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5章 物是人非

作者:陆羽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元春, 最近会有些忙, 不过你的事也不能再拖了,你看就过些日子你安排好了, 给家里去个电报。等我们过暑假回来, 天差不多凉了,那时候办事也好, 你看呢?”元春二十三岁, 真正初中没毕业就跟林帆来帝都,在村里的年纪是真正的老姑娘了。在城里倒不明显,十几岁结婚有人, 二十、三十岁才结的也不少。

    “婶子说的也是我们之前想的,就这么办吧。”元春这几年养成了爽利的性格, 只是说到自己的婚事还是有些不自在。

    在林帆上学带孩子那段时间, 小店里基本就她在忙活了,最后林帆甚至把暗地里出售的粮食和猪鸭鸡肉等也交给她打理。刚开始的磕磕碰碰,到后来的熟练利落, 她帮了林帆很大的忙。

    而且真跟她说的那样,真真的供妹妹上学,现在四春虽然比团团大两三岁可是才跟团团一样上初中,她读书晚团团读书早, 还是怕四春年纪太大求小学校长给她直接跳级,不然可能比团团年级还低些。

    不过这是普遍现象,好些乡下的小学都十来岁了还在读小学二三年级也不少。基本上小学毕业也就不读书了,所以年龄上倒没有多大关系。不过四春还想继续读书下去, 元春说最好能读到大学,那么年龄上就要注意些了,所以元春才让她直接跳级。

    话又说回来,元春帮林帆打理小店这些年,直到林帆和孙海蓝开两家大些的商场,她一直跟陈家兄弟打交道,这交道打多了难免就看对眼了呗。虽说她没有按照老家人的心愿嫁个城里户口,但是陈家根也是个不错的后生,他做生意已经很大了,除了林帆这边还有其他的生意,跟刚接触那会完全不一样了,是个成熟的商人了。

    家里也赚不少钱,两人都打算好,结婚后就在帝都买房,到时候接老人过来一起住,他们就不回家里种地了。包产到户分到的那点土地也给其他族里的兄弟租种着,每年就收点粮食做租金。

    “我安排好店里的工作,我两就先回张家屯。”毕竟都要结婚了,女婿也是要见见女方爹娘的的,也是一种礼节了。

    “行,回去把这边选定的日子跟你爹娘说,如果没问题就选个好日子,然后通知我们,到时候看你五叔能不能有假期参加你婚礼。”嫁得这么远,不可能从老家出嫁了,只能从林帆家出嫁,毕竟叔父也是父,林帆家可以当得她的娘家。

    林帆收拾行李带着几个娃娃,拜托孙海蓝有时间帮忙过来看看王婆,王婆不愿意坐车,林帆看她不愿意去就留她下来。虽然她照顾自己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家里一下子剩下她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要带未婚夫回老家的元春,林帆也不放心。

    夫妻这么多年,朝夕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孩子倒生好几个了。估计等到事情不忙了,有优秀的经理人了自己也就可以陪在张爱国的身边了。

    林帆嫁人后身体养得不错,早些年吃的苦受的累因为年轻,很快就养过来,三十三四岁了看着也就二十八九岁,皮肤保养得挺好。考虑老家的林铁牛他们也老了,所以这两年开始,除了继续给张大林夫妇生活费,林帆也会给林铁牛和陈菊花汇生活费。不会太多,刚好够他们生活,多了也是养那些心黑的兄弟嫂子。分地分田这么多年,还吃不饱饭不是蠢就是懒惰,显然他们属于后者。

    “娘,帮我编辫子。”火车上团团批散着头发,拿梳子让林帆给她梳头。

    “这么长了?要不以后剪短算了,你的学习越来越紧张,上高中以后睡觉都不够了,还要早起梳头多麻烦啊。”

    “……也不能剪太短了,早上梳头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的。”才不要剪短呢,她好容易才留长的,以前都是剪短发,跟个假小子似的,长得又像爹多一点。

    “随你,能应付就行。不过到驻地还是给你修剪一下吧,尾巴尖不需要这么长。”闺女发质真好,黑黑直直的数量又多,捉手里满满一大把很有分量。

    “我们班里的苗苗头上扎花可好看了,她每天都梳不同的发型。我姐姐每天就会梳一种。”张温蹭到团团身边睁大漂亮的眼睛说。

    “嗯嗯,你天天苗苗苗苗的,你想让她给你做媳妇儿吗?”

