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0章 默契

作者:陆羽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女人堆这边大家都想法各不一样, 男人堆这里却是称得上和谐, 陈家根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人,算是个成功的商人了, 这必须要求他不但察言观色还要能说会道, 又不会说些不合适的话导致冷场。

    张大林对这个孙女婿也是满意的,基本上就是张大林、二虎和陈家根在说话, 其他也就偶尔插两句。至于张建设这个准丈人没说什么话, 只管憨憨的笑听人两。他对女婿的基本要求就是长的精神,然后勤奋能干活,能养妻儿的就中, 没有什么其他的高标准在里面。

    至于男方家有多少钱,住多大房子, 他不是太在意。他总觉得爷们就是默默的挑起担子就行, 这是他觉得好女婿的标准。

    家里他偶尔会凶自己媳妇儿,也会大老爷一些,他没多少本事, 脑子没那么灵光,偶尔也会为了耳根清净让着媳妇儿一些。他自己就是这么样的爷们,但是自己的闺女找对象,作为父亲当然希望未来女婿是正派人, 别太多花招,对他闺女好一点,那就中。

    穷点也可以接受,反正小两口子年轻将来能自己干活!

    张大林比他要仔细多了, 看似平常的谈话,却悄悄收集陈家根家里的信息,当知道孙女已经见过对方家长,陈家很喜欢孙女,他就又满意一点。

    陈家根默默在心里抹汗,怪不得出门前他爹娘忙这样那样的嘱咐他,他开始还不放心上。现在才发现年轻人不在意的东西老年人可能最在意。

    姜还是老得辣,以后看来多请教请教有经验的老人家,他们看事情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想到这里就有些同情他的姐夫们。

    不管男女两堆人说什么,等到吃饭的时候也是热闹,邻居的族人关系处的好的都过来帮忙炒菜做饭,张家人少不得又增加一张桌子给这些帮忙的人摆饭。反正就一顿饭,自家事人家帮忙省心省力很多,张大林不是那小气的人,吃完饭其他族人又夸了元春和她对象一番才各自离去。

    既然是上门拜访的准女婿,并且一来就要谈婚论嫁,等回去的时候也就是张罗酒席结婚了,所以元春这次做好了准备,回家里也是会多呆些日子。陈家根自然是一起留下来,他们本来回来得就晚了,林帆到驻地都一个月了元春才和陈家根回张家屯。

    元春抽空到县城的邮政所给林帆打电话,跟她说个大概情况,还有到时候一起去帝都参加婚礼的人数和具体个人。

    “到时候你把大头嫂子也带上吧,不够的钱我这里给出。”大头嫂子和她这么多年都每断联系,她也该来帝都走一遭当做旅游也是好的。反正房间也尽够,不够也有的是招待所,她不在乎这点钱现在。

    “好,我跟婶子说。”两人挂了电话就和陈家根逛起来。

    前两天陈家根也不顾阻止下地帮陈建设家一起把最后的地种完,陈家根好几年不干活了,好在怎么做他没忘记,陈家父母再疼他,庄稼汉也不可能不下地的。这么一来,弄得其他兄弟特别羡慕张建设。

    又呆了一个多星期,元春就想着返回帝都了,毕竟日子定下了,也给陈家拍了电报。陈家根生意也离不开他太久,于是再次确定人数,因为要去提前让人买票。

    爷奶年纪大了坐票太辛苦了,还有爹娘也跟着一起照顾他两,也要卧铺。元春七七八八的写个名单,卧铺不好买,不过五叔早有安排她也安心些,其他人只能坐票,包括她和陈家根。

    卧铺几张已经很欠人人情了,五叔以后小事上也是要还的,即使是好友。

    张爱国是不忍心老父母受苦,但他们之间确实很久没有见面了,趁着这次的元春的事,父母还算硬朗,让老父母出来走走也是好事。以后估计年纪大了动不了想出门也难了,所以张爱国可谓挺用心的,确定元春这边一堆人出发时间,张爱国那边也要提前带着妻儿回帝都的。

    驻地,林帆正跟张爱国说话,暑假也过得差不多了,早回去晚回去一点也没有什么妨碍的。孩子们暑假过得还是比她这个娘的还要充实,二儿子不说了,在帝都上学也是高高结实的身板,皮肤没怎么晒还是挺帅一个半大小伙子,这一个来月过去了,得,黑得跟碳似的,一笑一口大白牙。

