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终 (1)

作者:恨古大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们当真是以为我的手段仅此而已吗?!太过天真了。接下来,才是让你们体悟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太尊哈哈大笑,突然之间,一枚气息寒冷的钉子出现在他的手中,透露出来一股磅礴的杀机,一丝一缕,皆是可以震动天穹日月,扭转乾坤未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看到他手中的那一枚钉子,都是有着一种恶寒,杀戮之气,灭亡之劫,太过浓郁了,似乎这一件兵器,就是不详,就是灾难的源头,顷刻之间,可以反覆一切。

    “是绝天的灭神钉。”

    忽然,一只独眼狼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慢慢悠悠走动的狼腿,晃动的尾巴,无不是一副高傲之姿态。

    “那里跑出来的独眼狼?这里是你这样的精怪可以待的吗?大爷正好差点小酒菜,我觉得你倒是很合适。”

    周围的人,古怪的看着这一头精怪之狼,暗暗耻笑不已,不止如此,还有人露出了凶狠的獠牙,要将这一头独眼狼,给吞吃到了肚子里面。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本帝面前放肆?还不给我速速跪下,不然的话,定然要将你抽魂灭骨,令得你永世不得超生。”

    霸道凌然的话语,透露出来那独眼狼的眼眸里面不可磨灭的自信,张开的血盆大口,猛的震慑到了众人。

    “呵呵,好一个伶牙俐齿的畜生。今日,我到是要看看,你这个畜生,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在这里殷殷狂吠。”

    之前那个扬言要炖了这一只独眼狼的人,站了出来,走过波澜不惊的天空,踏出一道道强很的虚空纹络,几步穿梭之下,就是来到了那头独眼狼的面前,伸出手,就是猛的向着他的头颅抓去。

    “那是虚丹宗的宗天,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来的。传闻,他不是在虚丹宗的深处禁区,由几位太上长老护持大道,突破桎梏,跨入到返虚境界的吗?难道他突破了不成?”

    “撕,返虚境界,那岂不是圣贤之能?一位在末法时代刚刚结束之后诞生的圣人,其中的天赋,着实可怕到了极点。”

    “是啊!这一头独眼狼怕是要吃亏了。一位圣贤之人,屠杀一头区区精怪,岂不是易如反掌,宛如探囊取物一样的容易。”

    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冷艳直视,呵呵两声,对于这一头独眼狼的所作所为,以及下场都是早已经注定,宣判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些该死的异族,就是他们口中的食物,就如同异族以人族为食物一样,永远没有对错,只有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一切。

    “小家伙,莫要以为你修炼到了返虚境界,就可以装逼了。想要在我面前放肆,那还得大帝出手才行。当年,我屠杀圣贤宛若猪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独眼狼舔了舔自己的狼牙,微微沉声道。

    那个虚丹宗的宗天听到独眼狼那轻蔑的话语,不但没有半分的恐惧,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不屑的说道:“就凭你吗?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我宗天乃是虚丹宗万年不出的绝世奇才,在末法时代的时候,我就是半步圣贤,在末法结束之后,我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率先突破到圣贤境界,无论是心境,还是其他,都是一等一的告绝,岂是你这样的精怪能够明白的。给我乖乖的成为我的盘中餐吧!”

    这虚丹宗的宗天天赋的确是如同他口中所说的那般强大,三岁修五,五岁突破了蛮荒境界八重天,十三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凶体境界,六百五十岁,突破到了神骨境界,如今,三千二百岁,武道境界突破圣贤。

    如此天赋,就算是在末法时代以前的各大时代,也是算得上是中上之资了。

    更何况,在这等天地虚无的末法时代呢?

    完全可以称呼为惊才艳艳,不可断绝。

    再加上,这虚丹宗本就是在末法时代以前的各大时代的顶尖宗门,即便是末法时代降临,天地灵气无有多少,整个宗门的整体势力也是削弱到了极点,不得不闭关隐世。

    但是,那恐怖的影响力,依旧是可怕无比。

    深深的震慑着这些武道强者,不敢轻言冒犯。

    他这一次突破到了圣贤境界之后,就是打算出来见识一番天下群雄,成就一番自己的威名,让整个天下人都知晓知晓他这个人的存在。

    因此,他一出场就是要赤裸裸的打脸,打别人的脸,装自己的逼。让别人无逼可装。

    此刻,他看到这头独眼狼也是装逼界的好手,高人,自然不会给予好脸色看,定然是要打算,以更为咄咄逼人,更为居高临下,以一副是天下第一的模样嘴脸,出言打脸,使得自己的更胜一筹。

    独眼狼也是有些惊愕,这个少年,莫非是失了智不成?我都是已经是说到如此地步了,装到了极限了,他还要跟自己装逼,岂不是不将他放在眼中。

    “奶奶的。看我不弄死你丫的。”

    只见得,独眼龙一个闪身,浑身的毛发乍起,无数的狼毛,似乎化为一件可以克制万物的神甲,牢牢的将一切攻击他的人,给返还回去。

    “好硬的乌龟壳!你到底是不是狼啊!莫非,你是一头披着狼皮的乌龟不成?!”

    宗天稍微有些错愕,他没有想到,这独眼狼的护甲高的离谱,还带有反伤的效果,整个一个刺猬,摸不得,收回隐隐作痛的手,放在后面,揉捏了一下,继续说道:“吃我一剑。”

    “虚丹宗向来以子午两翼翻转剑术闻名于世间,看来,这一次,他是动了真格的了。”

    “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过是一头独眼狼罢了。是什么吃了什么东西?变得如此的恐怖吓人。”

    “呵呵,没关系,大师兄施展出来了他的独门剑术,这一次,这头独眼狼必死无疑,他不死,我吃SHI。”

    “少年啊!你这是在立FLAG啊!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江风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看着远处激战的几人。

    自从姬空他们吸引住了大部分的火力,差不多整个世界的暗棋都被他派遣的轮回者给捣毁了,一些难啃的硬骨头,亦是被他亲自出手给镇压了下去。

    时间,终究是要到了收尾的时候,他也是要出来活动片刻了。

    微微挥手,抹去自己的存在,向着天外而去。

    等到这里结束之后,差不多浩然始祖就要恼羞成怒的出手,收拾残局了。

    ..........

    “不错!你的子午两翼翻转剑术的确是修炼到了家,甚至可以演化出来子午两翼神光,切割阴阳,斩断空间,无往而不利。虽没有那巅峰状态的那样恐怖,亦是能够发挥出来三分妙用。足以斩杀一位普通的圣贤了。可惜,你碰到的是我啊!”

    独眼狼昔日可是追逐过大帝,跟大帝级别的强者,抗衡过的古老怪物,无论是实力和眼界,都不是区区一个虚丹宗的弟子可以比拟的,即便这位弟子惊才艳艳,依旧没有多少悬念。

    刹那间,独眼狼的双眸中迸发出来一抹凝望天下的霸道意志,降临到了宗天的胸膛,深深的将他的手中吞吐的子午两翼翻转剑术的恐怖剑气,那瘦小的狼爪,把手一伸。

    宗天手中的那一口绝世飞剑就被夺取到了他的手中。

    “怎么可能?”

