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4章 老夫老妻

作者:陆羽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翠花舍不得儿子, 张爱国看着看母头发都白完了, 一向严肃的人也有些伤感。他的母亲从小给他的印象是彪悍,有时候不讲道理, 能闹腾, 但是现在她也老了,张爱国心里有些软。

    “娘, 没事, 不忙的时候我会经常回去看你和爹。”

    “好,好,记得有空回来看我和你爹啊, 我们老了,不知道还能吃几顿饭了, 记得经常回家看看啊。”

    “老五媳妇儿啊, 那天是我老太婆不对,以后老太婆不管事儿了,你们好好过日子就行。”虽然是废话, 十几年的夫妻当然是好好过日子了,不过她没法子,之前被三春给绕晕了,非得让林帆留下三春, 说白了就是贪心。

    看大孙女有出息了就想两个三个也是一样,没想林帆一点不愿意接受王四妹的孩子。

    “娘,我没放心上,您老就是太操心了, 她们有父母在呢,我一个做婶子的也帮不了什么忙。”

    李翠花心里撇嘴,二、三孙女父母要是靠谱,她也不会这样为难林帆啊。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她也想通了,各人有各人福,谁也帮不了谁。再说老五媳妇儿也不是偏心,她连娘家的侄女都没管呢!哪里会管王四妹的闺女?

    依依不舍还是到了上车的时间,张爱国带着一家人送车,元春和她对象也过来跟父母兄弟妹妹告别。

    “元春啊,虽然家根看着不错,不过你嘴巴也甜点,好好讨你婆婆欢心,早点生个胖小子,地位就稳妥了。有时间多给家里写信,别只顾着自己小家,你大哥二弟都没成家呢,弟弟妹妹也还小呢。”

    “我知道了,娘。对了四春你还是让她继续上学吧,我之前说要出钱到大学,我说到做到。”

    “我知道了,你这丫头,四春难道不是我亲闺女?我会不疼她么?”

    “大姐,我会想你的。”

    “嗯,好好读书,将来考帝都的大学。”

    火车载着南来北往的人咣当咣当的沿着固定的轨道开去。

    “我们也回去吧。”

    回到家里,王婆在收拾菜园子,团团带着弟弟过去帮忙,林帆把自己摔在沙发上。

    “休息两天,趁着你假期没结束,咱们想想去哪里走走逛逛。过几天孩子们就开学了。”

    “好,你说了算。”张爱国在林帆旁边坐下来,沙发凹陷进去,他搂着林帆的脑袋放他大腿上枕着。

    她的头发乌黑柔韧,摸着感觉很好。张爱国低头看着闭着眼睛的林帆,这是他的媳妇儿啊!想当初刚结婚那会儿,瘦瘦干干的农村小媳妇儿,跟个小白菜似的,这十几年过去了,变化真是挺大的。

    媳妇儿不是无知的村姑了,她有知识有见识也有胆识。而且……

    张爱国抚摸着林帆圆润的脸颊,她还显得很年轻,面容光滑饱满,白里透红,平淡的五官被很明显的魅力衬托。她现在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张爱国想起今天自己刮胡子,镜子里的自己,额头和眼角明显的皱纹,他比他显老太多了。

    “媳妇儿,媳妇儿?”睡着了?

    张爱国眼角的皱纹深了深,也闭着眼睛靠在沙发靠上。外面传来几个孩子的说话声,他一个大老粗,长得也黑,挺寒碜的老爷们,现如今的生活和成就,张爱国觉得老天爷待自己也不薄了。

    想起小时候,虽然孩子多父母对待每个孩子都是粗养,看不出什么不同。不过张爱国知道小时候爹娘不太喜欢他的,可能跟“煞星”什么的有关吧,不过爷爷却最喜欢他。一直到他长大,参军有出息了,爹娘才放下心里的介怀,他在家里变成了最有话语权的人。

    林帆一觉睡到傍晚,起来的时候除了觉得肌肉有些酸之外,还是觉得很舒坦的。

    “妈妈,你起来了?”张温手里端着一个小碗,在门口小凳子上自己玩,看林帆走出来就开心的打招呼。

    “你在干什么?”

