相对于我而言,这个世界更需要你。”

    “…”

    “云桀也跟我谈过了,我觉得,那个魔探学院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他说你在这里会幸福,这是真的么?”

    “嗯。只要哥哥能好好的活着,我就会很幸福。”

    “…所以,一定要分别?”

    “这是对我们的惩罚吧。不知为什么,看着你,我的心中竟是有了些许的释怀,我果然是个很自私的坏家伙啊。”

    “佳良,”许凌寒抓住她的手,“给我一年时间,我会为你争取到下个学期的魔探保送名额,所以,一定要等我。”

    丁云桀到此,也是把青鸾放在轮椅上后乖乖的退了出去。

    “啊,还是呆在外面好啊,真是快把我给别闷死了。”一到外面,青鸾就开始活动她的筋骨。此时两人俨然已经换了个站位,丁云桀推着轮椅,在下面,青鸾骑在他上面。

    “你啊你,脚都废了,怎么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丁云桀也是不禁撇嘴。

    “脚废了多好,还能把你当马骑,驾!驾!”青鸾倒是很放得开,直接就当做骑马的样子在丁云桀的背上动了起来。

    “我的天…丢死人了!你也不怕从我背上摔下来,”丁云桀汗颜,没好气的把青鸾往背上提了提,人还真的是胆大不嫌事多。

    “话说回来,维度哥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丁云桀问,“连你那被打碎的骨头都能接上,有点厉害。”

    “那当然!说实话,真要论起能力的话,他都能和胧月哥他们比了。只不过维度这家伙一点都不正经,爱丽丝给他发派的任务也不好好完成。慢慢的,就被降级了,掉到这里工作。”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发配边疆了吧…”

    “不过,就这样让佳良坐监狱,会不会不太好?”

    “嗯,没有关系,这种事情,他们必须要面对的。何况,未成年人保护法有过规定,对于他们案子的审理均不得公开,也不能对外透露任何与之有关的消息。”

    “那兄妹的事…”

    “应该是无人知道了吧。”丁云桀说,很明显的听得出青鸾的语气里有那么点沮丧,“没关系,我想以后会有机会的,许凌寒也会和小雨他们说,毕竟是好朋友啊。虽然会被小雨骂死就是了。”

    悦耳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丁云桀抽出,呆了呆,来电显示人名字为“爱丽丝”。

    …

    “喂,什么事?”

    “云桀吗,青鸾在不在你旁边?”

    “在啊,要我拿给他接么。”

    “不不不,不用…找个她听不见的地方。”

    “噢…”丁云桀虽然听的有些蒙圈,何况他一向觉得爱丽丝这家伙要是偷偷摸摸的总干不出什么好事。但他还是很快照做了,把青鸾放下,就跑去了厕所。回头在门缝前偷偷的张望,青鸾坐在轮椅上百无聊赖,很快便是已经睡着了,哈喇子呲溜溜的直往手上流。一脸呆萌,可爱的让云桀的小心肝都不禁颤了颤。

    妈呀,还是那么好看,丁云桀心想着关上门,“现在可以放心了,她已经睡着了。”

    “嗯,你知道,青鸾来我们这里的时间还不满一年吧。”

    “知道。”丁云桀点头。

    “其实,后天是她正式进入魔探学院的最后考核期限,我已经把保送的名额给了你们那位许凌寒的话,她就必须要去参加考试了…但昨天打她电话,她似乎想赖着不走。明天的机票我是已经订好了,你晚上帮我劝劝吧。”

    丁云桀张了张嘴,似乎从没听那丫头说起过这种事,“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分别了呢…”

    “嗯,但是会再见的。”

    “这么说来,你和胧月现在应该也在这里吧。”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丁云桀似笑非笑道。

    “啊,对啊。”

    “是这样,我答应过青鸾,要把我的生日送给她,作为她的生日。所以…”

    “所以今天你想给他一个惊喜!”爱丽丝在电话那头表现的很兴奋。

    “嗯,我觉得,这不只是惊喜,从某种方面来看,也是羁绊。有了这份羁绊,青鸾应该会离开。”

    “是这样,看来青鸾也已经告诉了你一些事情了呢,这可是个好开头,嘻嘻。”

    “哈?”