    谁也没有想到,局面转变的如此之快,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刚才的那一抹绝世的霸道,宛若盖世的君王,俯视苍生,那从心底里面生出的恐怖,和臣服,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一时间,众人的神色变化不定,他们都是心头思忖,“这一次,虚丹宗的人,碰到大麻烦了。”

    末法时代结束,各种各样的盖世天骄,都是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来,太多太多的凶残人物,纵横八方,让那些老一辈弟子,抬不起头来。

    就算是那些老一辈的恐怖强者,都是被无情的打脸,连自己的脸面都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闭关不出,不敢招惹。

    显然,这一头独眼狼,即便是精怪之躯体,实则有着一位无尽岁月以前的老怪物的意志所控制,想到自己等人刚才的放肆,众人都是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

    “收!”

    手中的绝世宝剑被夺取,宗天并没有慌张,反而是露出了一抹冷笑,说道:“我的这一柄清光十刃剑,乃是我日夜祭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绝世宝剑,早就已经达到了一种心神相同地步。你还想要夺取我手中的宝剑,简直是痴心妄想,等着吧,你定然是会遭到我手中宝剑反噬的。”

    正在宗天掐动秘法的时候,独眼狼的狼爪流露出了一抹抹鲜血,沾染到了他爪子上的清光十刃剑,随着秘法的催动,清光十刃剑不断的剑光吞吐,闪烁不定,显现出强大的力量,想到挣脱他的束缚,回到他主人的身边。

    甚至于还向着他的肉身反杀而来。

    独眼狼的神色狂变,似乎是真的黔驴技穷了。说道:“快吧,这一柄宝剑拿回去,拿回去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哼,独眼狼,现在知道本公子的厉害了吧!就凭你,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也看看你自己的几斤几两。”

    看到独眼狼痛苦的模样,宗天得意非常,顿时那晦暗的心神,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强大的自信喷涌而出,放佛此时此刻,胜利离他并不遥远了。

    当即,他就走了过去,想要给那独眼狼最后一击。

    可是,正在他刚到独眼狼面前的时候,那头独眼狼吐了吐舌头,说道:“小子,你还是太嫩了。我是什么人物?怎么会被这样渣渣品质的宝剑给伤到呢?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开玩笑罢了!怎么样?是不是很绝望啊!哀嚎吧,痛苦吧,反正也是不可能改变你的结局的。”

    众人看到完好无损的独眼狼,揉了揉眼睛,有一句MMP,知不道当讲不当讲。

    “真是一个极品啊!”

    胖子看着这样一头独眼狼,神色有些闪烁的说道。

    这一头独眼狼的演技,已经修炼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了!就差给他颁一个奥斯卡的小金人了。

    不用说,今天的影帝,绝对是属于他的。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你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宗天觉得自己的三观都是要崩溃了,他手中的那一柄宝剑,可是师尊他们从宗门的老底之中取出的镇宗神物炼制的。

    若非,昔日末法昌荣,他是第一个突破返虚境界的天骄,说不得,还炼制不得这样恐怖的宝剑。

    按照他的实验,就算是师尊他们都是扛不住这一柄宝剑的锋芒的,这一头独眼狼何等何能,能够安然无恙的抓在手中,没有半分损伤。

    更何况,这一头独眼狼的散发出来的凶蛮之气,亦是不过比肩一位神骨境界的武道强者罢了。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应该完全是碾压才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宝剑有了灵性。自然是能够明辨是非的,这一刻,清光十刃剑虽然没有能够挣脱独眼狼的束缚,依旧是震动不停,不断的挣扎着。

    “在挣扎把你吃了。”

    看着不断挣扎的清光十刃剑,独眼狼迸发出来凶狠的气势,直接将那一柄清光十刃剑,给吃了下去,牙齿和宝剑摩擦,咔嚓作响,鸡肉味,嘎嘣脆。

    “不......”

    宗天何曾看到如此凶残的一幕,整个人都说呆愣在了哪里,许久之后,方才醒悟过来,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哀嚎一声。

    其他人也是在这一刻愣住了,妈妈呀,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老怪物,怎么会如此凶残和可怕。

    锋利无双,足以劈开山岳的绝世宝剑,竟然就这样被吃了下去,古往今来,他们人生之中,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可怕的人物。

    一些人更是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直接离开了这里,连头也不敢回,生怕看到那头独眼狼,回忆起刚才这个噩梦一样的场景。

    “还我宝剑来。”

    宗天双眸血红,大喝一声,愤怒的飞天而起,手中闪耀着惊人的光辉,抓出一股可怕的虚空之力,向着独眼龙唯一的一只眼睛抓取过去。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拿捏着一张散发出来恐怖气息的符篆,扔了过去,整个人也是转身离去,嘴角之间,掀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爆!”

    刹那之剑,他那手掌中抛飞出去的那张符篆,猛的光芒大放,嗖的一声,落到了独眼狼的面前,散发出来一道恐怖的光芒。

    “那是.......”

    有人认出了宗天手中抛飞出去的符篆,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低声的说道。

    “虚影符。传说之中,足以引动虚空,动乱的符篆。”

    果然,随着那人口中的话语落下,整个独眼狼周围的虚空塌陷了下去,空间的乱流,不停的吹拂出来,割裂天地,以一种屠灭一切的力量,包围着独眼狼的身躯,斩杀过去。

    “不够,还不够我塞牙缝的。你还有吗?在来一个。”

    空间的乱流,很久之后,才缓缓的消散,露出了里面的独眼狼,独眼狼此刻精神格外的抖擞,就连他的毛发都是变得光滑了很多,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银色光辉,打了一个饱嗝,吞吐出来一抹凝聚成了一条线的虚空剑气。

    剑气一出,凌厉的肃杀之气,直奔宗天的头颅而来,洞穿来他的眉心,摧毁了他的眉心。

    “死了。一代天骄就这样死了。”

    一些人难以置信的看着独眼狼,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就把一位圣贤给屠杀掉了,这般的凌厉手段!

    超乎他们的想象,不少人,都死倒吸一口凉气。

    “混账!是谁?还敢断绝我们虚丹宗的未来。”

    只见,虚空开裂,一位步路蹒跚的老者,从虚空的隧道之中走了出来。

    .........

    另外一边,自从那金甲战神冲出去之后,太尊手中的灭神钉,就狠狠的刺入到了他的眉心,钉死在了他的身躯中,泯灭了他的魂魄。

    轻松直接,快绝无比。

    就在他挥出这决杀的一击的时候,姬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拳向着他的胸膛狠狠的击打出来,轰出了一股恐怖的虚空爆炸。

    旋即,众人只看到那太尊被姬空连续不断的吊打在虚空之中,上勾拳,左勾拳,来来回回,每一拳轰出,就是将那太尊的肉身周围的防御,给无情的破去,轻描淡写之间。

    几乎就是将太尊给逼到的绝路。

    “你........”