    他以为四弟会跳起来反驳,没想到这个家伙却扭捏的点头。“她妈妈也喜欢我,让我长大了娶苗苗当媳妇儿。”苗苗多好看啊,白白的脸蛋,绑着朵红花,还叫他哥哥。

    “哎哟,娘你听到没有,你有小儿媳妇了唉,咔咔咔。”团团乐得不行,三个弟弟里这个最好玩,又蠢又天真到可爱!

    “别动,有就有呗。你呢,学校里没有喜欢的男孩子?”林帆也乐了。

    “哪,哪有,娘你别冤枉我。”团团脸蛋通红急忙反驳。谈,谈恋爱什么的,老师说那样做是不要脸。

    “知道就好,你还小呢,不能做不是你年纪做的事,要谈恋爱到大学再谈也行啊,娘不反对。不过现在你还不够年龄,小姑娘家家不能随便让男性碰你的胸部,不能脱衣服知道不?”林帆用很低的声音跟她说,毕竟闺女满打满算不到十五岁呢,生日都没到!

    “嗯,我,我知道的。”团团瓮声瓮气的回答。

    “好了,我闺女长得真好看。”

    “没,没有了……。” 团团难得害羞起来,主要是刚娘跟她说的喜欢的人让她有些不自在。

    防止无聊,林帆也没有让孩子们在火车上看书,直接带了两幅牌让他们玩。

    “怎么又是抽到我跟老四?娘你快来教老四打牌,我跟他就老是输,脸上没地方贴纸条了。”火车在铁轨上轰隆轰隆的过,林帆他们第三天到了目的地。

    林帆带着孩子们大包小包的找地方吃饭,走到部队经常等车的地方去等车。那里是个出市后往部队方向的路口。好在家里孩子都大了,各自的行李都能自己背着,林帆轻松很多,不像前几年那样,自己大包小包,孩子还要抱一个背一个牵一个看一个了。

    等车的地方,有几个妇女也在等,都是林帆不认识的,林帆猜想可能是新来的或者之前就没有来往过的住离得远军嫂吧。

    看林帆几个走过来,也奇怪的看着他们,林帆跟她们点头,“你们也是要等部队的采购车吗?”

    迟疑了下有个很年轻的就应了林帆“你们也是吗?”

    “是啊,刚刚好担心会赶不上车呢。”

    也有人没有理会林帆的,还上下打量林帆母女几个,眼神隐晦的表达羡慕和不屑。林帆几个虽然不会特意穿什么好衣服,都是为了方便赶路穿得低调舒适,又在火车上呆一天一夜没换洗。但是如今穿得这样潮流,跟驻地人员穿的太不一样了。驻地里也有城里来的军嫂,但毕竟没有自己的工作,衣服也是三四年前的款,跟林帆这样到处大城市自己做生意赚钱的肯定不一样的。

    林帆是什么人,对于别人的眼神和微表情最是了解,所以就和两个和她说话的年轻军嫂聊天。其他人林帆也懒得搭理。

    “你这次是来探亲的吧?这几个孩子是你孩子吗?”对方看林帆孩子们穿得不错,一看就不缺钱的,但是孩子都这么大还好几个了,连随军的资格都没有,就有点同情她了,男人职位一定很低。

    “是我孩子,不过我是回家的,之前在外面读书。”

    “呀,真滴呀,你还读书哩?”

    “是啊,这不是孩子们都放假了就回来了。你是刚随军的年轻军嫂吗?”

    “是啊,我跟我爱人结婚两年了,今年能来婆婆就赶紧送我过来了,说是赶紧生个孩子。”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

    “那挺好的,你那么年轻,孩子说来就来了。”

    林帆也跟她们了解最近家属院怎样,有哪些人员还在的。

    张温在太阳底下走一些路,现在困得站不住了,靠在姐姐身上打瞌睡。等了一个小时还没有车来,他受不了了,不只年纪小的他,身体弱一点的四斤都摇摇欲坠。只不过他如今也不可能像几岁时那样跟娘撒娇要人家抱他。

    “娘,还有多久车来?”林帆听儿子叫她就转注意力到孩子身上。看一个个蔫蔫的,赶紧让他们在地上铺些报纸坐着。

    “喝点水,别中暑了。”实际上这边真比帝都的夏天要好过很多,气温还算低,没有帝都那样拥挤的闷热。

    但夏天嘛哪里都不会太舒服就对了,特别是这里的树冠不宽,遮不了多少地方,相当于半暴晒,大人都受不了。

    林帆抬手看手表,“应该快了,三点左右会有车的。”林帆安慰孩子。

    林帆跟孩子的互动很普通,但是在有心人眼里就觉得林帆简直在炫耀。你看她抬手看手表故意露出来的样子,哼,不会是假的吧那么亮,还有拿出来的水杯,是供销社和商店里没有的东西,还有那个小孩戴的帽子,跟个小资本家狗崽似的。那些孩子们坐着一边喝水一边从包里翻饼干面包吃,还在那里喊累,真是娇气。

    哪有自家孩子好,也不知道是哪一家人的家属!