    “我和胧月待会儿会叫上墨琛去你家打扮,给青鸾一个惊喜,这还是我第一次给青鸾过生日呢。好激动!”

    “第一次么…”丁云桀喃喃,回忆里,仿佛有一个单薄瘦弱的男孩身影,“需要我做什么?”

    “拖住她就行了,三个小时后在你家举行生日派对!”

    “好。”

    电话挂断,丁云桀耸了耸肩,听爱丽丝这语气,还真是完全不把他家当他家看啊…

    不过为了青鸾,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

    杨子豪小雨他们现在也是青鸾的朋友了啊,不知道爱丽丝会不会请他们去呢。应该不可能的吧…丁云桀蹲坐在青鸾旁边,拿着一包纸巾小心的给她擦口水,生怕惊动了青鸾的美梦,请他吃‘农夫三拳’。

    不过也对,魔探的世界,并不允许普通人的涉足。佳良和许凌寒的话,现在也是自然不能当做是普通人看待了。

    小心的推着青鸾的轮椅走进一家自助贩卖的便利店,丁云桀拿起两包纯奶扔进了微波炉,回到青鸾旁边。口水依旧在留,打着酣睡,嘴角微微上扬,应该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嘿嘿嘿,快来舔我的鞋子吧,小云桀。”

    “…”翻了翻白眼,为避免自己再被当成狗狗等一类有辱自己尊严的物种,丁云桀亲切的将奶拍在了青鸾的脸上。

    “嗯?”青鸾眨巴着眼睛,“云桀,几点了?”

    “下午三点多吧。”

    “哦,”青鸾揉了揉眼睛,“该回家了呢,任务报告还有一部分没写完,好麻烦!”

    “啊,好。你先把这袋奶喝了吧。”丁云桀挠挠脑袋,心想着这货以前不是天天嚷着要往外跑么…

    一袋奶对于此时的丁云桀来说俨然是杯水车薪,看着眼前这货将其一点点的喝掉,对他来说俨然是一种煎熬。看了眼表,距离爱丽丝所谓的三小时还有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

    “那个,你不想在外面逛逛?反正很快就要回去了吧。”

    “不要。”谁知,青鸾一口回绝,“才不回去,我们回家!”

    丁云桀愣了愣,明白了一些什么,又像是看到了一些什么,不自觉的笑了笑,这应该就是羁绊。

    然而,走出便利店的下一刻,丁云桀又立马切换回了焦躁状态。

    已经过去了一小时,爱丽丝他们也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吧…丁云桀在心里这么痴心妄想着。墨琛哥凌厉的眼神随即在脑海闪现,丁云桀狠狠甩了甩头,现在回去,一定会被抹杀的吧。一个个办法汩汩冒泡般在脑海里冒起,但又迅速的在他那拨浪鼓般的摇头晃脑中破裂。

    “云桀,你在抽什么疯啊。”青鸾皱了皱眉,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当即拍了拍丁云桀的脑袋。

    丁云桀心里那个委屈,他要是抽疯,第一个把她给咬死。青鸾这货真是不懂现状瞎BB,不过她还是真不能懂。

    “云桀,刚刚有辆出租车开过去了哦,你确定一直背着我不累吗?”青鸾伸手指了指。

    “我就是,突然想走一走。”丁云桀在心里给自己捏了把汗,转头朝青鸾皮笑肉不笑的道。

    青鸾则是一脸看癌症晚期患者的表情,“我自认为自己的智商还没那么低。说吧,是不是犯了什么错瞒着我?”

    丁云桀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这是在逼我么,逼我拿出压箱底的本事,七伤拳?七伤拳,义如其名,一旦用出,伤敌为零,自损八百,唯一的特殊效果就是帮他拖延时间,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丁云桀是不想用这招的。

    “唉,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吧。”轻轻的将青鸾放在了轮椅上,丁云桀俯瞰着他,一时间,他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不再是一件T恤,而是一件佛家道袍,两袖清风。

    “什么?”