    太尊很想要说出一些什么,可是,每每话语到了嘴边,说出一个字,就被狠狠的打了回去。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他的整个人心灵都是陷入到了崩溃的地步。

    无论是他施展何等的手段,居然都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哎,太弱了,真的是太弱了。话说,你们就是一个能够过几招的人,都没有吗?”

    姬空微微有些感叹的对着天空说道,“无敌是多么寂寞了。”

    .........

    而远处的一些轮回者,看到这一幕,不但没有半分的喜悦,反而是凝重无比。

    【叮,主线任务发生改变,世界浩劫降临,世界进入毁灭倒计时,请各位早些轮回者,及时撤离。倒计时12:30:30】

    “我靠。世界毁灭,主神,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走,立刻走。我一点也不想要在这里待了。”

    一些正在享受的轮回者,看到这个提示,顿时只感觉到了眼前一黑,一股死亡的危急,浮现在心头。

    不等待做其他想法,能够立刻走的,绝不停留。

    就算是一些想要继续夺取一些好处的人,都是抓紧了时间,离开这个世界。

    “说实话,这个世界的任务虎头虎脑的,感觉很迷茫啊!”

    很多轮回者都是如此感叹,他们什么都没有干,就是来打来一个酱油,就立刻离去了,获得的好处实在太少,有些不甘心啊。

    .......

    混沌的尽头,无尽的混沌吞吐不定,那一道道毁灭一切的混沌之气,侵蚀着世界大陆的各处角落,恶兽丛生,天地顷刻之间,就是乱做一团。

    无数的武道强者,看到这一恐怖的景色,都是露出了深深的震撼之色。

    若是从混沌之外看过的话,赫然是有一尊高大到不知道多少万万里的巨人,俯视着这个世界,手中秉持着一尊熔炉,欲要将整个世界给吞没进去,化为一颗宝丹。

    万千因果,亿万宿命,再加上整个世界的生命为养料,作为自己晋升的资粮。

    试问,这样一颗丹药,真的炼制成功的话,会是何等的惊人动魄,骇人至极。

    正在动手的众人,也是擦觉到了这一幕,不论是黑暗巨头,还是其他人,都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道祖,他要将整个世界送葬?”

    一时间,风声鹤唳,无数能够步入混沌之人,都是冲天而起,跨入到了那历史长河之中,跟那浩然始祖遥遥相望,想要阻拦这一次的浩劫。

    可是,世界毁灭是可等的可怕,这样的力量太过恐怖了,早在太初世界诞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灭亡的时间,为了就是自己日后的苏醒。

    如那南柯一梦,等到醒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会成为他晋升的资粮。

    浩然始祖,不愿意做那资粮,于是他提前动手了。

    猛然间,以无数时代凝结出来的一抹真灵意志,降临到了整个世界之中,冲刷着历史的长河,逆转了所有的因果,在那一位还未宿命归来的时候,就是要改变了因果,成就自己。

    无尽的众人,在这样的力量之下,瑟瑟发抖,无限的恐惧完全笼罩了他的心灵,似乎是哪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够任人宰割,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浩然,停手吧!不然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

    绝代剑客,一柄滔天的神魔之剑,劈开了历史的长河,借助着一抹淡紫色的光辉,重临天地,一剑劈世界,威压世无双,如此恐怖的境界,如此恐怖的剑道,实在是骇人听闻。

    实在难以想象,这么恐怖的一剑劈下去,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

    “波!”

    浩然始祖,没有回答,反而是猛的一手反覆,顿时之间,就将那恐怖的剑道给镇压了下去。

    一招之力,镇压无双剑道,宛若儿戏。

    此等手段,简直是惊天动地!

    哪些从紫光之中复活的神魔们看到这一幕,心中十分的胆寒,他们心头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战,或许还有一条生路,不战,那就是必死无疑。

    顿时,一位龙首蛇身的老人从历史长河中走了出来,他的手中乃是一座古老的殿堂。

    殿堂之内,刻画了无数关于人族的历史,一幅幅壁画,在这一刻,变得生动鲜活起来。

    一尊尊人道英杰,他们从人道殿堂的壁画之内,复活了过来,无数的尸体从深处的幽冥之地,覆盖在天地之间,遮天蔽日,没有半分的退却。,

    “赳赳人族,薪火不灭,死战不休!”

    “赳赳人族,薪火不灭,死战不休!”

    “赳赳人族,薪火不灭,死战不休!”

    “...............”

    不知道多少人看到这一幕,都是猛的一咬牙,短暂的挣脱了这一股恐怖的威压,清醒了神智,紧握着自己的戈矛,喝道:“战!!!!”

    “哼!一群蝼蚁而已,什么狗屁人族,昔日我创造你们,为你们人族始祖,并且传道于天下,让你们拥有了屹立在诸天万界的根本。如今,你们就如此对待我吗?”

    浩然始祖,看着这些息威武不屈的人族,神色冷漠,冷哼一声,看着那些冲杀过来,悍不畏死的蚂蚁。猛的从自己的宝库之中,取出一尊大鼎,大鼎旋转,震动乾坤方宇,凝结人道大势。

    “你们这些人从人道气运而获得不朽,自然是要归灭于人道气数。他日之因,今日之果。难道我就没有想到,会有如今这一天吗?”

    随着,浩然始祖的大鼎出现,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吞噬着人道的气运,眨眼之间,不过数个呼吸,整个人道的气运,就是被斩断的干干净净。

    那巍峨不动的人族精锐们,在这一刻,被大鼎给吞吐了进去,吞噬了一干二净,就连那人道圣殿,都是黯淡了三分。

    这一尊昔日经过人族几代先祖反覆淬炼的人道神器,在这一刻就算是失去了人道气数的支持,依旧坚固不变,牢牢的毅力在哪里。

    只是,那副从人道初开,到日后征战万族之后,这段时间,刻画出来的人道画卷都是变得黯淡异常。

    “咔嚓”一声,猛的断裂开来,那道路的尽头,化为无尽的黑暗,再也没有一位人道的精锐从壁画之中复活了。

    顿时,以往神采奕奕的壁画,亦是变得尘埃漫漫,似乎是失去了没有力量一样。

    “浩然,我龙象前来会会你。”

    传闻之中,洪荒时代的太初世界有一头秉承天地地狱意志而生的龙象,他天生神圣,镇压乾坤神魔,有无数的大造化,大功德,大神力。

    此刻,他在人族殿堂崩溃之后,站了出来。

    引动了不少人的侧目,觉得自己这边的优势很大。

    “龙象,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你吗?昔日,洪荒时期,我联合众多的神魔,一举推翻了你的统治,解放了地狱。你的身躯就已经不在无敌了,再加上这些岁月以来我不断的寻找你的踪迹,逼的你到处逃窜。你的伤势,怕是还未痊愈,就现在的你,还有什么本事跟我抗衡。”

    浩然始祖的身体之中,又是浮现出来一尊金色的傀儡,这一尊金色傀儡,浑身上下,都是流淌着恐怖的金色神韵,一条条粗大的神性规则,秉承着杀戮和毁灭的意志兵刃,迸发出来寒光闪闪的戾气,笼罩在天地之间。

    “你怎么能够如此?你怎么能够如此?”

