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5章 团圆,新婚,未来之路(大结局)

作者:公子长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梅超雪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她的手上出现一道剑痕,血迹斑斑,鲜血从她头顶向腹部延伸,很快,血涌全身,犹如血人。

    在这惊人的一击之下,她的气海也被极具破坏性的剑气击破,她的真气快速消散,容颜刹那老去,皱纹深深。

    一头乌黑的长发变得雪白,一下子好像老了几十岁。

    “师父!”

    陆凌波顾不得跟苏雪瑶相斗,冲到梅超雪面前,扶着她。

    “哈哈哈……没想到啊,我竟然会输给一个小子……冷香凝,你赢了……”

    梅超雪咳出几口血,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最后一动不动。

    “掌门!”

    一些瑶池派弟子冲上去,围在不远处,却不敢上前。

    确认梅超雪已死之后,瑶池派众人都沉默了。

    她虽然严厉,虽然苛刻,虽然不近人情,但毕竟是掌门。

    谢辰收起王母仙簪,停止火焰袭击,又收回大千神镜,将仙泪塔也收在手里。

    他看着梅超雪死去,暗道侥幸。

    最后那一剑,是他突然领悟,借助天地之力,这才有如此大的威力。

    原本沟通天地,借助天地之力,这是法力境才能做到的事,梅超雪虽然才刚踏入法力境的门槛,只能施展一小部分的天地之力,但那攻击也是异常可怕,谢辰刚才深有感触。

    不过,惊天剑法实在太神妙了,第七剑竟然可以沟通天地,以武技之力,突破境界沟壑,一举将梅超雪击杀,这是所有人想不到的。

    “我此来只为救出我娘,无意杀戮。如今我与梅超雪之仇已报,现在去冰火谷接我母亲,还有谁要阻拦?”

    谢辰面对着众多瑶池派弟子,再次问道。

    没有人回答,瑶池派的人看着他,面色复杂。

    的确,他一开始就说了是来救母的,只不过瑶池派阻挠,这才出手。

    他没有杀一个人,虽然有不少人受伤,但并不至丧命,而梅超雪死于他之手,是实力不敌之故,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堂堂瑶池派掌门死于一个少年之手,传出去,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谢辰如果愿意,恐怕在场的人都要被他杀死,弹指间覆灭,他们很清楚这一点,因此,面对谢辰的问话,只能沉默。

    谢辰见没有人作答,知道没人阻挠了,他点点头,转身搜寻起冰火谷的位置。

    苏雪瑶和小青也回到了他身边。

    “我带你们去吧。”

    “其实冷师姐这个样子,我们也不愿看到,但是师父……掌门她执意如此,我们也无可奈何,今后,或许我们会更改门规,尤其是关于圣女的……”

    陆凌波说出了所有瑶池派弟子心中所想。

    说着,她歉意地对着谢辰弯腰施礼,表达歉意。

    谢辰有些惊讶地看了陆凌波一眼,不过他也知道,这个陆凌波其实内心善良,和梅超雪不同,他点点头,“那就请你带我们去。”

    陆凌波带着谢辰飞到瑶池派深处,这里是一座山谷,一走进去,便感觉到扑面的热浪,简直要将人融化,但下一刻又是天寒地冻,冷得人打颤。

    谢辰皱眉,随后是心痛,这样的地方,哪里是人待的?母亲却在这里待了整整十七年……

    越往里走,环境越是恶劣,这一片空间似乎被划为两个世界,顶上大雪纷飞,寒风冷冽,而底下岩浆涌动,高温逼人,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即便谢辰修为深厚,也有些禁受不住,他运转九转涅槃诀,撑开真气罩,将高温和寒气隔绝在外,护住苏雪瑶、小青。

