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1章 格格不入

作者:陆羽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别说其他年轻人许多人没出过县出过省界了, 就是张大林年轻时这样经常出门修路或者出人力修水库的“老经验”, 他也没有坐过火车,听是听说过, 就是一直是传说中的存在。那年代他们就算出门也是靠两双腿走路的。

    这一群基本连县城都没出过, 从坐上汽车往省会城市开始,紧张得不敢睡, 就怕错过大家下车时间然后被司机载到陌生地方去而走丢了。只大家都绷着脸谁也没表现出来。

    有人第一次坐汽车晕车到怀疑人生, 按说能坐上汽车对于大半辈子没出门的人算是时髦的事。但谁想到还有晕车这一说呢,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自个可真是只能坐慢悠悠的牛车的命啊。

    李翠花和张大林却是这群人中状态最好的,他们幸运的没有晕车。

    “哎哟, 真没福气,坐汽车不是挺快的, 晕车做啥?春丫头啊, 你看他们这样到坐车了火车可咋办啊!”李翠花嫌弃这些年轻人不经事可也担心,传说中的火车都还没见影呢,就辆小巴车吐成这样, 换成大火车不得直接完蛋?

    “奶,火车虽然声音大,但是很少看人晕火车,还挺稳不晃。”虽然人多的时候拥挤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谁出门不都这样的?有钱买火车票已经是高级的出行配备了。

    “那咱歇会,喝点水。”

    陈家根作为不晕车也见过市面的准女婿,在元春和大头嫂子照顾晕车人的时候,他也是忙前忙后, 安排众人休息。这样一来他自己也很累,可谁让这是为了他们一辈子唯一一次婚礼呢。

    他们是晚上的火车,上去的时候空气虽然有些闷,但不像白天直接日晒那样难熬。等到帝都时,大家的状态竟然都还不错。这会人的适应能力和耐折腾程度比后世强,所以张爱国带着小儿子张温开车过来接人的时候,大家都挺高兴的。

    知道是张爱国家的车更是七嘴八舌的问询,哪怕这只是没有任何魅力的货车,只七八成新,但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分不清这些,只要是车那就大大的牛.逼。

    张爱国跟父母互动好一会,主要是李翠花很久没见儿子了,这咋一见不得先哭一会。等被人劝着收拾好情绪,张爱国开始安排坐车。

    挤一挤,还剩下四个个人,包括元春和陈家根,元春只好带着他们一起另打车回去。

    “呀,我以为五嫂子家是住楼房呢,刚路上看到好些高楼,不愧是帝都,那楼房真漂亮,街道也干净。”刘英下来就说上了,她这辈子还没见过那样好看的楼房,大门口还有不少树树草草。

    她觉得在城里最好的住处就是洋楼房了,如果不好大家如何那样推崇?所以林帆不是大学生又自己当老板,张爱国又有工钱拿吗?看元春那丫头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她以为多了不起呢,还不是住一层的?

    “闭嘴,老六家的,不想住没人逼你住,你有本事自己去外面找地儿住。”

    刘英悻悻闭嘴,边上的三春发出一声幸灾乐祸的笑,刘英狠狠瞪了她一眼。

    哦,王四妹是元春死活不愿意给她出钱买车票的,她想去就自己掏钱,反正元春之前就说好了,每一房人就只去一两个人,王四妹想一家三口四口的一起来帝都,元春可不会惯着她,最后张大林发话,就张解放和三春去,她也知道元春讨厌二春这个孙女,直接不给机会。

    而张建设一家因为是元春的直接亲属和亲兄弟姐妹,那是全家都来了,除了在外当兵的大虎,不知道他到时候有没有假期来参加元春的婚礼。

    院子里面很宽敞,跟外面见的不一样,而且也漂亮。张大林夫妇脸色松快不少,说明老五家过得还是可以的。再一看房子虽然是一层,但是白墙青瓦一排的房子,看着房间还不少。他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层房。

    同时进来的大家也差不多一样,这会王婆看到张爱国带着一泼人就来,赶紧迎上去。张家人又意外了,老五家都请得起佣人了,过的是神仙日子啊!