    众人有些心思狭隘的各种在自顾摆脸色,有的羡慕人家生活好的平常心态,有的无动于衷。

    “妹子,你们等的也挺久的吧,这里还有几张报纸呢,在火车上买的,你们也展开坐坐吧,估计差不多也该来车了。”林帆还分点吃的个那两个年轻的军嫂。

    这会大家都饿了,每个人都不容易,一家子就靠男人的工资,除了自家必要生活费,孩子的花费,还要资助家里的老父母兄弟姐妹,都过得紧巴巴的,衣服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的。出个门才穿稍微好的没有补丁的常年压箱底的衣服,一般都饿着大半天,没有人舍得买吃的,条件也不允许,剩有几分钱宁愿给孩子买点糖带回去,回家时孩子跑出来迎接的时候给他们吃点甜的。

    林帆刚嫁人那会没有啥收入出门差不多这样过,所以也了解现在人的生活,别看八十年代中后了,可是大部分人生活还是很困难的,跟后世没法比。

    “这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也没多少了,都是孩子手里的零食,我是借花献佛,就两块尝尝吧!”

    两人都接了,不过没孩子的那个取下自己带的铁皮水壶小口的吃,在其他人看过来的时候满脸通红但是也没开口让人吃,她实在太饿了,从早上到现在就只能喝点水,要不是要出来买生活物资一般都不出来的。另一个却没吃,放口袋里了。

    林帆也知道她有个三岁的儿子。这种饼干别地方没有,奶味饼干,不但味儿香口感非常好。是林帆小作坊里自己生产的,一般都直供应自己的商店,也就在帝都圈里出售,那也算是奢侈品了,不是便宜的饼干类。南方那边工厂也在筹备中,等进行流水线生产了,量大了就可以试着扩大市场了。

    林帆看人家没吃也没有再给,她说的也没错,本来没带多少,都是孩子们的零食,不能拿着孩子们的东西再做人情了。

    等车终于开来的时候,林帆几个也振奋了一下。士兵跳跳下来给她们开后车栏。

    看这次人挺多就说,“前面只能坐两人,后车物资也挺满,嫂子们就挤点。”

    大家都表示没事,有两个想上前坐去,毕竟不但有位置坐还舒服,没想到一个战士把张温给抱起来举给上面的战友接着。

    “多谢叔叔!”却是四斤的声音,虽然平时挺不喜欢这个咋咋呼呼的弟弟,但是看他坐着站着都能打瞌睡,刚又听说后面地方窄,如果让弟弟坐的话搞不好会被甩出去。所以才跟小战士提这个请求。

    “你也上去吧。”看这个孩子也就八九岁惨白一张脸。四斤没来得及说话就又被举上去了,四斤嘴巴抖了抖只能说谢谢。解放军叔叔力气好大!

    “哎哎,这,这我们咋坐啊?”

    “嫂子们委屈下挤后面了。”这里面的军嫂他们一个都得罪不起,但这是规矩,像来搭车的家属们一般有位置可以坐前头,没位置只能坐后面车厢里剩下的空间。

    没谁会计较这个,也没人敢闹这个。所以即使后面不舒服两个军嫂也只能上去了。所以一个个大包小包装后车里也自己爬上去找位置坐好。

    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车辆交通安全意识,其实这种载货的大卡后面车厢是不能坐人的,但他们的驻地特殊,一般没有车过去,后半路段也是不允许私人车辆开进去的。所以她们出入只能坐部队的采购车或者别的任务车,也只有家属才能坐上去。

