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9章 讨论

作者:陆羽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元春有六七年不回老家了, 连过年也不回去, 一个是过年时候忙五叔五婶没有时间回去,二个是也不放心她一个姑娘独自搭乘车回去。春节拥挤不说, 要是被偷钱包或者有人身伤害可没有人在身边拿主意。而且后来听说下面有些乡镇还有路霸什么的。

    从老家的省会城市火车站下火车, 还得搭乘汽车到县城上,然后从县城快速步行两个小时左右才回到张家屯。

    这么些两天两夜的时间, 谁都不放心一个姑娘回家。现在元春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 遇到事情估计也可以冷静解决,加上有未婚夫在,家里就放心好多了。

    出门在外, 家里人记挂担忧也是常有的事。

    “阿元,那个不知道岳父岳母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礼物?”陈家根心里也是惴惴的, 第一次去见丈人, 他担心自己表现不好,那媳妇儿啥时候能娶回家哟。

    来之前拍拍胸脯跟亲娘保证,一定会在过年之前把媳妇儿娶回来的。要是出现变故, 那可咋整?不过陈家根做生意几年跟各种人打交道熟了,练就各种本事了。即使心里想的什么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想跟对象多打听些事儿。

    “心意到就好,不必紧张。”元春安慰陈家根。

    从汽车上下来, 因为人多拥挤,味道特别重,两人都色煞白。“你看着行李我看看有没有人接我们。”要不然又背又提着那么多东西在赶路回村子里,肯定顶不住。

    “姐, 大姐,这里看。”二虎在人群中使劲的又喊又跳,要不是他眼神好,又刚好元春东张西望的他都差点认不出来自己的大姐来。

    “二虎?”

    “是,是我,大姐我给你提行李。”二虎长的高高壮壮的,是张家人的身板,晒得一脸黑,笑起来一口大白牙。

    “这是……”二虎心里头也有数,看着背上着大大包的男子,首先还挺满意,怎么说大头他拿了,他姐才拿一个小包。

    “二虎吧,我听你姐说过你,我是元春对象。你叫我哥也行。”虽然还没结婚但要是叫姐夫更好。

    “哦哦,你们跟我来,牛车在外面。”人家不让他靠近车站,只能在远远的地方,让人给看一会,给点钱,只要愿意给他停车就好。

    “以后怕是牛车不好进城了,说是怕牛粪弄脏了街道,其实每次咱都给牛提前排净了屎尿的,再说咱还准备箩筐了……”二虎有些郁闷的跟元春说。

    “……以后车辆只会越来越多,牛车上路确实不方便。”元春拍拍弟弟的肩膀。这个二弟也是坐不住的,家里现在条件不错,可他勉强才初中毕业就不愿意读书了。

    二虎本来想着也跟大哥一样当兵算了,结果家里觉得一家子兄弟不用都去当兵,要留他帮父母干农活,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还小需要他跟着爹抗起担子来。

    “家里最近忙什么活?”元春等行李都放到板车上,自己也熟练的坐上去就问二虎。

    “夏收刚结束,新种的差不多也忙完了。”

    “哥,会乘牛车不?”

    陈家根笑“会。”

    怎么不会?他们收菜收山货太多了不可能靠人力的,开始靠手推板车累死累活。后来分地单干有钱了他们家也买一头牛用来拉货,现在则是用卡车货车了。

    “嘿嘿。”二虎对这个姐夫印象好了不少,听说家里也是农村的,不过人家比他们张家屯靠近帝都,在所有人心目中那是个贵地,靠近那边的农村自然跟他们这里的乡下还是有区别的吧。

    “爹说好好种地将来收成好了也买三轮车,村里有两户人家买了。”

    元春没吭声,其实他们家里家底也不错了,想买三轮车但是还可以的,不说爷奶每个月的养老钱,那么些年来五叔邮寄的钱也攒不少,何况弟妹现在上学大多是元春在出钱。爹娘的钱可以说基本上都留下来了,不过元春没有说破,谁也不知道爹娘有啥想法。

    “那你好好努力,对了,大哥有没有给家里写信,他什么时候有假期?”

    “有吧,爹娘也没说啊。”爹娘虽说把他留下来帮衬家里,可是很多的大事也没有找他商量的。元春看着弟弟郁闷的样子,心里也不得劲。爹娘疼儿子,但儿子之中又有区别,显然最重视的自然是部队里的大哥,最疼爱的是家里的五虎,毕竟是小儿子呢。

    元春看着高大英朗的三弟弟,正是青春葱隆的时候,却跟个几十岁的老农一样被困在这里,连面庞上都染了沧桑一般,就有些心疼他。

    “二虎你想,出去看看不?”