    “王婆,这是我爹娘,这我大哥一家子,三哥家父女,六弟妹母子。还有这是我堂哥。”张爱国大概介绍一遍,大头嫂子跟着她的小女儿被元春带着在后面打车。就这样人数还是很多。

    团团也带着三个弟弟出来见老家的亲人,一排站着,张大林夫妇见着也稀罕。以前李翠花和张大林是不太在意团团这个丫头的,不过他们也知道儿子和儿媳很疼爱她,他们也就对团团另眼相看起来。

    “团团都是大姑娘了,真懂事啊这孩子。”李翠花捉着团团的手猛夸,团团大方的笑笑,几个孩子轮着叫爷奶叔叔婶婶哥哥姐姐。

    团团姐弟带着一群人进了客厅,呼啦啦就挤进去,坐的坐躺的躺,有的还大呼小叫的惊叹,前三个大的没有异样表情,不过最小的张温是第一次见老家亲人,所以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是新奇。他们就算大声说话,或者直接坐在沙发的边沿上把腿放到茶几上,刘英把三岁的儿子直接把尿在门口的地上,他都很新奇。

    并且记住以前妈妈告诉他的话,然后去一个个的提醒,“这位姐姐不能坐边沿上,会把它坐塌的,坐里面去吧。”张温对着三春说并且看着她改正了才离开。

    她对张解放说“伯伯,把脚放下去,一会要在上面摆茶水和点心,你这样大家没有办法吃东西了。”张解放脸通红外加郁闷的放下腿来,心里还觉得这是五弟家不给他面子。

    “婶子,弟弟要去洗手间尿尿,门口撒尿羞羞臭臭。”

    张温认认真真的提醒人所有跟他平时所见不一样的行为,忙得不得了,团团几个大的捂着嘴偷笑。

    团团和王婆根据一家子的人数给人安排住的地方,四斤和小再就给人指路,大床是没有多少张的,林帆之前就让人拉来好几张的双架床,放屋里可以给他们用。总归是天气不冷,晚上一张单被也就过了。

    张大林夫妇住一间宽敞的屋子,反正房间也多不需要林帆夫妇做出让出房间的事。张建设夫妇带着小儿子五虎住一间,刘英母子和三春一间,是上下铺的。

    张解放跟着二虎一间,大头嫂子母女领着四春住一块,那位堂哥自己住一间,如果大虎能回来到时候跟他一间房。全是上下铺的,这样也不用大夏天的挤一张床上。

    至此收拾出来住人的房间也分配完了,也就林帆这个四合院大房间多,不然按现在城里人那一家子拥挤的在两间房子的情形,估计双层床也没有地方摆,别说还一间间宽敞房子给他们居住了。

    林帆当初买这房子的时候,院子很破败,能住人的也三四间其他的又脏又破,瓦片都不全,是她买到手里又花不少钱重新全部翻新,换了不少的房顶的原木和瓦片,再整理大半年才变成这样的。

    如果那时候有后世那样宽带的商品房,林帆就算知道后世好的四合院值钱她也不太会考虑买。因为需要修缮的地方太多,花费钱财和时间,可那时候没有商品房出现,其他少数房子出卖的是单位房也又窄又旧,相比较来说这套四合院破旧但它面积大啊,还有宽院子,林帆看中是它的宽敞,这才愿意花钱买下并修缮的。

    对于住处,林帆一向是宽敞干净明亮为憾,什么文化啊什么古建筑之类的,林帆真心没有那个情怀。再说这套四合院也没多少年的历史,听说是解放前后来一个南边暴发户来帝都才让人模仿帝都有底蕴人家的房子建造的,文化底蕴也没有,后世也不值钱。