    看到这一尊金色的傀儡,所有人都是不淡定了,那隐藏在历史长河中的大帝,在也不顾及其他,恢复自己的伤势,直接站了出来,愤怒的望着浩然始祖。

    这尊金色的傀儡,来历非凡,乃是太初世界的第一圣人,秉承光之意志诞生,天生就是罪恶的克星,有着世界上一切的真善美,可谓是整个世界的朋友。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受到过他的恩惠的,甚至于不少的大帝,都是他的徒弟徒孙,这是一个圣人,一个伟大的人,真正恩惠天下,无情有情的圣人。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昔日一别,今日再见,却是沦为了浩然始祖手中的工具,化为了一尊无情无义,没有智慧的傀儡。

    无数挥手间,可以镇压星辰,遨游宇宙的强者们,双眸血红,愤恨的说道:“浩然始祖,今日就与我们一起陪葬吧!”

    说完,他们就转过头来,看着下方的姬空,说道:“少年,我们的未来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够开辟新世界,延续我们太初荣耀。我们死战不休,绝不为奴。”

    太初世界的后天诞生的神魔们,似神,实人。

    他们往往都是比较贴近于人性的,没有那些先天神魔,对于众生无视的漠然。

    成于这个世界,怎么能够割舍得了里面的情感呢?

    无论这个世界如何,都是他们的爱人朋友老师等等,诸多割舍不掉的情之所系。

    即便是,注定要灭亡,他们也要延续他的荣耀。

    “啥?”

    姬空看着那无数的紫色光辉从域外混沌融入到他的身躯之中,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体内的力量无限的攀升着,宛若在一秒钟,升到了99999999级。

    这尼玛,简直是躺着就可以升级的典型。

    无数的凡人和武道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是有些羡慕妒忌了,不过,世界灭亡,就在旦夕,若是能够出现一个救世之人,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要欢兴鼓舞的。

    一时间,无数的众生意志加持到了姬空的身躯之上,掀起一道道可怕的波澜,震动了天阙,引动了九幽。

    天阙之上,有九重仙庭重临人间,破碎的仙庭,一枚古老的大印飞了出来,落到了姬空的手中,为他披上执掌天地的荣耀,一股绝代帝王的威严从他的肉身中迸发出来。

    喝斥一声,道:“朕说,混沌当归于平静。”

    刹那之间,整个混沌之海,滚沸不休,那侵蚀整个世界的混沌气流,炼化一切的宝鼎,也是震动不停。

    “该死的变数,我讨厌变数。”

    浩然始祖,看到姬空金口玉言之下,挥斥着整个世界的力量,都是愤怒不已,对于闯入他世界的变数,会引起诸多不可预知的变化,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但是,长久以来的无敌,早已经让他目空一切了,他无比的自信,不将那些变数放在眼中,甚至还任由他们发展,罗织大网,准备将他们一网打尽,化为自己突破的资粮。

    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是有些后悔昔日的决定了。

    “血剑。”

    不过,他现在也并不怎么处在劣势,就算是那些人将自己全部的力量,融入到了姬空的身躯之中,又能够如何?

    难道他们以为,凭借着这个少年就可以反杀他吗?

    无数年的经验告述着他,这是不存在的。

    只见他手中浮现出来一股恐怖的血气,贯穿了整个世界的长河,崩灭了时空,踏碎了一切混沌,深深的向着姬空的头颅斩杀而去。

    “太初助我。”

    融合了整个九重仙庭的力量,以及仙庭大帝的玉玺之后,姬空觉得自己无比的强大,瞬息之间,就是有无数的记忆碎片,来自于那些历史长河之中,盖世天骄们的杀戮战斗的手段,融入到他的心中。

    与此同时,他的神魂海之中,一卷古老的书卷不断的吞吐着浓浓的紫气,赫然是哪一卷融入到他身躯之中的太初之书。

    作为太初世界历史长河的见证和具现,太初之书,无疑是拥有着极其恐怖的融合力量的,每当一枚紫气融入到姬空的身躯中的时候,最先融合的不是其他,就是这里。

    紫气经过太初之书的转化,瞬息之间,就可以演化出来哪一抹紫色的主人,在亿万年的岁月之中掌握的规则力量,以及一切的战斗力量。

    支撑着姬空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能力,奔腾不息的岁月力量,流淌在他的每一寸血肉,筋脉,微粒中,带给他无比强大的力量。

    随着这一股力量的不断放大,姬空感觉到了来自于地狱深处的幽冥所在,一处处怨念,魔气,杀戮意志在这里沉淀,众生的罪恶,在这里汇聚。

    只见他微微的睁开了双眼,说道:“吾为仙庭之主,当为世界之帝。世界之罪恶,还不速速臣服。”

    “吾来背负,吾来允许,吾来审判。”

    天地昭昭,日月崩溃,依旧难以阻拦那罪恶之力的流淌,随着罪孽的出现,那恐怖的混沌气流,也是停滞不前,在也难以前进半步。

    以一个无数年,无数时代,无数历史中积累下来的世界罪孽,抗衡这吹拂过来的混沌之气,如此手段,着实吓人。

    “有点意思。”

    浩然始祖,看到姬空的动作,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这些罪孽的力量,的确是恐怖,就算是现在的他看过去,都是有些胆战心惊。

    只不过,在恐怖又能够如何呢?

    终究不过是冢中枯骨罢了。

    浩然始祖猛的站了起来,将整个世界吞入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无数年的等待,他终于可以完成了。

    “太初世界的创世主啊!你竟然想要世界在未来重新毁灭,成为你晋升的资粮。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吧!当初主神空间的入侵,让我看到你的本体所在。夺舍了你的躯体,在你的意志没有回过的时候,抹杀掉最为脆弱的你,使得你真正的死了。如今,死去的你,就帮助我完成我的宏远吧!”

    太初世界冥冥之中,早就已经定下了灭亡的危急,若非昔日主神空间的入侵,浩然始祖也是被蒙在鼓里,等到那创世之主复活,一口吃掉他的。

    只是,命运造化,早就不是那位创世之主所能够把握的。

    如今,不就是连他自己都说被浩然始祖给弄死了吗?

    随着浩然始祖的动作,整个世界都是翻滚了起来,无数的山脉崩灭,无数的众生死亡,在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存在苏醒了过来。

    无尽的混沌深处,我们可以见到,一尊可怕的巨人身上悬浮着无数地众生,等待那个巨人醒过来的时候,那依靠着他的身躯的世界,也就是荡然无存了。

    世界在重新格式化,重返无尽的混沌,变为了一颗浑浑噩噩,没有时间,空间,什么概念都是没有的一团漆黑的蛋。

    在这个蛋里面,浩然始祖露出诡异的笑意,那整个世界都是在这一刻,化为了他的资粮,成为了他的一切前行的踏脚石。

    忽然,这一颗巨大的蛋里面,一个白色的光点出现了,疯狂的夺取着浩然始祖的一切。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

    谁也没有想到,浩然始祖谋划了这么多,连创世之主都是给弄死了,竟然在关键时刻,被人摘了桃子,心头的气愤和疑惑可想而知。

    他探出头来,想要看看,这外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跟他抢夺资源。

    可是,他刚刚探出头去,整个蛋壳之内,就掀起了一股历史的长河洪流,演化出来一尊白衣神人,他的目光平淡,却是有那万千世界在沉浮,转动,每一刻,每一秒,都有世界的生命在诞生,在欢呼雀跃。

    仿佛,他就是一切生命的起源。

    “这就是我吗?”