    “去哪儿?”二虎蒙头赶车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离开家里到外面的大城市看看。”

    “我出去了,爹咋办,家里的地爹忙不完。”

    “那就少种点,你还那么年轻到外面看看也是应该的,如果你愿意到时候我跟咱爹娘说。”

    等他们进了村子后,就看见不少孩子迎着他们的牛车跑过来,也不怕会蹭着。等牛车到眼前,他们一个个灵活的转身就避开了。元春看一些爬上来的都是家里的堂弟堂妹,亲弟五虎也在,有其他人家的孩子就只能在后面追着跑。一点不觉得不好,追得挺开心。元春下车就从包里拿出糖果给围着的孩子们一人两三颗的分。

    “哎哟,元春唉,我的闺女啊,回来了回来了。”陈红莲稀罕的摸头摸脸,再怎么说这也是她十月怀胎生的闺女呢。她是重男轻女,但这么久没见,也是想念的。

    “娘,这是我对象陈家根。”

    “伯母好,我是家根啊!”陈家根笑容满满向未来的岳母大人问好,他可没忘记自己是要求娶的一方。

    “哎哎,好好好!”李红莲看这个女婿,人长得很精神,跟村里见的后生差不多,但又有差别,说不出哪里特别。

    “孩儿爹赶紧帮忙,没看到孩子行李大堆么,真是。来,进来,你爷奶从昨天就开始盼着你呢,赶紧招呼你对象进屋坐。”有道是丈母娘看小子越看越喜欢,虽然不是绝对但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元春的行李被二虎拿进她和四春的屋里放着,只能帮陈家根一起抬后面的大包。

    “累了吧,喝水喝水。”

    “老大家的,我似乎记得咱家是有买茶叶的,你找出来给元春对象泡上。哎哟,家里就这么样,家根你将就着点啊。”李翠花说话跟平时不一样,强装着斯文用词跟平时都不一样了,还带着地方口音。好在陈家根不管听没听懂,只管露牙笑然后时不时的点头表示他在听老人里讲话。

    表现得可圈可点,元春大概也明白,让二虎也去陪他,如果他听不懂就给他翻译一下毕竟如果需要回答的问题,也不能只拿点头应付。元春是被李红莲给拉进去说话了。

    “元丫头,我冷眼瞧着你这个对象还行,人大方有礼貌,唉你五婶还挺有眼光给你介绍这么后生。”

    “娘,你说啥呢,可不是我五婶介绍的对象,是我自己处的,好赖都我自己拿主意,我五婶子不会逼我做啥。”

    “你自己处的?那你咋认识个男人?”

    “我不是帮五婶打理她家的店铺吗,喏,家根就是供货商,他从别处收购货品再给五婶这边送。”

    “啥?他是给你五婶打工滴?不是说自己做老板么?”李红莲不自觉就大声起来,一个打工的日子没有保障啊。

    “不是,各做各的。还有你以为想给五婶打工人就要你啊,她那的人都是有要求的,最起码得懂字,有点文化。不是谁想进去就能进去,门槛高着呢。”

    这个李红莲不懂,不过闺女嫁的不是没家没业的小伙子就好,好赖都去大城市走过一遭。可不能还没见识似的做个庄稼汉的婆娘,也不能做个流动的打工的小伙婆娘,将来生活如何过哟。

    现在她放心了,跟着元春进堂屋里的时候给李翠花使了个眼色,李翠花笑得更欢了。她也放心孙女的婚姻了,怎么说元春可是家里的长孙女,她嫁得好说不定以后还能帮助家里的弟弟妹妹呢。

    从地里回来的其他房,也陆陆续续的带着妻儿过来打招呼,张大林做主,午饭就在大房这里吃了。几个人自然乐意,一来不用再自己烧火做饭,大热天的多遭罪,二来大哥的第一个准女婿上门可不得做好菜啊。他们都多久没吃过肉了,以前没有分地的时候大家都一样,区别只是分粮食多少问题,但自从单干后,村里好些人家就渐渐的显出贫富差距来了。

    勤劳能干的人吃喝不瞅,那些惯于磨洋工的,现在也提不起勤快的劲儿来。家里兄弟老五张爱国就不说了,他自己有本事,娶的是还更有本事的媳妇儿,生活自是富裕了。

    再有就是家里大儿子当兵,大闺女到帝都去工作的张建设,他家也不错,又有老娘爹补贴。其他两个兄弟家境就半斤八两了。

    张解放夫妻两没了生儿子的盼头,又过继不顺利,觉得没了奋斗的动力,生活中的油盐有时候还要磨着老子娘拿钱买呢。

    老六张爱军跟刘英倒是有儿子了,可是两人干活没规划,眼里没活,整天也是辛苦的下地,收入就跟人家不能比,不知道忙活个先后来。

    现在他们就特别羡慕老大家的来,老五他们是没有心思羡慕了,差距太大。

    张爱军也给儿子送去了军队,三虎跟大虎不一样,大虎皮了点,但是懂事。三虎绝对就是属于恶习太多,十几岁起跟着附近城镇的小流氓到处流窜,行小偷小摸之事,家里人被严打吓破了胆,主要是隔壁村小伙子的被枪毙两个,其他村的、镇的、县的被捉坐牢不少人。家里赶紧央求张爱国,张爱国咬牙送他去最艰苦的边远部队去。