    突然,一座高台映入眼帘。

    这高台上有四根立柱,立柱上缠绕着铁链。

    这高台就位于半空,顶上是雪花最为密集之地,同时又是底下岩浆喷起时的最高点,是这座山谷冰火均达极端,相互交汇的一个地方。

    可以说,这里是整座山谷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位置。

    如果说入口连普通人都受不了,那这里连实力强大的武者都无法忍受。

    高台之中,赫然有一个女子被捆缚住,动弹不得。

    谢辰的脚步停下了,他的目光刹那间投注到高台上那个被禁锢的女子身上。

    那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啊,一身冰蓝色长裙,身形婀娜,美得令人窒息,气质风华绝代,乃是人世间一等一的美女。

    只是她的眉头紧锁,她的身躯轻颤,她的嘴唇紧紧抿住,似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她明明只有不到四十岁,头上却是一片雪白,白发如瀑,披洒在背部,直到腰际,令人触目惊心。

    轰!

    天旋地转,谢辰在看到这绝美女子的一刹那,脑海中仿佛有万斤炸药同时炸响,他的身体颤抖,他的脚步迟缓。

    他的血液沸腾,他的真气狂涌。

    这是他的母亲啊,心心念念了一十七年的母亲,无数次在梦中幻想她的容颜,因为没有见过,却不知道她具体长什么样子,但是印象中一定是柔和的,慈爱的,如天下所有母亲那样。

    如今终于见到了,对于她的容貌有了具体明晰的认识,血肉相连的感觉,让他在第一眼见到时就确认,这个人就是她的母亲,孕育他十个月的母亲,费尽千辛万苦生下他的母亲,他一出生没多久,就被迫和他分开的母亲。

    如果是相思是苦,离别是苦,那还有谁比身为母亲的她承受的痛苦更多的!

    何况她在这暗无天日的冰火谷一待就是一十七年,日日夜夜,反反复复,遭遇酷刑,几无希望。

    谢辰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或许,在她心中,有一天,两人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这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闪过他的心头。

    他的眼睛湿润了,“娘!”

    他叫喊一声,毫不犹豫飞了过去,电射而至,“砰”的一声立于高台。

    咚咚咚……

    谢辰连磕三个头。

    “对不起,我来晚了……”

    谢辰抬起头,眼中泪光闪烁。

    早在谢辰等人靠近的时候,冷香凝就感知到了,她以为是瑶池派的人,可是抬眼望去,却是一怔。

    那走在最前的少年,为何与天杰那么相似?

    一样的身姿挺拔,一样的面容坚毅,连相貌都有几分相似。

    为何,她的心中会有颤动的感觉,为何,她的目光不能转动,她的眼中一片模糊,她很想哭?

    是他吗,是她牵挂惦记了十七年的儿子?他真的长大了,平安无恙,来找她了?

    冷香凝感觉在做梦,直到谢辰跪在她的面前,亲口叫她“娘”。

    轰!

    她浑身一震,心绪汹涌起伏如那飓风肆虐的海面。

    她难以置信地轻声道:“你是……辰儿?”

    “嗯!”谢辰用力点头,“娘,我来救你了!”

    谢辰仰天长啸,啸声震动整个冰火谷,真气如暴风从他体内涌出,席卷这整片空间。

    王母仙簪、仙泪塔、大千神镜,他一股脑丢出,仙力、神力在这冰火谷肆虐。

    这冰火谷哪里承受住?顿时,天崩地裂,雪花消融,熔岩蒸发,转眼间冰雪与岩浆消失,空间重塑。

    这原本自成空间,是一个奇特的世界,但是被谢辰借助仙器和神器之力,生生毁掉,失去了神奇,变得普普通通,如一座废弃的荒谷。

    仅仅几个呼吸!一切大变样。

    这一幕,震惊了包括苏雪瑶、陆凌波的所有人。

    小青拍打着双翅:“爹地威武!爹地威武!”

    一切平静。

    谢辰一剑斩断铁链,将冷香凝的束缚松开,他扶着她,近距离凝视着她,“娘,你受苦了!”

    他一把将她抱住。

    冷香凝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眼中泪水不断流淌,她哽咽着道:“只要你平安就好……辰儿,娘想你……”

    不仅想,而且很想,想了十七年,每天都在担心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什么委屈,是否平安。

    她希望他来找她,又不希望他来找她,如果他来瑶池派会失去性命,她宁愿他不要来。

    可是没想到,最好的结果发生了,他真的带着一身盖世功力来了,突破瑶池派的封锁,直寻到这里来。

    看他刚才的实力,举手投足间惊天动地,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强者,真正的男人,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她欣慰的呢?