    这么多年也这样过了,说不定哪天周围的城镇更发达了就不愁汽车或者公交车了。

    两个心里不舒坦的军嫂看林帆都用眼角斜着看人,团团碰到她膝盖都不高兴的拍下去。

    “闺女,来坐娘腿上。”林帆心里憋着火。这地方本来没多大,又装她们几个不少的东西,自然就更拥挤了。

    “唉,也不是每次人都这么多,而且有时候是空车呢。”吃饼干的一个就说了,实在是气氛不太好。

    “这没法选,部队规定就是这样,咱们做家属要是没点觉悟,家里男人怎么安心?一点事也斤斤计较,也不怕影响不好,你说是不是?”林帆给闺女别了别落下的发丝。

    她好几年没回来过年了,生了老四,孩子太小,驻地比帝都更冷,等她和孩子放寒假那会就更冷了,孩子那么小怎么能跟春运期间的人流去挤?所以要么林帆带着几个孩子在帝都过年,要么张爱国过来一起过年。

    五六年也够发生很多事,比如人员变动之类的。所以这次的几个军嫂中也没认识林帆的,张温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回驻地的家,他以为自己家里是帝都的那个四合院,这次来是看爸爸的,不是回家的!

    “爸爸,爸爸,我们来看你了……”。一下车看到张爱国站在下面接他们,这个在车上睡得饱饱的小子就跑着飞扑向张爱国,抱住他的大腿。

    “爸爸,你想不想我呀,我可每天都想你呢。爸爸我有东西给你看。”

    等所有人下完车,张温已经被张爱国抱在怀里了。其他人都惊讶,原来只听张师长的妻子带着孩子在大城市上大学(因为流传的也就这个,不知道后面的事),原来就是他们吗?

    其他人都很吃惊,张师长亲自来迎接,可见多么重视她呀!一时一伙人尴尬的打个招呼拎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就匆匆离去,也怪她们等车又饿又累又烦躁,不然不会犯这种错误,肯定会先打听好再看需不需要结交。另外两个也跟林帆打招呼也离去。

    要说张爱国有实力但也是有运气在里面,像他这种没有背景有实力的人军队中也不缺,但是能升这么快的也算传奇了。首先自己表现好被一个好的领导看重,自己又够努力也会经营,跟其他军区的很多能人交朋友,虽说也算互惠互利。但他就有那个本事啊,加上大大小小的战役、任务,也立不少功,这才能在比较快的升迁,四十多岁就到正师级别,难得的是军衔还相对应上升。

    他现在在地方大军区上也算是有权力的大佬了。这在和平年代几乎不可能的事,在有战争的年代却是正常的。

    如果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他能熬过去,并且做出重大贡献,那么他也许有机会挤进那个被严格控制人数的将军行列里,即使是将中末尾,在以后没有大型战争的年代,也是急少数的手握重权的人数之一了。因为他的职级和军衔是实实在在靠拼命打出来的,不是像文艺兵那样的没有实权。

    在地方上的掌权者比帝都的很多大官手中的权力更加有分量多了。所以那几个军嫂觉得自己态度可能得罪了林帆,作为一方军区里的士兵妻子有些担忧,毕竟张爱国头上也没压多少人了。

    四十多岁的张爱国因为林帆经常有时间就给他各种保养,吃的、用的,所以头发还是乌黑浓密,身体也挺好。就是额头上眼角边已经有了淡淡的纹路,眼角的皱纹要深一些。这时候被小儿子的话,逗得哈哈大笑,一个中年男人的魅力展现无遗。

    “咱们先回家,你哥哥姐姐都累了。”

    张爱国背着不愿意下来的小儿子,手里提着满满的行李,带着妻子儿女往家属院的家里去。

    这个小儿子虽然还小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活泼好动,也不像四斤那样早熟平时不太依赖他。

    三个孩子慢慢长大,留给父母的乐趣已经越来越少了,他们已经有自己的思想和交友圈,也有自己的事忙,只有这个算老来子的张温年纪小又单纯,还能再逗逗几年。

    “哇,我们家住这里吗?一二三四……,爸爸你有四间房子连着吗,都是给你住的吗?”

    “不是哦,这两间才我们家,那边是小墨哥哥的家哦。”

    “小墨哥哥?”不太有印象啊。

    “就是你照片里抱你的那个哥哥,他跟他妈妈回到本市上学了。这会应该还没回来吧。”团团最后一句话是独自叽姑的。

    小墨哥哥应该都上高中了,明天六月份就要参加高考了,现在应该是高二下学期了。因为白棠阿姨不愿意留在帝都做生意,所以回到这个市里在中学当老师,小墨哥哥只能跟着回来了。

    团团跑过去看,门是关着的,估计真没回来呢。他们也有信件来往,不过小墨哥哥跟振华和孙小伟哥来往的信件更多,现在连小再都跟他有信件来往呢,小再为了能联系小墨哥哥,也是费了些劲练习写信来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