    林帆调侃他天黑不要出门,出门得带点夜里发亮的东西,否则人看不见。

    “那能怪我啊,你不知道爹那个新兵连多变态,暴晒还算温和的。娘你看,我的肌肉。”黑黑少年向亲娘撒娇式的展示薄薄的肌肉群,虽然跟老爹没法比,但结实线条流畅,手臂肌肉是少年人特有的朝气和纤细感。

    “哎哟,我儿子真帅。这肌肉不错,说明锻炼还是有用的。就是这皮肤太黑了,回去还有些时间才开学,到时候养养就白回来了。”林帆捏捏儿子的手臂肌肉,儿子越大她已经抱不动了,只能搂着他。

    “嘿嘿,要白干啥,我又不是我姐。”张再毫不在意,也可以说他还没有觉醒爱美的意识。

    四斤的生活倒是变化不大,不过他之前领着弟弟张温出去走一圈,然后跟几个孩子头接触后,张温就跟驻地里的孩子玩得越发好了。简直乐不思蜀,每天天一亮吃过饭就不见人影了,家里人也大概知道他的活动范围和接触人群。基本都很放心,就这样张温从一个白白嫩嫩的城里少爷,成了整天上树下水的土娃娃。

    连之前的绅士衣服叫他穿成破破脏脏的,小皮鞋都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凑不成一对了。林帆只好给他换成哥哥们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张温每天都很快活。

    他知道该怎么爬树最快最好,知道哪棵树上有鸟窝,也知道红薯烤起来吃味道挺好。还学会了站在树上跟小伙伴比尿高高,或者脱光衣服在水沟里泡水,然后光着屁股回家。

    要知道他从小出门都是穿戴整齐的,干净漂亮的城里娃。所以说好习惯不容易养成,坏习惯一学就会。张温如今形象跟个土生土长的乡下小子已经非常的接近了。

    偏张爱国没觉得不好,还挺喜欢这个咋呼的小儿子,相处也很自然融洽。毕竟难搞的儿子一个就够了。

    林帆宣布他们两天后就要回帝都的时候,最不舍的应该就是张温了。

    既然老家人这次来的人数多,张大林父母又是第一次来帝都,作为儿子儿媳怎么也要提前回家里去。家里也需要收拾打扫出房间来,上次大扫除还是大概半年前呢。

    难得侄女婚姻大事又是从自家出门子,加上父母的到来,张爱国的假期找领导批假也不算难。他现在出任务不多了,基本就是制定方案和后方指挥,他到底不如年轻时候了,无论体力还是耐力亦或者反应力。毕竟他老了,在军营中他的年纪不算什么,但那种特殊任务他就很少接到命令了。

    加上之前参加的一次任务受伤差点回不来,现在就在幕后居多。不能说他的工作不重要,只不会像之前那样要随时待命,无论什么情况下,接到命令就不顾一切的立即执行或者行动。

    白棠这次也跟着林帆家一起去帝都,一方面她也准备参加元春的婚礼,另一方面也让儿子散散心。下学期开始就要进行高强度复习状态了。

    两家人浩浩荡荡的回帝都,白棠母子在帝都也是有房子的,当初离开帝都时跟着林帆一块儿买,不过白棠没有林帆赚钱多,也就在大学附近买了一套小房子。这会给人租出去了,想着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就该收回来,收拾收拾将来给小墨上大学偶尔住。

    “王婆,我们回来了,哈哈哈哈。”不用说这么热情嗓门很大的自然是老小张温了。

    他的一身白皮肤晒了一个暑假没那么白了,可也不多黑,就是不像之前那么娇气了。经过了哥哥的改造,还有跟着驻地的皮孩子一起混,他已经完全学会了调皮捣蛋,不可能回到之前的漂亮小乖乖了。

