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章:大结局

作者:千金一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天,你干嘛惹他,他是妖族皇子,更是傲雪公主的儿子,你不能与他斗!”方玲珑望着席卷周围的灵气,一眼就认出了其人,除了敖青绝对不会有第二人,有更多资源,能够凝聚出如此强盛的仙符灵体。

    “玲珑姐,此事与你无关,你走开!”

    周天握紧霸王拳灵符,摸着神秘天刀,突然听着玲珑姐的喊话,面色更加凝重,要把先天灵符交出去吗?

    可是白虎神功已经融合,这件事情他都没有对师傅说过,那个小女孩会怎么样?

    争仙缘,夺天下,豪情歌,英雄传!!!

    周天很混乱师傅的教导,自己的力量不应该用来伤人,而且敖青师姐可是很喜欢他,杀了他会给师傅带来灾难,力量是用来帮助那些需要的人,可是这样认输……好不甘心。

    渐渐的周天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黑水,一股沉睡的力量正在觉醒,突然间胸前的吊坠微微一闪,神秘天刀突然一颤,刺破了他的手指。

    “黑血,怎么会这样!”周天低头看着自己流出黑色的血液,慌张的大叫一声,望着周围的景色,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不动了,为什么自己又遇到了这种情形。

    “小天,你忘记了自己背负的使命,你应该把他的仙缘夺过来,壮大自己才行,你手中的神秘天刀,专门吸取别人仙缘,再怎么失忆也不会忘了,自己的得意之作吧!”

    周天听着声音,面色苍白,望着空间空无一人,脑中却是回想着,一个声音吼叫着。

    “你是谁?知道一些什么?”

    “小天,冷静下来想想,这个人要夺走属于你的力量,你要臣服,忍让,抛弃选择了你的那只四臂猿猴吗!”

    “就如同你最爱的弟弟一样,你将最好的宝石,最美的ài rén送给他,他反而拿着你送的东西来杀你!”

    “你觉得忍让,可以改变什么?”

    “你让给他力量,他会毫不犹豫的羞辱你!”

    “他有傲慢与野心,你看到了他的善,可是他的本性又如何!”

    “他无比贪婪,狡诈,血腥!”

    “他杀得人,是你的一千一万倍!”

    “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你犹豫什么!”

    “你忘记了吗?懦弱无能的代价,死就是你的结局,你已经没有时间了!”

    周天捂着脑袋,这个声音十分熟悉,却又感到无比陌生,蹲下身子,捂着心口,似乎野兽般的吼叫道“住口!我的事我做决定,轮不到你来说我的不是。”

    “你优柔寡断,做决定之前,别人已经杀了你想要守护的人,一个人哭泣时,现在已经忘记了无能的自己了吗?”

    “你真是一个不思进取,不懂人心的孩子!”

    “你不愿意回忆起来,说明你心中想要抛弃我,你就是如此自私,看看那个女孩儿,你只要一不注意,她就自私起来!”

    “她对你只是利用罢了,你明明知道,却是用着廉价的温柔,想要获得疼爱!”

    “她也真是可怜,你帮她想要得到什么?爱情还是亲情?”

    “这个女孩子,一看到敖青,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光芒,与你相比敖青更加优秀,你不觉得吗?”

    “过家家的游戏,很开心是吧!不要被这些无聊的事情迷惑了,醒来吧,小天。”

    “你可是带着别人所不具备的力量,登上这个世界的制高点,成为至高无上的天帝,称霸一切,享有一切,拥有一切!”

    “你将再也不必害怕背叛,想要拯救那个女孩儿,也变得无比轻松。”

    “为什么对我说这些!我是谁?”周天望着周围,天地在旋转,有似乎自己在旋转,他分不清楚,自己现在是谁了。

    “你是周天星宇!!!”

    “来自何方?”周天一直都在疑惑。

    “来自……”

    “天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白素贞从周天的身体内跳出,蹦蹦跳跳,看着周围,突然一叫,笑着跑上去对着敖青拉拉扯扯。

    “果然是敖青哥哥,怎么一动不动?”白素贞拉着少年,一动不动。

    “天生道体!太好了,吞了她!”那道声音似乎只有周天可以听到,与神秘天刀,有着相同的来历。

    周天恢复了本身,晃晃有些晕的脑袋,摇晃着头坚决道“不行!她没有为恶,我不做到,更不想做!”