    在浩然始祖,动用了创世主的身躯之后,姬空毫无悬念的愣在了那里,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混沌的力量将他给吞噬,打出了GG。

    最后关头,体内的太初之书,激发了那一次主神的权柄。令得他得以死而复生。

    “你们当真是以为我的手段仅此而已吗?!太过天真了。接下来,才是让你们体悟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太尊哈哈大笑,突然之间,一枚气息寒冷的钉子出现在他的手中,透露出来一股磅礴的杀机,一丝一缕,皆是可以震动天穹日月,扭转乾坤未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看到他手中的那一枚钉子,都是有着一种恶寒,杀戮之气,灭亡之劫,太过浓郁了,似乎这一件兵器,就是不详,就是灾难的源头,顷刻之间,可以反覆一切。

    “是绝天的灭神钉。”

    忽然,一只独眼狼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慢慢悠悠走动的狼腿,晃动的尾巴,无不是一副高傲之姿态。

    “那里跑出来的独眼狼?这里是你这样的精怪可以待的吗?大爷正好差点小酒菜,我觉得你倒是很合适。”

    周围的人,古怪的看着这一头精怪之狼,暗暗耻笑不已,不止如此,还有人露出了凶狠的獠牙,要将这一头独眼狼,给吞吃到了肚子里面。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本帝面前放肆?还不给我速速跪下,不然的话,定然要将你抽魂灭骨,令得你永世不得超生。”

    霸道凌然的话语,透露出来那独眼狼的眼眸里面不可磨灭的自信,张开的血盆大口,猛的震慑到了众人。

    “呵呵,好一个伶牙俐齿的畜生。今日,我到是要看看,你这个畜生,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在这里殷殷狂吠。”

    之前那个扬言要炖了这一只独眼狼的人,站了出来,走过波澜不惊的天空,踏出一道道强很的虚空纹络,几步穿梭之下,就是来到了那头独眼狼的面前,伸出手,就是猛的向着他的头颅抓去。

    “那是虚丹宗的宗天,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来的。传闻,他不是在虚丹宗的深处禁区,由几位太上长老护持大道,突破桎梏,跨入到返虚境界的吗?难道他突破了不成?”

    “撕,返虚境界,那岂不是圣贤之能?一位在末法时代刚刚结束之后诞生的圣人,其中的天赋,着实可怕到了极点。”

    “是啊!这一头独眼狼怕是要吃亏了。一位圣贤之人,屠杀一头区区精怪,岂不是易如反掌,宛如探囊取物一样的容易。”

    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冷艳直视,呵呵两声,对于这一头独眼狼的所作所为,以及下场都是早已经注定,宣判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些该死的异族,就是他们口中的食物,就如同异族以人族为食物一样,永远没有对错,只有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一切。

    “小家伙,莫要以为你修炼到了返虚境界,就可以装逼了。想要在我面前放肆,那还得大帝出手才行。当年,我屠杀圣贤宛若猪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独眼狼舔了舔自己的狼牙,微微沉声道。

    那个虚丹宗的宗天听到独眼狼那轻蔑的话语,不但没有半分的恐惧,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不屑的说道:“就凭你吗?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我宗天乃是虚丹宗万年不出的绝世奇才,在末法时代的时候,我就是半步圣贤,在末法结束之后,我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率先突破到圣贤境界,无论是心境,还是其他,都是一等一的告绝,岂是你这样的精怪能够明白的。给我乖乖的成为我的盘中餐吧!”

    这虚丹宗的宗天天赋的确是如同他口中所说的那般强大,三岁修五,五岁突破了蛮荒境界八重天,十三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凶体境界,六百五十岁,突破到了神骨境界,如今,三千二百岁,武道境界突破圣贤。

    如此天赋,就算是在末法时代以前的各大时代,也是算得上是中上之资了。

    更何况,在这等天地虚无的末法时代呢?

    完全可以称呼为惊才艳艳,不可断绝。

    再加上,这虚丹宗本就是在末法时代以前的各大时代的顶尖宗门,即便是末法时代降临,天地灵气无有多少,整个宗门的整体势力也是削弱到了极点,不得不闭关隐世。

    但是,那恐怖的影响力,依旧是可怕无比。

    深深的震慑着这些武道强者,不敢轻言冒犯。

    他这一次突破到了圣贤境界之后,就是打算出来见识一番天下群雄,成就一番自己的威名,让整个天下人都知晓知晓他这个人的存在。

    因此,他一出场就是要赤裸裸的打脸,打别人的脸,装自己的逼。让别人无逼可装。

    此刻,他看到这头独眼狼也是装逼界的好手,高人,自然不会给予好脸色看,定然是要打算,以更为咄咄逼人,更为居高临下,以一副是天下第一的模样嘴脸,出言打脸,使得自己的更胜一筹。

    独眼狼也是有些惊愕,这个少年,莫非是失了智不成?我都是已经是说到如此地步了,装到了极限了,他还要跟自己装逼,岂不是不将他放在眼中。

    “奶奶的。看我不弄死你丫的。”

    只见得,独眼龙一个闪身,浑身的毛发乍起,无数的狼毛,似乎化为一件可以克制万物的神甲,牢牢的将一切攻击他的人,给返还回去。

    “好硬的乌龟壳!你到底是不是狼啊!莫非,你是一头披着狼皮的乌龟不成?!”

    宗天稍微有些错愕,他没有想到,这独眼狼的护甲高的离谱,还带有反伤的效果,整个一个刺猬,摸不得,收回隐隐作痛的手,放在后面,揉捏了一下,继续说道:“吃我一剑。”

    “虚丹宗向来以子午两翼翻转剑术闻名于世间,看来,这一次,他是动了真格的了。”

    “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过是一头独眼狼罢了。是什么吃了什么东西?变得如此的恐怖吓人。”

    “呵呵,没关系,大师兄施展出来了他的独门剑术,这一次,这头独眼狼必死无疑,他不死,我吃SHI。”

    “少年啊!你这是在立FLAG啊!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江风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看着远处激战的几人。

    自从姬空他们吸引住了大部分的火力,差不多整个世界的暗棋都被他派遣的轮回者给捣毁了,一些难啃的硬骨头,亦是被他亲自出手给镇压了下去。

    时间,终究是要到了收尾的时候,他也是要出来活动片刻了。

    微微挥手,抹去自己的存在,向着天外而去。

    等到这里结束之后,差不多浩然始祖就要恼羞成怒的出手,收拾残局了。

    ..........