    冷香凝紧紧抱着谢辰,闭着眼睛,她真害怕这是梦。

    “娘,你不用担心,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再受一点点伤害!我会护你万世周全!”

    谢辰看着冷香凝,坚定地道。

    冷香凝点头,用手抚摸谢辰的脸颊,“我的孩儿长成英雄了,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陆凌波、苏雪瑶在一旁,看得也是泪光闪烁。

    即便陆凌波从来心性淡泊,平静如水,此时也被这血浓于水的亲情所感动。

    她刹那间明悟,修炼如果修得麻木不仁,绝情弃欲,那还是人吗?作为人,就应该率性由心,体验这尘世种种,用一颗丰富细腻的心感受世间种种美好,如骨肉至深的亲情,如甜蜜醉人的爱情,如芬芳纯净的友情。

    在这种感悟下,她的修为节节拔高,实力竟然一下子增长了不少,连神识也似乎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师父,错了……”

    陆凌波轻叹。

    苏雪瑶看得也是热泪盈眶,她走上前,对着冷香凝道:“伯母,我是雪瑶。谢辰,伯母现在身体比较虚弱,我们快找个地方让她休息下,给她服一些灵丹。”

    最后一句却是对谢辰道。

    谢辰点头,“娘,我们这就回去,我会替你治好身上的伤。还有梅超雪那个恶人,我已经诛杀,您不用再担心。

    冷香凝听到梅超雪的死讯,只是抬头看了天一眼,轻轻点头,“那走吧。”

    陆凌波目视小青载着谢辰和苏雪瑶离开这个山谷,她的心中空落落的,滋味难明,许久,她才清醒过来,缓步离去。

    在回去的途中,冷香凝听谢辰述说了过往经历的种种,她这才知道,谢辰为了帮谢天杰正名,帮他的英灵回归家族,为了救出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经历了多少磨难。

    虽然很多清形他只是一句带过,可冷香凝也能想到其中的艰辛与危险,尤其是祭祖大典,九皇子叛乱,发动叛军攻打谢家,差点将谢家覆灭,还有他被京州萧家抓住,死命折磨,甚至心爱之人被胁迫嫁人,这些,他都轻描淡写,可作为母亲的她,怎能感受不到其中的凶险?

    许多次,她都差一点见不到他了,想到这里,她一阵阵心疼,这些年,她受的苦跟谢辰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辰儿……你受苦了……”冷香凝抚摸谢辰的脸庞,叹息道。

    “只要娘平安回来了,就不苦。”谢辰露出灿烂的笑容,纯真如孩童一般。

    他的牙齿洁白,他的笑容单纯,看得旁边的苏雪瑶一阵愣神。

    苏雪瑶这是第一次见到谢辰身上流露出这种笑容,以往他的脸上总是一片坚毅,冷静而坚强,因为他背负了太多,责任太大,如今完成了心愿,她能深深感受到他心中那份放松,那份喜悦。

    这种孩子气的笑容让苏雪瑶看到了另一个谢辰,她这才发现,自己对谢辰了解还是不够,这个她心爱的男人,足够让她一辈子去了解。

    谢辰在小青背上便开始为冷香凝治伤。

    她这些年长年受到冰雪和烈焰侵蚀,体内脏腑、骨骼、经脉、血肉都受到极大创伤,偏偏梅超雪将程度把握得很好,既很痛苦,又不至于让冷香凝短时间内死去,足以支撑几十年。

    谢辰察觉到这一情况,对梅超雪更是恨之入骨,还好将她手刃,不然对不起母亲这些年经受的苦痛。

    他修炼了九转涅槃诀,这门功法神奇不可思议,令他的真气特异,带有无穷生机,他数次靠这门功法从绝境中生还,这次将真气输入到冷香凝体内,让她的生机迅速恢复,身体各处的创伤都在快速愈合。

    为了救治母亲,谢辰可谓是不遗余力,所有真气,不要本钱似的灌注到冷香凝体内,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要不是他真气充沛,体魄强横,换一个人,早就救人不成,自己先力竭倒下了。

    冷香凝担心谢辰身体吃不消,“辰儿,你休息下吧,我的身体慢慢调理就是,不急在这一时。”

    “不,我要让娘亲马上恢复,哪怕多耽搁一刻也不行!”