    “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的。”丁云桀咽了口唾沫。

    “快说,别卖关子了!”青鸾显然也是来了兴趣,直接开启了狂魔乱舞模式,张牙舞爪着又爬到云桀背上,“快点说啦!”

    “我就是准备带着你去看日落。”这句话的尾音被丁云桀本能般拉长上扬,也不知是不是他说的太晚,青鸾已然隔着衣服用手加气丁云桀背上的一块小肉肉开始了旋转…

    …

    短暂的沉默,丁云桀的背上也没了动静,继而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那你要走快点哦,轮椅扔这吧,回来再拿。”青鸾说,声音很轻,继而闭上眼睛。

    唉,丁云桀感觉自己的脑袋上罩着一朵乌云,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贱,居然会想到背着人家爬山看日落这种损招。

    “对了,”青鸾突然抬起头,“为表衷心,丁云桀你可不能使用塔罗牌哦。”

    “好。”丁云桀是无所谓,他还有小七和小六这两个小家伙呢。现在想想,在见到青鸾后,还真是奇遇不断,丁云桀淡淡的笑了笑,意念涌动之间,小七和小六被其从内心唤醒。当然,这一次,他没把这群萤火虫从体内叫出来,不然被路人看见就麻烦大了。

    所以,丁云桀只是单纯的把他们叫醒。意念催动之间,萤火虫小七吸收能量,向着云桀的脚上汇聚。一时间,丁云桀只感觉足下生风,有了使不完的力气。憋着一口气,然后朝着这附近的一家圆顶公园开始了狂奔,那里有一座修整过的的人工小山坡,面向着庞大宽阔的面,波光粼粼,水天一线。丁云桀曾在那里发现过一个隐秘的小树丛,可供人坐下,是很好的日落观察地。

    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丁云桀带着青鸾成功登顶,坐等看日落。

    “云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青鸾语气中的惊讶不置可否。

    “这个嘛,你应该见过的。”丁云桀神秘一笑,环顾四周无人,手一挥,小七便是蜂拥而出,在空中飞舞,“你可以叫他小七,他懂人话。”

    “小七?”青鸾的表情像是撞见了鬼。

    伴随着小七在空中摆出‘你好’二字,丁云桀也是笑着伸手摸向小七,小七们一哄而散后,又组成了一个小幽灵的模样,一边用它的小脑袋在丁云桀的手上摩擦着。

    “好可爱!”青鸾用手捂着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让人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犯花痴。

    “亏你还是个魔探,大惊小怪。”丁云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哪有。”青鸾涨红了脸。

    “我这还有一个小家伙哦。”

    “真的吗!”瞬间好奇脸。

    “之前的矜持哪去了?”

    “我…快给我看看!”

    意料之中,丁云桀得意的左手一挥,腰带颜色由红转金之间如一条游龙高速的游动而出。谁知,这次不跟丁云桀撒娇了,一把缠在了青鸾的腰上,看来是要换主人了。手柄小脑袋在青鸾的脸蛋和脖子上来回蹭,不亦乐乎。

    日…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小色胚!丁云桀张了张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旁的青鸾则是早已被逗得直不起腰来。

    “哎呀,好痒!”

    像是看不下去这货在欺负青鸾般,小七当即上前和小六扭打在了一起,小六倒也一如往常般的不示弱。一鞭和一群萤火虫在空中飞舞。

    “小六小七,别闹了。”丁云桀皱了皱眉,两个小鬼顿时安静了下来。小七继续他的‘讲话’,用‘手’指了指丁云桀,又指了指青鸾后,拼成了一颗爱心的样子。这根刻有龙纹图腾的长鞭,小六的脑袋也是瞬间僵直,如遭雷劈,一端缠向云桀腰间,一端缠向青鸾,不由分说,一发力,将两人向着中间拉去。