    “不错!你的子午两翼翻转剑术的确是修炼到了家,甚至可以演化出来子午两翼神光,切割阴阳,斩断空间,无往而不利。虽没有那巅峰状态的那样恐怖,亦是能够发挥出来三分妙用。足以斩杀一位普通的圣贤了。可惜,你碰到的是我啊!”

    独眼狼昔日可是追逐过大帝,跟大帝级别的强者,抗衡过的古老怪物,无论是实力和眼界,都不是区区一个虚丹宗的弟子可以比拟的,即便这位弟子惊才艳艳,依旧没有多少悬念。

    刹那间,独眼狼的双眸中迸发出来一抹凝望天下的霸道意志,降临到了宗天的胸膛,深深的将他的手中吞吐的子午两翼翻转剑术的恐怖剑气,那瘦小的狼爪,把手一伸。

    宗天手中的那一口绝世飞剑就被夺取到了他的手中。

    “怎么可能?”

    谁也没有想到,局面转变的如此之快,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刚才的那一抹绝世的霸道,宛若盖世的君王,俯视苍生,那从心底里面生出的恐怖,和臣服,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一时间,众人的神色变化不定,他们都是心头思忖,“这一次,虚丹宗的人,碰到大麻烦了。”

    末法时代结束,各种各样的盖世天骄,都是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来,太多太多的凶残人物,纵横八方,让那些老一辈弟子,抬不起头来。

    就算是那些老一辈的恐怖强者,都是被无情的打脸,连自己的脸面都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闭关不出,不敢招惹。

    显然,这一头独眼狼,即便是精怪之躯体,实则有着一位无尽岁月以前的老怪物的意志所控制,想到自己等人刚才的放肆,众人都是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

    “收!”

    手中的绝世宝剑被夺取,宗天并没有慌张,反而是露出了一抹冷笑,说道:“我的这一柄清光十刃剑,乃是我日夜祭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绝世宝剑,早就已经达到了一种心神相同地步。你还想要夺取我手中的宝剑,简直是痴心妄想,等着吧,你定然是会遭到我手中宝剑反噬的。”

    正在宗天掐动秘法的时候,独眼狼的狼爪流露出了一抹抹鲜血,沾染到了他爪子上的清光十刃剑,随着秘法的催动,清光十刃剑不断的剑光吞吐,闪烁不定,显现出强大的力量,想到挣脱他的束缚,回到他主人的身边。

    甚至于还向着他的肉身反杀而来。

    独眼狼的神色狂变,似乎是真的黔驴技穷了。说道:“快吧,这一柄宝剑拿回去,拿回去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哼,独眼狼,现在知道本公子的厉害了吧!就凭你,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也看看你自己的几斤几两。”

    看到独眼狼痛苦的模样,宗天得意非常,顿时那晦暗的心神,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强大的自信喷涌而出,放佛此时此刻,胜利离他并不遥远了。

    当即,他就走了过去,想要给那独眼狼最后一击。

    可是,正在他刚到独眼狼面前的时候,那头独眼狼吐了吐舌头,说道:“小子,你还是太嫩了。我是什么人物?怎么会被这样渣渣品质的宝剑给伤到呢?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开玩笑罢了!怎么样?是不是很绝望啊!哀嚎吧,痛苦吧,反正也是不可能改变你的结局的。”

    众人看到完好无损的独眼狼,揉了揉眼睛,有一句MMP,知不道当讲不当讲。

    “真是一个极品啊!”

    胖子看着这样一头独眼狼,神色有些闪烁的说道。

    这一头独眼狼的演技,已经修炼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了!就差给他颁一个奥斯卡的小金人了。

    不用说,今天的影帝,绝对是属于他的。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你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宗天觉得自己的三观都是要崩溃了,他手中的那一柄宝剑,可是师尊他们从宗门的老底之中取出的镇宗神物炼制的。

    若非,昔日末法昌荣,他是第一个突破返虚境界的天骄,说不得,还炼制不得这样恐怖的宝剑。

    按照他的实验,就算是师尊他们都是扛不住这一柄宝剑的锋芒的,这一头独眼狼何等何能,能够安然无恙的抓在手中,没有半分损伤。

    更何况,这一头独眼狼的散发出来的凶蛮之气,亦是不过比肩一位神骨境界的武道强者罢了。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应该完全是碾压才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宝剑有了灵性。自然是能够明辨是非的,这一刻,清光十刃剑虽然没有能够挣脱独眼狼的束缚,依旧是震动不停,不断的挣扎着。

    “在挣扎把你吃了。”

    看着不断挣扎的清光十刃剑,独眼狼迸发出来凶狠的气势,直接将那一柄清光十刃剑,给吃了下去,牙齿和宝剑摩擦,咔嚓作响,鸡肉味,嘎嘣脆。

    “不......”

    宗天何曾看到如此凶残的一幕,整个人都说呆愣在了哪里,许久之后,方才醒悟过来,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哀嚎一声。

    其他人也是在这一刻愣住了,妈妈呀,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老怪物,怎么会如此凶残和可怕。

    锋利无双,足以劈开山岳的绝世宝剑,竟然就这样被吃了下去,古往今来,他们人生之中,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可怕的人物。

    一些人更是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直接离开了这里,连头也不敢回,生怕看到那头独眼狼,回忆起刚才这个噩梦一样的场景。

    “还我宝剑来。”

    宗天双眸血红,大喝一声,愤怒的飞天而起,手中闪耀着惊人的光辉,抓出一股可怕的虚空之力,向着独眼龙唯一的一只眼睛抓取过去。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拿捏着一张散发出来恐怖气息的符篆,扔了过去,整个人也是转身离去,嘴角之间,掀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爆!”

    刹那之剑,他那手掌中抛飞出去的那张符篆,猛的光芒大放,嗖的一声,落到了独眼狼的面前,散发出来一道恐怖的光芒。

    “那是.......”

    有人认出了宗天手中抛飞出去的符篆,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低声的说道。

    “虚影符。传说之中,足以引动虚空,动乱的符篆。”

    果然,随着那人口中的话语落下,整个独眼狼周围的虚空塌陷了下去,空间的乱流,不停的吹拂出来,割裂天地,以一种屠灭一切的力量,包围着独眼狼的身躯,斩杀过去。

    “不够,还不够我塞牙缝的。你还有吗?在来一个。”

    空间的乱流,很久之后,才缓缓的消散,露出了里面的独眼狼,独眼狼此刻精神格外的抖擞,就连他的毛发都是变得光滑了很多,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银色光辉,打了一个饱嗝,吞吐出来一抹凝聚成了一条线的虚空剑气。

    剑气一出,凌厉的肃杀之气,直奔宗天的头颅而来,洞穿来他的眉心,摧毁了他的眉心。

    “死了。一代天骄就这样死了。”

    一些人难以置信的看着独眼狼,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就把一位圣贤给屠杀掉了,这般的凌厉手段!