    因为多耽搁一刻,冷香凝就要多受一刻的苦。

    谢辰这次很倔强。

    他如今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还要让母亲多受一刻苦?

    冷香凝只得由他,看着这个不顾一切,从雩山郡,一步步杀上瑶池派,只为了救她的儿子,心中只有深深的感动,还有欣慰,有自豪。

    “天杰,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

    冷香凝怔怔望着远方,那里,似乎有谢天杰的音容笑貌。

    从西江路到京州,再到雪松国,花了十多天时间,但是这次返回却只用了不到十天。

    谢辰来到洪都府谢氏总族上空,立刻大喊:“爷爷,姑姑,伯父,叔叔,我回来了!”

    “看我把谁带回来了!”

    整个谢家都被惊动了,人人都跑出来,知道是谢辰的声音,都情不自禁感到喜悦,感到踏实。

    之前他在京州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然而又消失了一段时间,谢家的人都很担心,如今再听到他的声音,没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了。

    “少家主!”

    “谢辰!”

    “小辰!”

    一个个谢氏族人涌出来,望着半空的谢辰等人,高兴地欢呼。

    姑姑谢秋荻,伯父谢天雄,叔叔谢天奕,爷爷谢雄等人,首先冲上去。

    “辰儿,你回来了!”

    谢秋荻高兴地冲过去,突然,她的目光定住,看到一头白发,一袭冰蓝色长裙的冷香凝。

    “嫂子……”

    谢秋荻的眼中有泪水溢出,心酸而惊喜。

    “秋荻……”

    冷香凝拉着谢秋荻的手,同样眼眶湿润,“这些年的事我都听辰儿说了,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如果说冷香凝对谁十分愧疚,那谢秋荻无疑是其中一个。

    为了他和天杰,为了谢辰,谢秋荻付出太多了。

    “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好……”

    谢秋荻激动的不能自已。

    “好孙儿,你回来了,哈哈!”

    谢雄直接一把抱住谢辰。

    谢天豪、谢天奕同样是兴高采烈,一一给了谢辰一个拥抱。

    谢雄又看向冷香凝道:“欢迎你来我们谢家,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对,一家人!”

    谢秋荻、谢天豪、谢天奕纷纷说道。

    谢辰看着这一幕,说不出的欣慰,有什么比家人团聚,家族兴盛,更让他感到开心的呢?

    这些年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谢辰回来的消息震动了整个洪都府。

    他凭一己之力抗衡修炼界巨擘,瑶池派,杀上门去,救出母亲,连堂堂掌门都死在他手上,这无异于神话,再也没有人敢小瞧这个少年。

    再没有人敢小瞧谢家这个家族。

    原本谢辰在京州掀起惊涛骇浪,而后又消失无踪,有人以为他死了,或者重伤远遁,一些与谢家敌对之势力蠢蠢欲动,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所有敌对之人的心思都熄灭了。

    有谢辰在,谢家便无忧!

    谢家,已经隐隐有成为龙腾国第一家族的趋势。

    可以预料,在不远的将来,这必定会实现。

    谁都知道,谢家出了一个绝世强者,只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无可匹敌。

    真正的谢家之龙,谢家有史以来第一人!

    三个月后,冷香凝伤势尽愈,谢辰与苏雪瑶大婚。

    大婚之日,宾客盈门,整个龙腾国的大人物都到场,各大家族,各大门派,众多家主、族长、掌门、宗主到场祝贺。

    这是几十年来最为浩大,最为世人瞩目的一场婚礼!