    “哈哈,傻瓜一个,你什么都不知道,她就是万恶之身,只要活着就会产生灾祸,故而有人设计她,性命已经不长,你不吞她仙缘,过不了一年也会死去,你没有做错什么!”

    “不可能!他可是妖族公主!”周天看着可爱无比的白素贞,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女孩,居然被说有着万恶之身,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小天,你就相信我把!你可以不吞噬外面那位想要杀你的仙缘者,可是这个万恶之身对于你而言却是无比美味,大补之物,你也很喜欢吃蛇羹,不是吗?”那个声音十分坚决。

    “不,你有什么证据吗!”周天冷漠道。

    “证据?不需要我证明什么,很多人都在为我证明,你知道天灾**吗!”

    “也对,对于别人而言你还太小了,你师尊都没有告诉过你,最近三百年,不对!最近五十年的事情,也不对,就算是最近十年,这个世界所发生的残杀事件,已经颠覆了你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你看的书,故事,都是错误的,你眼中的世界,都是虚假的,就这条白蛇,它之所以畏惧生人,是因为……”

    白素贞眼睛突然一闪,气息一转之前柔弱无骨,诡异的看着周天,冷漠道“闭嘴,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就算我快死了,我死在那里,都是由我自己决定的,用不着你来说。”

    “呵呵,小天,看到了吧,这就是万恶之身的力量,能够看破一切,读懂一切,她可以看穿你的心,你的一切都在她的眼中,她想要炼化你,成为她的驱壳,很是恶毒!”

    “如果我没有醒来,你的辛苦,你的一切都会消失,这个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善良!”

    “不会!白mèi mèi不会这么做的。”周天拼命否定的摇摇头,看着白素贞想要看到什么。

    “不相信我吗?你还能够相信谁?”那道声音叹息道。

    此刻白素贞突然回复了原身,停止的时间一阵摇晃,那道声音消失了,庞大无边的身躯比初次看到时还要巨大,超过了五十丈之巨。

    “这就是我的真身!天地间第一只异种,天灾**!”白素贞望着周天,缓缓探过脑袋,身子与之前相比也成长了很多,这也多亏了周天每日都在温养本命烙印的缘故,尽心尽力。

    “敖青哥哥对我不错,你不要伤他,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只是……只是我想要静静的度过最后的时光,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妲己突然蹿出周天体内,望着白素贞表情十分阴冷,不善道“原来是你!开启了本命烙印的空间,你根本就是说谎,这样做的危险,你想过吗?你是何居心!这可是五行境强者,才会具备的力量!”

    “你怎么也出来了?”周天很混乱,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怪我感觉噩运缠身,你可知道,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寻宝灵狐,自己被伤害,怎么会没有发现!”妲己公主高傲,冷漠的说道。

    “小狐狸,运气不错,小天,这只狐狸是你的福星,而白蛇却是你的噩运,现在你必须吞了那条白蛇,否者不仅仅是你,你的师姐,师傅都会因为你而受到伤害,这就是万恶之身!”

    “一旦沾染,不小心处理,连上界的祖先都要跟着灭亡,希望你能够做出正确判断!”

    “白mèi mèi,这是真的吗?”周天问道。

    白素贞底下头,点点头,道“是的,因为照顾我的人一个个都消失了,这就是我一直害怕生人的原因,我是一头真正的怪物!遇到我的人都会发生不幸。”

    周天望着静止的时间,好想时间倒流,如果早些发现就会有所不同。

    “说话,为什么不说了,你应该还有其他事情没有说,为什么不叫我天哥哥了,为什么不叫了!”周天突然道,不关心一切,只关心白素贞心中渴望。

    “我……没有资格。”白素贞吞吞吐吐道。

    周天好怀念以往平凡的生活,可惜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美梦变得支离破碎。

    “你叫一声哥哥,我就原谅你了!”

    妲己当场晕倒,那有这样的做法。

    “你乱说什么!真是愚蠢!”

    周天听着眉目一怒,身躯内白狐烙印一抖拉出了一条条黄金铁链,伸出了体外将妲己公主捆绑,绑着嘴拖回了身躯内。

    “擅自外出,禁闭一个月!”