    “疼疼疼…”丁云桀揉着屁股,正想要抱怨,胸口已经贴在了青鸾的身上,四目相对。

    凉风嗖嗖,带动金黄的落叶洋洋洒洒的从两人身旁飘过,无所谓一切,像是要在这一刻绘成人世间最美的花朵。天空的霞云逐渐被染成了一片魁丽的红如无数夺目绽放的玫瑰,连带着两人的脸颊一起,映的绯红,在这霞光中交相辉映着。

    “喂,你说说,这两人怎么这么黏糊啊。看着恶心!”玲伊趴在小树丛里,嘟着嘴,看着那两个小家伙的离去,

    不时的用手肘捅着旁边的家伙。脸颊也是绯红,多半少女心已经萌动。

    “…该走了。”染枫站起。

    “哈?老娘回去就告诉老大,你这家伙真的好无趣哦,我受不了了!”

    “一共就我们三个,你想找老大搭档?”

    “反正我不要和你。”

    染枫呆了呆,破天荒般摸了摸玲伊的脑袋。

    不知何时,小七已是停留在了他们两人的头顶,组成了一个心形。

    染枫朝它招了招手,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真是好久不见。

    “咦!”

    走在大街上,丁云桀挠着脑袋,“小七啥时候消失的?”不自觉的看了眼腰上的皮鞭,只是普通的皮鞭,而没有灵魂。

    “不知道…你感受不到他在哪么?”

    “没有,也许已经回来了吧。”丁云桀这么想着,走进自家公寓坐上电梯从口袋中抽出钥匙。

    “咔擦!”

    房门打开,空间阴暗,一股冷风袭来。

    “今天玩得好开心。”青鸾坐在沙发上,找了个水果擦了擦,“奇怪,这里好冷。”看来她还没有发现这个客厅里的一些‘变化’。

    丁云桀则是翻了翻白眼,那帮人的装饰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惭愧。

    吃的,居然全是吃的!而且看样子为了不让这些东西坏掉。还特意的开启了冷气。

    “嘭!嘭!嘭!”不出意料,伴随着三生里礼炮打响,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顿如百花般绽放。

    “surprise!”爱丽丝、胧月、佳良三人站在青鸾的背后,手拿礼炮,剩下墨琛和许凌寒两个面瘫男,就连维度哥也没有缺席,头上各顶着一对鹿角,精心的研究着丁云桀家客厅摆放着的几样艺术品。

    “你们…”青鸾看着大家。

    “还记得我曾答应过你的么,我会把我的生日送给你,”丁云桀说,缓缓将插好十七根点燃蜡烛的生日蛋糕推上,看着眼前的女孩,“我知道你很快就要离开,也许会不舍。所以,在你离开之前,我会将我的生日送给你,也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这是我们之间的羁绊,别的东西斩不断的。青鸾,生日快乐。”

    “云桀,诶?”青鸾看着他,抹了抹眼角,才发现泪水已经在此刻不受控制般的涌出,“不,不是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不断的用袖口擦拭着两行泪水,却也无法阻止,最终是大哭出声。

    一时间,在场的各位也只能耸了耸肩,相视而笑,墨琛和许凌寒除外。爱丽丝在笑的同时,也不忘把这两个冷场王一脚踹出。

    “好了,青鸾,别哭了。在我们这边,生日就该高高兴兴,热热闹闹的过。”王佳良上前,拿起手帕擦了擦。

    “青鸾,许个愿望吧。”丁云桀说,只听胧月一个响指,客厅内的灯顿时尽数熄灭,只剩下烛光萤火。

    双手合十,青鸾在心里念叨着,继而“呼!”的一声将蜡烛尽数吹灭。

    爱丽丝的私人机场之上,云桀跟着青鸾,拖着大大小小的行礼,登上了飞机。

    “云桀,”机舱门口,青鸾突然回头,秀发随着狂风舞动,“明年,我会在魔探学院里等你。”

    “嗯,一言为定。”

    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在耳边呼啸而过,青鸾坐在位子上,透过窗,望向机场内部,丁云桀依然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方向,身影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云桀,我的愿望,就是永远和你在一起。

    那样美丽的花朵,在你的眼中开过;那样湛蓝的天空,是我梦中,你的颜色。

    ——桀&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