    超乎他们的想象,不少人,都死倒吸一口凉气。

    “混账!是谁?还敢断绝我们虚丹宗的未来。”

    只见,虚空开裂,一位步路蹒跚的老者,从虚空的隧道之中走了出来。

    .........

    另外一边,自从那金甲战神冲出去之后,太尊手中的灭神钉,就狠狠的刺入到了他的眉心,钉死在了他的身躯中,泯灭了他的魂魄。

    轻松直接,快绝无比。

    就在他挥出这决杀的一击的时候,姬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拳向着他的胸膛狠狠的击打出来,轰出了一股恐怖的虚空爆炸。

    旋即,众人只看到那太尊被姬空连续不断的吊打在虚空之中,上勾拳,左勾拳,来来回回,每一拳轰出,就是将那太尊的肉身周围的防御,给无情的破去,轻描淡写之间。

    几乎就是将太尊给逼到的绝路。

    “你........”

    太尊很想要说出一些什么,可是,每每话语到了嘴边,说出一个字,就被狠狠的打了回去。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他的整个人心灵都是陷入到了崩溃的地步。

    无论是他施展何等的手段,居然都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哎,太弱了,真的是太弱了。话说,你们就是一个能够过几招的人,都没有吗?”

    姬空微微有些感叹的对着天空说道,“无敌是多么寂寞了。”

    .........

    而远处的一些轮回者,看到这一幕,不但没有半分的喜悦,反而是凝重无比。

    【叮,主线任务发生改变,世界浩劫降临,世界进入毁灭倒计时,请各位早些轮回者,及时撤离。倒计时12:30:30】

    “我靠。世界毁灭,主神,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走,立刻走。我一点也不想要在这里待了。”

    一些正在享受的轮回者,看到这个提示,顿时只感觉到了眼前一黑,一股死亡的危急,浮现在心头。

    不等待做其他想法,能够立刻走的,绝不停留。

    就算是一些想要继续夺取一些好处的人,都是抓紧了时间,离开这个世界。

    “说实话,这个世界的任务虎头虎脑的,感觉很迷茫啊!”

    很多轮回者都是如此感叹,他们什么都没有干,就是来打来一个酱油,就立刻离去了,获得的好处实在太少,有些不甘心啊。

    .......

    混沌的尽头,无尽的混沌吞吐不定,那一道道毁灭一切的混沌之气,侵蚀着世界大陆的各处角落,恶兽丛生,天地顷刻之间,就是乱做一团。

    无数的武道强者,看到这一恐怖的景色,都是露出了深深的震撼之色。

    若是从混沌之外看过的话,赫然是有一尊高大到不知道多少万万里的巨人,俯视着这个世界,手中秉持着一尊熔炉,欲要将整个世界给吞没进去,化为一颗宝丹。

    万千因果,亿万宿命,再加上整个世界的生命为养料,作为自己晋升的资粮。

    试问,这样一颗丹药,真的炼制成功的话,会是何等的惊人动魄,骇人至极。

    正在动手的众人,也是擦觉到了这一幕,不论是黑暗巨头,还是其他人,都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道祖,他要将整个世界送葬?”

    一时间,风声鹤唳,无数能够步入混沌之人,都是冲天而起,跨入到了那历史长河之中,跟那浩然始祖遥遥相望,想要阻拦这一次的浩劫。

    可是,世界毁灭是可等的可怕,这样的力量太过恐怖了,早在太初世界诞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灭亡的时间,为了就是自己日后的苏醒。

    如那南柯一梦,等到醒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会成为他晋升的资粮。

    浩然始祖,不愿意做那资粮,于是他提前动手了。

    猛然间,以无数时代凝结出来的一抹真灵意志,降临到了整个世界之中,冲刷着历史的长河,逆转了所有的因果,在那一位还未宿命归来的时候,就是要改变了因果,成就自己。

    无尽的众人,在这样的力量之下,瑟瑟发抖,无限的恐惧完全笼罩了他的心灵,似乎是哪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够任人宰割,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浩然,停手吧!不然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

    绝代剑客,一柄滔天的神魔之剑,劈开了历史的长河,借助着一抹淡紫色的光辉,重临天地,一剑劈世界,威压世无双,如此恐怖的境界,如此恐怖的剑道,实在是骇人听闻。

    实在难以想象,这么恐怖的一剑劈下去,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

    “波!”

    浩然始祖,没有回答,反而是猛的一手反覆,顿时之间,就将那恐怖的剑道给镇压了下去。

    一招之力,镇压无双剑道,宛若儿戏。

    此等手段,简直是惊天动地!

    哪些从紫光之中复活的神魔们看到这一幕,心中十分的胆寒,他们心头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战,或许还有一条生路,不战,那就是必死无疑。

    顿时,一位龙首蛇身的老人从历史长河中走了出来,他的手中乃是一座古老的殿堂。

    殿堂之内,刻画了无数关于人族的历史,一幅幅壁画,在这一刻,变得生动鲜活起来。

    一尊尊人道英杰,他们从人道殿堂的壁画之内,复活了过来,无数的尸体从深处的幽冥之地,覆盖在天地之间,遮天蔽日,没有半分的退却。,

    “赳赳人族,薪火不灭,死战不休!”

    “赳赳人族,薪火不灭,死战不休!”

    “赳赳人族,薪火不灭,死战不休!”

    “...............”

    不知道多少人看到这一幕,都是猛的一咬牙,短暂的挣脱了这一股恐怖的威压,清醒了神智,紧握着自己的戈矛,喝道:“战!!!!”

    “哼!一群蝼蚁而已,什么狗屁人族,昔日我创造你们,为你们人族始祖,并且传道于天下,让你们拥有了屹立在诸天万界的根本。如今,你们就如此对待我吗?”

    浩然始祖,看着这些息威武不屈的人族,神色冷漠,冷哼一声,看着那些冲杀过来,悍不畏死的蚂蚁。猛的从自己的宝库之中,取出一尊大鼎,大鼎旋转,震动乾坤方宇,凝结人道大势。

    “你们这些人从人道气运而获得不朽,自然是要归灭于人道气数。他日之因,今日之果。难道我就没有想到,会有如今这一天吗?”