    “养小绿吃菜叶。”

    “小绿是什么?”

    “喏。”然后林帆就看到破碗里拥挤着蠕动的小东西。一下子鸡皮疙瘩就出来了,“你搞这玩意儿干嘛?扔了吧。”

    搓搓手臂,呼出口气,这玩意不咬人不伤害人,就是看着有些渗人。这是菜青虫,比豆虫大太多,长太多了,还是有些恶心的。

    “我不扔,我要养着它们。”

    “养着干嘛,又不能吃肉也不能看家护院。”

    “这是二哥给我捉的,他说可以喂鸡下蛋。但是三哥说小绿它们以后可以变得很好看,养久就会长出翅膀来,还会飞。我要养到它们会飞!”

    林帆看认真的张温,觉得家里估计就这小子心思最简单了,喜欢就喜欢,哥哥姐姐逗他玩的话也相信,还认真的要去执行。明明已经被骗很多次,上当很多次,还是会相信哥姐的话。

    “随你吧,不过它们是长在菜叶上,菜叶上才能长好。你也别想打这个主意,王婆种菜是要给咱们自己吃的,捉冲很辛苦的。”林帆看儿子眼睛亮亮的,就知道他想把好不容易捉出来的虫子再放回菜地里养了,那不是遭殃吗?

    “那,那怎么办?”小脸迷茫。

    “要不你去问问你三哥,他可能懂。”四斤这小毛孩,没事就爱逗弟弟玩,整天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林帆在考虑,要不给他跳级得了,按照他的学习能力直接参加小学毕业考试也是没问题的。省得每天闲得就知道出些损招。

    因为从小长得瘦小,人家学校是等他真长到七岁才给入学,不像前面哥姐那样提前上学。但是他都可以勉强能做初一的数学题了,只要团团稍微讲一讲就通。小再的作业有时候得找他帮忙做,林帆也是无力吐槽了,孩子们学习能力分配不均啊!

    “真的吗?那我去找三哥,有些小绿绿已经不动了呢。”

    林帆看儿子小手一直在碗里巴拉,觉得小孩子就是好,没有害怕爬行小动物,成年人反而还怵。漂亮的小正太却爱怜的抚摸青菜虫,林帆甩了一身鸡皮,打着哈欠远离小儿子。

    晚饭的时候张爱国就宣布明天要去游玩的消息,“没过几天你们的暑假也要结束了,趁着有点时间咱们放松放松,估计得在在外面呆两天,你们回去就收拾自己的换洗衣物,不要太多东西,一切从简就好。”

    孩子们欢呼两声,然后回房间里准备出游的行李。

    第二天,一行人到离京都不远刚开发出来的度假村里游玩。

    考虑到张爱国的职位和假期,国外去不了,国内很多景点这会还没有开发出来,加上太远费时间,孩子假期也不多,只能选择这个地方。

    两千年后,全国各地基本上进行大开发时期,为了经济增长,很多地方收到破坏严重,环境恶劣。可这会还没有进入开发热,很多地方的环境还是很好的。

    这会帝都周围的开发力度还不大,除了一些国有工厂外,还有很多自然风光。没有高山,不过钓鱼野炊泡温泉倒是不错。

    让孩子们主意安全,就让他们自己疯野,张爱国牵着林帆的手两人在小路上慢慢走,“听那服务员说这里等到秋天,整座山都染上了红色,非常的漂亮,到时候来看红叶的游人会很多。你看,现在这叶子还没有开始,但是有些一点点黄了。”

    “嗯,到时候咱们再看。”

    “你现在,不出那些危险的任务了吧?”这是林帆第一次直接询问他工作上的事。

    “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体力了。”他现在已经很少在前线了,一个确实因为年纪问题,还有就是他自己觉得背后那么一家子,不能再因为需要军功就拼命了,他也看明白了,和平年代,建功立业不容易,也更加危险,年轻时候顾虑不多敢闯敢拼,把命送给国家。

    现在的状态他很满足,他不信他的能力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不能熬过那个坎!

    一家子吃喝玩乐,开心无比。等要回家的时候孩子们还挺舍不得。

    “以后还有机会过来玩呢!”