    新婚之夜。

    “雪瑶,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嗯。”

    苏雪瑶依偎在谢辰怀里,甜蜜而幸福。

    “我要你真正成为我的女人!从今往后你都只属于我一个人!”

    “嗯……”苏雪瑶点头,脸上浮起一道红云,娇艳欲滴,她顺从地解开衣裳……

    谢辰抚摸着苏雪瑶温软的身体,象牙般光滑细腻的皮肤,他感到自己手掌上传来苏雪瑶身体的阵阵颤栗。

    他感到自己浑身开始燃烧。

    谢辰想起他第一次凭借自己实力击败谢志平,废掉他修为,而后他杀谢之敬,斗暗夜堂杀手,参加分族选拔,与同辈族人较量,与郡守宋升厮杀,为姑姑谢秋荻一怒而血溅雩山郡,而后入分族,杀妖兽,闯入暗夜堂总部,一夜间尽灭暗夜堂十八分堂,参加天才大会,力败各族年轻英杰,血战州牧府,遭遇谢厉等人伏杀,死战方得生还,而后与各州天才擂台竞技,一举拔得头筹,与族内敌对之人交锋,大败洪州各路天才,夺风云大会冠军,在祭祖大典力挽狂澜,挽救谢家,灭杀十万侯府精兵,在京州为救苏雪瑶血洗萧家,震慑皇室,而后前往瑶池派,击杀掌门梅超雪,救出母亲……无数次战斗的情景历历在目,每一次战斗都让他热血沸腾,激发生命潜能,他就像一个天生的武者,敌人若不倒下,他绝不放弃。

    而这一次,也像他经历的那些生死战斗一样,让他战意高昂,热血熊熊燃烧,这是另一种战斗!他绝不会输!他冲锋冲锋再冲锋,坚持坚持再坚持,他的身躯仿佛有无穷力量,他的灵魂仿佛回到了每次和敌人交手的时刻,在擂台上,在山林间,在高空上,激情挥洒,热血涌动,尽情地释放生命的潜力,战斗,战斗,战斗!直到夺取最后的胜利!

    苏雪瑶想起小时候父亲苏放带着她夜游甘江,船至江心时风雨大作,她躺在船舱里,感到汹涌的浪涛使脆弱的船只剧烈地颠簸着,狂风加着暴雨一阵阵掠过江面,像无数条鞭子抽打着船身,船体颠簸着倾斜着时而窜起飞到浪尖上,时而重重地摔进峰谷底,强烈的昏眩中夹杂着将要解脱束缚的快感。

    过了很久,暴风雨掠过江面,卷向黑沉沉的远方,刚才还喧嚣的江面恢复了平静,船静静地随波逐流,船体在轻轻摇晃,明月倒映在水面,远处又亮起点点渔火,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壁……苏雪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却又无比的满足,充实。

    她知道从今以后,她的心,她的人,都是谢辰的,完完整整地属于谢辰。

    “辰,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苏雪瑶呢喃着道。

    谢辰的目光透过窗户,望向星光璀璨的夜空,“去中州,寻找上古谢家之踪迹,揭开万族大战之谜……雪瑶,你还记得当初在甘江底下见到的那座神秘大殿吗?”

    “记得,在那里你还得到了大千神镜。”

    “没错,我总觉得,那座神秘大殿不简单,我谢家的历史有太多谜团,想要真正复兴谢家,就必须拿回失落的力量,找到湮灭在历史长河的谢家先祖。”

    “去吧,我的男人注定要成为绝世强者,站在这个世界顶峰,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谢谢你,雪瑶,此生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无论我在何处征战,在与谁厮杀,我都会记得,有一个人在等我回家。”

    恍惚间,谢家战歌再响……

    甘水之滨东山麓,

    蓬勃朝气迎晨曦。

    巍巍谢家宏规启,

    弦歌既倡薪火继。

    立大志兮戒荒嬉,

    修问水兮悟剑意。

    崇武道兮笃求索,

    图自强兮养正气。

    明礼义兮期有为,

    兴家族兮责在斯!

    凡我族人兮,死生同一;

    若有来犯兮,灭尽仇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