    可是王婆还不知道啊,这会看到林帆一家回来了乐得合不拢嘴。

    路上都热腾腾的,进了院门就凉快很多了,院子里的老树长的高大,遮阴范围也大。王婆帮着收拾,一群人洗漱去燥热就吃了一顿迟来的午饭。

    第二天林帆就开始带着孩子们一起收拾房间,并在里面添置床单和薄被子。之前没用到都锁上的房间本来都是半年打扫一两次,现在开门放新鲜空气进来,也就去去尘就能住人。

    接到元春的电话,说好几时出发,大概几点到达后,大家该干啥干啥。时不时跟陈家这边商量婚礼的细节,林帆又转身投到工作中了,家里的事儿都交给张爱国来处理。

    “之前你推荐的人不错,很多事很有想法也有拼劲。就怕野心太大,将来不好把握。”

    “野心大才好呢,说实在话一个有本事的男人不可能没有野心,至于把握,只要有了利益共同体我不怕他不留下,毕竟咱们打下的基础很好。他自己出去单干的话所有的事情重新来过,当然如果将来发生那样的事,咱也不必慌张,好聚好就是了,怎么说人家也辛苦那么些年呢。”

    “你真想得开。”李家宝叹息。

    “世界那么大,有什么想不开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过听你的意思是难得的人才,那咱们就想法子留下,股份百分之三,如果以后真给公司给来巨额利益再相应的补偿或者增加份额,你看呢?”

    “咱既然要留下人才咱就不能小气,人才才是财富的创造者,那点舍算不了什么。”

    “行,你说得也对,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有衷心如一的仆人,……仆人,也不一定衷心。这样的利益交换也合适,只不过不必弄得如此僵硬,等你这边忙完咱两都得再飞趟南边去详细跟他谈谈。”

    林帆点点头,“人手还是不够啊,咱们除了南边的生意运作,工厂生产也没那么紧张。不过到时候跟那边的负责人说下,多培养些人手,不然如果一旦被别人恶意挖墙角,咱们的生意就立刻瘫痪了。加上咱们不是说过几年要投入北方市场吗?真不够人用。”

    “这个我以前也想过了,对了,你那侄女和她对象挺不错的,就不知道人愿不愿来。”

    “那个估计要自己单干,人已经有一定的客户群了,基础有了。而且结婚后我店里的店长也说不定就没有了。”元春结婚后肯定要夫唱妇随,忙也是要去丈夫那边帮忙啊。

    “那就慢慢来,总有一天人才会送上门的。”

    “对了,跟你说个事儿,我婆婆的娘家侄子不是弄了个房地产公司么,生意挺大,资金很充足这两年赚得钵满盆满。知道我也做生意,就问我愿不愿意进军房地产。”

    “你怎么想?”

    李家宝摇摇头,“我说要想想,我主要觉得虽然赚得多,家里现在也可以做后盾,不过我想还是不参合了。里面的人不是背景吓人就是跟背景吓人有关系的”。

    “我也这么觉得,暴利是暴利,但是这里面的水太深了。咱男人的身份又……所以咱还是好好发展目前有的产业,衣食住行,咱们现在经营食品,超市,将来可以发展餐饮业亦或者连锁酒店,咱不做住房卖,但是也可以买地自己盖酒店经营啊。”

    “我看行!要做就做精,回头咱们再做个短期长期计划。林帆我跟你说,从开始和你合作起我就没想闹着玩,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

    两人对视一会,具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里面满满都是两个女人的默契和惺惺相惜。

    林帆跟张爱国说:“既然要接人,咱不能就这样去吧?打车都不方便,你开咱家的货车过去吧,这是以前我买的,现在都是用新车和大车,用不着它了平常很少开,没什么毛病,而且能直接一次性装完人。”

    现在路面上私家车也不缺,但不是某个领导私用单位配送车,就是第一批下海发财老板买的。

    林帆的身家要买一辆好车也容易,不过她跟李家宝一样,都没有买,除了需要用的大卡和送货车外,因为这是生产用车不能缺。出门如果不远林帆有时候还骑自行车呢。帝都里的人永远走在前面,摩托车也见不少人开。

    可林帆家还是比较低调的,她和李家宝的主要生意眼下都放在经济特区的南边,去那边她们倒是有车,也置办了房产。想怎么奢侈都行,甚至有时候为了谈生意,还要更奢侈些。

    但在帝都她们永远是低调的行列里。只因她们的身份不只一个商人。低调比高调合适,两人都奉行闷声发大财的性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