    好处就是面积大,模样好地基材料什么的也足够,加上因为没有“历史”,以后她想怎么改造也行。

    那户人家在解放后很多东西都“共”了,像他那样的估计做的事不太符合主流思想,也被共产了。好在他挺坚强,活到改革开放来,归还的名单里有他的房子,房子也被之前的人砸坏好多年,国家收回来也没有安排人住,毕竟破太厉害,谁也不愿意出钱翻新,反正都是国家的房子谁出钱谁傻逼。

    反正最后国家会安排其他房子住的,这里也就一直空的,返还房子后那家人随意换了三四间的瓦片将就住着,院子特别破也没能力再修缮。

    后来不知道怎么想就想卖,也是林帆在帝都住好几年认识一些人才知道,刚开始人家也没说这个,因为确实太破旧了大家都是熟人也不会给林帆说这个。看林帆不满意那些狭窄的筒子楼才说了一嘴,林帆看中它的面积才买下来。

    林帆的意思是接人张爱国过去,家里也有孩子们在,元春回来了也可以帮着王婆安排食宿。

    所以帝都两家大店里现在很忙,林帆也过去处理,还要抽空和李家宝一起去参加商用地的考察。以前她们一起买的那块挺大的破旧厂房土地使用权,准备在哪里盖酒店,城市已经扩大到那边了,过几年就会成为新的热闹区。

    反正林帆很忙,特别陪孩子丈夫过一个暑假后她更忙了,很多事还是要她们两亲自做。

    李翠花见他们都来大半天了,水果茶水点心吃不少了也没见林帆人,脸上就有些不好了。

    她问张爱国,只得到林帆特别忙碌的答案。

    团团也解释,“爷,奶,我娘很忙很辛苦的,她知道你们今天到,才想把事情都赶紧做完以后就可以留家里了,今天估计会很晚回来。”

    李翠花等人脸色虽然缓和下来了,可还是不太得劲,就好像林帆不欢迎他们似的。

    这有些冤枉林帆,林帆虽然不喜欢一些人,可对于张爱国那边的亲人也没有真苛刻,不然哪里会让他们住家里?反正她现在不缺钱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直接送他们到招待所也是行的。

    等张爱国和团团几个不在的时候,李翠花嘀咕“再不喜欢我们来,这也是我儿子的家,谁不能住,我也不能不住。这是我儿子的家,要我说这老不顾家的婆娘,要在村里早被汉子赶走了。”

    元春就说她奶。“奶,你不要想那么多,我五婶不是那样的人,你这样会让五叔很难做,团团几个都那么大了,你说这话不是让大家不安生妈?不是我说话难听,这么些年我是看清楚了,我五叔工作说着好听,工资真没多少的。这个房子里所有的一切和那辆货车,包括店铺都是五婶自己赚的,也都是她的。”虽然这样说对不住五叔,可为了她奶消停,只能这么“贬低”张爱国了。

    就是实话她也没说错话啊,社会地位林帆不如张爱国,可家里能过这么好,单靠张爱国的工资是不能够的。

    “我叔的工资吧,一般人家里算殷实了,可你们也知道这帝都里最不缺就是官儿和有钱人。说的一寸土一寸金都不过分,别说能买这么大的院子了,就是租房子住也不一定能负担得起。刚咱们吃的茶水,点心、水果都是我五婶自己店里的。所以她很忙的,连孩子都没时间照看。”

    这话说得李翠花等刚刚气愤和批判的一群人脸上青一块白一块,说别人坏话却在吃用别人的。而且他们又想起来林帆的“可怕”来了,要是他们抱怨的话被她听到了,不知道会不会被赶出去?这里这么大,出个门就不知道往哪里走了。

    “你个老婆子,叨叨叨个啥,咱们老了安心过日子就得了。”张大林沉默后就说起李翠花来,然后让他们都各自去休息,他也由元春扶着去他们的房间里休息了。

    “安排好了?”张爱国看眼前的侄女问。

    “嗯,都去休息了,毕竟路上没睡好。”

    “那行吧,你也去休息吧。对了晚饭不用再做饭了,你婶子刚来电话说晚饭到外面去吃,位置定好了,到时候把你对象也叫上,一起去。”

    “我知道了。”元春应了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