    “王八……你,后……。”妲己没有了声音。

    “害怕我说谎吗?你可以使用能力,我就在你的面前!”周天望着白素贞坚定不移,敖青的事已经无所谓了,她想知道白素贞,这个小女孩儿究竟是善是恶,是非清白。

    “我,我,做不出来!”白素贞哭泣道,她害怕听到那些声音。

    周天低着头,冷冷道“你叫不叫,不叫可不要怪我离开,以后你与我毫不相干!而现在你却可以依靠我,因为我是你哥哥!”

    “我,我,我……”白素贞盘成一圈,缩在圈中说不出口,她不想连累别人。

    周天对着四方喊道“喂!你已经听明白了吧!现在放我离开,等待下次见面,我们就什么也不是了,我一定吞了她!你满意了吧。”

    “嘿嘿,傻瓜,你想着离开,不代表她会放你离开,你看着吧!亡灵毒咒要开始了!”

    “战不战斗,你选择不了,趁现在你还能够破她一个仙缘,解除一份毒咒,发现了秘密的人全部会被抹杀,你以为你逃的了吗?亡灵法师的生存守则,你应该最为清楚。”那个声音太熟悉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到底想干什么,快些解除时间!”周天怒了,而且是暴怒无比,赤红的眼睛,似乎从黑暗中醒来的野兽,寻求本能的支配。

    “你可真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不如蹭着这次机会恢复记忆比较好,毕竟你自己也该醒醒头脑,不能一直被牵着向前走!”

    “让你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太乖的孩子还很可爱,如果是大人,那就只有残废了。”

    “你看,侵蚀毒咒已经开始了!”

    白素贞突然惨叫,白鳞渐渐被染成了一片黑色,一股暗黑的力量从白素贞的体内散发而出,污染着周围的仙阵,似乎要整个世界染上无限的黑色,令一切众生沉沦。

    “不要,不要,不要!”白素贞惨叫着,抱着头颅在空间仙阵中翻滚,一鞭子抽在了敖青的身子上,直接被抽成了两半,血肉模糊,横尸当场。

    “怎么会!不可能!这是假的!假的!”

    周天望着被抽成两半的敖青,黑色的血肉一直往外流,整个身子仿佛被刀割一般。

    明明外面的时间停止了,而且周围一动不动,为什么白素贞会变成这个样子,更是将敖青给杀死了,这种事太诡异了。

    方玲珑站的很远,发出一声惨叫,周天听的清清楚楚,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对我想要干什么,是你杀了敖青,不是白mèi mèi!”周天愤怒的对着四周叫着,没有任何回答。

    巨大而黝黑的黑蛇翻滚不停,向着惨叫的方玲珑而去,白素贞的面孔也染上了黑色,空洞黑暗的目光已经被夺走了理智,留下的仅仅只是蛇性的本能。

    “你到底是谁,快解除掉术法,我要救她!”周天望着两方,到底要选择谁救?两方都要救。

    “天真,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你,而你却只会怪罪别人,推卸责任,敖青的死会让龙族愤怒,你师父会死,你师姐也会死,而你我会保护,因为我就是你,你想要救她,就回想一下我到底是谁,你又是谁,来干什么!”

    “我是荣耀至尊,来自……新世界,我来获得无尽的力量,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我是天道自尊,来自……新世界,我来获得无尽的力量,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我是轮回天尊,来自……新世界,我来获得无尽的力量,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我是星宇道尊,来自……新世界,我来获得无尽的力量,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荣耀至尊,荣耀无上!

    天道自尊,傲世苍穹!

    轮回天尊,执掌六道!

    星宇道尊,星域之主!

    “我是荣耀!我是天道,我是轮回,我是星宇,回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向天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周天的脑袋晃动着,天旋地转,一股股脑海深处的记忆被唤醒,无尽的痛苦,黑暗,诡异跗骨而来,有着千千万万嗜血的恶鬼,正在啃食他的血肉,咬碎他的血骨。

    恨!天地人神鬼!都在恨他!无穷无尽的恨意,进入他的脑袋。

    “为什么恨我?我什么都没有做,那些事情不是我做的,不是我!”

    “周天,你想救她?为什么?”荣耀至尊轻轻笑笑,从尸骨中把他拉了出来。

    周天大口喘息,带着道道冷汗,全身被鬼爪抓的鲜血淋淋,望着身前光影,叫道“因为她没有错,仅此而已。”

    “可是,她的存在让众人不幸!你这样想会不会只是自私!”