    开学的时候林帆询问过四斤自己的意见,他同意跳级,但是林帆考虑不能让他跳太多,直接跟小再一个年级一个班级就好,这样哥两还能互相监督。

    至于觉得课程不难,四斤可以利用那些不用学习的时间发展发展个人爱好什么的。学校方面的意思也一样,四斤能一下跟二哥同年级,他自己也满意了。

    张再的日子比以前一下子艰难起来,以前上课他可以走神,说话或者睡觉,甚至偶尔逃课。现在自己亲弟弟就是同桌,一旦上课不听讲就被提醒,还要认真做笔记和练习题,回家按时完成作业,时刻在学霸弟弟的监督下,简直苦不堪言。

    张爱国也要归队了,林帆正给他收拾行李,“我给你准备的这些你记得吃,你那身子,年轻时风里来雨里去,现在不好好养养,以后有得受了。”林帆说着也愧疚了,自己没能时时跟在丈夫身边,男人总是粗心的,如果有自己在就不会把好的补品药材都放得快发霉。

    “诶,我这边公司以后有人管着,我就专门回去管着你,再不保养就要老了。”

    “真那么老?”张爱国从后面揽着林帆的肩膀,他很少这么干,只是突然舍不得。

    “难道不是?到时候这个痛那儿酸的,走不动。”

    “不会,老子身子好着呢,老子还能收拾媳妇儿二十年都没问题的。”他身子棒着呢,如果不是需要避孕,估计还能再生几个来都没问题。

    “去去,老不正经。”

    “哈哈哈!”

    “别收拾了我明天下午才走,有的是时间,咱们得做点别的,证明老子身强体壮。”

    张爱国的粗胳膊把林帆给抱起来,大嘴就要亲媳妇儿,林帆躲不得,最后两人只能双双倒下。

    “媳妇儿!媳妇儿,你男人老不老,老不老?”张爱国一边强劲有力的进攻一边还要嘴巴上占便宜。所以说再严肃古板少话的男人,在炕上,做得兴起也会变得荡漾话多起来。

    “不老,啊,不老!”林帆满脸汗液,被撞击得句不成句。

    男人满意的越发澎湃,不得不说四十多岁的男人也还是正当壮年呢,何况经常高强度训练身板杠杠的。

    心里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被小近一轮的的小媳妇儿说老,还是不服气的,只能正面强硬证明,自己还能开疆拓土。

    这是“老”男人的自尊心在做祟。林帆被折腾得有些厉害,哪想自己就一句无心的唠叨,结果被喂得过饱了!

    张爱国搂着媳妇儿心满意足的睡过去,第二天林帆又睡迟了。下午一家子把张爱国送上归队的火车,家里热闹一阵子又少了一个人,大家心情都有些低落。

    “好了,想你们爹可以等他到了给他打电话啊,别那么沮丧。”林帆安慰几个孩子完,回屋里自己也觉得不习惯。

    其实每一次都这样,相聚又分离,刚分离那会都会惆怅几天,这么多年,林帆也没有觉得很习惯,只能说随着时间越久感情越深,羁绊越深。怎么可能会因为次数多就一定习惯分离?每次都非常舍不得的。

    打开两人多么多年来的信件,一大箱子的信件,林帆平时都按照时间去收拾,捡起最初的那封看起来。这是他们刚结婚张爱国归队时给她的第一封信,当时林帆记得还夹着钱来着。

    很简单的几行字,透着陌生生硬,一如她刚见他时的样子。那时候张爱国比现在年轻,气质也更加锋利,那时候林帆只是想找个能过日子的地方,心态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随着一封封信被打开,重新阅读,林帆觉得那些已被埋在心中的一些小细节,那些忘掉的往事,慢慢又清晰起来。就好像放电影一样,甚至林帆都能想起当时自己是怎样回信的,男人又是怎样回答的。

    从简单的形式,到后来的鸡毛蒜皮,信封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厚,不是开始那样的形式问候一张纸写不满了。

    他们已经渗进彼此的生活太深太深了,早已经分不开了。

    他们以后只会更紧的联系,然后共同面对以后生活的荣与败,不会是为了凑合过日子,他们是真正的要相伴一生。

    他们是荣辱与共的老夫老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