    随着,浩然始祖的大鼎出现,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吞噬着人道的气运,眨眼之间,不过数个呼吸,整个人道的气运,就是被斩断的干干净净。

    那巍峨不动的人族精锐们,在这一刻,被大鼎给吞吐了进去,吞噬了一干二净,就连那人道圣殿,都是黯淡了三分。

    这一尊昔日经过人族几代先祖反覆淬炼的人道神器,在这一刻就算是失去了人道气数的支持,依旧坚固不变,牢牢的毅力在哪里。

    只是,那副从人道初开,到日后征战万族之后,这段时间,刻画出来的人道画卷都是变得黯淡异常。

    “咔嚓”一声,猛的断裂开来,那道路的尽头,化为无尽的黑暗,再也没有一位人道的精锐从壁画之中复活了。

    顿时,以往神采奕奕的壁画,亦是变得尘埃漫漫,似乎是失去了没有力量一样。

    “浩然,我龙象前来会会你。”

    传闻之中,洪荒时代的太初世界有一头秉承天地地狱意志而生的龙象,他天生神圣,镇压乾坤神魔,有无数的大造化,大功德,大神力。

    此刻,他在人族殿堂崩溃之后,站了出来。

    引动了不少人的侧目,觉得自己这边的优势很大。

    “龙象,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你吗?昔日,洪荒时期,我联合众多的神魔,一举推翻了你的统治,解放了地狱。你的身躯就已经不在无敌了,再加上这些岁月以来我不断的寻找你的踪迹,逼的你到处逃窜。你的伤势,怕是还未痊愈,就现在的你,还有什么本事跟我抗衡。”

    浩然始祖的身体之中,又是浮现出来一尊金色的傀儡,这一尊金色傀儡,浑身上下,都是流淌着恐怖的金色神韵,一条条粗大的神性规则,秉承着杀戮和毁灭的意志兵刃,迸发出来寒光闪闪的戾气,笼罩在天地之间。

    “你怎么能够如此?你怎么能够如此?”

    看到这一尊金色的傀儡,所有人都是不淡定了,那隐藏在历史长河中的大帝,在也不顾及其他,恢复自己的伤势,直接站了出来,愤怒的望着浩然始祖。

    这尊金色的傀儡,来历非凡,乃是太初世界的第一圣人,秉承光之意志诞生,天生就是罪恶的克星,有着世界上一切的真善美,可谓是整个世界的朋友。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受到过他的恩惠的,甚至于不少的大帝,都是他的徒弟徒孙,这是一个圣人,一个伟大的人,真正恩惠天下,无情有情的圣人。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昔日一别,今日再见,却是沦为了浩然始祖手中的工具,化为了一尊无情无义,没有智慧的傀儡。

    无数挥手间,可以镇压星辰,遨游宇宙的强者们,双眸血红,愤恨的说道:“浩然始祖,今日就与我们一起陪葬吧!”

    说完,他们就转过头来,看着下方的姬空,说道:“少年,我们的未来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够开辟新世界,延续我们太初荣耀。我们死战不休,绝不为奴。”

    太初世界的后天诞生的神魔们,似神,实人。

    他们往往都是比较贴近于人性的,没有那些先天神魔,对于众生无视的漠然。

    成于这个世界,怎么能够割舍得了里面的情感呢?

    无论这个世界如何,都是他们的爱人朋友老师等等,诸多割舍不掉的情之所系。

    即便是,注定要灭亡,他们也要延续他的荣耀。

    “啥?”

    姬空看着那无数的紫色光辉从域外混沌融入到他的身躯之中,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体内的力量无限的攀升着,宛若在一秒钟,升到了99999999级。

    这尼玛,简直是躺着就可以升级的典型。

    无数的凡人和武道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是有些羡慕妒忌了,不过,世界灭亡,就在旦夕,若是能够出现一个救世之人,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要欢兴鼓舞的。

    一时间,无数的众生意志加持到了姬空的身躯之上,掀起一道道可怕的波澜,震动了天阙,引动了九幽。

    天阙之上,有九重仙庭重临人间,破碎的仙庭,一枚古老的大印飞了出来,落到了姬空的手中,为他披上执掌天地的荣耀,一股绝代帝王的威严从他的肉身中迸发出来。

    喝斥一声,道:“朕说,混沌当归于平静。”

    刹那之间,整个混沌之海,滚沸不休,那侵蚀整个世界的混沌气流,炼化一切的宝鼎,也是震动不停。

    “该死的变数,我讨厌变数。”

    浩然始祖,看到姬空金口玉言之下,挥斥着整个世界的力量,都是愤怒不已,对于闯入他世界的变数,会引起诸多不可预知的变化,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但是,长久以来的无敌,早已经让他目空一切了,他无比的自信,不将那些变数放在眼中,甚至还任由他们发展,罗织大网,准备将他们一网打尽,化为自己突破的资粮。

    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是有些后悔昔日的决定了。

    “血剑。”

    不过,他现在也并不怎么处在劣势,就算是那些人将自己全部的力量,融入到了姬空的身躯之中,又能够如何?

    难道他们以为,凭借着这个少年就可以反杀他吗?

    无数年的经验告述着他,这是不存在的。

    只见他手中浮现出来一股恐怖的血气,贯穿了整个世界的长河,崩灭了时空,踏碎了一切混沌,深深的向着姬空的头颅斩杀而去。

    “太初助我。”

    融合了整个九重仙庭的力量,以及仙庭大帝的玉玺之后,姬空觉得自己无比的强大,瞬息之间,就是有无数的记忆碎片,来自于那些历史长河之中,盖世天骄们的杀戮战斗的手段,融入到他的心中。

    与此同时,他的神魂海之中,一卷古老的书卷不断的吞吐着浓浓的紫气,赫然是哪一卷融入到他身躯之中的太初之书。

    作为太初世界历史长河的见证和具现,太初之书,无疑是拥有着极其恐怖的融合力量的,每当一枚紫气融入到姬空的身躯中的时候,最先融合的不是其他,就是这里。

    紫气经过太初之书的转化,瞬息之间,就可以演化出来哪一抹紫色的主人,在亿万年的岁月之中掌握的规则力量,以及一切的战斗力量。

    支撑着姬空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能力,奔腾不息的岁月力量,流淌在他的每一寸血肉,筋脉,微粒中,带给他无比强大的力量。

    随着这一股力量的不断放大,姬空感觉到了来自于地狱深处的幽冥所在,一处处怨念,魔气,杀戮意志在这里沉淀,众生的罪恶,在这里汇聚。

    只见他微微的睁开了双眼,说道:“吾为仙庭之主,当为世界之帝。世界之罪恶,还不速速臣服。”

    “吾来背负,吾来允许,吾来审判。”

    天地昭昭,日月崩溃,依旧难以阻拦那罪恶之力的流淌,随着罪孽的出现,那恐怖的混沌气流,也是停滞不前,在也难以前进半步。

    以一个无数年,无数时代,无数历史中积累下来的世界罪孽,抗衡这吹拂过来的混沌之气,如此手段,着实吓人。

    “有点意思。”

    浩然始祖,看到姬空的动作,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这些罪孽的力量,的确是恐怖,就算是现在的他看过去,都是有些胆战心惊。

    只不过,在恐怖又能够如何呢?

    终究不过是冢中枯骨罢了。

    浩然始祖猛的站了起来,将整个世界吞入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无数年的等待,他终于可以完成了。

    “太初世界的创世主啊!你竟然想要世界在未来重新毁灭,成为你晋升的资粮。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吧!当初主神空间的入侵,让我看到你的本体所在。夺舍了你的躯体,在你的意志没有回过的时候,抹杀掉最为脆弱的你,使得你真正的死了。如今,死去的你,就帮助我完成我的宏远吧!”

    太初世界冥冥之中,早就已经定下了灭亡的危急,若非昔日主神空间的入侵,浩然始祖也是被蒙在鼓里,等到那创世之主复活,一口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