    “何况救了她,这就是你的未来!”天道自尊从另一边走来,血海尸山,声音伟岸。

    周天看看脚下,这是何地,何方,何处。

    尸鬼通天,无路可退,无处可逃,一望无边的道路,竟然是尸骨,恶鬼铺成,纵横天上地下,千万万里,不知何方才是尽头。

    十亿,百亿,千亿,千兆,光兆。

    尸骨已经不是河流,不是大海,而是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被鲜血染成了黑色。

    “这里是新世界,你心爱的故乡,你要带着希望回归,可是你的表情,有辱周天星宇,你还不醒来吗!”轮回天尊望着周天,冷漠道。

    “我已经想起来了,我依然想救她,因为那些事,不是我做的!”周天声音铿锵有力,抱着坚定的目光。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救吧,决定了就不要后悔,你哭泣的样子,谁也不想看到!”星宇道尊蹲下身子,摸摸周天的头认真道。

    “既然已经决定,那就笑着活下去吧。”四人望着周天齐齐指着他,一道道的力量进入周天的身体内,一幕幕的往事在心中苏醒,原来这才是真实的自己,自己有着使使命在身。

    停止的时间仙阵破裂了,旋转的世界,天旋地转,一滴滴的水花四溅,形成了一道漩涡在体内翻滚,周天体内开启了另外的仙种,终于回归了正常流动的时间,周围的一切近在眼前。

    方玲珑十分危险,眼看就要横尸当场。

    周天微微跨出一步,来到方玲珑身边,一把抱着点住了方玲珑的睡穴,收入了至宝《周天星宇》吊坠内,看着bào dòng的白蛇,叹息道“亡灵法师,还真是一个恶毒的传承,可是现在却是帮了我大忙,这个世界由我来守护,决不允许你们破坏!”

    周天从九龙镯内掏出红皮书,咬破手指在书皮上画了一个咒纹高高举起,咏诵道“伟大而挚爱的新世界,被黑暗所包裹的诸天,尽情的吞噬这腐朽的力量化为肥料,让整个新世界荣光无上,焕发生机!!!”

    红皮书一瞬间被黑暗所笼罩,整个仙门遗迹内都卷起了一股阴冷之风,白蛇狂暴的力量超乎寻常,疯狂的破坏着一切,一股股力量涌入红皮书中。

    “发生了什么事情?”仙门遗迹内,十数人望着云层聚集的方向。

    方世玉与牧丰吃着灵果,骑着大金牛,向着仙门天宫而去,望着阴风阵阵,暗黑的天空没有任何反应。

    “是谁想要破坏祭奠。”苍老的声音,从白蛇的控制中发出,看着横尸当场的敖青,表情有些呆,感到意外。

    随后看着周围,冷漠道“是你杀了太子!”

    周天懒得理会这声音,睁着眼说瞎话,手中握着被污染的骑士红皮书,这已经成为了一本堕落的亡灵宝典,想要破开亡灵术,还需要将体内的毒咒力量全部夺走。

    要彻底拯救白素贞,就要破掉万恶之身,而再罪恶的力量,也没有自身的恶果更强,作为新世界的主宰。

    区区万恶之身,算不了什么!!!

    周身射出两把神秘天刀,刺破地上已经死去的敖青的金系与水系仙缘,立刻感觉到了金系仙缘灵气上涨,体内水系仙种就要胀开。

    碎裂的白骨到处乱飞,山上密密麻麻的黑蛇雷电酥动。

    周天向着山上奔去,此地没有阻碍黑蛇行动的树木,敌人抽动起来太快了,到处都是蛇舞动的影子。

    五行圆满,再近一步就是五行境,将要成仙得道的存在,不容小觑!!!

    周天靠着强硬提速,一步步奔向山头。

    身后白骨山地动山摇,两米粗的黑蛇,整个骨山不过千丈,在这山头上的黑蛇,异常明显。

    夕阳照耀山头周天站立山顶。

    周天体内开启了水系仙缘,终于感觉到了全新的力量,第三仙缘开启。

    周天眼中放出一道蔚蓝水系光芒,站在山顶停住了脚步。

    “小子,你逃不了了,敢和龙宫作对,天涯海角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你杀的人,可是傲雪公主的孩子,今天你必死无疑!”