    并告诉他们,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如果谁再不管好自己家的孩子,就自己处理后事,他不再插手。

    张爱国这么说主要是想让他们自己重视起孩子的教育来,二来不想以后村里亲戚有这样的事再烦扰家里的老父母,三来也是他对于那些无恶不作的流窜作案团体特别厌恶。他特殊部队的什么事不知道,就是参与围剿路霸、杀人越货的事件,手下派出去的就不少次,有些因为靠近大路,整个村庄都有参与拦路抢劫杀人的勾当,你说气人不气人!

    总而言之,家里的兄弟很多心思也歇了,这么些年的当兄弟,最是了解。老五说不管就真不管,那是哭求再多都不会看一眼的主,一边怨念一边也是怕他的。现在张爱国比十年前生气更让人畏惧,所以现在一起住的就老大张建设最让他们羡慕了。

    “唉,元春出息了,可别忘记家里的兄弟姐妹啊,到时候也带五春六春呗。”

    “六婶,五春不是才上小学么,还没毕业呢吧,想太远了。”

    “小孩子不是长得快嘛,再说上完小学就算毕业了,认得字就行,让她们跟着你这个姐姐我们放心得很。要是也能找个你这样的准女婿我就满足了。”

    “弟妹说得太远了,不说四春,就我家两个不争气的,正是年纪,元春啊你可不能忘本啊。你自己过得好也要拉把二春三春啊,她们可是你的亲堂妹呢。”王四妹看元春拉着亲热表妹说话,就出声提醒,表妹是大姑的小闺女。

    “婶子说什么呢,二春三春从小特有主见,跟婶子一样,哪里就需要我拉把了。人生大事自有婶子你操心,我一个未嫁娘哪里轮得到啊。”二春三春不说别的人品太差,她不想带个这样的白眼狼,心眼又忒多,还不用在正道上,她是一点都不想给自己找事。这不是帮,是找麻烦。

    李翠花也听见王四妹说得不像话,苛斥了她,还好孙婿没在,他跟老头子那帮爷们说话,不然得多丢脸啊。

    王四妹不在意元春的话,她现在铜墙铁壁了,反正说说又不会掉她半块肉。不过死老太婆的话还是要听点,大不了她少说呗,以后没钱还要找她“借”呢。老太婆有个好儿子,每月都给汇钱,不从她手里抠点出来,还不是都贴补大哥大嫂?

    “元春啊,这次结婚怎么走啊,你嫁的太远了,不能从咱家里出去吧。”路上都耽误多少时间呢。

    “这个我跟家根说好了,五叔五婶也觉得好,就是要从五叔家里出嫁,去家根老家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那刚修好路,好走着呢。”

    李红莲说“你说的也周到,你五婶不反对从她家出门,那就好办。”

    “可是咱们怎么过去啊,家里这么大喜事我们这些叔叔婶婶不在场怎么说的过去?”刘英张口就来。

    正好从隔壁村赶过来的张大妞坐下就听到六弟妹的话她皱皱眉头。“那能有啥法子,元春爹妈肯定得提前过去,你们叔婶就看心意表达一二。总不能都去,这钱可不老少呢。”都让男方家出也是一大笔钱,不说负担不负担得起,人家以后看轻侄女可怎么好?

    “我也就说说。”

    “我觉得六弟妹说得没错啊,我家女儿那么大还没去过帝都那样的大城市呢。二姐你就不愿意让小娜去啊。”王四妹就说了。

    “有什么本事咱就做什么事,我没想她去哪里。”张大妞也没有跟王四妹客气。

    元春看着一屋子的女人也是无奈,按说是自己的喜事自然是热闹些好,如果离得近就还好,这距离有些远。何况看六婶和三婶的打算不像是要给她贺喜的。特别是三婶她是万万不敢让她去的,加上两个特别不老实的堂妹,那不是去给她祝贺的是去惹事的。帝都惹事她自问没那个能力摆平,到时候不得给五婶添乱啊?再说五婶也没有那个义务去操心这些。

    之前四春在信里有提过,她从学校回家的时候看到二春在外面交了男朋友,她说“那个人流里流气的,见了我还吹口哨,说一些下流的话,还有他的同伴想拦我,二姐也没有帮我就在旁边抱着胳膊看,要不是有二虎过去接我,得被欺负死了。”

    一想到这里元春就恶心二春得不行,现在王四妹摆着一副自家闺女还是正经闺女,让她帮介绍对象,元春是不会放心上的。

    不过具体的元春决定好了,现在这么多人元春啥都没说,好歹等吃过午饭,大家都散了再跟爹娘爷奶提。直接就说谁去谁不去,自己的婚礼元春还是可以做主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