    黑蛇挥舞着身子,身子环绕雷电,密密麻麻的雷纹笼罩,白骨山竟然在缓缓下沉!

    “天下之大,到处都是我的容身地,天王老子都管不了我,你算老几?何况这敖青不是我杀,明明是你这亡灵术不到家,到处显摆惹下祸端,想要甩我一脸血,天大的笑话,”

    周天转身双目阴寒,一手一刀,敖青腰间的龙刀来历神秘,其上刻意龙刀二字,想来也是一把宝刀。

    “贼子,你这是谋财害命,框害于我,想要夺我龙宫无上至宝,今天必要擒拿于你,灭杀除害,还我清白之身!”

    黑蛇翻滚着庞大身躯,口中吐出数道污黑的黑雷,所过之处雷光闪闪,地面污黑。

    周天醒悟过来,此刻骨山黑色所过之地有着密密麻麻,暗黑的影子在舞动,那些暗黑的雷电居然是一条条小蛇,数以万计的雷蛇正在吞噬骨山壮大自己。

    难怪仅仅一小会儿,一座千丈骨山,已经下沉了百米不止,无法想象,这只黑蛇亡灵法师,到底有着多强的修为,少说也是五行境大成的强者,如果进入圆满境。

    可将白素贞练成身外化身,也就不会出现这些麻烦了,亡灵法师修为全靠累积,拥有的亡灵术都是十分古老难懂的问法,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亡灵法师,必然是一只万年以上的老妖怪,术法极高,厉害无比。

    周天用血祭奠红皮书,脱变亡灵宝典吞噬那些黑色灵气,用以吸收白素贞身上所拥有的万恶之身,成功之后将亡灵宝典吞下腹中,完全可以消耗殆尽,对于本身有利无害。

    “现在怎么办?”周天运转头脑,此地的情形必然被其他仙缘者看到,可是却没有人过来的痕迹,这也让他放松了不少。

    聪明人的决定一向是正确的,轰隆隆的声音整个白骨山晃动,洞中几块石头落下,砸在了白云辉的头顶,整个人一阵眩晕。

    “地震了!快跑啊,地震了……。”白云辉摸着脑袋蹲在原地,呼呼大叫着。

    周围大地变化莫测,世界末日降临了,一切都覆灭了。

    夜魔望着曾经被自身斩杀,如今已经被六道天空复活的所有敌人,一步步成长的画面就在自身眼前,费劲心机,一步步的靠着虚伪的面孔,与人友好,与人为敌,面带笑容。

    自身是一个魔头,永远无法获得幸福,自身是邪魔的后代,注定了永生沉沦,自身的背后是被血染红的羽翼,不是真实的天使,而是虚伪的堕落恶魔。

    不死阎王,两大神血阎姜,

    星降世,海神王,不死灵蚕师。

    笑天翼,笑苍天,笑长空。

    西门泽天,炎月月,白笑骑,

    幽九狐,幽情书。

    如果我说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共有的。

    我想首先崩溃的就是人类这个种族。

    人族一直都在自卖自夸,自贬自伐。

    如果我与我建立神朝的牺牲,能够弥补我曾经的过错,我想我会义无反顾的牺牲。

    “你们根本不明白,如果没有人类相伴的痛苦,如果人类灭亡,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人类必须活下去,而要牺牲的只有我一人,已经足够了,六道仙宫,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比你们强大的存在,现在没有,将来更不存在,你们已经获得了整个宇宙的认可,你们已经得到了永无止境的生命,凌驾于诸神之上的力量!”

    “想想曾经的幼稚,我为什么会那么的仇恨你们,因为我有一颗人类的心如今的我,已经变得非人非物,宛如宇宙的毒物,而你们仪表光鲜,依然有血有肉,保持着人的面孔。”

    “你们比我善良,比我美丽,比我可爱,而我就是那角落里的黑暗,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死活,没有人会在意路边的野草,更没有人在意一个叫夜魔的傻子,曾经疯狂的挣扎过,流过血,舔过伤口。”

    “我一次次的受伤,一次次的被救活,其实我真的觉得,为什么他们要帮助我,他们想要在我身上获得什么,真的,我已经累了。”

    睁眼开看着天空的景色,我选择了放弃,期望越高,失望越高。

    希望未来的天空,不要与现在一样黑暗,不知会等多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